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章 真正的目的

  我回头看见闻卓在看我,表情有些震惊,或许他和我一样都感觉到越千玲身上无处不在极其强大的法力,等那霞光退去越千玲才回过神来,说刚才她好像感觉到自己重生般,整个人充满了难以描述的力量。

  芈子栖息藏于五岳之中的法力被越千玲尽得四岳,如今就差东岳泰山的,我很难想象越千玲一旦拥有芈子栖全部的法力该会强大到什么地步,事实上到现在我已经可以感觉到,越千玲若是能把她身体中所吸收的道法融会贯通,恐怕我和闻卓都难是其对手。

  何况她现在仅仅只得到其中一部分而已,正因为我和闻卓道法也不算肤浅,可越是高深越是能感应到越千玲法力的威力巨大。

  回到三曲真境,我让其他人回去休息,东岳泰山之行我陪越千玲去就可以了,萧连山固执的要跟着一起去,他是担心只有我们两个人万一有事也没人照应,顾安琪也摇头说不累,叶轻语也是一样的表情,唯独闻卓拉着萧连山他们要离开天王塔。

  嘴角上挂着的还是熟悉的邪笑,虽然还是那副正经不起来的样子,可我相信他应该已经懂我的意思,萧连山甩开闻卓的手,态度很坚决,闻卓实在那他没办法,笑着告诉其他人,我之所以把泰山留在最后一个去,除了东岳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之外,最重要的是,我只会把最简单的留在最后。

  闻卓很肯定的说,我绝对已经知道藏于东岳泰山的法力在什么地方,看来还是闻卓了解我,事实上那五岳真形图中五句文字,在我第一眼看见后,关于泰山的地点已经了如指掌,闻卓说的没错,我把最简单的留在了最后。

  闻卓上前一把拽住萧连山和叶轻语她们,瞟了我一眼一脸坏笑。

  “帝王想旧地重游,携帝后登泰山,你们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这种事当然两个人去好,你们去搅合什么。”

  顾安琪她们这才恍然大悟,我摇头苦笑,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不过是知道地方,免得其他人操劳,明明两个人能解决的事何必劳师动众辛苦其他人,不过闻卓这样一说,我再解释什么也无济于事,反有越描越黑之嫌。

  闻卓推推嚷嚷把萧连山他们赶下天王塔,自己却留在了上面,看他样子应该是有话对我说,我转头笑着让越千玲先过地镜在东岳泰山等我,越千玲想不了那么多,没有丝毫犹豫的跨进地镜。

  闻卓是有意支开其他人,想必他要给我说的话怕是越千玲都不能听,我都有些好奇,闻卓虽然游戏人间但对人,特别是朋友一向都肝胆相照坦坦荡荡,怎么如今会如此隐晦。

  “你我都见识到越千玲在拥有芈子栖法力后的威力。”闻卓走到我身边,嘴角的不羁的笑容收了起来,样子很严峻。“那人千方百计让你找回,如今也只剩下你能唤齐芈子栖的法力,自始至终芈子栖才是最强之人,可黄爷却并不忌惮,他所做一切怎么看都是有意为了让芈子栖的法力重新聚合。”

  “你是担心他在利用我们想得到芈子栖的法力?”我面色凝重的问。

  “我经历过那场劫难,在雷池越千玲霞光涅槃我能感应到嬴政斗天之所以能封退九天神众,靠的就是芈子栖的法力,她才是当之无愧的玄门第一人,我经历过千年沧桑,试问没谁会是她的对手。”闻卓加重语气很沉稳的说。“可那人竟然敢让越千玲拥有芈子栖的法力,他不忌惮只说明他已经想到办法克制,所以越千玲得到的法力越多,我反而越担心,毕竟她没办法运用,藏于五岳之中的法力如今就只剩下泰山,你可要想清楚,万一有变故,你我联手都不是他手下秋诺的对手,若是芈子栖的法力再被他据为己有后果不堪想象。”

  闻卓担心的其实也是我一直担心的,特别是见到越雷霆之后,这局棋深奥难明,黄爷用开幽冥之路来胁迫我必须唤齐芈子栖藏于五岳的法力来镇守四方,我是没得选择,可到如今我也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很明显,他不会好心到真是打算让我用芈子栖的法力来阻止幽冥之路的开启,他应该是还有其他更深的打算,只不过我还看不透。

