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八章 三曲真境

  越千玲第一个清醒过来,看见瘫坐在旁边的我,心神未定的走过来,神情有些恍惚的坐在我旁边,迟疑了半天很害怕的对我说,她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找不见我,好像只剩下她一个人在等我回去,看她紧张担心的样子,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把她的头按在怀中。

  闻卓显然是所有人里面笑的最灿烂那个,而叶轻语看了闻卓一眼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估计两个人在心镜中都想着同样的事,萧连山看着顾安琪还是一脸憨笑,顾安琪倒是有些惋惜,在心镜中那才是她喜欢和向往的生活,所以到现在她多少有些遗憾。

  真实和虚幻就是这样,往往美好的事情大多都只存在于虚幻当中,闻卓很快就反应过来,看着地上支离破碎的镜面还有筋疲力尽的我,似乎也意识到什么,走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心镜迷乱人心虽然令人难以自拔,可那些都是他们最期盼的结果,即便是虚幻的我也希望闻卓他们能留住这片刻的美好,就算是一种憧憬,我相信等一切都平息下来,这些虚幻的假象有变成真实的那一天。

  我把文牒交给越千玲,让她收拾好,我们破了天王塔,这龙虎山的三曲九洞也算是走完三分之一,后面还有什么等着我们虽然不得而知,可到现在或许不光是我,其他人都有一种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态。

  “这……这不是我们的文牒啊?”

  越千玲在我旁边的疑问,让我们大吃一惊,文牒是上龙虎山的凭证,若是丢失我们之前的一切努力就前功尽弃,而且最麻烦的是,若越千玲手中的不是我们的文牒,既然天王塔已破,天机说文牒就放在天王塔的顶层,越千玲手中不是文牒,那文牒放在什么地方。

  不过闻卓更关心,既然越千玲手中的不是文牒,那拿着的又是什么。

  我接过越千玲手中的展开的东西,大家都围了过来,看了半天也没搞明白是什么,上面只有四个字。

  三曲真境。

  “无量寿福,秦居士大道独行果非凡品,今日能开三曲真境,贫道天机有生之年能得见三曲真境重开,秦居士功德无量。”

  天机是什么时候上来我们都不知道,他口中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可我相信这里没有一个人喜欢他,从天王塔被关闭的那刻开始,或许天机就没想过我们还会出来,用萧连山的话说,天机不配修道,完全是草菅人命。

  每一个人看天机的眼神都在喷火,他镇守三曲九洞第三关的天王塔,对上山比试的人也算是一种历练和考核,按理说天机所做无可厚非,但想起在心镜中发生的一切,我还是没有忍住。

  我站起身横眉冷对声音极其不满和冰冷的说。

  “你能坐镇第三关,又是无量观主持,你说自己修道不修术,可道家之人以善导心,趋吉避凶救人于苦难,我看你是白修了道,我朋友说你草菅人命还说轻了,你简直是拿这天王塔滥杀无辜!”

  “秦居士此言差矣,龙虎山的玄门比试虽不论生死,并非是大开杀戒之意,迷途知返才是真意,就如同天王塔第一层的浊世之海,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天机对我们稽礼心平气和的回答。

  “回头?!你还敢说回头,天王塔由李氏天王一族镇守,能进不能退,我们也想过回头,怎么回?”我越说越气冷冷看着天机。“这天王塔中不知道有多少前辈高人埋骨于此,亏你还是学道之人,我六人入塔,阴差阳错侥幸才到顶层,缺一人都会葬身于此,何况是其他人。”

  “秦居士稍安勿躁,听贫道问一句,各位居士上龙虎山参加比试所谓何来?”天机依旧心平气和的反问。

  “拿玉圭救人。”萧连山理直气壮地回答。

  “居士宅心仁厚功德无量。”天机心悦诚服的对萧连山稽礼后,不慌不忙的再问。“那各位可知道玉圭有何用?”

