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八章 虎恋高山别有机

  离开三曲真境外面依旧是深夜,和我进去的时候时间一样,这真境中果然是没有时间和空间的,第二天清早,越千玲就过来找我们,萧连山口直心快把昨晚的事都告诉了她们。

  我现在反而是平静了很多,至少目前最大的一个也是唯一的对手直言要我解开五岳真形图,先不管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但在我解开这五岳真形图之前,黄爷是绝对是不会对我和我身边的人动手的,现在相对看起来我们是安全的。

  顾安琪说既然芈子栖息的法力就藏在五岳之中,到了五岳用九天隐龙决召唤不就行了,也不是多难的事,萧连山摇头,把昨晚黄爷说的话告诉其他人,芈子栖把毕生法力分别藏于五岳不同的一处地方,只有找到确切的地点,才能唤醒其法力。

  “五岳……五岳那么大,随随便便藏一个地方也够我们找一辈子的,怎么找啊?”叶轻语很诧异的问。

  “五岳真形图下面,每一处图都有文字,藏法力的地点就在文字中,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解开这些文字的奥秘。”我心平气和的回答,不过叶轻语说的也并没错,藏的毕竟是芈子栖毕生的法力,那五句话不会轻易的让我们解开。

  “不过还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不用找也能知道藏在什么地方。”闻卓脸上又恢复了邪笑,不过看上去挺认真。

  “什么办法?”其他人都异口同声的问。

  闻卓看着越千玲笑嘻嘻的对她说。

  “法力既然是芈子栖藏的,你又是芈子栖转世,她的魂魄就在你的七窍玲珑心里,若是能把芈子栖的魂魄召出来一问不就知道了。”

  大家一听都认为这办法不错,又简单又方便,免得去费尽心力去破解那些文字,越千玲跃跃欲试走到我身边问我有没有办法做到,我连忙摇头,那日我在弦台宫见到过芈子栖,不过是在嬴政误杀了越千玲之后,从这一点不难看出,芈子栖和越千玲不能同时存在的,要放出芈子栖的魂魄就只有在越千玲死的时候,可是没有法力的芈子栖一样无法存活于世,否则嬴政也不会开幽冥之路救她回来。

  我否定了他们想取巧的办法,重新返回三曲真境,站在地镜之下看着上面的五岳真形图,萧连山知道这些事他是帮不上忙的,无所事事的在平台上闲逛,真境虽大可除了这高台上三面巨镜之外什么都没有。

  “奇怪了,其他两面镜子都好好的,为什么这一面被遮挡着。”萧连山在旁边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头看见萧连山想伸手出触碰,连忙大声阻止。

  萧连山被我的声音吓了一条,下意识把手缩了回来,我走过去看见最后一面天镜,天机和黄爷都说这面镜叫三曲魔镜,天机没来过这里应该只是从传闻中知道这三面镜子的存在,可我问黄爷为什么最后一面镜叫魔镜,黄爷的回答居然是不知道,可我更愿意相信,他是不想告诉我。

  我站在天镜的面前,和其他两面镜子不同,被一层宽大的黑布所遮挡,萧连山想要动手拉下来的就是这一层包裹在天镜外面的黑布,我想起黄爷每一次走到这镜子旁边都会折返回去,像是有意识的在避开这面镜子,而且从他的表情上看,他对这面天镜有莫名的害怕,能让黄爷都忌惮的东西不会那么简单,我虽然也很好奇,那层黑布下隐藏的到底是什么,可眼前当务之急是解开五岳真形图,何况天机说过,要过三曲真境,早晚都要破了地镜和天镜,迟早都会知道那镜子到底有什么威力。

  我把其他人拉回到五岳真形图前,再三叮嘱千万别去碰天镜,面前一共有五行小字,也只能一行一行的破解,我见萧连山无所事事,就让他在这五行文字中选一行出来。

  铁索盘龙冲霄汉,真武巡疆群仙叹。

  萧连山指着这句话一筹莫展的样子,全称真武荡魔大帝,为道教神仙中赫赫有名的玉京尊神,是北方主神,主水,而在五岳中北岳恒山五行属水,因此得真武荡魔大帝庇佑,萧连山先选出来的是北岳恒山。

  这两句话中,后一句好解释,至少从字面上能理解指的是北岳恒山,那前一句说的就该是藏法力的地点,说到游历我们这些人中就数顾安琪知道的最多,她醉心风水堪舆之术华夏名川大山她都有涉猎,所谓五岳归来不看山,对于五岳顾安琪了如指掌。

