第五卷 第三十七章 涅槃重生

  通向地底深处台阶的尽头,里面早已是灯火通明,照亮了这个一直在传说中的祭宫,宝石为天水银为河,和传闻中的如出一辙,昔年芈子栖修建这里还真是用心良苦,宝石为天代表九天神尊镇守此地,水银为河是为了阻隔阴阳两界,将嬴政元神困于祭宫人界,外面再用万千兵马俑护其四周,再附亡魂永守此地,生人勿近,如此一个三界镇守之地可惜最终还是没有阻止嬴政重回六道轮回。

  不过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这祭宫到现在也保存完好,越是往里面走我越是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熟悉,我甚至能轻而易举的从复杂的通道中直直走向象征权力的王座。

  祭宫之大远超出我的想象,不过每一处地方都有什么我都心知肚明,甚至该做什么也烂熟于心,这应该是千年前我该完成的事,虽然是迟了点,不过现在也不算太晚。

  我走上王座,旁边的木几上整齐的放着三样东西,上黑下红的玄衣纁裳,一块黄赤大佩,我抚摸着崭新光滑如缎的衣衫,穿戴于身,然后把那后各有珠帘,因旒垂直的黑色冕冠加戴在头顶。

  最后一样是把宝剑,我认得,是太阿剑,此剑是威道之剑,尤为的眼熟,以至于我握在剑柄时能感觉到昔年挥剑时候的样子,我沉稳的拔出太阿剑,只见一团磅礴剑气激射而出,整个祭宫完全被一片凛冽的剑气所充斥,似乎此剑似有猛兽咆哮其中,威烈无匹。

  我举起的不是太阿,那一刻我忽然感觉到我的完整,所有应该属于我的法力和力量全都再一次回到我的身体之中,终于明白嬴政对我说过的那句话,我就是嬴政,亦如他就是我一般,到现在我已经分不出驱使我身体的到底是自己还是他,但是我已经不在乎这些,我承认喜欢这样的感觉没有丝毫的排斥。

  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千年前被人阻止,可如今我相信已经没有谁能再中断我的霸业,我举起太阿挥剑破水银冥河,在我道法之下那条阻断阴阳两界的水银冥河缓缓被撕裂开来,没有丝毫的吃力和勉强,一切都是那样轻松,直到整个幽冥之路被我打开。

  从里面涌出的幽冥之魂哀声四起的从里面呼啸而出,整个祭宫鬼哭神嚎地动天摇,幽冥之路已开冥界尽在我手,被唤醒的上古恶灵纷纷从冥界中出来,就附身在守护在祭宫外面万千秦俑之上。

  我看见跪服在我脚下的秦俑,身上纷纷发出咔嚓的声响,他们抖动着身体,外面那一层被烧制的石俑纷纷脱落,我从里面看见一双双血红残暴的双眼,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讨伐天界的大军,我太阿一挥,被俯视恶魂的秦俑整齐如一的从地上站起来。

  那已经不是普通的秦俑,而是汇聚阴阳两界之力的兵将,无惧无怕嗜血成性,昔年我泰山斗天,虽一己之力封退九天神众,可惜差的就是这一支能帮我荡平天界的大军,千年前仅仅就差一点我就达成心愿,可惜最后还是功亏一篑,如今看着这数之不尽整戈待发的大军,我心里很清楚真正的霸业指日可待。

  我持太阿拿传国玺,用道法带领万千大军土遁,重登泰山亦然有当年意气风发之情,令行禁止号令三军杀伐于天,那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似乎比我想的要简单,万千亡魂大军借阴阳两界之力,势如破竹大有当年扫六合平天下之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当天际血染我独登九天,三界真正归于我一人之手,这就是我一直期盼的那一天,三界一统一直是我夙愿,如今我做到了,等我在高出俯瞰世间一切。

  幽冥之路开启,阴阳两界重陷混沌,哀鸿遍野惨绝人寰,一将功成万骨枯,结果对于我来说远比过程要重要,对于触目所及的一切我并不意外。

  我看见在闻卓和叶轻语,依旧是当年的模样,闻卓金甲加身,手持金锏力战不退,和叶轻语统领的十万神兵被我的大军屠戮殆尽,最后两人战至一兵一卒,在我的注视下羽化三界。

  我看见萧连山和顾安琪,阴阳两界混沌不堪,他们早已是一堆枯骨,我心里莫名有些慌乱,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我的思绪有些混乱,去找寻越千玲,我见不到她,可结果也能猜到,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受控制,这不是我想要的,更不是我做出来的结果。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想起那面镜子。