  我们都默不作声,当然知道玉圭是太昊青帝之物,泰山有天主地主之祠,其义即缘封禅而起,三皇五帝封禅泰山后,泰山为太昊青帝,死者魂归泰山,即归于地主,从此泰山青帝有了双重的神职。

  而在五岳古本真形图中有记载,东岳泰山君,领群神五千九百人,主治死生,百鬼之主帅,血食庙祀宗伯,俗世所奉鬼祠邪精之神而死者,皆归泰山受罪考。

  泰山原本为山神,因后世帝王加封升为东岳大生天齐仁元圣帝,气应青阳,位尊震位,独居中界,统摄万灵,掌人间善恶之权,司阴府是非之目,案判七十二曹,刑分三十六岳,惩奸罚恶,灵死注生,化形四岳四天圣帝,抚育六合万物群生……

  魏雍要开幽冥之路,就必须先得到玉圭赦令这个掌管阴魂注生录死的阴王。

  天机见我们的表情也能猜到我们知道玉圭的作用,冷静的对我们说。

  “各位居士既然深知玉圭来历和作用,天机就不累述,可事有两面,如同利剑在帝君之手,能造福苍生也能遗祸天下,玉圭亦然如此能救人同时也能害人,就看拿着玉圭的人是谁。”

  “笑话,既然你们知道玉圭非比寻常,那为什么还搞玄门比试,现在人尽皆知趋之若鹜。”闻卓也听不下去反驳天机。

  “玉圭是玄门信物得玉圭者掌天下玄门,而真正知道玉圭用途的人却寥寥无几,大多是冲着虚名而来,并不是掌教天师要每二十年举办一次玄门比试,总有好事者自持道法了得想把玉圭据为己有,若天天有人登山叫嚣,怕是辱没了这天下第一仙境的清净,所以才定下二十年一次的比试。”天机态度诚恳没有丝毫惺惺作态的回答。“当然还有如同像各位居士一样,知道玉圭真正用途的得道高人,若是玉圭易主又有谁能保证是福还是凶……”

  “我明白了,你们压根就没想把玉圭交出来,所以才用这些不论生死的什么三曲九洞,就是为了想让上山比试的人全死在半路上。”萧连山此刻的样子气愤填膺。

  “学道之人以善为本,又岂会妄言生死,入山门时想必各位已经见到迎客道长的劝阻和告诫,若执意贪念不忘想登龙虎山一决高下,那就与人无尤。”天机摇头极其平静的回答。“玄门比试每二十年一次,以道法论高低邀天下玄门众道相观,若真有本事登山比试,输赢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何来居士所说龙虎山把玉圭据为己有之意。”

  我深吸一口气,本不想和天机争辩,我们上龙虎山是自己来的,也没谁逼过我们,算起来还真和他没什么关系,事实上之前几乎从虚静子到崔甲三人都在劝我们回头,若说一意孤行,那还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可忽然看见那些支离破碎的镜子,我还是没有忍住。

  “你说的轻松简单,三曲九洞若真是以道法论高低,就算这龙虎山是龙潭虎穴我们也义无反顾,可这面心镜迷惑人心一旦进入根本出不来,我若不是机缘巧合参悟涅槃两字,怕是道长也不会在此恭喜我们吧,或许对于道长而言,我六人和那塔内厚厚一层骨灰没这么分别。”

  天机这一次没有回答我们,让我们随他到天王塔下,转头让我数一数这天王塔到底有多少层,萧连山说天机没事找事,上来之前就一层一层数过,加上我们现在的这一层高好就是九层。

  我们其他人也是这样想到,搞不明白天机多此一举有什么意思,可等我们走到塔下抬头,都目瞪口呆的发现,不管我们怎么数天王塔只有八层,根本没有第九层。

  天机默不作声再带我们登上天王塔,这一次每过一层我都重新认真数过,登上最后一层的时候,数字依旧停留在九。

  “为……为什么会有九层?”我诧异的问。

  “天王塔这八层,由暗八仙图案提示如何通过,虽然凶险但若真得大道高人也能通过。”天机心平气和的对我说。“可天王塔的玄妙在于,并非只有八层,而是九层,也正是秦居士所看到的三曲真境。”

  “什么是三曲真境?”越千玲在旁边好奇的问。

  “想必各位居士也知道上龙虎山要过三曲九洞,可只有人经历过九洞,却从未人见识过三曲。”天机不慌不忙抬起手指着我们身后说。“天王塔第九层的三曲真境便是三曲。”

  我们随着天机抬起的手看过去,我更加吃惊的发现之前被我击碎的巨大镜子又完好无损的耸立在高台之上,只不过不再是一面,而是呈菱形排列的三面镜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