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章 熟悉的陌生人

  三曲真境无边无际广阔无垠,我站在里面只感觉空旷和寂静,当我一步一步迈上台阶走上那耸立着三面巨大镜子的平台时,忽然一怔立在原地。

  天机说过此地非比寻常,一般人莫要说来,连看都看不见,天机能看到三曲真境是因为之前我们在里面,所以他见到我的时候会如此恭敬和震惊。

  可我现在的表情和他当时极为相似,因为在我来到这里之前,已经有人比我先到,我看见那三面巨大的镜子下站立着一个穿斗篷黑衣的人,我只能看见那人的背影,天机说过从来没有谁显现过三曲真境,除了我居然还有人能来到这里。

  我疑惑的走过去,我相信那人应该可以听到我的脚步声,可黑衣人没有回头,甚至身体动都没动一下,当我走近后才看见,那人的斗篷压的很低,我根本看不清脸,黑色的阴影笼罩在他脸上。

  “地曲五帝真行境,说难不难说易不易,想要解开此图,就必须先明白这图是什么意思。”

  那人是在对我说话,好像是知道我会来一样,可我现在吃惊的并不是此人如何知道三曲真境的事,而是这个人的声音年轻而充满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可是这声音太熟悉,就是因为太过熟悉以至于我完全想不起来是谁。

  就如同挂于天际的明月,每天都在可却没谁刻意的去留意,所以没人知道明月几时升起又几时落下,如同我面前这个人。

  我唯一能肯定的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我熟悉的人里面,每天朝夕相处的只有萧连山和闻卓,但我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他们的声音。

  我本想问他是谁,可如果他真想告诉我也不会用斗篷遮脸,我调整一下纷乱的思绪,把注意力放到他刚才说的话上。

  “你知道这副图的含义?”

  “你可知道为什么这镜子叫五帝真行境?”那人答非所问。

  我茫然的摇头,他再接着我问,可知五帝是指那五帝,我仍然茫然的摇头,在这个人的面前我忽然感觉自己好愚笨,就想我看萧连山那样,而且相信这样的感觉不光是我,就连他也有。

  所以他一点都不意外的抬手指着镜子上那图案问。

  “你既然不知道最基本的东西,又怎么能破的了这地曲镜,你凝神静气好好看看左上第一幅图,告诉我像什么?”

  这个人就像是循循善诱的导师,听他声音年纪不会太大,但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透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我完全被他的声音所牵引,走过去抬头看着他手指的方向。

  说实话我真看不出来那图案是什么,很歉意的摇摇头。

  “你太过执着,非要看透这幅图的意思,其实最简单的也是最复杂的,你就随心所欲告诉我,你看这图第一眼像什么?”那人不慌不忙的问。

  我按照他的思路重新去看第一个图案,若有所思的回答。

  “像一只穿越山间的猿猴。”

  “好,那你再看右上第二幅图像什么?”那人也不评断对错,让我继续辨认。

  我发现自己完全像是在看图识字般幼稚,可依旧无法抗拒他的任何要求,认真的看了半天后回答。

  “像正襟危坐的老人。”

  “左下第三幅又像什么?”

  “像……像是一面石壁。”

  那人一直没对我的回答评判对错,继续指着右下第四副图问我。

  我就按照他所说的方式,完全是凭第一眼的感觉去分辨。

  “右下第四副像……像一只飞鸟。”

  “那你再看看中间最后一幅像什么?”

  “……”我努力辨认的良久,几乎发挥了我所有的想象,不确定的回答。“最后一幅像是一个躺卧的人。”

  那人的手慢慢收了回来,我看不见他的脸,唯一能见到的是阴影下他的嘴角,看的出他对我的回答是满意的。

  “穿越山间的猿猴、正襟危坐的老人、一面石壁、一只飞鸟和一个躺卧的人,你已经看出这五幅图的形态,你也算是博古通今之人。”那人稍微停顿片刻意味深长的说。“好好想想这五个图形是什么意思,相信秦一手留给你的古书中应该有记载的。”

  我一愣,他居然知道秦一手,更让我惊讶的是,他居然还知道秦一手的古书,那些被珍藏起来的古籍被秦一手当成至宝,知道的人绝无仅有,一时间我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

  “你……你怎么知道秦……”

