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五章 棋子

  黄爷居然没有意外,似乎料到这样的结果,甚至满意的点头,像是在赞许,他重新走回到我身边,话题也回到我的身上。

  黄爷直言不讳的告诉我,他来帮我整理一下所有事的来龙去脉,从苏冷月的出现开始,第一个说到的居然是越雷霆,事实上我也很想通过黄爷的口知道关于他的事。

  黄爷对越雷霆的评价很简单,仅仅只有四个字,大智若愚。

  “越雷霆装的像也装的够久,收养越千玲开始我就留意他,明明是一个心细如尘滴水不漏的人,却让身边每一个人都看不透,你在他寿宴救他,你说出越雷霆的面相,殊不知越雷霆也看出你的面相。”

  “霆哥……霆哥会道法?”萧连山的样子有些吃惊。

  “越雷霆知道越千玲若是遇不到帝星入世的你,那她只会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越千玲,你的出现就如同是安排好的,越雷霆知道他一直在隐藏的事再也瞒不住,所以留你在身边。”

  “他是想我见到越千玲……”我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

  “呵呵,看来你还是把越雷霆想的太简单。”黄爷摇头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不慌不忙的说。“项羽火烧阿房宫破四方结界,放嬴政重回六道,即便是没有你,再等若干年,即便百世千世,早晚都会有另一个承载秦皇命格的人将世,也就是说嬴政再次君临天下是在所难免的事,越雷霆留你在身边,是想彻底除掉嬴政!”

  我一愣,慌乱的抬起头不知所措的蠕动一下嘴角。

  “霆哥想要除掉嬴政?”

  “对!当然,他没有这个能力,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人。”

  “越千玲!”我自言自语。

  “千年前芈子栖本有机会和能力彻底杀掉嬴政,可惜她最终是下不了手,匕首是刺入了嬴政的胸口,可惜她心并没有决绝到了断嬴政的地步,所以在用自己封印嬴政。”黄爷直视着我不慌不忙的说。“越雷霆很明白,留着嬴政元阳早晚会出事,他算是悲天悯人打算靠自己来了结千年前就该结束的事,其实他要做的很简单,就是让你变成嬴政的同时,再让越千玲变回芈子栖,即便千年之后,所有的事又回到原点,相信嬴政一统三界的初衷不会因为时间而磨灭,同时芈子栖大义救苍生的宏愿也不会因为时间而减退,越雷霆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越千玲的身上,因为她是唯一能杀掉你的人。”

  我的口慢慢张大,从黄爷的描述中我看到的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越雷霆,一个我敬重的人居然是居心叵测一直在谋算杀我的人,但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不恨他甚至有些敬佩越雷霆,至少我认为他做的没错,若换成是我或许也会这样。

  黄爷说越雷霆会装,这一点我不置可否,就连萧连山也半天没反应过来,那个豪气干云视财如命的老大居然下着这么大一盘精密的棋,后面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越雷霆一步一步安排好的。

  “越雷霆想要除掉嬴政,但前提是必须嬴政入世,你真正成为他的那一天,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靠他一个人似乎完成不了,所以有人就想办法去帮他。”

  “谁?”

  “我!”

  “……”我再次一怔,本来就对黄爷在这里面所扮演的角色看不透,如今听到他这话所有的事更加扑朔迷离。“你也想除掉嬴政?”

  “与其说我帮越雷霆,还不如说帮我自己,有他在我到是省心不少,要想嬴政帝星入世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嬴政的元阳一直由秦一手守护,他是百折不屈视死如归的人,芈子栖当年让秦一手看管嬴政元阳也正是看上他这一点,除非他自愿交出来,否则即便是杀了他,秦一手也不会吐露半个字。”黄爷答非所问,继续说着那些我并不知道的事。“所以嬴政能不能帝星入世的关键全在秦一手的身上。”

  然后是苏冷月的出场,当时她是代表黄爷找越雷霆帮忙挖掘古墓,越雷霆知道那是袁崇焕的祭台,想必早就知道里面有找寻九天隐龙决的黄金龙龟,他之前一直推诿找不到入口想必也是借口,他并不想让九天隐龙决显世,可没想到我的出现,这古墓反而成为越雷霆开始他全盘计划的起点。

  只不过他把我当成这盘棋局中棋子的同时,他浑然不知自己也变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他以为黄爷是贪图财物,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黄爷只不过顺水推舟借越雷霆的手开始另一个计划而已。