  一曲涅槃心镜。

  我开始意识到我想错了一件事,心镜,相由心生,那镜子里看到的并不是将来发生的事,而是每一个人心里最想发生的事,闻卓想和叶轻语重新相识那怕是一刻也好,所以在镜中我看见他们在一起,那是闻卓心中最想的结果。

  萧连山和顾安琪携手到老,也是连山他最大的心愿。

  至于越千玲……她兑现了和我的承诺,在她心里最想的事就是和我在一起简简单单的生活下去。

  唯独我想的却是开幽冥之路不惜代价三界一统,甚至不顾身边所有人的安危和承诺,那不是我,我现在清楚的知道我来龙虎山的目的和最终的心愿,但绝对不是这个。

  这是和我同身同魂的嬴政,这是他最想发生的事。

  我们所看到的都是最期盼发生的事,难怪我在第九层见不到任何一个人,他们都得到自己最想要的结果,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那只是假象根本不是真实存在的。

  他们都迷失在自己的心镜之中,本来我也应该是的,如果没有嬴政,我估计我会出现在那炊烟缭绕的木屋中,永远这样虚无空幻的活下去,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中那才是真正可悲的事。

  幸好因为嬴政占据着我的魂魄,所以我没有迷失在心镜之中,我必须要回去找越千玲她们,可我是从镜子里进来的,但要怎么离开却并不知道,我努力让自己重新控制我的身体。

  一曲涅槃心镜。

  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三曲九洞,天机镇守的是第三关,留下暗八仙的天王塔,按理说应该只有八层才对,多出来的第九层应该就是三曲中的一曲。

  这心镜远比我们经历过前面三关都要厉害,因为没有人会想要离开自己最想要的结果中,很快就会在真实和迷幻中颠倒,最后被永远的困在天王塔的幻象里面。

  如何才能离开这里,恐怕只有我才会去想这个问题,我反复在口中细念着一曲涅槃心镜,一曲的意思我知道了,心镜的作用我也知道。

  涅槃呢,涅槃是什么意思?

  涅槃在梵文的原意是被吹去、被消去,好象一盏油灯的油,烧尽后,灯火便也熄灭、消失了,涅槃是指灭和死亡的意思,难道一曲涅槃心镜的意思是说,一旦进入到里面就会永远消失掉!

  我忽然想到道家四灵之一的朱雀,它在大火之中涅槃,却又从灰烬里新生,眼睛一亮若这里一切都是心镜里所想看到的事,那一切都是假的,包括在这其中的我也是假的,要破心镜,所谓相由心生,先要破心,涅槃的真正意思应该是自己了断所有的执迷。

  想到这里,我目光落在我手中的太阿剑上,我的手吃力的抬起来,似乎并某些力量在抗拒,似乎已经知道我的意图,想要阻止我去做,但我紧咬牙还是把剑提了起来。

  涅槃,是要重生的意思,想要重生就必须先灭亡,没有谁愿意在自己最想得到的结果中灭亡,多会百般珍惜和维护,所以一旦进入心镜就再也出不来,刚好,我是唯一的例外。

  猛然用力,太阿剑穿透我的身体,那一刻刹那间眼前所有的一切烟消云散,在我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发现自己又重新回到那巨大的心镜面前。

  果然我想到是对的,这是离开心镜唯一的办法,可惜越千玲她们做不到,因为她们根本舍不得放下,我拿出传国玺,把所有九天隐龙决的法力都灌注在上面,以道法之力重重一下加盖在巨大的心镜之上,在耀眼的白光中,传国玺和镜面撞击在一起,我听见从镜面发出细微的破碎声,一条条裂痕从传国玺四周的镜面开始蔓延。

  “破!”

  我大喊一声巨大的镜子在我眼前四分五裂,那偌大的空间一下消散在我眼前,天王塔第九层出现在我的面前,文牒就放在离我不远的塔身中心,而且通往下面的每一层通道都开启,我们已经闯过了天王塔。

  不过我现在最开心的并不是这些,而是看着又重新回到我面前的越千玲她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遗憾和失落,茫然的呆立在原地,如同做了一场梦般,我倦怠的靠着塔柱坐在地上,长长松了一口气,心满意足的笑着,这才是我最想看到的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