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一章 五岳真形图

  我现在对于面前这个人的好奇远多于这三曲真镜中的奥秘,或许是因为在那深埋斗篷下那张被阴暗包裹的脸,到现在我也没看清的原因,似乎这个人知道的事远比我清楚和还要多,更让我不解的事,这人似乎太了解这里的一切。

  他来这里的原因很明显是想提点我解开这五岳真行图,至少从这一点来看这人应该是在帮我才对,我把纷乱的思绪收集起来,不想再被其他的事分心,既然已经知道面前的图形实际上就是五岳真行图,天机说过只要我能参悟其中的深意就算破了地曲。

  对于五岳真形图我并不算陌生,虽然秦一手的古籍中对此也仅有寥寥数笔的记载,可我依旧记忆犹新。

  五岳真形图,在抱朴子中有记载,我在秦一手的古书里看到过。

  道书之重者,莫过於三皇文,五岳真形图也,古人仙官至人尊秘此道,诸仙佩之,皆如传章,道士执之,经行山川,百神羣灵,尊奉亲迎非有仙名者不可授也。

  意思是说修道之士,栖陷山谷,须得五岳真形图佩之,则山中魑魅虎虫,一切妖毒皆莫能近。

  不过五岳真形图并不神秘,在嵩山岱庙延禧殿旁就有石刻碑文,所谓的五岳真形图,其实就是把五岳按照五行分布排列而成,从右开始石碑上分别雕刻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和北岳恒山,中部刻中岳嵩山,五岳下方各有概说正书。

  可是五岳真形图并不是什么重要之物,为道家符箓,顶多据传有有免灾致福之效,只要是修道之人就没人不知道五岳真形图的。

  我在镜前站立了良久,不管怎么想也无法明白这图中所隐藏的秘密,至于图形下的文字更是一筹莫展,那人一直默不作声的站在我身后,我叹了口气回头去看他,面色有些惭愧,我承认在大多时候我内心是骄傲的,因为我知道如何去解决问题和逾越困难,但如今这种骄傲在这个人的面前丁点都没剩下。

  斗篷压的很低,以至于我只能看见他的嘴角,没有丝毫的反应,不急不躁似乎知道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忽然比我更加骄傲的声音穿透这寂静的真境。

  “五帝嗜魂阵你了解多少?”那人极其平静的问。

  我的思绪都有些快跟不上他的跳跃,但很快平静下来,没想到会从他口中听见这五个字,我连忙把所知道的说出来,那人点头,不慌不忙的反问。

  “你上龙虎山拿玉圭无法是想阻止五帝嗜魂阵的发动,因为如果此阵被开启定会天怒人怨,到时候正是开幽冥之路最好的时机,而且事实上,埋血万骨山……这祭阵之法已经做到,你也心知肚明,这五帝嗜魂阵在所难免,你无力回天。”

  我一惊,能到三曲真境里的人天机说非比寻常,此人不但可以来去自如,而且似乎对所有的事都了如指掌,我问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那人默不作声,慢慢走到一曲心镜之前,指着上面让我看。

  我有些疑惑的跟随他走过去,在镜中我见到世间到处哀鸿遍野惨绝人寰,幽冥之路开启阴阳两界再陷混乱,阳世变成人间地狱惨不忍睹,这些景象我看见过,在我进入到心镜中时,透过嬴政的视角看见他最期盼的结局。

  画面不断在变化,我透过里面的景象看见我身边每一个人的结局,闻卓和叶轻语重归神位,领兵据守三十六天,最终力战不敌羽化三界,萧连山和顾安琪难以幸免,至于越千玲到最后也只剩下一副枯骨。

  “这一切难道……都阻止不了?”我看着镜中的景象心惊胆战的问。

  那人摇头态度很坚决,他转身看我,我发现那镜中景象消失在我面前,他的声音永远透着莫名的威力,似乎能轻易的支配人心。

  “你所看见的都是幻象,可你若解不开这五岳真形图,那这一切就会变成事实。”

  “五岳……五岳真形图是阻止这一切的关键?!”我一愣连忙抬头紧张的问。

  那人沉稳的走了几步最后停在我身后意味深长的说。

  “你在乎的事太多,管的事也太多,到头来连你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做什么,五岳真形图就在你面前,你能看见却看不透,说明你心有杂念,你心都不静如何救苍生。”

