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二章 祭宫中的真相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现在的秋诺,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不会去深想,更谈不上怀疑,原因很简单,一个可以轻而易举了断我的人,何必要费尽心思和我说谎。

  只不过她口中提及到芈子栖,一个我并不太熟知的人,我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她,等着秋诺把下面的话说下去,秋诺围绕那三面巨大的镜子走了一圈,最后停在我的面前。

  我知道你一定很想明白,为什么会让你去唤齐芈子栖的法力,我也知道你心中一定充满疑问,芈子栖的法力能镇守四方克制我们所做的一切,却依然要你去做。

  我还是没有说话,事实上秋诺说的这些的确是我最想知道的,一直以来我总是感觉这是一个猫鼠游戏,而面前的秋诺似乎就是那只胜券在握的猫,而我如同无处可逃的老鼠,所以在老鼠面前,猫总是拥有无上的优越感。

  你现在可以进秦始皇陵了!

  我眉头一皱,我在等秋诺回答我心中的疑虑,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而且秋诺的态度异常的肯定和认真,或许是这两件事的跨度太大,一时半会我完全跟不上她的思绪。

  还没等我开口问出来,秋诺不慌不忙的说,今天来见我有两件事,第一件是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破解五岳真形图,这个结果很容易考证,越千玲已经拥有了芈子栖部分的道法,能单掌手印了结她,就足以说明我做到了。

  你现在可以进秦始皇陵了!

  这是秋诺告诉我的第二件事,她在重复着之前我不明白的话,好半天我冷冷一笑,破解五岳真形图,我是被逼无奈,若不这样做我阻止不了即将发生的祸事,此事上那人还能用天下苍生来要挟我,可至于去不去秦始皇陵,我实在想不出我非去不可的理由。

  “我没想过去那地方,也更不会去!”我语气和态度比秋诺更加坚定。

  “你这话说错了。”秋诺淡淡一笑心平气和的告诉我。“不是你不去,而是你去不了!”

  我有些诧异的皱着眉头,之前越雷霆也说过同样的话,那日我在地镜中见到过我进入秦始皇陵的景象,终于明白为什么只有我才能进入那里的原因。

  秋诺抬头看我样子依旧冷艳,声音却比她的人还要冰冷,秦始皇陵上有宝石为天,由九天星宿隔断人神两界,下面用水银为河阻断阴阳,外面有百万亡魂秦俑守护生人勿近,被困其中的人永世不得超生。

  “布下这一切的人该是有多恨被困之人,才能用这孤绝之地。”秋诺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若有所思的问我。“你刚才也见识过芈子栖的法力,你认为她和嬴政孰强孰弱?”

  这个问题似乎简单的不用去毕竟,不得不承认芈子栖才是玄门第一人,何况就连嬴政的九天隐龙决也是她所传授,强弱一目了然。

  秋诺很满意我的回答,走到我背后淡淡的问。

  “既然芈子栖高出嬴政法力那么多,在她面前嬴政就犹如你在我面前,你认为我现在杀你需要用命和毕生道法封印你才能做到吗?”

  我的手指在下面不由自主的抽搐一下,秋诺问了我一件一直没去考虑过的事,现在仔细去想想忽然意识到那祭宫中发生的一切看上去合情合理,但细细推敲却有很多地方说不过去。

  芈子栖为大义,只需要击杀嬴政一人便可,以芈子栖的道法修为,嬴政又岂能是她的对手,或许是芈子栖心中不舍,不愿亲手弑杀嬴政,万般无奈才封印嬴政。

  这是我唯一可以想到的答案,可落在秋诺的耳中就变成了嘲弄的轻笑。

  “我现在就可以封印你,不过我不用搭上性命……”

  秋诺这话的深意是引导我去想另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芈子栖以命来封印嬴政,以她的道法修为根本不需要这样做,我嘴角蠕动了半天才回答。

  “芈子栖和嬴政本是情投意合,最后芈子栖选择大义牺牲小我,她不忍对嬴政下手,便以命封印嬴政也算是长相厮守。”

  秋诺对我这个回答没有半句的评断,只不过我透过她的眼神看到一丝失望,忽然笑了起来,很和煦和轻柔,让我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候的样子。

  “你和秦皇同身同魂,不管你接不接受,你就是他,他亦然是你,这里就你我二人,你对秦皇是什么评价?”

  秋诺今天给人的感觉很奇怪,她说出来的话更加奇怪,我像是被牵引的人偶没有自我的随着她的思绪去思考问题,似乎今天她问的每一个问题,我总是不能轻易的回答出来。

  高傲、霸气、暴戾无情……

  我所能想到的词语中似乎只有这些冰凉的形容词,对于嬴政我的评价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秋诺对我的回答并不意外,甚至还在点头,然后追问了我一句。

  “你为什么会对他有这样的评价?”

