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三章 天子剑

  还是闻卓能随时随地保持清醒的头脑,他问的话也正是我一直想问的,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么多,好在我能感觉到他是在帮我,至少对他没有戒备之心。

  可惜我们始终都看不见他的脸,他整个人如同是活在阴影之中,充满了神秘莫测的感觉,可越是这样我反而对他越是好奇。

  “就算你能解开这五句话,找到芈子栖藏于五岳之中的法力,以你的九天隐龙决能唤醒四灵,不过……”那人并没有回答闻卓的话,继续对我说。“芈子栖把法力藏于五岳,由五帝护守,你想要唤齐的话还差一样东西!”

  “还差什么?”

  “五帝是神尊,你若是嬴政当然另当别论,但嬴政绝对不会想这样的事发生,所以唤齐芈子栖的法力镇守四方的事,必须靠你自己来完成,但你一个普通常人又如何能号令神尊,好在你有帝王之命,你差的就是一个能令五帝相从的东西。”

  “到底需要什么才能赦令五岳五帝,请明示!”我诚恳的问。

  忽然我又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很轻柔缓慢,但每一步都坚定自信,我们都转过头去,向我们走来的是一个女子,可惜我所有熟知的女子中都没有她这样的脚步声。

  不过此刻我的目光落在她手中拿似乎通灵性的九条黑鞭上。

  我再一次见到秋诺。

  一袭紫衣面色依旧冷艳,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事实上是秋诺最后救了我,因为这个结果或许大家都不会相信,其实连我自己到现在也无法相信,那么重的伤居然如今又完好无损的向我们走来,我以她的秋测过秋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从测算的结果看让我有些莫名的诧异,似乎在预示我就如同那春风,好像只要我还在,秋诺怎么也不会消亡。

  她居然也能到三曲真境中来,我忽然发现天机所说的,能到这里来的都非比寻常,这话我现在怎么想着都感觉可笑,除了我能来的大有人在又有何独特之处。

  秋诺手中那九条软鞭所蕴含的黑气无处不在,在这里站在的人里面,我相信没有谁会是她的对手,萧连山和闻卓都开始全神贯注的戒备,我虽然很惊讶秋诺怎么会到这里来,但有一点很清楚,她不是来杀人的,至少不是现在,因为她完全没必要杀一个她以命相救的人。

  紫微显世破贪狼!

  我看见秋诺那一袭紫衣,忽然想到我身后那人之前所说的话,秦一手曲解了这话的意思,紫微指的并不是帝星,紫微贪狼双星同宫,主弑杀无度何为儿郎……何为儿郎是指此人非男子,说的不正是秋诺,而且我也测算过魏雍的结局,最后也是亡于秋诺之手。

  我在心里暗暗深吸一口气,秦一手果真是多此一举,他根本不需要放我入世,要灭贪狼的人一直就在魏雍身边,但我想到这里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我之前认为魏雍在利用秋诺,如今看来魏雍才是秋诺手中的棋子,魏雍的目的是为了开启幽冥之路救回芈子栖,那秋诺的目的……

  我一怔,把前前后后所有的事快速的想了一遍,最后有些震惊的看着慢慢靠近的秋诺,如果没有她的暗中引导,魏雍也不会逼着秦一手现身,我更不会自废道法,然后是秦一手瞒天过海救我,直到最后秦一手万般无奈默认我就是紫微显世破贪狼中的紫微,放我帝星入世,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秋诺计划好的,她的目的……

  是为了让我人世,确切的说是为了让嬴政入世。

  我顿时恍然大悟,秋诺那日救的或许并非是我,而是和我同身同魂的嬴政才对。

  我越来越看不透面前这个本来应该很熟悉的女人,她走的越近我反而越感到陌生,萧连山下意识的挡在我前面,虽然我知道他也明白在秋诺面前这样的举动完全无济于事。

  秋诺手一扬,我看见一样东西从她手里向我们扔过来,等萧连山稳稳一把接在手中时,我和闻卓才看清楚,那是一把厚重久远的宝剑,从剑鞘上铭刻的纹路看那应该是前秦之前的宝剑,不过堪称稀世至宝,剑鞘锻造细致没有丝毫瑕疵,上面的纹路栩栩如生巧夺天工,萧连山崇武此剑拿在他手中,都忘记了对面站着的是秋诺,一脸欣喜和羡慕。

  萧连山实在忍不住,抬手去拔剑,仅仅是剑鞘已经如此令人爱不释手,就连我也想看看这藏于剑鞘之中的宝剑又是何等惊艳。

  可萧连山用力拔了好几下也未能把剑拔出来,有些疑惑的看看剑身并没有闭合的剑扣,再试几次结果也一样。

  “这把是天子剑,你再显三曲真境没什么恭喜你的,此剑就算是给你的贺礼了。”秋诺看着我冷冷的说。

  我一听这剑的名字,一把按住萧连山的手,警觉的盯着秋诺。

  “此剑可是虞公所铸的那把能镇慑四方归心的天子剑?”

