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七章 最强之人

  黄爷没打算把我们伤的有多重,不过仅仅一个手印足以让我心知肚明,比道法修为我和他相差甚远简直望尘莫及,这足以让我明白秋诺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当他的走卒。

  可现在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又何尝不是走卒,虽然不愿被摆布,可依旧要在他帮我选择好的路上走下去,黄爷直到最后都没掀开他头上的斗篷,除非他愿意我相信没人能强迫他去做任何事。

  快要离开三曲真境的时候,他停下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转头很认真的对我说,等时候到了他会告诉什么时候该去秦始皇陵。

  我心里暗暗深吸一口气,他的口气不是在和我商量,而是在帮我安排,落在我耳里那完全就是一种不容抗拒的命令,我答应过秦一手永世不踏入秦始皇陵,事实上我也并不想去那里,可如今我都不再和他争辩,就如同这五岳真形图,我明知道黄爷不会好心到教我克制幽冥之路的办法,但我却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想必早晚有一天,他让我去秦始皇陵的时候,我会面临今天同样的处境。

  等黄爷和秋诺离开三曲真境,我的目光落在刚才挑衅黄爷的闻卓身上。

  “你想试什么?”

  “我们之前在海底金宫的时候,我曾经怀疑过一个人。”闻卓把嘴角的血渍擦拭干净冷静的回答。“古啸天说黄爷是我们认识的人,在见识过秋诺的道法后,我就开始在想,能驾驭秋诺的人应该不会太对,我倒是能想起一个来,刚好也是我认识的。”

  “你……我们认识的人里面有能驾驭秋诺的?”我皱着眉头看闻卓,可怎么想我记忆中也没有这样的人存在。“你怀疑谁是黄爷?”

  “你!”

  我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萧连山已经彻底的反应不过来,茫然的看看闻卓和我,良久才说出话来。

  “你咋能信口开河,我哥要是黄爷,那之前那人又是谁?”

  这也是我打算问出口的问题,从来没想过闻卓怀疑的那个人居然会是我,疑惑的看着闻卓,我在等他把话说完。

  “你和嬴政同身同魂,你问问自己,经历过这么多事后,谁又能比差一点三界一统的嬴政厉害的?”闻卓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如果非要说有,那也只剩下一个芈子栖,可那人说的很清楚,芈子栖为了阻止嬴政重开幽冥之路,以防万一把自己毕生的法力分别用来镇守四方,我不是相信那人,但看越千玲就不难发现,她的七窍玲珑心里虽然有芈子栖的魂魄,可并没有具备芈子栖的能力,或许正和藏于五岳之中的法力有关。”

  我皱着眉头来回走了几步,细细回味着闻卓说的话,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

  “其实你不说我心里也在想这个问题,我学会的九天隐龙决越多,身体中嬴政的元阳也越多,之前我还能克制,但至此学会纯金卧虎兵符后,一旦有他人危急到我性命,嬴政的元阳就会被唤醒,几乎所有的事黄爷都能看通透,相信这一点也不例外,难道他就不怕咄咄相逼最后把嬴政给逼出来?”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我看他在你面前有恃无恐,只说明他并不怕嬴政。”

  “除了芈子栖……难道还有比嬴政更厉害的人?”我喃喃自语。

  “应该没有,如果还有谁能领教在嬴政之上,就说明此人道法修为高于嬴政的九天隐龙决,既然如此何必煞费苦心做这么多事。”闻卓摇头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回答。“别忘了,嬴政能一己之力封退九天神众,差一点就三界一统,若是比嬴政厉害做任何事还需要谋划布局吗?”

  我想想点了点头,闻卓分析的很有道理,就连愚钝的萧连山也知道这个理,可从我知道关于嬴政的事后,就从来没听谁提及过,能凌驾于他之上的人。

  “所以我怀疑黄爷就是你。”闻卓又把话题转移到之前。

  不过这一次我没刚才那么吃惊,想了想眉间微微皱起若有所思的说。

  “除了芈子栖,嬴政是当之无愧最强的人,黄爷不惧怕嬴政,那就是说还有一个可能……没有谁会自己怕自己!”