  这个问题我突然发现回答不了,秋诺的这句话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事实上我并不了解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别人口中听到,至于书中记载,在我见到武则天后,我已经不再相信那些史书上的东西,武则天说的没错,历史由王者在书写,几千年的事真真假假寥寥数笔又能写下多少真和假。

  “你……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我没有了之前的沉稳。

  秋诺默不作声的沉默良久,意味深长的回答。

  “所有关于秦皇的一切,你都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可你别谁都清楚,就连亲眼所见都会是假的,那听到的又有多少是真的?”

  我无言以对,秋诺没有在意我的茫然,继续不慌不忙的说下去,秦一手,他存在的目的是守护秦皇元阳,阻止秦皇入世,从芈子栖在地宫封印秦皇两千多年,秦一手一直都恪尽职守。

  “为什么两千多年都能守护住,偏偏却要放你帝星入世?”秋诺停在我面前,抬头很认真的问。

  “……”我依旧回答不出来,眼神有些慌乱,我把秦一手对我的一切归于亲情,除此之外再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怎么,到现在你还认为你的存在是偶然?”秋诺冷冷一笑,眼神和他的笑意我都看不懂。“我来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我等着她把话说下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混乱过,更没有像现在这样茫然的连原本根深蒂固的事情都回答不出来。

  “秦一手不是在守护秦皇元阳。”

  “那……那他苟活千年是为什么?”

  “他是在等一个能承载秦皇帝命的人!”秋诺加重语气对我说。“你以为随随便便有帝王之命的人就可以让秦皇帝星入世?帝王之命虽是罕有,可这两千年紫微帝星不差你一个秦雁回,为什么秦一手偏偏收养了你呢?”

  若是以前我绝对会相信秋诺在挑拨离间,甚至都不会听她继续说下去,可这些我之前并未去想过的问题,被她说出来,我才发现本身就存在太多的疑点。

  “他不放你出山,你即便拥有秦皇帝命,只不过会一手富贵,但最后还是终老于山林,这世间你翻不起半点波澜。”秋诺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刻在我心中久久无法挥散而去。“你有今天的一切,始作俑者是谁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

  我嘴角抽搐几下,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想过,身体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几步,慌乱的问。

  “他……他所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

  “秦一手是谁的弟子?”秋诺不慌不忙的反问我。

  “芈……”

  我只说到一半,心里猛然一惊,抬起头注视对面的秋诺,半天才说出话来。

  “他……他不是为了救我才让帝星入世,他……他是为了让芈子栖入世!”

  秋诺淡淡一笑声音依旧是嘲弄,告诉我这么简单的问题,居然我现在才明白,不过也好,知道的晚总比拥有不知道要好。

  我努力让自己慌乱的思绪平息下来,想了想摇头说。

  “不对!如果秦一手独活千年是为了让芈子栖入世,那魏雍所做一切不正是他期望看到的,真是你说的那样,秦一手何必要于魏雍为敌,他两人目的一样联手恐怕早就事半功倍。”

  “芈子栖座下四大第子,每一个人的有自己的使命,你或许一直认为魏雍深思熟虑滴水不漏,实际上他才是最愚笨的一个人,为情所困又何来睿智可言,要放芈子栖入世没那么简单,不过也不复杂。”

  “要怎么才能做到?”

  “越千玲拥有芈子栖的七窍玲珑心,只要冲开七窍芈子栖便可重新入世。”

  “是……是法力,冲开七窍需要芈子栖的法力。”我一愣诧异的回头去看秋诺。“你们让我去唤齐藏于五岳中的法力,七窍玲珑心已经冲开五窍,你们的目的?”

  让你重回秦始皇陵!

  秋诺又开始说着之前的话,我迷惑的看着她,一点都不明白她的意思。

  芈子栖的法力一共有七份,其中五份在祭宫,用于封印祭宫,不是你不想去,有芈子栖的法力封印,即便是你现在也进不去,若是幽冥之路开启,芈子栖会用五岳灵气镇守四方,可所需她的法力,这事本来应该由她座下四大弟子完成,芈子栖千算万算算漏了穆汐雪,没有了她就无法唤齐法力,而你却可以,如今祭宫封印的法力被越千玲拥有,祭宫已开,你可以重新回去。

  “我为什么要回去,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去秦始皇陵。”

  秋诺没和我争辩,似乎她已经完成今天见我的目的,转身离去,边走边说。

  “没有人逼你,等到你真正知道在祭宫中发生了什么,你自然会重回秦始皇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