  我对闻卓点点头,换一个角度看,如同越雷霆说的那样,越千玲拥有芈子栖的法力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既然连闻卓都说,芈子栖才是真正玄门第一人,若越千玲拥有其法力,那她完全有能力阻止这一切,那人在利用我的同时,我何尝不也在利用他。

  闻卓担心我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我当然知道这局棋中就没有简单的事,只不过事到如今就没有给我步步为营的机会,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闻卓离开的时候表情忧心忡忡,我揉了揉额头好不让越千玲看见我的烦忧,跨过地镜前面就是五岳独尊的东岳泰山。

  泰山风景以壮丽著称,重叠的山势,厚重的形体,苍松巨石的烘托,云烟的变化,使它在雄浑中兼有明丽,静穆中透着神奇,云雨变幻,群峰如黛,林茂泉飞,气象万千,主峰突兀,山势险峻,峰峦层叠,形成一览众山群峰拱岱的高旷气势。

  这里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玉皇顶上有嬴政的石刻,后世说是封禅所立,我知道那是嬴政昔年斗天的地方,石刻下镇压的是那场旷世人神之战中亡于嬴政之手的神兵神将。

  若是有机会我还真想去看看,闻卓说完是旧地重游,其实我只是想感受一下和我同身同魂的那个人昔年的意气风发,我不让其他人跟着来,实际上是不想闻卓来,或许这个地方才是闻卓最不愿提及更不愿再来的地方,我是怕他触景生情才断了他念想。

  越千玲和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明显要放的开些,一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先让我不要说出地点,她想一个人先猜猜,我一边登山一边笑着对她点头。

  关于泰山的文字是斗转乾坤海下天,龙吟苍宇九州连,越千玲走在前面,边走边自言自语,乾是天,坤是地,斗转乾坤就是天地颠倒,海下天说的意思应该是海下面的天。

  就第一句话就把越千玲考住,走到快半山腰也没理会出丁点意思,她嘟着嘴没有了开始的耐性,天地颠倒海在天上面,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至于第二句越千玲更是一筹莫展,见我在她身后笑而不语,最终还是放弃。

  我告诉她,之所以我把东岳泰山留在最后,一是因为我之前就知道文字里面的含义,二是东岳泰山的文字是五句中最简单的。

  越千玲抿着嘴口中嘀咕,这居然还是最简单,让我别在绕了直接说是什么意思,我笑了笑,反问越千玲,什么时候海会在天上面,这两句话的关键就在海下天这是三个子,至于第二句很容易懂,东岳泰山五行属木,主青龙,所谓泰山安,四海皆安,苍宇就是指的四海,龙吟虎啸是祥瑞之兆,第二句是暗指泰山风调雨顺。

  越千玲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按照我提示的去想,一路上反复在口中念着海下天,快要登顶的时候还是没想出来,很无奈的回头问我。

  “什么时候海才会在天上面啊?”

  “你真笨的可以了,这么简单的你都想不到?”我笑着说。

  “这还简单,天地颠倒,海在天之上,这可能嘛。”越千玲理直气壮地的反驳。

  我没有回答越千玲的话,抬手一指,淡淡一笑。

  “这就是在天上的海。”

  “……”越千玲一愣,看见我所指的地方面色有些懊悔,估计是意识到居然没想到这么简单的答案。

  海下天,海在天之上,听起来匪夷所思,不过云海不就在天上,这就是为什么我把泰山留在最后的原因,简单的连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至于地点当然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观云峰,海在上,天在下就是斗转乾坤的意思。

  越千玲恍然大悟,我让她站到山巅,我念动九天隐龙决,片刻间白云平铺万里,犹如一个巨大的玉盘悬浮在天地之间,远处的群山全被云雾吞没,只有几座山头露出云端,越千玲被云雾围绕宛如踏云驾雾,仿佛来到了天外,微风吹来,云海浮波,诸峰时隐时现,像不可捉摸的仙岛,风大了,玉盘便化为巨龙,上下飞腾,倒海翻江。

  我看见越千玲闭目凝神,气息就围绕在她身边涌动,五岳法力聚于她一人之身,她站在山巅仿佛这乾坤尽在其手般,我抬头看天机,四方祥云拱照,我掐指算后世运程,眉头慢慢皱起,结果倒不是让我担心什么。

  而是那人居然没有骗我,我在五岳唤齐芈子栖的法力,果然四方分别有四灵相守,中有土神安平,被魏雍松动的九州龙脉重固,龙气再无泄露之兆。

0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六十章 真正的目的”

  1. 回复 2018/01/25

    ....

    看不下去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