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九章 凤鸣岐山

  闻卓说既然都来了华山,匆匆忙忙的赶回去怕是负了这美景,西岳华山是观日出圣地,还不如就在仰天池歇息一晚,待到第二日看完日出再走,似乎对于这些花前月下的事,越千玲她们女生没多少免疫力,即便是在我们如今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她们也毫不犹豫的同意了闻卓的提议。

  在仰天池点燃的篝火燃了一夜,没有人去睡觉,相互谈论着我们之前从认识到现在发生的事,悲欢离合都在其中,直到清晨一抹红日从云海中缓缓升起,那一刻我感觉是祥和宁静的,大家都默不作声看着那轮朝阳冉冉升起,似乎所有的惆怅和紧迫都被这壮观的日出所淡化,可惜仅仅只是片刻的安宁。

  萧连山不会对这些感兴趣,事实上我也差不多,只不过站在这无人打搅的山巅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空旷,萧连山大声的喊着我们,还有两座山要爬,不合时宜的喊叫声把我们拉回到现实中,回到真境我们就马不停蹄的直接去了南岳衡山。

  处处是茂林修竹,终年翠绿;奇花异草,四时飘香,自然景色十分秀丽,因而又有南岳独秀的美称。

  我虽然没有来过衡山,但五岳中除了和我有特别渊源的泰山,恐怕我最向往的就莫过于这南岳衡山,或许是因为我名字的缘故,衡山便是雁阵惊寒,声断之浦的回雁峰,尾峰北止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岳麓山,由被称为青天七十二芙蓉的巍然耸立群峰组成。

  在五岳中,恒山如行,岱山如坐,华山如立,嵩山如卧,唯有南岳独如飞,朱鸟展翅垂云大,而且在五行中属火为朱雀,可谓得祝融之精髓,朱鸟历来也作为南岳的象徵。

  到衡山我们也没有过多对沿途风光流连忘返,从五岳真形图中关于南岳的文字,我们初步的推断出两个地方,一个是水帘洞,另一个是祝融峰,闻卓说不可能回出现两个地方,一定是我们什么地方没推算对,不过对于萧连山来说,好消息是这两个地方都在一条路上,他不用再担心犹如华山上那样,几个峰来回折腾。

  闻卓的话很快就得到了验证,事实上在推算出两个地名后,我也对此没报太多的希望,所以我在水帘洞念出九天隐龙决,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很淡然的接受,其他人多少都有些遗憾,我甚至看到叶轻越的失望,我只是侥幸的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上,只不过我的运气一向不是太好。

  剩下的就只剩下祝融峰,越千玲一边上山一边有心无力的说,若不在祝融峰,那麻烦就大了,这南岳衡山的景点多不胜数,我们怕是要从长计议了。

  登临祝融峰后我们才领略到那句祝融万丈拔地起,欲见不见轻烟里中所描绘出的高峻、雄伟和此地的美妙,在山顶可见北面洞庭湖烟波渺渺,若隐若现,南面群峰罗列,如障如屏,东面湘江逶迤,宛如玉带,西面雪峰山顶,银涛翻腾,极目四望,峰高眼阔,胸怀无际,脚下群峰如浪,绿涛起伏,湘江如带,万千景象,尽收眼底。

  我在最高处再念九天隐龙决,和在水帘洞一样没有丝毫的反应,闻卓在一旁笑着说,每句话中只可能有一处地名,既然我们推断出两处,不用想都是错的,越千玲气喘吁吁的找地方坐下,看来真是要从长计议。

  叶轻语再次把关于南岳衡山的文字读出来。

  晚秋帘幕千珠垂,清月酌品缺伊人。

  其实关于第一句,不管我怎么想都应该是水帘洞才对,即便是我分别去拆开每一个字,最终得到的结果依旧是犹如珠帘低垂不断的水帘洞,我实在不知道到底错到什么地方。

  我问越千玲她们在衡山还有没有其他如同水帘洞之类的地方,她们对我摇头,不过说山间瀑布倒是挺多,可都没有水帘洞有名,我若有所思的摇头,如此形象的描绘说的绝对不该是瀑布。

  若再没有其他如同水帘洞的地方,我真还不知道这第一句话该如何解答,衡山天气多变,我们上山的时候就阴暗的很,我正冥思苦想忽然有细雨落下,好在旁边有观日亭,我们躲在里面避雨。

  淅淅沥沥的细雨越下越大,低落在地上的声音让我很难安静的去思考,来回在亭子里走了几步,闻卓忽然站起身一个人入神的走到外面,我们被他奇怪的举动所吸引,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闻卓走出亭子,摊开手整个人毫无遮挡的站在雨中,秋雨渗骨加之在这祝融峰之上,高处不胜寒,叶轻语都忍不住叫闻卓回来,听的出话语中有多关心和在意他。

  闻卓浸淫在这漫天的大雨中,像是没有听见我们的喊声,忽然我眉头皱起,在其他人的注视下就和闻卓一样,像是入魔般也走了出去,就连摊开手的姿势都和闻卓如出一辙,我想此刻我和闻卓的样子和疯子应该没多少区别。

  闻卓知道我也领悟到是什么意思,淡淡一笑,我转过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兴高采烈的说。

  晚秋帘幕千珠垂!

