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七章 残局

  萧连山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或许是我把事情想的太复杂,大隐隐于市,这将军面隐藏在华山众石之中,不经意还真不容易发现,闻卓一脸痞笑的说,到底对不对何必想那么多,只需要念出九天隐龙决,对错就一目了然。

  华山惊险,我让其他人都留在下面,只带着越千玲去了将军面,我站在山崖上念出九天隐龙决,等了半天回头看见越千玲很平静的对我摇头,不但是她我也没察觉到丁点的变化,看来我们是猜错了地方,从将军面一脸失望的下来,顾安琪一筹莫展的说,这华山上唯一和将军有关的就这将军面了,如果不是这里,真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地方。

  我们应该是被文字所误导,先入为主都去找将军,或许这文字要提示的地点并不和将军有关,闻卓也认同我所说的话,这两句文字中,最关键的应该在第二句,铁骑万军忆当年,我试着去拆解文字中每一个字,但尝试了半天依旧没有丝毫的结果,看着这两句没头没脑的话,一筹莫展的摇头。

  登华山远比恒山和嵩山要吃力,走到这里大家都累的不行,好在这南峰峰生满巨桧乔松,浓荫蔽日,非常清幽,上有团才绿荫,如伞如盖,耳畔阵阵松涛,如吟如咏,顿觉心旷神怡,超然物外。

  我们靠坐在树下休息,闻卓难得正经一次,估计是想不出这两句话的含义,他本就是不服输的人,虽然口中没说可我知道他没比我想的少,萧连山折断树枝无聊的在地上乱画,口中不停的抱怨。

  “这华山站都站不稳,还千军万马,说的简单,我画一个千军万马都费力,还不要说真的铁骑万军。”

  “这两句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才对,抛开其他的先不去想,很明显这文字是主武,华山主武的地方……”我深吸一口气小声自言自语。

  “华山论剑算不算。”萧连山忽然笑了开玩笑的说。“这可算是主武了吧。”

  “你……你刚才说什么?”闻卓直起靠在树上的身体,眼睛一亮急切的追问。

  “我就随口一说,你还当真啊,华山论剑这事你该不会相信是真的吧。”萧连山被闻卓如此认真的样子搞的有些不知所措。“我也是听说书人讲的,说这山头上很久以前有人在这儿比武论……”

  “我不是问你这个,你之前说那句。”闻卓的表情很严肃,打断了萧连山的话。

  “之前……之前我没说什么啊,我……我就说这里站都站不稳。”萧连山生怕自己说错什么,边想边回答。“哦,我还说我画都画不出千军万马,这华山怎么可能有铁骑万军。”

  “画不出来……画出来!”闻卓慢慢取下叼着嘴角的草根,默不作声的停顿片刻。“你们有没有想过,这铁骑万军并不是真正存在的,而真就是连山所说,是画出来的!”

  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一时不明白闻卓这话是什么意思,萧连山甚至把手中的树枝扔到闻卓面前,戏谑的口气让闻卓画一个千军万马出来看看。

  我慢慢也把身体直了起来,身边的越千玲忽然兴奋的抓住我的手。

  “我知道华山什么地方有千军万马!”

  我也想到了,萧连山依旧一脸茫然,我走过去掐着他憨实的脸,他居然一语惊醒梦中人,萧连山见我们这表情,很诧异的问到底什么地方有千军万马。

  顾安琪很快也反应过来,就连叶轻语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华山如此陡峭又岂能有铁骑万军,可千军万马方寸间,一子便可决江山。

  我们几乎都同时想到华山的下棋亭。

  江山自古一盘棋,博弈杀伐俱往矣,相传汉武帝时,卫叔卿修道于华山,武帝命使臣及其子度世到华山去召还,见叔卿与几个人博戏于石上,因而又名博台。

  后世赵匡胤为感谢华山道士指导,做官后来华山寻找此人,遇见道士陈抟,见有棋盘棋子放置于桌上,便打赌下棋,第一盘结束后,二人便来到此处继续下棋,两盘棋赵匡胤便输光了所带钱物,第三盘又把华山给输了。

  虽然这都是传闻,不过华山的东峰的确有下棋亭,而且也和那两句文字相互吻合,赵匡胤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之前曾就是将军,第一句将军不语问河山,将军说的应该就是赵匡胤,他和道士博弈,方寸棋盘指点江山,当然是不语问河山。