  萧连山一怔,在口中反复念着我说出来的话,半天才明白其中的意思。

  “难道……哥,你是说黄爷就是嬴政?!那……”

  萧连山的话没说完,我和闻卓都清楚他后面想说什么,我和嬴政同身同魂,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就是嬴政,而嬴政亦然也是我,闻卓之所以怀疑我,在这个关系比较中就不难看出,既然推断出来黄爷就是嬴政,而我也是嬴政,简化后就变成我是黄爷。”

  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推断,可也是如今最能解释一切的推断,只是我就站在这里,那对面的黄爷若是嬴政,那我又是谁。

  闻卓用手揉着胸口走到我身边认真的告诉我,昔年嬴政斗天的时候,他也在场当时的一切历历在目犹如发生在昨天,一己之力能封退九天神众的人,嬴政的道法无人能匹,可那日在海底金宫,他和嬴政交过手,闻卓很确定的说,那日在海底的嬴政虽然依旧威烈难挡,可绝对不是昔年斗天之人,两人的道法相差太远。

  听闻卓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两件事,在弦台宫嬴政误伤芈子栖,万般无奈开幽冥之路,若是三界独尊的人,他完全可以救回穆汐雪和芈子栖两人,可最后法力不够只能救回芈子栖,在那个时候我就曾迟疑过他是如何在泰山斗天的。

  第二件却刚好相反,我在心镜中见到去秦始皇陵的嬴政,完全和弦台宫中的他判若两人,开祭宫启幽冥之路不费吹灰之力,挥军杀伐天界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所以……所以你刚才故意挑衅他,就是想看看他的道法。”我恍然大悟的转头去看闻卓。“你见识过嬴政真正的能力,黄爷若是嬴政,他一出手你一定会分辨出来……黄爷真是嬴政?”

  闻卓深吸一口气,我看见他有些遗憾的摇头。

  “嬴政用的道法我见过,正是你所用的九天隐龙决,但是他刚才那手印祭出的法力绝对不是嬴政所用。”

  说到这里我也反应过来,若是九天隐龙决,我应该可以感应到,既然黄爷用的不是那他就不应该是嬴政,所有的疑惑又回到原点,黄爷到底是谁?

  “在钟山的时候,秋诺也说过让你去秦始皇陵,今天那人离开的时候也说到这个地方。”闻卓有些茫然的看我,若有所思的问。“秦始皇陵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他们三番五次在暗示你去那地方?”

  我把在心镜中我所看见的告诉闻卓和萧连山,这样秦始皇陵里到底有什么我不得而知,可从幻境中发生的一切看,我离祭宫越近所拥有的法力就越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秦始皇陵中有关于嬴政法力的秘密。

  “既然是这样,何必要逼你去,谁想要谁去拿啊。”萧连山在旁边气愤的说。

  “你没听越雷霆说过,秦始皇陵除了嬴政谁也开启不了。”我侧头看了萧连山一眼无力的回答。“那些秦俑应该和进秦始皇陵有关,或许是另一个办法,可惜被越雷霆藏了起来,所以秋诺才千方百计想要找到,他们不是不想去,而是去不了,所以才逼我去秦始皇陵。”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被那人牵着鼻子走吧,他让我们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万一是害我们咋办?”萧连山心烦意乱的叹口气焦急的问。

  “应该不会,至少现在黄爷不会,刚才那道法手印你还没懂什么意思吗,他是在告诉我们,若要动手我们合力都挡不住他一招,若要害我们何必这么麻烦。”我转身重新去看那五岳真形图。“他说的没错,我们根本没有选择,他执意借魏雍之手要开幽冥之路,估计黄爷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救谁,他的目的就是逼我们去唤齐芈子栖藏于五岳各处的法力,若是我们不找到,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只是口中说说而已。”

  “那万一他让你唤齐芈子栖的法力有其他目的呢?”闻卓也有些担心的问。

  “顾不了那么多了,他都敢对我们把所有计划和盘托出,就说明他压根就没担心过我们能做什么,走一步算一步吧,先解开这五岳真形图,等上了龙虎山再见机行事。”

  我看看手中黄爷让秋诺交给我的天子剑,忽然想起一个人,黄爷说在龙虎山玉圭他势在必得,可我心里隐约觉得或许还有变数。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四十七章 最强之人”

  1. 回复 2014/03/29

    秦始皇

    啥时候更新啊???

  2. 回复 2014/04/23

    。。。

    剧情乱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