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八章 仰天池

  赵匡胤顺天应人想必在得到陈抟点化后,果然灭周建宋取而代之,为谢提点之恩便把华山相增送,这本是一个传闻,不过在我见到这残局以后,更相信当时赵匡胤真在此和高人博弈过。

  越千玲她们听完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或者说是想象不到,一盘残局竟然定了江山,最后萧连山挠着头问,赵匡胤既然因为这盘残局当了皇帝,那和我们找藏芈子栖的法力有什么关联。

  我和闻卓都相视一笑,双火加薪是残局的名字,但同时也是周易八卦中的卦象之一,是说君臣相见心怀坦荡,心如止水似镜照人的意思,不过看她们的反应应该只能听懂,但具体意思还是不明白,我解释给她们听,也就是说不要口是心非,一言一行和心想的是一样,所谓君子坦荡荡就是这个意思。

  叶轻语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这也没说出藏法力的地方啊,闻卓笑了笑把话接过去,在叶轻语面前得意的回答,君为天,似镜照人是说水,因为人在水前如同照镜子般,一言一行倒影都是相同的。

  所以五岳真形图中西岳华山下面那两句文字,将军不语问江山,铁骑万军忆当年,真正要告诉的地方是一个和水有关的地方,而这处地方的名字一定有一个天。

  仰天池!

  越千玲听完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不过旁边的顾安琪张着口一脸无力的笑容,萧连山好奇的问她既然都知道地方了,怎么还这样的表情,顾安琪揉着酸痛的腿苦笑着回答。

  全真岩在南峰,而这下棋亭在东峰,仰天池她知道,就在南峰之巅,顾安琪话一出口,萧连山已经笑不出来,这来回折腾又要重回南峰,而且还是最高处,萧连山的喉结蠕动一下,回头看看越千玲,半天就说出一句话,你前世咋就这么害人呢。

  等我们到达仰天池已经是黄昏,每个人都筋疲力尽,仰天池在南峰绝顶,因站在池畔,仰望青天若在咫尺而得名,池为岩石上一天然石凹,呈不规则形,池水清澈澄泓,涝不盈溢,旱不耗竭,站池畔远眺,三公山、三凤山近在咫尺,蓝天白云如悬头顶。

  我在池边念动九天隐龙决,顿时仰天池四周云渡雾飞,忽有几缕弧光穿过云缝雾隙,自崖畔划过,刺目耀眼,使朦朦胧胧的仰天池上,石纹清晰可辨。

  弧光过后惊雷乍现,闻卓都有些惊讶,他在此地居然天雷滚滚,越千玲像是感应到什么,慢慢向悬崖边走去,一道白光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劈在越千玲头顶,我正大吃一惊惊慌失措的想要去救,忽然看见越千玲似乎是本能的抬起手,雷电于她掌心贯穿身体,她整个人被一团耀眼的白光所包围,我们都看不清她的人,直到天雷消失在越千玲的掌心,她顺势单手一挥那围绕在越千玲身体周围的白光快速的向四周波动而去,若不是提前我就叫其他人抓紧站好,免不了会被掀翻在地,白光卷动起气流变成强劲的大风,风过群峰声如虎啸,一抹孤光从天际透出,像是杀神白虎的眼睛令人莫敢仰视。

  越千玲回头她的样子有些紧张但隐约透着兴奋,告诉我们当天雷贯穿她身体的时候,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呼之欲出的力量在不断聚集,比之前还要强烈,想必是她七窍玲珑心已经开了三窍,若是七窍全开,试问还有谁会是她的对手,只是可惜越千玲到现在还不能融会贯通的去掌握这些力量。

  萧连山见西岳华山的事告一段落,说什么都不再走了,死活要在这仰天池休息一晚,地镜中的五岳真形图,五岳我们找到三处,虽然费了些心力,但远比我想象的要容易。

  萧连山在仰天池里喝了几口水,就懒洋洋的躺在旁边,似笑非笑的说,还有东岳和南岳,想起来他心就发寒,干完这事这辈子打算也不爬山了。

  顾安琪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华夏名山大川数之不清,这才三个而已,以后爬山涉水的事少不了萧连山的,萧连山一个劲的摇头,我看着都替他着急,顾安琪都把话说的这么明显了,萧连山也愚笨的无可救药了,这都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

