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九章 铁索盘龙冲霄汉

  我虽然知道这地镜的神奇之处,但当我最后一个跨过镜子从另一边出来的时候,还是多少被震惊了,仅仅是瞬间我们已经站立于恒山之下。

  北岳恒山,横跨塞外,西接雁门东跨太行山,南障三晋北瞰云、代二州,莽莽苍苍,横亘塞上,巍峨耸峙,气势雄伟,从风水堪舆的角度上讲,此地得天独厚堪称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

  危峰过雁来秋色,万里黄沙散夕阳,说的正是我们眼前的恒山,群峰奔突,气势磅礴,整个恒山断崖绿带,层次分明,美如画卷,若不是要找寻藏法力的地点,真想好好游历一下这里的山水。

  我们在山脚,从留给我的签文看,似乎是暗示我们要上山去才会有结果,刚走两步发现越千玲手指间上的烛九阴从到了这里就一直不停低吼,从越千玲一根手指缠绕到另一根,把它从海底金宫带回来烛九阴一直都很乖巧安静,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反常。

  闻卓说或许是烛九阴能感应到芈子栖的法力所以才会这样,除了这个解释我也想不出其他的,让越千玲逗逗它让烛九阴安静下来,不过烛九阴如此反常倒也证实黄爷所说的是真的。

  我们走了半天,闻卓忽然找不到叶轻语,我们连忙回头,看见她一个人落在后面,表情呆滞的仰着头,我们都走回去,随着叶轻语的目光看过去,她正目不转睛看着对面的石壁。

  顾安琪说这里是恒山的天峰岭和翠屏峰之间,峡谷幽深,峭壁侧立,石夹青天,最窄处不足三丈,是古往今来的绝塞天险,交通要冲。

  顾安琪以为叶轻语被悬壁上的景观所吸引,抬手指着对面说。

  “你看见的那些在悬崖上的古栈道,名为云阁,在以前是进退中原的必经之路。”

  叶轻语似乎没有去听顾安琪说的话,转身问我。

  “第一句是不会铁索盘龙冲霄汉?”

  “对啊!”我看叶轻语如此认真的表情,我都有些不知所措,旁边的烛九阴终究没被越千玲逗安静,还是极其不安分的低吼。

  “盘龙……”叶轻语忽然眼睛一亮兴奋的对我们说。“你们看,这些建在悬崖上的栈道是不是犹如一条龙盘延着。”

  “你不能这样说啊,这些栈道是盘了,可龙呢,总得对号入座吧,按你这样说,那这恒山上向盘龙的地方可就太多了。”萧连山一本正经的样子。

  “龙……”顾安琪愣了一下,表情变的和叶轻语一样兴奋。“之前我想过恒山十八景,之所以说没有一处地方和铁索盘龙冲霄汉吻合,就是因为我一直在恒山找不到龙,不过……”

  “不过什么?我还相信你能给我们变一条龙出来。”萧连山一脸憨笑。

  “不用变,龙就在这里。”旁边的叶轻语抬手指着对面的峡谷心平气和的回答。“恒山我也来过,道教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皆为通天之境,祥瑞多福,咸怀仰慕,而第五洞天,北岳恒山洞,周回三千里,名曰物玄洞天就在此地。”

  叶轻语说到这里,天空中下起绵绵细雨,我正想让叶轻语把话说话,听见旁边越千玲叹为观止的声音,大家都抬头去看,对面那悬壁峡谷其间石壁万仞,青天一线,在着细雨濛濛中晴岚缥缈,烟雾纷飞,妙趣横生,涧底流水,夺口而泻美不胜收。

  “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想到的原因,我之前来的时候没有下雨,所以和这一景色缘悭一面。”顾安琪兴奋的对我们说。“这就是恒山十八景中的磁峡烟雨。”

  “我们是来办正事的,你要喜欢游山玩水,等以后太平了,我慢慢陪你来,刚才还说龙来着,怎么好好的扯到风景上了。”萧连山很茫然的问。

  “我说的也是正事啊,你不是问我龙吗?”顾安琪把手一抬,指着那磁峡烟雨说。“龙就在你眼前啊。”

  萧连山憨直还真认认真真去看,就好像真会有一条龙能成烟雨中显现出来一般,问题是不光是他,就连我和闻卓也傻傻的随着顾安琪手指的方向去看,过了好半天,闻卓没忍住。

  “龙呢?”

