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九章 五帝真行镜

  天机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顾连城给我的三曲九洞地图上,只标示了九个地方,和之前所过的清风庵以及鬼帝殿不谋而合,但至于什么是三曲我一直没明白,现在听到天机说起很是疑惑。

  “三曲九洞,是上龙虎山必须要过的关隘,要破天王塔就必须到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吗?”我若有所思的问天机。

  天机摇摇头看我的眼神有些恭敬。

  “秦居士此言差矣,玄门比试余有千年,虽说必须过三曲九洞,但只知道九洞,从未见过三曲真境。”

  “……”我一愣,就两旁边的闻卓也大为吃惊,我皱着眉头问。“从来没有人见过三曲真境?”

  “三曲真境由人曲、地曲和天曲组成,也就是各位居士眼前所看到的这三面巨大镜子,其中人曲也称为一曲涅槃心镜,其能力想必秦居士已经心知肚明,玄门比试千年,能显三曲真境者仅秦居士一人,想不到一曲涅槃心镜已被秦居士所破,实属难得。”

  “这么说……没有人来过这天王塔第九层?”顾安琪诧异的问。

  “能显三曲真境者乃大智大能大道之人,能过三曲者便能直接登龙虎山。”天机回头看我意味深长的说。“掌教天师传下法旨,若遇能显天王塔三曲真境者乃救世之人,留一句给此人。”

  “什么话?”

  “虎恋高山别有机,众人目下尚狐疑。”

  这话我在崔甲交给我的木盒中见到过,是四件签文中的前两句,一直无法明白其中深意,如今再次从天机口中听到,连忙追问这两句话的意思。

  “贫道愚钝,空有天机道号,却没有天机独断的本事,既然秦居然能令三曲真境再显,此话天机带到,至于其中深意还要秦居士自行参悟。”

  “等会……”萧连山走到天机面前,有些兴奋的问。“你刚才说,我哥开了什么境,就不用过九洞能直接上龙虎山了?”

  “能显三曲者非比寻常。”天机点头不慌不忙的回答。“秦居士已破一曲涅槃心镜,若能再破了其余两扇地镜和天镜,其道法修为又岂是寻常道家之人能相提并论,我辈只有望尘莫及,又如何能阻碍秦居士登顶龙虎山。”

  “你早说啊。”萧连山听完兴高采烈的转头看我。“后面还有六洞,一关一关的闯也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上龙虎山,哥,这什么三境的,你都破了一个,还剩下两个,咱们也别提心吊胆往前闯了,还不如把这剩下这两面镜子给砸了,这事就算了结了,安安心心上龙虎山怎么样?”

  其他人都很赞同萧连山的想法,比起再闯六关,似乎怎么看剩下的这两面镜子都显得要容易些,可闻卓是他们之中唯一还能清醒的人,或许是想起我之前瘫坐在塔柱边上那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这三曲真境从来没人显现过,想必有不同寻常的地方,我见你之前殚精竭虑,那镜子有什么蹊跷?”闻卓一本正经的问。

  我拍着闻卓的肩膀淡淡一笑没有回答,那是他们心中最美好的期盼,即便是幻象我也希望那片刻的美好永远都能留在他们心底,萧连山把事情想的简单,那一曲涅槃心镜若不是因为我和嬴政同身同魂,他带我去了他所想看到的心境之中。

  若不是这样我想我应该会和越千玲一直在幻象中平淡的长相厮守,与世无争也心甘情愿的活在假象里面再也出来。

  这一曲涅槃心镜远比我们所闯的关隘要凶险,不过好在只剩下两扇,即便是再难也总比爬山涉水再闯六关划算。

  “既然这三曲真镜,人镜是一曲涅槃心镜,那剩余的其他两扇分别是什么?”

  “地曲五帝真行镜,天曲魔镜。”

  “要怎么才算过了这三曲真境?”我面无表情的问天机。

  “秦居士已破一曲涅槃心镜,接下来是地曲五帝真行镜。”天机把我们带到那三面镜子之下,指着刻有二曲五帝真行的镜子告诉我。“此镜中有五帝图一副,秦居士若是能破解此图中的含义就行。”

  我们在镜子中看见一副很奇怪的图形,四个角和中间分别有一个看不懂的图案组成,每一个图案下面都有一行小字。

  我皱着眉头有些诧异的问天机。

  “破解这图就算过了地曲?”