  闻卓洗完脸回头让叶轻语把抄下来的那些文字拿出来,反正是休息也不费力,不如把剩下两句都想想,既然我执意要把泰山留到最后,剩下的就只有南岳衡山了。

  叶轻语把关于衡山的文字读了出来。

  晚秋帘幕千珠垂,清月酌品缺伊人。

  南岳衡山以秀独绝五岳,可惜没能亲眼目睹过,好在我们这些人里去过南岳衡山的倒是不少,关于衡山的这句文字和华山的一样,都没有直接点出地名,两句话也是没头没脑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不过从之前三句话中都不难看出,隐藏法力的地方虽然就在文字里面,但绝对不会仅仅能从字面上看出来。

  闻卓又在闭目小酣,去过衡山的刚好就是越千玲她们几个女生,我见她们没有一个人说话,估计是怕说错了,会像今天一样,来回奔波疲于奔命。

  我侧头看看欲言又止的越千玲,笑着说,有什么话直接说啊,反正大家也不知道确切的地方,集思广益才行,越千玲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抿着嘴小声说,她就是凭感觉猜的,具体是不是她也不知道,我笑着让她说出来。

  越千玲回答说,晚秋帘幕千珠垂,这一句她有些知道,因为明朝的张居正在游历衡山后也写过相似的诗句,旁边的顾安琪见越千玲说的怯生生的,忍不住帮她说了出来。

  瀑泉洒落,水帘数叠,挂于云际,垂如贯珠,霏如削玉。

  这一句倒是和晚秋帘幕千珠垂是很相似,我问她们张居正在游历衡山什么地方后写下的这句诗文,顾安琪回答是水帘洞。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虽然没有亲眼所见这水帘洞,但凭着张居正的诗文也能领略那风景,越千玲告诉我,她去过衡山的水帘洞,的确叹为观止,水帘洞就在南岳衡山的最高峰祝融峰下,山下水帘洞,飞瀑如泻,帘影高悬。

  水帘洞瀑布源头,在紫盖峰的泉水,三支泉水汇集一起,流入水帘洞上方谷地,谷地阔三丈,原是梁朝的九位真人白日飞升的栖息之地,后建造九仙观。

  九仙观附近有太阳泉、洗心泉、洞真源、仙人池等。相传泉水深不可测,泉水从石壁上飞流直泻,发出雷鸣般的声音,声传十里,水帘从绝壁上喷泻下来,泻珠溅玉,仿佛一幅巨大的白布帘,在石壁当中被乱石嶙岩挡住,然后再从石缝里屈曲折射,跳跃出来,满谷水花四溅,闪烁着晶莹夺目的光彩。

  越千玲是怕说错,不过听她这么描述,晚秋帘幕千珠垂这话怎么看都是在说水帘洞,不过就如此直白的看出来,我也有些疑惑,就如同叶轻语解释玉镜峰一样,越是简单反而越感觉不真实,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明明去过衡山的叶轻语估计也想到了水帘洞,不过此刻她埋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清月酌品缺伊人又是什么意思?闻卓闭着眼睛漫不经心的问,越千玲和顾安琪都茫然的摇头,衡山的景致当中没有一处和这句文字吻合。

  从字里行间中看,清月酌品缺伊人是说一人独饮之意,这句话若要我看应该单取一个独字,因为清月是孤寒的意思,本该是举杯邀朋赏,却变成一人独酌,前一句清月我取一个寒字,后一个字我取一个独字,合在一起大有高处不胜寒的意境。

  叶轻语听我这么说,跃跃欲试虽然有些犹豫,还是说出来,高处不胜寒换一个说法就是鹤立鸡群,其他的无法与之相比,在衡山中能达到这一点的无疑只有祝融峰。

  叶轻语加快语气告诉我,南岳诸多景观中,祝融峰之高,方广寺之深,藏经殿之秀,水帘洞之奇,历来被称为四绝,而祝融峰又被誉为四绝之首,祝融万丈拔地起,欲见不见轻烟里。

  祝融峰挺拔突起,高出衡山其他诸峰之上,高耸云霄,雄峙南天,若论高处不胜寒,唯有祝融峰可堪比,而且水帘洞刚好就在祝融峰之下,这也和衡山的文字不谋而合。

  闻卓淡淡一笑让我们也别猜了,也就这两处地方,总有一处会是,反正要登祝融峰,路过水帘洞的时候试试就知道了,不过一句文字里面竟然提到两个地名,似乎有些牵强,从之前的线索看,每一句都严丝合缝没有丝毫纰漏,关于衡山的这一句也不会例外,唯一的可能只会是我们根本没有参悟出话中真正的含义。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五十八章 仰天池”

  1. 回复 2014/05/27

    Anonymous

    我怎么觉的越到后面越不好看了

    • 回复 2014/06/16

      Anonymous

      +1 只想快点看到结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