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六章 操控一切的人

  我的道法是由八龙抱珠中传承而来,我废道法形同断掉自己的阳寿,这一点越雷霆或许未必知道,他多半是以为秦一手这个时候就应该出手救我,但秦一手并非是魏雍对手,所以我救我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帝星入世。

  可越雷霆还是把事情想的简单,秦一手权衡厉害并没有现身,并不是他怕魏雍,而是他不敢因为我而拿天下苍生冒险,黄爷要做的就是帮越雷霆火上浇油,在我废掉道法之后魏雍放我手,看得出他当时已经知道我没利用价值了。

  但秋诺却并没有听魏雍的指示,擅自对我赶尽杀绝,目的就是一定要把秦一手逼出来,最后黄爷如愿以偿,他看透了我们每一个人,当然也包括秦一手,他最终还是放不下那二十几年朝夕相处的父子之情,秋诺就是为了让秦一手看见我废掉道法,秦一手要救我,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嬴政入世。

  这就是所有计划的最终目的,与其说在南山之巅的升龙台上,嬴政君临天下是越雷霆计划的成功,还不如说是一切都在黄爷的预料之中。

  我忽然想起那日遇到越雷霆的时候,他说过我和越千玲是璞玉,玉不琢不成器,他是想让我和越千玲经历磨砺,只有这样我才能在追寻失落的四件神器过程中慢慢变成嬴政,而身边的越千玲也会随之成为那个唯一可以终结我的芈子栖,所有的事又能回到千年前,当一切重演,越雷霆在等待一个彻彻底底的终结。

  我能想明白越雷霆的初衷和目的,可我不恨他,一个能为天下苍生去谋算的人不会是坏人,可是如今似乎一切都在按照越雷霆的预计发展,但是我如今却更加的迷惑。

  我抬头看对面的黄爷,他参与了所有的事,甚至可以说他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就连越雷霆都只不过是他手中棋子,一个操控这盘扑朔迷离棋局的人,是他成全了越雷霆,而我在我身上发生的所有事,都是由他一手安排和计划,我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可惜我到现在看不明白他,就如同笼罩在他脸上的阴影,我的目光和思绪永远无法穿透和触及。

  “你想问我安排这一切目的何在?”黄爷依旧能轻易的看透我所有的一切。

  我点头迫切的想知道,黄爷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走到一曲涅槃心镜面前,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镜子,我下意识的跟过去,镜中的画面依旧是那日我所看见的人间地狱图,惨绝人寰哀鸿遍野,阴阳两界沦为混沌。

  这是我透过嬴政所看到的……

  我猛然一怔,忽然意识到我想错了,这心镜是每个人最期盼看见的结果,所以进入后才会迷失其中难以自拔,如今站在镜子前面的人并不是我。

  我所看见的一切都是黄爷想要以后发生的事,我喉结蠕动一下转头去看他。

  “你做这么多事就是为了让我遗祸天下!?”

  “你说错了。”黄爷心平气和的回答。

  “那这镜子……镜子中的景象是……”

  “那是我所期望发生的,但我并没有指望你帮我完成,那是我自己要做到的事,这一切不需要你帮我。”黄爷很沉稳的回答我,没有丝毫的避讳。

  “那……那你做这么多事目的是什么?”我诧异的问。

  黄爷围着三面巨镜走了一圈,依旧没有站到天镜的面前,回到我身边的时候很认真的反问我,他来这里都告诉过我什么,我皱着眉头想了想,他帮我解开五岳真形图的含义,虽然具体的地方还需要我自己参悟,但我至少知道藏在五岳真形图的秘密,只要唤齐芈子栖藏于五岳之中的法力便可镇守四方,防止魏雍开启幽冥之路。

  “你又错了,魏雍何德何能,就他那点本事还妄想开幽冥之路,给他玉圭他都做不到。”黄爷在我身边漫不经心的说。

  “那……那魏雍拿玉圭有何用?”我有些疑惑的问。

  “是我帮他开幽冥之路!”