  至于第二句,铁骑万军忆当年,棋盘中千军万马,虽是博弈但赵匡胤东征西伐又何尝不是回忆昔年之事。

  我们从南峰小心翼翼走到东峰的下棋亭,虽然一路艰险但大家都兴高采烈,下棋亭是一座石亭,白石配绿树,矗立于山巅气势非凡,亭中有一石桌,桌上有当年赵匡胤与陈抟下棋时的残局,桌旁有四个石凳。

  其他人都催促我赶紧试试,我想着这里应该没有错,很自信的掐指念九天隐龙决,或许是应了那句话,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道咒结束半天后,什么反应都没有,我换了一个地方再试了一次看见越千玲依旧对我们摇头。

  这下棋亭和文字中的意思不谋而合,按理说应该就是这个地方才对,我实在想不出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错,越千玲她们从南峰满怀期望的登山至此,可是还是没有结果,都筋疲力尽的坐到石凳上,闻卓一个人漫不经心的坐在悬崖边上,我围着下棋亭走了一圈。

  “芈子栖留下法力的时间和下棋亭的时间不对啊。”

  闻卓背对着我们自言自语的说,我一愣,这才想起这个问题,之前太激动都忽略了这个细节,赵匡胤和仙人博弈是后世的事,芈子栖即便能算到,或许是因为当局者迷,这两句文字只要是对华山了解的人,都会想到这下棋亭,虽然到现在我也没发现遗漏了什么,总感觉这留下的线索似乎太过于明显。

  “将军不语问河山,这一句明显指的就是此地,这勿容置疑,可第二句铁骑万军忆当年从字面上看也是说的这个地方,似乎有些累赘,如果有什么是我们没想明白的,那也就在这第二句上。”闻卓在悬崖边若有所思的说。

  “这有什么能想不明白的,赵匡胤在这儿一边下棋一边回忆他以前征战时候的事,也能说的通啊。”萧连山不以为然的敲击着棋盘上铁铸的棋子回答。

  “下棋……”顾安琪迟疑了一下,注意力落在石桌上的棋盘。“第一句说的是下棋亭,这第二句会不会是说的这棋盘。”

  “对啊,是这棋盘啊。”萧连山也不住的点头。“哥,你要不就站到这棋盘山试试。”

  萧连山说的很认真,我一脸苦笑芈子栖留法力的时候都还没这下棋亭,当然不会和棋盘有什么关系,一直坐在悬崖边上的闻卓忽然站起身,一言不发的走过来,低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棋盘。

  “不是棋盘,是棋局!”

  闻卓的话提醒了我,这下棋亭能传递意思的恐怕就只有这棋局了,对于象棋我还是有些了解,低头去看推算几步后,皱着眉头说。

  “这盘残局如果双方都循规蹈矩按部就班走下去的话,最后应该是和棋才对。”

  “既然是和棋,那怎么说赵匡胤把华山都给输了。”萧连山随意的问。

  “……”闻卓迟疑了片刻忽然很激动的说。“赵匡胤没有输,这的确是和棋,华山不是赵匡胤输的,是赵匡胤赐给道士的。”

  “为……为什么要好端端把华山赐给道士啊?”叶轻语好奇忍不住问。

  “不是棋局输赢,是这盘残局的名字,看来这个和赵匡胤下棋对弈的陈抟也是得道高人。”闻卓不慌不忙指着棋盘上的棋子说。“这残局叫双火加薪,陈抟不是在和赵匡胤对弈,而是在教赵匡胤如何指点江山,如此大恩送华山又何足挂齿。”

  “啊!就因为一盘残局的名字,就把一座山给送了。”萧连山大为不解的皱眉,想了想还是摇头。“那也不对啊,赵匡胤当时只是一个将军,江山都不是他的,怎么能把华山拱手送人啊?”

  我淡淡一笑走到棋盘旁边,心平气和的说。

  “他当时不是,不代表他以后不会是,这个陈抟已经通过这残局把他将来要发生的事告诉的一清二楚,赵匡胤送华山又怎么不敢。”

  “这残局叫双火加薪,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能让赵匡胤用华山回抱?”越千玲也很好奇的问。

  薪在古时候是柴的意思,也就是木,双火下面加木刚好就是一个榮(繁体)字,而当时后周帝正是柴荣,赵匡胤和陈抟博弈,在陈抟的引导下走出这双火加薪的残局,赵匡胤是武将偏偏要烧柴,是陈抟在暗示赵匡胤会灭后周取而代之。

  而且双火为炎,就是炎黄之意,薪同身就是预示赵匡胤会黄袍加身,是说赵匡胤会是真命天子。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