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三章 真武巡疆群仙叹

  越雷霆消失在秋雨之夜,手中那合玉杯沉甸甸的感觉分量很重,其他的事我倒是不在意了,就是这关于明十四陵至关重要的线索,越雷霆让我别告诉其他人他来过,我凭空多了这样一件东西,半天没想好该如何对越千玲她们说。

  还有越雷霆最后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等到明天我就知道签文上的意思,我当是他在鼓励我不要放弃也没往深处多想,最后还是悄悄把闻卓给叫了出来,把合玉杯交给他,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了出来,我之所以没叫萧连山,他的嘴不是不严实,而是在其他几个女生面前就没牢靠过,闻卓虽然不正经可处事就要稳重的多。

  闻卓把合玉杯拿在手中掂量半天,居然还是不以为然的邪笑,说我操心太多,这事让我别管了,安心去睡觉,明天等着装无辜就行,我茫然的点头看着他拿这合玉杯走了。

  折腾一晚我也筋疲力尽,天快亮的时候才昏昏沉沉的睡下去,好像也没睡多久,就被越千玲的惊叫吓醒,第一反应是出事了,睡意全无的爬起来冲到偏殿,看见越千玲手里小心翼翼捧着合玉杯,看她表情又兴奋激动又一脸不知所措。

  闻卓站在旁边极其平静的问这东西怎么来的,什么时候发现的,像没事一样,我张着口努力想着我此刻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才对,越千玲捧着合玉杯语无伦次的走到我面前,反复就说着两个字,真的。

  我实在不习惯说谎,这一点和秦一手差不多,闻卓或许是万花丛中过对于这样的事早习以为常,给我递眼色让我挺住,这就是他所谓的办法,把这烫手山芋交到越千玲手中,我不知道如何解释的事就变成越千玲的诧异,我只需要推波助澜把这事给圆满了就行。

  估计是闻卓见我抗不住,走过来解围,三言两语就把越千玲的疑虑给消除,这合玉杯如此重要,既然有人偷偷送来,说明是在帮咱们,不想露面或许是有其他原因,其实谁送来并不要紧,重要的是如何解开上面的秘密,与其去考虑不知道的事情,还不如把注意力放在合玉杯上,越千玲似乎是被闻卓头头是道的话说的也觉得有道理,抬头看我的态度,我连忙机械性的点头。

  越千玲收好合玉杯,如此棘手的事竟然就这么简单的给解决掉,闻卓像没事一样,嬉皮笑脸的小声对我说,与其纠结如何解释还不如不解释,我一脸苦笑,这方面闻卓远比我要通透的多。

  萧连山过来的时候还睡眼惺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招呼我们回去,闻卓来回在偏殿看了半天,问越千玲和顾安琪怎么没看见叶轻语,他这么一说我也反应过来,一大早就没见到叶轻语的踪影。

  她们两人都摇头,闻卓有些担心再没刚才的轻松,我们一起出去才看见叶轻语站在悬空寺一处较高的台阶上远眺,闻卓松了一口气,大声在下面问叶轻语看什么,上面的叶轻语慢慢抬起手,只回答了一个字。

  “龙。”

  我们都一愣,不明白叶轻语口中的龙是什么意思,都好奇的围到她身边,顺着她抬起的手看不过去,在侧面的金龙峡悬壁上,一个巨大的龙头在慢慢延伸高抬。

  “冲霄汉!”闻卓目瞪口呆回头大声对我说。“铁索盘龙冲霄汉,难道指的不是这悬空寺,而是这高抬的龙头!”

  那悬壁上的龙头是悬空寺在晨曦中倒影的影子,随着朝阳的升高,那阴影犹如一条盘旋的巨龙,昂首摆尾欲上九天,我忽然想起越雷霆走的时候最后那一句话,等到天明我就会明白签文的意思。

  秋风正好月当中,忽被雨朦胧;如何往,难成功;不宜谋,须神工。

  前面的秋风正好月当中,忽被雨朦胧说的是昨天的情景,如何往,难成功,是说如何谋划都不会心想事成,不宜谋,须神工,是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要等天意。

  最后一句我之前始终无法理解,现在回头看看周围,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

  是阳光!