  顾安琪反复念着前面这句话,若有所思的对我们说,北岳恒山则山势陡峭,沟谷深邃,偏是深山藏宝也难寻觅踪迹,故有北岳恒山之幽绝冠天下之说,若是要藏觅法力,顾安琪想了想告诉我们,若是她要藏的话根本不需要刻意找地方,北岳任何一处都可以。

  闻卓在旁边摇头,说芈子栖应该不会随意选地方,她留下法力是以防万一用来镇守四方拯救天下黎明,所以藏法力的地方虽然隐秘但是应该是众所周知的地点。

  顾安琪说北岳恒山上众所周知的地点无疑就是特有的风景,而北岳恒山有十八景,每一处地方她都去过,虽然美不胜收但是都有典故和由来,可没有一处地方符合这文字中所说的铁索盘龙冲霄汉。

  “先别去想恒山,就单独想这句话,你们认为是什么意思?”我若有所思的问。

  “这句话本身就有问题。”萧连山在旁边大声说。

  “有问题……什么问题?”我笑了转头问他。

  “你们看,铁索就是粗铁链,盘龙吧……就先当是条龙好了。”萧连山一边说一边指着越千玲指尖上盘绕的烛九阴。“估计就和我们在海底看见锁着烛九阴差不多,最后是冲霄汉,都被铁链锁住了,还怎么能飞上天啊,你们说是不是有问题。”

  从字面上的意思看萧连山说的也不无道理,这话前后本身就是矛盾的,可若是指的地名,那这句话中应该是想告诉我们一个确切的位置才对,但是顾安琪把北岳恒山十八景挨着说了一遍,果然如同她说的那样,我们挨个对比,没有一处地方和这句话描绘的相吻合。

  闻卓已经很久没说话,我回头去看他,闻卓全神贯注像是在想什么,抬头和我对视,我问他有没有什么想法,他摇头,不过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还记得崔甲三人给你的木盒吗?”

  我当然记得,里面有四句龙虎山掌教天师留给我的签文,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天机那日也给我提及过,只不过只说了前面两句。

  虎恋高山别有机,众人目下尚狐疑。

  天机说若是有人能显三曲真境,掌教天师便让他把这两句话转告,很明显这两句应该和这真境有关,闻卓忽然很认真的说。

  “我想或许我已经知道这两句签文的意思。”

  “是什么意思?”其他人都急切的追问。

  “黄爷是不是告诉过你,这地镜能通五岳之地,根据这五岳真形图跨过镜子便可到想去的五岳之一?”闻卓答非所问,看着我说。

  我点点头,闻卓嘴角缓缓的翘起不慌不忙的回答。

  “这两句签文是反的,顺序颠倒了,应该是众人目下尚狐疑,虎恋高山别有机才对!”

  其他人都茫然相互对视不明白颠倒顺序有什么用,我一愣很快也淡淡一笑,众人目下尚狐疑,指的是所有人都似信非信但全都无法确定,而如今我们不正是这样,至于虎恋高山别有机,虎盘踞于高山之上才会出现好的机会和机遇,意思很简单,要想解开五岳真形图,就必须身临其境。

  说到底我们也只是在猜错,或许只有到了北岳恒山才能悟出文字中隐藏的深意,好在这三曲真境中没有时间和空间,我们不用担心把精力都消耗在真境之中,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慢慢抬起手,指尖触碰到镜面按在北岳恒山的真形图上,镜面犹如水波般荡起圈圈涟漪,我的指尖已经穿过镜面。

  萧连山一把将我拉回来,面色很凝重和固执。

  “我们这些人没谁都不能没有你,万一黄爷真是想害你咋办,我先进去,没事你们再来。”

  我没有和萧连山争抢,这是他的本性,我知道我说再多也无济于事,淡淡一笑拍着他肩头让他小心,事实上我也知道黄爷不会用这些东西来算计我,那完全是在浪费他的时间,但当有人愿意心甘情愿为自己赴汤蹈火,那是一种自豪和欣慰,身边能有这样的朋友那是值得庆幸的事。

  可萧连山过去了很久,顾安琪已经开始有些等不急,表情有些慌乱抿着嘴不住搓着手,看上去尤为的担心和焦急,我正想笑着去劝慰顾安琪,就看见从镜子中萧连山伸回来的手,指尖冲着我们弯曲几下示意我们过去。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四十八章 虎恋高山别有机”

  1. 回复 2014/03/30

    7788

    箫连山老跟傻大姐似的→_→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