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一章 不速之客

  这个结果本来再好不过,可越是这样我心里反而越没底,越千玲见我忧心忡忡问我怎么了,我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带着她下山重回真境,不管怎么说,地镜已破而且比我想象中要简单容易,剩下的就只有那扇被蒙盖的三曲魔镜。

  等我们从地镜中回到天王塔,刚一出来我身体一紧,下意识把越千玲护在身后,我没想到在天王塔等我的居然会是秋诺,和那天见到她一样,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冷艳,只不过她手中那九条黑色软鞭像是有灵性般环护在她四周。

  我分明能感觉到她身体中散发的戾气,只不过不是冲着我,而是我身后的越千玲,若是要动手斗法,我自问不是秋诺的对手,但她曾经以命抵命的救过我,至于目的虽然我不清楚,但我相信我的存在对于她来说是有价值的,否则我实在想不出她有何理由会救我。

  秋诺的目光一直盯着我身后的越千玲,像是一种质疑,不过很快就转到我身上,没有多余的言语,手中九条黑鞭一扬,她如今的眼神就如同当日对我和刘豪赶尽杀绝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甚至都没给我一个原因,我还疑惑的看着她,秋诺手中那黑色九鞭已经像我攻袭而来,我和闻卓合力才能抵挡住她五鞭,不过好在我取回海底金宫被封印的九天阴龙决法力。

  我拿出传国玺,把道法全灌注于其中,硬生生接下秋诺一声不响劈下来的黑鞭,不知道秋诺是在试探还是想挑衅,落下来的黑鞭不多不少刚好五鞭,打在传国玺上火光四溅,果然被解开封印的法力不可小觑,我居然一己之力挡住秋诺五鞭,可那撞击的震荡太过猛烈,冲击着我身体,我的手一直在抖,越是用力去抵挡反而越难受,胸口犹如被千斤之锤砸中,满口的腥咸在唇齿间翻滚。

  秋诺明显还没尽全力,可我已经是全力在抵挡,我怕越千玲担心,一直咬牙坚持,嘴角慢慢有腥红的血迹流出,一张口热血涌出一地,越千玲见我如此想要过来,被我大声制止。

  “别管我,赶紧离开这里,我能拖住她!”

  越千玲使劲的摇头,她的固执我又不是第一天见识,何况是在我危在旦夕的时候,我知道说什么她都不会离开,可面对一个道法远在我之上,而且怎么也杀不死的对手,我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

  我分心去和越千玲说话,更加无法抵抗秋诺的道法,手抖的更加厉害,秋诺这一次并没有再试探,剩下的四鞭我能感应到,她是倾尽全力向我击来,以秋诺的修为,我绝对抵挡不住她全力一击,后果我都能想到,我若是硬挡她这一击必定会魂飞魄散,可我此刻不能退,因为越千玲就在我身后,我是她最后也是唯一的屏障。

  我看着那四条宛如雷霆万钧的毒蛇向我奔袭而来,离我越来越近,我都想要闭上眼睛去等待自己最后的时刻,忽然听见耳边一声距离的震荡。

  呯!

  秋诺整个人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但很快又被拖了回来,因为她手中的那九条黑鞭被人牢牢抓在手中,我侧过头去目瞪口呆的看着旁边的越千玲。

  我甚至都有些怀疑那到底是不是越千玲,她就挡在我前面,秋诺全力一击的九鞭如今就落在她手中,我需要靠传国玺和所有道法勉强才能抵挡五鞭,而越千玲似乎不用吹灰之力就震飞了秋诺,而且还是单人接住了秋诺的九鞭。

  可能是因为反应太快,秋诺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来不及丢掉手中的黑色软鞭,完全是下意识习惯的握在手中,被越千玲轻轻一拖,她整个人如同牵线人偶般瞬间到了越千玲的面前。

  等秋诺彻底的反应过来,她的脖子被越千玲紧紧掐住,我震惊的看着越千玲面无表情的把秋诺一点一点从地上提起来,秋诺的脸憋的通红,手脚在空中徒然的挣扎,可掐在她脖子上的那只本来应该是纤弱的手,如今落在我眼中像是一把纹丝不动的铁钳。