  “专心想这地曲五帝真行镜的事,至于其他的你不用管也管不了,若想离开这里就按照我说的去做。”那人声音冰冷的打断我的话。

  我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和思绪冷静下来,对于突然出现在面前这个人我承认自己对他充满了好奇和疑惑,可明明是那样的熟悉,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看这个人的态度他并没打算解开我心中这些纷乱的疑惑,至少现在没有这打算,不过听他口气好像对着三曲真境尤为的了解,我本来就对着地曲五帝真行镜一筹莫展,难得有人提示,生怕错过了这次机会。

  把那我看到的五个图形细细回想了一遍,但还是皱着眉头,完全不清楚穿越山间的猿猴、正襟危坐的老人、一面石壁、一只飞鸟和一个躺卧的人这些图形之间有什么联系和含义,我重重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的对那人摇头。

  “果然是当局者迷,就你这个样子,在这里再想千年也无济于事。”那人的声音中充满自信的笑意,不慌不忙的对我说。“那我再提示一下你,什么山像穿越山间的猿猴?”

  对于这个问题,若是别人问我,多半我会一笑而过,天下之大千山万丘,各有各的形态,莫有说其他地方,就连这龙虎山都有被称为仙猴林的山峰,可这话从这个人口中问出来,我完全没有丝毫怠慢的意思,很认真的想着他问题。

  天下群山万千,像猿猴的多不胜数,可若是论到名气……

  我猛然抬起头,眼睛一亮若有所思的对那人说。

  “北岳恒山,高峻谷深,飞岭纵横,如猿攀跃,因有恒山如猿行之说……难得这幅图形的意思是指的北岳恒山?!”

  那人半天没出声,忽然听到从那厚深的斗篷中传来的笑意,像是赞许也像是肯定,但更多的却是骄傲。

  “我就知道,你能参悟出来,既然你能想到,这幅图指的的是北岳恒山,那其他几幅相信就难不倒你了。”

  听他的口气我所说是对的,若这幅像穿越林间猿猴的图形指的就是北岳恒山的话,那其余的四幅……我重新去看镜子中的图案,之前所有的疑惑和茫然顿时迎刃而解。

  我所看到正襟危坐的老人,应该是东岳泰山,其形体庞大,如巨人端坐,老态龙钟,肃穆威严,因有泰山如人坐之说。

  而那石壁应该是西岳华山,华山以险冠绝天下,形体陡峭奇险,壁立如削,因有华山如壁立之说。

  像飞鸟的图形指的是南岳衡山,衡山秀美入过林之鸟,光泽秀美,腾空而飞,因有衡山如鸟飞之说。

  至于横卧的人就是中岳嵩山,外观奇伟,内含奥妙,因有嵩山如人卧之说。

  这五幅图分别指的是五岳!

  我恍然大悟的向后退了几步,抬头去看那镜子上刻着的字,地曲五帝真行图,忽然发现自己好愚笨,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想明白,这五幅图的意思一直都有告诉过我。

  东岳泰山为天齐仁圣帝,主定生死之期,南岳衡山为司天昭圣帝,南岳者,主世界星象分野,兼水族鱼龙之事,北岳恒山为安天元圣帝,主江河淮济,西岳华山为金天顺圣帝,主财帛羽翼飞禽,中岳蒿山为中天崇圣帝,主土地山川谷峪。

  五岳因此又被称为五帝,所以此镜被称为地曲五帝真行镜。

  想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喉结蠕动一下,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人会让我好好想想在秦一手的古书里有关的记载。

  “看样子你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图了。”那人慢慢转过身,虽然依旧见不到他的脸,不过听他声音很满足。

  我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点着头,声音有些颤抖的回答。

  “我知道了……这是五岳真行图!我在古籍中见到过有关的记载。”

  “既然你这么快就能想到,那也不用我费力去提醒,今晚的时间多,我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这五岳真行图就看你能参悟出多少来。”

  “前辈指点之恩雁回没齿不忘,敢问前辈尊名,他日有幸再遇定谢今日提点。”既然知道这是五岳真行图,那后面的事至少有了方向,万事开头难,想不到这个人三言两语竟然帮我把疑惑迎刃而解。

  “前辈……”那人忽然笑起来,一种我完全听不懂的笑意,等笑声停下来,那人意味深长的对我说。“我的名字你或许不会想知道,不过你若是今晚能解开这五岳真行图,我便告诉你。”

23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四十章 熟悉的陌生人”

  1. 回复 2014/06/03

    魏雍

    是我呀

  2. 回复 2017/03/10

    医生

    应该是精神分裂吧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