  “这里的名字就叫金龙峡。”叶轻语难得能在闻卓面前得意一次,得意洋洋的回答。

  我和闻卓对视一眼,再看看越千玲手指间上不安分的烛九阴,能让它如此兴奋应该是感应到芈子栖的法力,而那句话中铁索盘龙冲霄汉,顾安琪对恒山如此熟悉也找不到一处有龙的地方,叶轻语联想到金龙峡,而那些盘绕的栈道和这金龙峡联系起来不正好就是盘龙,从烛九阴的反应看,我们要找的地方就应该是在这里。

  想不到一到恒山居然就让我们找到藏法力的地点,大家都有些欣喜若狂,可这种欢愉很快就被萧连山不合时宜的话搅乱。

  “姓黄的说只有在藏法力确切的位置才能唤醒芈子栖的法力,瞧你们高兴的样子,这金龙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怎么着,哥,你还打算叫魂似的在这金龙峡里挨着召唤一次啊。”

  我脸上的笑容无奈的凝固在脸上,萧连山说的没错,我们只不过是缩小了范围,但确切的位置依旧还是不清楚。

  “就算你们生拉活扯把龙给找出来,铁索呢?”萧连山的固执源于他的执着,对于任何一件事他总是会弄的透彻。“这栈道上都是木头铺出来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本事在把铁索找出来,反正我看了半天,莫要说铁索,铁钉都没见一颗。”

  顾安琪白了萧连山一眼,可也无话可回,萧连山的话还真说到点子上,若这金龙峡就是文字中所提及的盘龙,那铁索也应该存在才对,可惜在这里我们并没有发现。

  雨越下越大,再这么站着早晚会被淋透的,叶轻语因为之前来过这里所以很熟悉,告诉我们不远处就是闻名于世的悬空寺,可以先到上面去避雨。

  我们跟着叶轻语往前走,没多久便到悬空寺下,除了叶轻语就连顾安琪也没到过这里,我们其他人就更不用说,等到了这里,大家顿时仰头瞠目结舌的看着那建立于悬崖陡峭之中的悬空寺,完全忘记没有丝毫遮挡的站立在细雨中。

  悬空寺就悬挂在金龙峡西侧翠屏峰的半崖峭壁间,整个寺院,上载危崖,下临深谷,背岩依龛,寺门向南,以西为正,全寺为木质框架式结构,半插横梁为基,巧借岩石暗托,梁柱上下一体,廊栏左右相连,曲折出奇,虚实相生。

  蜃楼疑海上,鸟道没云中,说的正是这被誉为天下巨观的寺庙,被这巧夺天工的建筑所震惊后,我们快步上到悬空寺,从金龙峡盘延而过的栈道横穿悬空寺庙,登临悬空寺仰视一线青天,俯首而视,峡水长流,叮咚成曲,如置身于九天宫阙,犹如腾云皈梦。

  游历悬空寺,曲折回环,虚实相生,小巧玲珑,不觉为弹丸之地,布局紧凑,错落相依,层叠错落,变化微妙,正因为如此所以这里的道路极其狭窄,只能容下一个人通过。

  雨天路滑,前面的越千玲没站稳,险些摔倒在地,我在后面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若不是旁边铁链指不定她已经掉落下去,越千玲紧紧抓住旁边的铁链,这些铁链都是相连的,在越千玲的摇晃下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我刚松了一口气,抬头发现越千玲前面的闻卓愣在原地,手抚摸在狭窄通道边的铁链上,来回看了半天。

  我的注意力瞬间从越千玲身上转移到身旁的铁链上,或许因为修建悬空寺的原因,这里是唯一用铁链加固的地方,条条铁链相连牢牢将悬空寺镶嵌在悬崖陡峭之中。

  铁索盘龙冲霄汉。

  若盘龙指的就是横贯金龙峡的栈道,那铁索……

  “铁索指的就是这些铁链。”闻卓嘴角上翘。

  我和闻卓想的应该一样,这里是唯一有铁索的地方,铁索盘龙指的就是如今我们所在的悬空寺!

  我让越千玲把手抬起来,她指尖上的烛九阴忽然变的安静,东张西望半天后仰头欢愉的嘶鸣一声,在我们所有人中,或许只有它对芈子栖最为熟悉,当然也包括她的法力,从烛九阴此刻的反应看,我和闻卓的猜想是对的。

  顾安琪见我们停在后面,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手边的铁链,她和叶轻语想了片刻也意识到。

  “你不是让我给你找铁索吗,这儿就是。”顾安琪转头得意洋洋对前面的萧连山说。

  萧连山本来还想反驳,估计是见到我脸上轻松的笑容也反应过来。

  这悬空寺就是芈子栖在北岳恒山藏法力的地方。

3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四十九章 铁索盘龙冲霄汉”

  1. 回复 2014/06/15

    悬空寺

    悬空寺建于什么年代?秦朝就有????

    • 回复 2015/05/31

      匿名

      北魏

    • 回复 2016/11/24

      匿名

      感觉总是绕来绕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