  亭子里的其他人都迟疑了片刻,不过很快都反映过来,事实上我们推算的并没有错,千珠垂一般的珠帘正是水帘洞,不过我却一直忽略了前面晚秋两个字,晚秋是季节所以指的应该是天象,而不是衡山,天上掉落下来低垂不但的珠帘。

  说的这是如今连绵不绝下着的雨。

  所以晚秋帘幕千珠垂真正隐含的意思其实就是一个雨字。

  顾安琪埋头想了半天还是很疑惑的说,在记忆中衡山没有和雨有关的景致,闻卓口中念着最后一句清月酌品缺伊人,衡山藏法力的地方关键应该就在第二句。

  这句话比起第一句似乎要难得多,我之前按照字里行间的意思去推断,是高处不胜寒,可到了这祝融峰被证实这想法是错的,越千玲提醒我,若第一句的意思是一个字,那第二句也应该是一个字才对。

  我和闻卓回到亭子里反复琢磨了半天也没有结果,完全和第一句沾不上边,完全是无从下手。

  闻卓的相术和我不相上下,对于测字的功底也和我难分伯仲,他试图把第二句每一个字都分拆开来,清月就是孤月而且朦胧若隐若现,是看不见的意思,清字先去月,酌品是喝饮的意思,清字再去水字旁,清字剩下的如同一个主字,缺伊人可理解为缺一人。

  闻卓拆到这里,自己都苦笑着摇头,喃喃自语,主上无人为空,看来测出来也是一场空,第二句他也无能为力。

  萧连山探过头一本正经的看着我们。

  “我知道第二句是什么字。”

  我一愣,不过很快又无力的笑了笑,我和闻卓都难想出来,萧连山怕是更找不着边际,不以为然的让他说说。

  是田字!

  萧连山说的斩钉切铁,我皱着眉头看看那句话,怎么想也和田字联系不到一起去,闻卓问他为什么会是一个田字,萧连山不慌不忙的说,这还不简单,酌品是三个口,缺伊人,你们之前也说了,可看成是缺一人的一声,一人一张口,缺伊人其实是说缺一张口,品字加一个口合在一起不刚好就是田字。

  我和闻卓突然笑不出来,事实上萧连山阴差阳错还真解开了第二句话,晚秋帘幕千珠垂是一个雨字,而清月酌品缺伊人是一个田字,上雨下田……这两句话要提示的其实是雷字!

  “雷……”叶轻语一听立马站起身。“是雷池!祝融峰上的雷池!”

  雷池在祝融峰腰上封寺侧,是石崖边一个小石池,越千玲告诉我们传说每当峰顶雷霆怒发时,这个青苔满壁的黑黝黝小石池上一定会金蛇乱闪,暴雷炸裂,而在池畔另有个小穴,俗称风穴,这时,也就风烟缭绕,涛声阵阵。

  我在雷池边念动九天隐龙决,忽然云雾升起,转眼之间,清晰可见的一座座山峰,竟被一团团烟雾笼罩住,我们渐渐被这烟云所覆盖,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一缕缕、一团团的青烟白气,荡于胸前,流于指隙,似乎伸手可捉,可又什么都捉不到。

  突然,一阵清风拂面而过,风过处,天空便由灰而白,由浊而清,浓雾消散,远处的山峰又清晰可辨,之前那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天际一片红烧云,霞光万丈透过云层而来。

  越千玲似乎是不由自主的走到山崖边上,霞光照射在她身上,像一层金光覆盖她全身,那似火的霞光把她包围在中间,宛如朱雀涅槃,我们只感觉到身边风起云涌,团团簇拥在她周围,此刻的越千玲就好像凤落岐山百鸟来朝。

6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五十九章 凤鸣岐山”

  1. 回复 2014/04/12

    宋鹏天

    。。。太

  2. 回复 2014/05/12

    看到这里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确实不好看,

  3. 回复 2014/06/03

    萧连山牛逼啊

    我很牛逼

  4. 回复 2014/09/08

    看不下去了

    看到这里给人的感觉跟前面的不一样了

  5. 回复 2016/06/03

    有理

    遇到难题总是萧连山一句自言自语的正好给解开!如果越雷霆都是高人了!后来萧连山也可能是黄爷

  6. 回复 2016/07/16

    寻秦六人组

    萧连山智力开挂,体能下降,越千玲终极开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