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章 求签

  铁索盘龙冲霄汉,前面的铁索盘龙指的应该就是这悬空寺,萧连山被顾安琪抢白后心有不甘,犹豫了半天始终在纠结后面那冲霄汉三个字,既然前面铁索盘龙四个字能说明问题,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加上后面的话。

  越千玲毕竟是学考古的,想了想告诉我们,悬空寺建于北魏,距今已经有一千四百年历史,北魏天师道长寇谦之仙逝前留下遗训,要建一座空中寺院,让信徒上了这处寺院,感到与天上的神仙共语,而将人世间烦恼抛掉,以达上延霄客,下绝嚣浮,越千玲认为后面的冲霄汉应该指的是这个意思才对。

  闻卓眉头一皱,悬空寺建于北魏,从时间上似乎有些诧异,若芈子栖把法力藏于这里,那也该是秦朝的事,而悬空寺是在几百年后所修建,芈子栖当时不在了,她是如何做到来悬空寺藏法力的。

  事实上我也和闻卓的想法一样,越千玲倒是不急很肯定的回答,悬空寺其实在秦朝的时候已有,不过规模并没有我们现在看到这么大,据考古文献记载,悬空寺的前身是道观,也就是如今的正殿,在后世的修建完善中,这里才变成如今现存的唯一的佛、道、儒三教合一的独特寺庙。

  越千玲还说悬空寺原名玄空阁,是取道家之玄,佛家之空,形貌楼阁而得名,后称悬空寺,是因悬与玄的谐音,以及寺院象悬挂在半崖之上,习惯地称作悬空寺。

  我若有所思的和闻卓点头,她的话打消了我们的疑虑,也无意中再次缩小了我们需要找寻的范围,既然这悬空寺中只有正殿是秦朝的,那芈子栖能藏法力的地方也只有在正殿。

  我们穿石窟,钻天窗,走屋脊,步曲廊,几经周折,忽上忽下,左右回旋终于到达悬空寺的正殿,这里被称为正殿未免是小了些,可里面应有尽有包罗万象,供奉的神像年代久远,剥落的金漆早已看不见,只剩下一个灰蒙的雕塑,可依稀能见到上面还残留的点点金光,试想曾经这该是一座多辉煌耀眼的神像。

  黄爷说过只有九天隐龙决能唤醒芈子栖的法力,这是最难的一步骤,可对于我来说反而是最简单的,我在正殿祭起九天隐龙决,在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过了很久可我依然没发现有任何异样的变化。

  闻卓看我慢慢皱起的眉头,知道我没成功,环顾这四周口中喃喃自语,难道是我们找错了地方,顾安琪强调在恒山能和铁索盘龙对应上的也就只有此地,地方我们应该没有找错,或许是忽略了什么细节。

  我来回走了几步,回头问越千玲关于北魏天师道长寇谦之的事,他修建这里是因为想达到上延霄客,下绝嚣浮的愿望,之前太激动我忽略了一个问题,萧连山一直在纠结为什么后面要加冲霄汉这三个字,越千玲引经据典本可以解释清楚,但现在我平静下来细想,芈子栖留下的冲霄汉未必就是寇谦之上延霄客的意思。

  若铁索盘龙指的就是悬空寺,那冲霄汉应该还有其他暗示,而且还有后面一句真武巡疆群仙叹,这一句到如今我也没明白其中奥义,芈子栖留下的是旷世神通,能阻止嬴政乱世的唯一办法,因此她留下的话也不会那么容易让人解开。

  好在这悬空寺并不大,我让大家分头各处去看看,或许能有什么发现,我一个人走到悬空寺最高的地方,这里能远眺整个金龙峡,悬空寺的地理位置很特别,处于深山峡谷的石崖中间,石崖顶峰突出部分好像一把伞,使古寺免受雨水冲刷。

  而四面的大山相围绕,阳光照射不进来,因此这悬空寺终日见不到一丝阳光,整个殿宇都被大山的阴影所笼罩,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悬空寺才能安然无事的完好保存至今。

  我几乎把所有能和文字中可以联系起来的都想了一遍,甚至是牵强附会但这悬空寺中任何一处地方也和冲霄汉这三个字搭不上边,至于真武巡疆,这恒山由真武荡魔大帝相守,可我找遍整个悬空寺中八十多座神像,也未曾见到真武大帝的神位,我都有些诧异,在恒山中的寺庙里居然没有供奉主神。