  天机点点头,不置可否的样子。

  我和闻卓还有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我当然知道剩下的两面镜子不会太轻松和简单,但若是按照天机所说的那样,只需要破解这图中含义就能过地曲,比起打打杀杀心惊动魄的斗法闯关,似乎这个怎么看都要轻松的多。

  “这图案到底是什么意思?”叶轻语在旁边好奇的问。

  “幸有秦居士显真境贫道才有缘见到,此地从未有人来过,贫道又岂能会怎么图中奥义,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真境是秦居士所开,个中玄机怕是只有你能解开。”天机态度恭敬的回答。

  我想了良久最后沉稳的点头,告诉天机我打算留下来,天机说的对,既然我是唯一能显现三曲真境的人,就一定有原因,一曲涅槃心镜我能破,剩下的两扇镜子我同样也可以破。

  天机对我们稽礼离开,我重新走到地曲的镜子面前,认真看着那副奇怪的图案,上面留下的五个图形样子各异,呈五行排列,上下并排两个,下面并排两个,最中间是第五个。

  每一个图案下面都有一行小字,从左边开始。

  左上第一个图案下面的字是,铁索盘龙冲霄汉,真武巡疆群仙叹。

  右上第二个图案下面的字是,斗转乾坤海下天,龙吟苍宇九州连。

  左下第三个图案下面的字是,将军不语问河山,特骑万军忆当年。

  右下第四个图案下面的字是,晚秋帘幕千珠垂,清月酌品缺伊人。

  最中间的图案下面的字是,二室对影幽深海,玉镜独照天门开。

  除了这些之外再无其他提示,天机说只要解开这图案的含义,就能破地曲,从这图形上看,每一行图案下面的文字应该是关键所在,文字对应的图案两者结合起来应该可以解开其中之一,当五个图形的意思都解开的时候,这地曲就算是破了。

  只不过我们看了大半天,虽然提示的文字能看明白,但对于文字对于的图形依旧一筹莫展,至于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一时间难看透彻。

  “真有那么容易就对了,天机不是说从来没有谁能显三曲真境,既然是这样里面的奥秘估计也不会那么轻松让我们解开。”越千玲见我愁眉紧锁的样子劝慰的说。“我们有六个人,解开这图案总比提心吊胆闯六关要强的多,别心急先休息一晚,等明天我们再从长计议。”

  “雁回哥,千玲姐说的对,明十四陵那么深奥难明的线索你都能解开,这个也不是什么难事。”顾安琪在旁边点头说。

  我淡淡一笑,也发现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上到天王塔到现在也没休息过,估计大家都累了,既然决定留下来破这剩下的两扇镜子,心绪不平怕是也参悟不了。

  我们下天王塔,天机就等在下面,已经安排好食宿,看他的样子似乎也知道我们一时半会离不开这里。

  越千玲说的对,好好休息一晚养精蓄锐,既然只有我能显三曲真境,说明此地和我颇有渊源,若是有人能解开其中奥义,那个人也应该是我才对。

  刚走了一步,萧连山忽然憨直的回到天机的面前,一本正经的问。

  “现在这天王塔顶层有三曲真境,你让我们留在这里参悟什么图,可是万一有其他人上去解开了,那算是我们过呢还是没过呢?”

  “居士不必担心,三曲真境非一般人能显现,秦居士能做到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做到。”天机指着天王塔不慌不忙的说。“就如同居士看见的天王塔只有八层一样,除非有缘人,否则没人能入三曲真境。”

  萧连山听到这里才放心的点点头,晚饭后或许是在天王塔累了一天都筋疲力尽,连一向闹腾的萧连山也安静的睡着,可我在床上辗转难眠脑海里一直都是那地曲上的图案和文字,怎么也睡不踏实。

  除了我之外闻卓应该也没有睡,在安静的房间中我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太过均匀像是刻意被计算好的,我知道他和我一样在想着那些图案和文字,只不过他不想打扰到我。

  我从床上起来想出去透透气,不知不觉走到天王塔下,不由自主的问自己,为什么只有我能显三曲真境,而掌教天师留给我那四句签文又是什么意思,今日天机再次在我面前提到虎恋高山别有机,众人目下尚狐疑这签文中前面的两句和这三曲真境又有什么联系,我越想越疑惑,慢慢向塔顶走去。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三十九章 五帝真行镜”

  1. 回复 2014/03/26

    黄爷

    能混到像黄爷这般神一样存在的人,你认为我会这么蠢,不断派些小虾米尽干些不痛不痒的骚扰么。
    像魏雍这般酱油般的存在都知道步步为营,不干没把握的事。
    那既然目标是帝王之命的人,出手那肯定是一击必杀,哪还会留下这么多线索让你一步一步的接近。
    所以,黄爷是友非敌。

    另外。这部小说读的我好累。好多文言文,命格批算的批示挂语。到哪都能弄出一大截是是而非迷一般存在的诗词。看多了略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觉。看到后期,一般看到想诗词一样的一大段,我都会直接跳过的。。。。。。

  2. 回复 2014/04/02

    泰利

    是有点累,不能连续看太长,否则累觉不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