  我和闻卓还有萧连山都面面相觑的对视,对于他说的话我现在已经不再有丝毫的怀疑,他既然能告诉就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做到,可是如果是这样,那他今日来三曲真境告诉我克制魏雍的办法,不正是克制他的办法,我越想越茫然不解。

  他来这里教我如何防止他开启幽冥之路的办法。

  我在口中反复念着连我自己都感觉矛盾和说不通的话,但抬头的时候发现黄爷极其肯定的点头。

  “对,我就是要你阻止我,我连天子剑都给找来,就是要你唤齐芈子栖的法力,重开结界镇守四方,当然……你可以不去做,结果你应该很清楚,就如同你在镜中所见。”

  我第一次遇到对手把自己全盘计划对我和盘托出,而且没有丝毫隐瞒,黄爷若不是太愚蠢就是太有信心,当然我相信是后者,从他这话中足见一切都牢牢的操控在他手中。

  “没那么简单,你是在逼我去唤齐芈子栖的法力,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镇守四方能克制幽冥之路再开,可你让我去做一定还有其他目的。”我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说。

  “对!我当然有其他目的,不过你有选择吗?”黄爷在阴影中愉快的笑。“如果我没记错,自始至终你都没有过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来这里不是求你去解开五岳真形图,而是你必须去,至于我的目的,你知不知道结果都一样,不要把希望寄托在玉圭之上。”

  黄爷那张我们看不见的脸正慢慢扫视着我们每一个人,然后威严的说。

  “就是你们能上的了这龙虎山,扪心自问,你真有把握能拿到玉圭?就连我身后的人你们三人都敌不过,还大言不惭敢救苍生,你去不去解开五岳真形图我不管,不过这幽冥之路我一定会开,还有……”

  黄爷说到这里已经走回到我的身边,停顿了片刻,语气变得冰冷。

  “别把魏雍当你的对手,他自始至终都不配,今天来是为了两件事,你既然一下想坐地成佛,我就成全你,悲天悯人想救苦救难,好!我就给你指一条路,要救苍生就解开那五岳真形图,按照我说的去做。”

  我深吸一口气,忽然发现自己无言以对,他说的很对,我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就算知道他是在利用我,或者说是有其他目的,但我也必须去唤齐芈子栖藏于五岳的法力镇守四方。

  这才是黄爷令人感觉可怕的地方,你明明知道他下一步的计划和安排,却没有丝毫能力去抵制和反抗,即便知道前面是陷阱也只能毫无办法的掉进去,和他的博弈很明显是不对等的,他能看清楚我们所有的步骤,可即便他告诉我下一步的安排,我也只能无能为力。

  “第二件事是什么?”我声音低沉的问。

  “不要再把魏雍当你的敌人和对手,因为他根本不配,从今天开始,你的对手只有我一个,你帝星入世到今天算是刚刚开始,很快你还会遇到更多意想不到的事。”

  “那也未必,他还有其他选择。”

  闻卓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回头的时候看见的是他手中的金锏,他向来有分寸,然后是萧连山,龙角号拿在手中,我明白闻卓的意思,既然对面的黄爷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追根溯源,只要除掉他一切都会尘埃落定。

  我想要去拿传国玺,手还没放下去就听见阴影中骄傲而冷傲的笑声。

  “我劝你们最好别有这个念头,若是你们非要这样做,这三曲真境是芈子栖费尽心力为嬴政所创,如此干净祥和的地方,多三具尸体怕是负了芈子栖一片初衷。”

  我的手停在腰间,到不是我怕了他,只是看见身后的秋诺,一个道法高出我们三人太多的人,在黄爷面前不过是心甘情愿的走卒,我们连她都敌不过,又怎么可能是黄爷的对手,我不惧生死,而我身边的闻卓和萧连山亦然如此,可是这是毫无意义的抵抗,一点作用的没有。

  “你能这样想最好,留着你的命还能救你的苍生,就这样枉死了岂不是死的一文不值。”黄爷淡淡一笑又一次看透我的心思。“不过这是最后一次,我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兵戈相向,若再有下次……”

  黄爷没有说完,只是慢慢抬起握着的拳头,在我们面前张开,我三人几乎同时被震飞出去,从来没遇到过这样强劲的道法,我胸口一热咳出几口鲜血,旁边的闻卓和萧连山也一样,那是令我匪夷所思的道法修为,我见过嬴政的九天隐龙决可绝对没有这么威烈,他没有丝毫用力已经让我三人如此,我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柔软,咬着牙捂胸吃力的站起来。

  我忽然发现闻卓笑了,抹着嘴角的血渍,好像他就在等黄爷出手,他的笑容很透彻,似乎是印证了什么事,闻卓不会冲动到以卵击石,他拿兵器一定还有其他的意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