  至于群仙叹那就更无从说起,这悬空寺虽说供奉八十多座神像,但再怎么夸张和群仙似乎也相差甚远,而且这些神像中道家仙位也并不见多。

  我在心里暗暗谈口气,若芈子栖留下的文字指的就是这里,这悬空寺如此之小,弹丸之地那她到底会把法力藏在什么地方,我甚至用了最愚钝的办法,每到一处我都祭起九天隐龙决,试图碰碰运气,或许会阴差阳错让我找到,可我的运气一向都很差这一次也不例外。

  外面的濛濛细雨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天地一线牵,我看着这被细雨笼罩的金龙峡,心情就如同这天气一般暗淡,等我走回到正殿,其他人也都回来,看他们的表情也知道和我一样没什么收获。

  “我就说了这铁索盘龙冲霄汉本身就是矛盾的,你们非要说我不懂,现在知道我没说错了吧。”萧连山理直气壮地的样子有些幸灾乐祸。“就算这悬空寺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可被铁链锁着,又想一飞冲天……”

  萧连山说到这里忽然眼睛一亮,走到我面前极其认真的说。

  “会不会是这样,这里既然是盘龙,可惜被铁链锁着,所以不能一飞冲天,要是咱们把这些铁链给弄断了,那这盘龙不就冲霄汉了嘛。”

  顾安琪被萧连山气的不行,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回答。

  “行,等我们都下去了,你一个人留在这儿断这些铁链,我们就在下面看看你能不能冲霄汉,不过我认为你从悬空寺掉下来的几率远多于你一飞冲天。”

  萧连山在简单的去理解文字中的意思,他所说虽然不切实际,但也不是全无道理,若这文字真是这个意思,那剩下要解决的就是如何让这悬空寺一飞冲天。

  闻卓已经很久没说话,可看他的表情也是一筹莫展,越千玲告诉我们,所有关于悬空寺的记载都中规中矩,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正在冥思苦想下一步该如何做,就被身后传来的撞击声打断了思绪。

  我们大家都回过头去,叶轻语见帮不上忙,一个人在正殿里面闲逛,神像下面的香案上摆放着一个残破的签筒,里面插着的竹签也陈旧不堪,如今被叶轻语拿在手中漫不经心的摇晃。

  一根竹签从里面掉落出来,闻卓笑着问她是不是问姻缘,叶轻语都懒得理他,对我们说求支签希望这悬空寺众神能给些提示,不过她看不懂签文,我们这些人里最懂的就我和闻卓,她当然不会主动搭理闻卓,所以把竹签递给我,让帮忙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提示。

  我接过来一看,脸上全是苦笑,闻卓见我这表情也好奇,走过来看了一眼和我差不多的表情,说叶轻语幸好求的不是姻缘,越千玲她们问我手中的签文是什么意思。

  若叶轻语真是虔诚的为我们找芈子栖法力求的这签,那看来这事怕是没那么容易达成,我告诉其他人,叶轻语求的签是古人蒙正赏月。

  说的是蒙正未发迹时,因苦至极,三餐不继,忽见好月当头,虽言赏月,实质触景愁思,满怀浩叹,何赏之有,正如黄莲树下弹琴,苦中作乐也。

  求得此签者,名利未遂,如月上中天,忽然下了一阵雨,弄得月夜迷朦,际此困顿之时,一切宜养晦为妙。

  直白点说就是所求之事机会颇多,但为假像,一切不能操之过急,需要等待机会。

  我说到这里,忽然把目光落在那陈旧的签筒上,闻卓如今的反应和我一样,我估计他应该也是想到我所想之事,那日在钟山遇到闻卓,我曾邀他和我合两人之力占卜问后世祸福,我和闻卓道法修为旗鼓相当,若是问事八九不离十,叶轻语抽签无意中提醒了我,既然现在大家都一筹莫展,还不如我和闻卓同抽一签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提示。

  闻卓已经把签筒拿了过来,我俩各持一半闭目凝神,共同摇晃手中签筒,看似平淡无奇,实则闻卓以道法赦三十六天雷部诸将问事,而我以九天隐龙决断阴阳两界迷障,借神鬼之力问同一件事。

  直到竹签从里面掉落出来,我和闻卓才睁开眼睛,看见对面的闻卓有些力不从心,淡淡一笑对我说,似乎我的九天隐龙决精进不少,长此以往他很快就不能再和我并驾齐驱了。

  若是之前本来我会很高兴,不过现在实在笑不出来,我道法在暗暗变强那是因为嬴政的元阳越聚越多,真正变强的并不是我,我知道的越多就做的越多,而我的身体被嬴政占据的也会越多。

  我转头去看拿着竹签的越千玲,她一脸茫然和惊讶的看着我们,然后把手中我和闻卓摇出来的签递到我面前。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五十章 求签”

  1. 回复 2014/04/11

    垃圾什么子栖

    一个女人也配统领天下,早早除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