  秋诺面无表情的点头,我心中一惊让萧连山把剑扔掉。

  “为……为什么,这剑挺不错的啊,就是拔不出来。”萧连山有些恋恋不舍的问。

  “这是不祥之剑,凡得此剑者必定身首异处,所有拥有过此剑的君王都没好下场,纷纷用此剑自刎。”闻卓在旁边加重语气说。“你拔不开是因为上面有死于其上的君王阴魂,你非天子又岂能拔出天子剑。”

  萧连山一听气愤填膺的瞪了秋诺一眼,怒不可遏的对秋诺说。

  “你这个女人真是歹毒,要杀要剐来点痛快的,拿这把剑来害我哥。”

  萧连山正想着把手中的剑扔到地上,那安静了很久充满骄傲的声音再一次从我身后传来。

  “你之前问我一个普通人如何才能赦令五岳大帝,你有帝王之命本身就事半功倍,差的就是这把天子剑。”

  我一惊,我们三人同时转头去看身后,那人说出这话实在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可之前他帮我解开太多的疑惑,但我更加深知这天子剑的渊源,堪称不祥之剑,君王得之必死无疑,我有帝王之命虽不是君但实则有君命,我持此剑必有报应。

  萧连山在我耳边小声说,千万不要相信那人的话,指不定是想害我,闻卓的表情也是这个意思,如果这里没有秋诺,或许我也会这样去想,但是秋诺想害我何必大费周章送把天子剑来,她想杀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轻而易举,何况从一开始她就说的很明白,这是天子剑,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她认识我的时间也不短,当然也知道这天子剑的来历我一定会心知肚明。

  我把萧连山手中的天子剑接过来,他们还在试图阻止我,事实上我也犹豫不决,一时间没有主意,那人不慌不忙向我走过来,每一步都是那样从容和镇定,大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之势。

  他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在我还在诧异的瞬间,想都没想从我手中顺势拔剑,剑作龙吟,一把寒光四溅的利刃脱鞘而出,刹那间银光飞舞四溢的寒气充盈在我们身边,这把天子剑虽非神兵但比起闻卓用三十六天神雷锻造的雷影有过之而无不及。

  天子剑在那人手中飞舞一片萧杀之气四处漫溢,我们完全被他舞剑的气势所震撼,听见他那威严的声音穿透剑气传来。

  “你有帝王之命乃九五之尊,龙吟威武下拜,天下唯我独尊,居然怕这天子剑上的残魂邪咒,这些亡国之君又岂能和你相提并论,剑在你手,命亦在你手,你命由你不由天,天欲灭你你灭天!”

  我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人的气势远凌驾于天子剑上,他的声音甚至比那动人心魄的剑气还要威烈,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没有丝毫轻浮狂妄,反而有一种令人心悦诚服的威力。

  那人手中天子剑忽然剑锋一转,直直向旁边的秋诺刺去,速度之快力道之狠前所未见,我并不关心秋诺安慰,只是这一剑太刚烈和突然,另我们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不过秋诺没有动,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好像她根本没打算去躲这一剑,我看着她的眼睛透着从容,甚至还看到一丝心甘情愿。

  那一剑收放自如的停在秋诺侧面的颈边,剑尖前是一根低垂的长发,等那人把剑收回来的时候,我们清楚的看见,那根轻柔的长发从中间断成两半,吹毛断发的天子剑在那人手中得心应手。

  峥!

  那人反手一剑稳稳的把天子剑送回到我手中剑鞘之中,从他拔剑到最后还剑于鞘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一气呵成。

  我眉头慢慢开始皱起,秋诺到现在都平静的站在原地,我知道她是杀不死的,可对于那人刺过去的天子剑,秋诺眼中分明有别样眼神,似乎她的从容不是因为不死之身,而是对于拿剑的人,她很相信那个人,以至于根本不会去质疑他。

  我嘴角蠕动几下,能让秋诺心悦诚服的人不会多,我声音有些不确定的问。

  “你到底是谁?”

  那人在深厚的斗篷中看着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秋诺的声音从那人身后传来。

  “你不是一直都想见黄爷吗……”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四十三章 天子剑”

  1. 回复 2014/03/27

    黄爷

    爷出场了。屌丝们颤抖吧!!!

  2. 回复 2014/03/30

    嬴政

    汝等鼠辈竟大言不惭自称黄爷。看朕如何取尔等项上人头!

  3. 回复 2017/08/02

    越雷霆

    黄爷正是本大爷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