  “你说的很对,九天隐龙决是嬴政入世的另一个关键,越雷霆心知肚明,所以我很清楚在他把你留在身边后,只要我然苏冷月提及古墓的事,他一定会把你引进入世的第一步。”黄爷对我点头漫不经心的说。

  后面的事我记忆犹新,找寻明十四陵的过程中,出现了古啸天和魏雍,之前我一直认为这两人是因为九天隐龙决才穿插进来,不过现在想想,或许并非我所想的那样,这两人或许也应该和我一样,也只不过是越雷霆计划中安排好的步骤。

  “当然,我说过嬴政入世最关键在于秦一手,他若不交出嬴政元阳,越雷霆即便有通天的本事也完成不了他的计划,所以他需要几个能逼迫秦一手的人,每一个人都有弱点,秦一手视死如归生死无惧,可惜越雷霆看见你的时候,以他的睿智怎么会想不到秦一手的弱点。”

  我深吸一口气,秦一手的弱点就是我,就如同黄爷所说,秦一手做的最错一件事就是在找到我的时候就该了结了我,可惜他非但没这样做反而把我养大,他的恻隐之心突显了他慈软的一面,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秦一手对我有养育之恩,他虽然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来,可我现在明白,他是很在意我安危的。

  可怎样才能让秦一手心甘情愿交出嬴政元阳,越雷霆一定想到只有当我遇到性命攸关的时候,秦一手迫不得已或许会孤注一掷,所以越雷霆和自己赌了一把,天时地利越雷霆都有了,唯独他少的是人和,他需要一个能危及到我性命的对手,所以他想到魏雍,有谁比魏雍当我敌人更合适的呢。

  所以越雷霆带我去见魏雍,是让魏雍看出我是谁,越雷霆想必早就知道魏雍一直想要救芈子栖重返阳世,而他欠缺的正是嬴政开启幽冥之路的法力,刚好当时我身上有八龙抱珠项链,里面所隐藏的九天隐龙决令魏雍趋之若鹜,每一个人都有弱点,这就是魏雍的弱点。

  他需要当时浑然不知的我帮他毁掉明十四陵中的结界,现在想想我忽然意识到,之前我认为最谨慎的魏雍,其实和我一样,都是那样幼稚和可笑,一切都被人算计却还以为什么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

  没有谁被魏雍当我对手和敌人更好,因为秦一手太了解他,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魏雍想要的仅仅是九天隐龙决的法力,这远达不到让秦一手交出嬴政元阳的底线。

  所以……

  “所以你安排了秋诺在魏雍身边,让秋诺推波助澜,一步一步让魏雍把我逼上绝境,以至于最后想要我的命。”我深吸一口气对着黄爷说。

  “越雷霆知道魏雍等到你毁掉明十四陵就会原形毕露,所以他故意落入魏雍之手,让魏雍有控制和要挟你的筹码,从这点上看,越雷霆的心智远比魏雍要缜密,越雷霆都能看出来你从秦一手那儿其他没学到,生死不惧到是学到了精髓,你也是视死如归的人,魏雍以为你会因为其他人就范屈服于他,越雷霆早就知道你一定会宁可玉碎不为瓦全。”黄爷说到这里忽然转身看看旁边的秋诺,声音平静自信。“不过越雷霆没有十足的把握你最后会不会投鼠忌器屈服于魏雍,到那个时候越雷霆甚至有些后悔他的计划,因为他发现你品性和本质都和嬴政大相径庭,他甚至极其的欣赏你,可惜他不敢冒险,毕竟你拥有嬴政的命格。”

  我明白黄爷后面要说的话,不光是越雷霆没把握,或许当时连黄爷都没有把握我会不会屈服,所以秋诺这个时候出场就再好不过,她让我断绝了所有的希望,也另我彻底的心灰意冷,那日在病房,秋诺有意刺激和伤我,咄咄相逼就是想让我明白,只要我还存在就会一直当魏雍的傀儡,这想必是黄爷教她的办法,看来黄爷是了解我的,所以我最后废掉道法变成废人也应该在黄爷的算计之内。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四十五章 棋子”

  1. 回复 2014/03/24

    越雷霆

    没想到吧?

  2. 回复 2014/03/28

    1093

    难道刘豪才是黄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