  我能听见秋诺颈骨被慢慢捏碎的声音,秋诺身上之前四溢的暴戾之气如今荡然无存,可我任然能感觉到令人窒息不适的戾气,甚至比之前远要强盛,那是从越千玲身体中所散发出来,完全不应该属于她的戾气,甚至连一旁的我都有些毛骨悚然。

  越千玲的表情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阴冷的让人害怕,她快速的抬起另一只手,掐着高深的道法手印,重重一掌击中在秋诺的胸口,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杀伐果断令我看的都瞠目结舌。

  秋诺在我震惊的目光中再一次飞离出去,我知道这一掌的威力,秋诺的心脉恐怕如今已经一捧粉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虽然仇恨这个女人,可让我如此果断决绝的杀掉她或许我还真做不到,越千玲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好像是轻车熟路般,甚至我在她眼神看不见丁点仁慈,仅仅能看见的只有灰暗的死亡。

  越千玲保持着刚才击死秋诺的姿势良久,直到我发现她的手臂轻微的抖动一下,然后离开转头看我,那一刻我相信是我熟悉的越千玲,因为她的眼睛中是我熟知的纯洁和善良。

  “你怎么样了?”越千玲担心的问。

  “你怎么样了?”我皱着眉头更加担心的反问。

  越千玲是担心我的伤,而我现在只担心她的人,我甚至心里有些莫名的恐慌,那种感觉我深有体会,刚才是越千玲所拥有的法力操纵了她的身体,看来她和我一样都没办法去控制身体中的力量。

  甚至越千玲比我还麻烦,她都完全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事,应该是本能想救我所以她拥有的法力才被激发出来,我抹着嘴角的血渍安慰她,刚说到一半,脸色又阴暗了下去。

  秋诺从地上爬起来,缓缓向我们走来,从地上拾起之前掉落的黑色软鞭,我可以确定越千玲的那一掌没有谁受得起,我重重叹了一口气,看来我测算秋诺算的果然不假,她真是有不死之身,被越千玲这样一掌击中居然还能完好无损的站起来。

  越千玲搀扶着我起身,挡在我前面不过此刻的她一定威慑力都没有,秋诺居然笑了,一种心满意足的笑容,我看见她慢慢收起软鞭,身上再没有之前的暴戾,很平静的对越千玲说。

  “你可以离开天王塔了,我有事想单独给他说。”

  越千玲决绝的摇头,脸上没丝毫惧怕的保护着身后的我,我在后面拍她的肩膀,这正是我想看到的,只要越千玲能先离开这里比什么都重要。

  “芈子栖法力你尽得其中之五,我不是你对手,可惜你杀不死我。”秋诺直言不讳没有半点矫揉作态。“不过你身边的人未必就有你这么厉害,除非你无时无刻都看着你身边的人,你若是现在不走,那我可以给你保证,我会杀掉你身边每一个人,甚至包括秦雁回。”

  越千玲或许是认为秋诺在恐吓,可我心知肚明知道秋诺不是会开玩笑和浮夸的人,她既然能说出来就一定会做到。

  “离开这天王塔,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回来,你放心,我回去找你。”我极其严肃的对越千玲说。

  她还是在摇头,不过没有之前坚决,或许是看见我表情的原因,我抬着头去看对面的秋诺,冷静的对越千玲说,她今天来是想试你的能力,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拥有五岳中的法力,她或许是知道你不能熟练的掌握这些法力,所以一出手就置我于死地,恐怕她是知道,在危急关头你会潜移默化的去用你所拥有的道法。

  而如今秋诺的目的已经达到,她真要害我不会蠢到当着一个她无法战胜人的面,事实上她有太多的计划,所以我很确定秋诺今天来这里有两件事,第一件就是之前试图越千玲到底掌握了多少,或许也只有秋诺这样有不死之身的人才敢挑衅芈子栖的法力。

  至于第二件,秋诺还真是有事要告诉我,我让越千玲务必听话,她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慢慢向天王塔走去,越千玲一步一回头,眼神中充满了担忧,我努力笑着,让自己看上去轻松一点,等看着她消失在三曲真境,我深吸一口气转头去看秋诺。

  “你想告诉我什么事?”我面无表情的问。

  秋诺围着我走了一圈,闲庭信步般充满的自信,最后停在我面前,意味深长的对我淡淡一笑。

  “告诉你关于芈子栖的一些你不知道的真相!”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