  他简简单单几句话字字珠玑,我忽然发现从我回来之后,似乎之前所想的每一件事都变的复杂和离奇,我似乎在一个巨大的谜团漩涡中越陷越深,每一次以为自己触及到真相,却又发现那只不过让我更加疑惑,事实上正如同对面这人说的那样,我甚至都有些迷乱,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或者该怎么去做。

  “雁回愚钝,请前辈提点赐教。”

  “你有两件事必须要去做,不管是为你自己还是为你身边的人。”那人也不推诿站在我身后声音平淡的说。“首先第一件你是要全力以赴解开这五岳真形图,因为就算你能拿到玉圭,阻止幽冥之路开启,可五帝嗜魂阵已经发动在所难免,这个你阻止不了,所以你要做的第二件事便是下幽冥拿回大悲金锡杖。”

  我回头再去看那五岳真形图有些诧异的问,这简简单单的五岳真形图真有那么重要?那人不置可否很平静的反问我,可曾有想过,为什么别人无法显三曲真境,而我却可以。

  对于这个问题我还真没仔细去想过,天机说的话也模棱两可,似乎对于其中奥秘他知道的也并不多,那人围着那三面巨大的镜子漫不经心的走了一圈,伸手随意的抚摸着镜子的边框,最后停在我面前很认真的回答。

  “因为这三曲真境是为你所创,你到此地也算是旧地重游,难道你一点影响都没有?”

  “我……?!”我大吃一惊,张着口茫然的看着对面的人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这三曲真境无边无际犹如恒河之广,我……你说的应该是嬴政才对,他为什么会创出这三曲真境,这里到底有什么用?”

  “不是你所创出这里,是为你而建。”那人环顾四周默不作声的沉默片刻若有所思的回答。“这里是芈子栖为你所创的天地,三曲真境又叫试炼真境,你之所以能成一个普通人变成最后能号令三界的王者,就是因为这里。”

  我更加疑惑,茫然的看着四周,细细回味那人说的每一句话,可惜一句也不明白,他好像知道我会是这样的反应,不慌不忙的说。

  “芈子栖传你九州鼎上龙甲神章,那是夺天地之造化的神通,绝非一朝一夕能参悟和修炼,不过芈子栖天资聪颖九鼎精要尽被其所领悟,她才是真正旷世第一人,为成就你夙愿创下这三曲真境,此地在三界之位没有时间亦没有空间,所有的一切在此地都停滞,所谓山中方一日,世间已千年,这三曲真境有大同小异的作用,你所有的道法修为全是在这真境中学会,难道你一点都不感觉这里很熟悉?”

  我依旧陌生的摇头,那人似乎今晚打算告诉我很多之前我并不知道的事,我没有打断他的话,安静的听他继续说下去。

  那人忽然淡淡一笑,听不出那笑意中的含义,我只是隐约能感觉的一丝无奈,他深吸一口气对我说。

  “你成也在此败也在此,在这这试炼真境你果然参悟芈子栖所传龙甲神章精要,可惜事与愿违,芈子栖发现你学的越多就越难自拔,你驱亡魂扫六合平乱世君临天下也满足不了你的欲望,再等泰山斗天意气风发,可惜毕竟是一己之力,虽胜但并没三界权操于手,所以你不惜开幽冥之路,打算借阴阳两界之力,挥军伐天。”

  “这些我都知道,后来发生的事……”秦一手告诉过我后面的事,关于芈子栖在祭宫诛杀嬴政,最后以自己封印嬴政,可惜项羽火烧阿房宫放嬴政重回六道轮回,这才有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

  “你不知道!”那人摇头声音极其的肯定淡淡的继续说下去。“芈子栖开始并没打算诛杀嬴政,所谓因果,嬴政的果就是她种的因,所以芈子栖试图力挽狂澜,在这真境中设下这三面镜子,人镜的作用想必你现在也心知肚明,她是想让嬴政从中看到后世幻象,让其迷途知返。”

  那人说到这里,我开始有些明白,因为我透过嬴政的眼界看见过那惨绝人寰的一幕,不过芈子栖什么都想到,却遗漏了一件事,每一个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一样,她原意是让嬴政看后世的人间地狱惨象,可嬴政却选择了其他的视角,他看见的是自己三界一统不可一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