  越千玲也反应过来,告诉我们,因为悬空寺的地理位置特殊,每天只有十点前能照射到阳光,其余的时候都没有,签文中的须神工,正是这稍纵即逝的阳光。

  而铁索盘龙冲霄汉,真正的意思是当每天清晨的阳光照射到悬空寺,投下的龙形阴影在悬壁中蔓延的样子,可惜我们发现的太晚,等我们出去的时候,没过多久那和煦的阳光慢慢在我们眼前消失,而那悬壁上欲冲九天的龙头也淡淡暗去。

  “龙头一直在阳光的照射下延伸,就是说最后一抹阳光照射出阴影所在的位置就是……”闻卓恍然大悟兴奋异常的对我们说。“就是芈子栖藏法力的地方。”

  我也是这样想到,连忙带着大家一同下悬空寺,向恒山上走去,半天的时间就到了那龙头阴影所指的位置,这里地势险峻我们脚下一片云海景色壮观,一棵恒山松万年长青的耸立在不远处的悬崖边上。

  我站到青松旁边,若是芈子栖把法力藏于此处,一定会用道法封印,唯一能解封的是九天隐龙决,我掐指决口中念道咒。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

  这是解封的净心咒,我念完后仅有一丝微风袭过,旁边的万年青在微风中摇曳的枝叶,可是等了半天并没有其他异样的变化,按理说芈子栖的法力非同小可,被释放出来应该有反应才对,但是到现在所有人都茫然的相互对视,似乎都没察觉到任何细微的变化。

  我本来激动而愉悦的心情顿时黯然下去,难道还是没有找对地方,而且那文字中,铁索盘龙冲霄汉,真武巡疆群仙叹,后面一句我始终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若是暗指恒山似乎有些画蛇添足牵强附会。

  闻卓反复念着这两句,皱着眉头有些诧异的说,地方应该不会错,到底是什么地方没做对,我还在冥思苦想,不经意间瞟见越千玲,已经很久没听到她的声音,习惯了她的吵闹这样的时候她居然没插话,倒是让我有些不适应。

  越千玲的表情有些奇怪,不是失望和黯然,她用手捂着胸口,脸上写满了惊讶,我以为她不舒服,问她怎么了,越千玲半天才抬起头,看了看我没有回答,一个人有些恍惚的走到悬崖边上。

  我看见她慢慢抬起手,白皙的五指轻轻握拳,对着我们前面的云海迟疑了一下后,纤长的五指展开,刹那间风起云涌,极强的冲击力让我险些没站稳,大家几乎同时蹲在地上,凛冽的大风呼啸而至,飞沙走石间我眯着眼睛惊讶的看见越千玲坚如磐石的站立在悬崖边上,一层道法屏障环护在她身体四周。

  我有九天隐龙决,闻卓有旷世道学,都还无法修炼出道法结界,至少现在还不能,但是越千玲如今却神情的拥有了能抵御一切的道法屏障。

  越千玲的样子似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五指一收,狂风顿停好像全操在她五指之中,越千玲回头看我。

  “这里我来过!”

  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中有芈子栖的魂魄,可这么久她也从来没感应到过,秦一手说过,随着我帝星入世,芈子栖也会入世,而我学会的九天隐龙决越多,身边的越千玲也会找回她的道法修为,但是四件遗落的神器我尽得其二,可身边的越千玲似乎并没有如同秦一手所说的那样。

  如今她站在那里,听到她说出来的话,我心中一惊,难道这里真是芈子栖藏法力的地方,我已经唤醒了那隐藏于此地的法力,只不过除了越千玲之外,我们其他人都感应不到。

  越千玲回过头,五指再次张开一掌平淡无奇的轻轻推送出去,那是何等威力的法力,就连我和闻卓都瞠目结舌,我们面前的云海刹那间烟消云散,寰宇一片朗清,强劲的冲击力下悬崖边上的万年青都摇摇欲坠东倒西歪。

  我们蹲在地上根本睁不开眼睛,相互拉着手生怕有人会被这大风吹下山崖,好半天那肆虐的狂风才停歇下来,等到云淡风轻我们都一脸震惊的站起来。

  看着越千玲心气平和的指着远处,笑靥如花的说。

  “真武巡疆群仙叹。”

  被吹开的云雾让我们站在这里能看清周围的一切,远处的山峦像一只巨大的玄武,云雾被吹散到那玄武的脚下,玄武就是真武荡魔大帝的化身,如今就像是真武大帝腾云驾雾在巡视疆域,云海之下又是连绵细雨第一次站在云端之上看着这样的景致甚是壮观,而周围的群山环绕玄武形态各异,如同千山群仙朝拱。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五十三章 真武巡疆群仙叹”

  1. 回复 2014/04/14

    往回

    红果果

  2. 回复 2017/11/10

    匿名

    这是什么网址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