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三章 三曲魔镜

  我离开天王塔的时候,正好碰见越千玲带着闻卓他们往上冲,见我安然无恙的下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越千玲问我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是我不想说,只是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

  晚上我在床上辗转难眠,脑子里全是秋诺给我说过的那些话,没有丝毫的头绪,第二天一大早,天机等在门外告知三曲天地人三镜,我们已破其二,如今还剩下最后一扇天镜。

  若是能破天镜在龙虎山所有的试炼就算是结束,说实话我不喜欢三曲魔镜这个名字,听上去感觉很诡异,特别是想到外面所覆盖的那一层黑布,就连那人似乎也对着镜子忌讳莫深。

  上天王塔的时候,我们被天机阻挡在门口,告之破天镜只有能显三曲真境的人可以上去,我心里很很清楚,这天镜非同小可,也不想让其他人陪我冒险,让闻卓和萧连山照顾好其他人,随着天机上到天王塔顶层。

  天机送我到三曲真境,稽礼后诚恳的说,虽然我能破人、地两镜,但龙虎山掌教天师曾传法旨,天镜凶险远超九洞,道家之人导人向善亦善为本,天机劝我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否则天镜一开后事就看自己造化。

  我想了想也就剩下这最后一镜,即便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一下,告诉天机我还是打算破这天镜,天机见我主意已定也不过多勉强,留下我一个人在三曲真境之中,似乎对于这天镜他也忌讳的很。

  等到天机离开,我缓步走到镜子下面,那厚重的黑布落在我眼中变的有些诡异,我深吸一口气,抬手用力把那罩在镜子上的黑布拉扯下来。

  我在等待着离奇的变化,可除了镜子上方那四个三曲魔镜之外,这巨大的镜子并没和其他普通镜子有什么区别,我全神贯注的在镜子面前站立了良久也没有什么改变。

  我试图用手去触碰镜面,但并没有如同前面的两扇镜子,那是实打实的镜面,除了从中我能清楚的看见自己外,没有丁点异常的事情发生,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天机说的那样慎重,可我真看不出来着镜子有何凶险的地方。

  破天镜,我皱着眉头想了想,该不会是要破坏这扇镜子就算完事的意思,我疑惑的用手去敲击镜面,传来的是普通的回响声,怎么看这都是一面普通寻常的镜子。

  我拿出传国玺,要击碎一面镜子不用费太大的力,可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还是全力戒备,小心翼翼的把九天隐龙决灌注在玉玺上,然后重重盖在镜面,若是普通镜子绝对抵挡不住我所有的道法,可我没听见镜子支离破碎的声音,但也没有遭受反击,在传国玺和镜面触碰的瞬间,一道耀眼的白光从传国玺以及镜面触碰的地方闪现,越发明亮,似乎能照亮整个真境,我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光线穿过我手指的缝隙刺着我眼睛都睁不开,我侧过头闭眼,直到感觉眼睛那白光消失而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没在刚才站立的天王塔顶层,如今我在高殿之上,这里我来过,很熟悉的感觉,我魂游虚空时曾到过这里,只不过如今没有了当时的人声鼎沸的呐喊和那响彻天际的鼓号声,这里的一切都安静的令人窒息。

  这里好像很空旷,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我茫然的顺着这气势磅礴的宫殿往前走,路的前方是一个偌大金碧辉煌的宫殿平台,我隐约听见熟悉的琴音,这让我想起穆汐雪。

  我追随这琴音而去,拾阶而上在高耸入云的平台上我没看见穆汐雪,嬴政就盘膝浊在不远处的琴案边,再次看见他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诧异的看看四周,心里问这自己怎么会来这里,怎么会见到嬴政。

  琴声是从嬴政指尖传出,他面前的是我熟知的君悦琴,我信步走到他的面前,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看过我一眼,一曲操罢,嬴政才冷冷的说了一个字。

  “坐!”

  我愣了片刻,看着对面的嬴政有点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没有抵触的坐在他对面,习惯了他的高傲和孤清,即便他是坐着,我也能感觉到无处不在的骄傲和威烈。

  “你能再见到朕,只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魂游虚空的时候,不过朕知道如今你不会再做愚笨的事,第二种……你开启了三曲魔镜。”

  我点头,在他的面前我总是有些不适应,总感觉早晚有一天我会变成对面的这个人,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期盼。

  “没有谁比你更清楚三曲魔镜,这镜子到底有什么用?”

  “看来让你进来的人并没有告诉你。”嬴政虽然坐着但背脊挺拔的如同一把利剑,威烈之气由他身上四溢无处不在。“朕告诉你便是,这镜子既然叫魔镜,其中的魔就是心魔,你所看到的就是你的魔障,也是你最害怕面对的人或事。”

  我眉头一皱,心里暗暗吃惊,难道我心中最忌惮的那个人是嬴政,我这样的表情很快就被对面的人看得透彻,他在笑,很少见到的微笑,不过充满了冷傲。

  “朕告诉过你,朕不是你的敌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亦不是,可你居然把朕当成最害怕的人,到现在你依旧是对错不分、好坏不分、善恶不分,噩噩浑浑惶惶不可终日,朕就是你,你便是朕,你怕的居然是你自己,留在人世也只能贻笑大方。”

  很奇怪的感觉,我现在突然还真不想离开这里,很认真的问。

  “在祭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第一次看见嬴政眼中的迟钝,虽然仅仅是稍纵即逝的瞬间,可我能明白,在祭宫中果然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事发生。

  因为我不相信还有什么能让我对面这位王者慌乱的事,在我话问出口的瞬间,我听见嬴政手下的君悦琴单弦被拨响,那是他手中不经意抖动所引发的琴音。

  嬴政沉默了片刻,表情很快就恢复了威严和骄傲,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左胸处有一块胎记,可对?”

  我点头,嬴政慢慢敞开衣裳,我惊讶的发现在我胎记同样的位置,他的胸口上是一处伤疤,不过和我的胎记一模一样。

  “朕的法力高下你认为如何?”

  嬴政忽然问我,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若无芈子栖,你堪称第一人。”

  “那朕若要杀人,可需要兵刃?”

  “不……”

  我只回答出一个字就停止住,秦一手告诉过我,当年在祭宫,四大弟子力战不敌,最后嬴政被芈子栖手中匕首所伤,穿心而过因此嬴政才会被芈子栖封印。

  想必嬴政和我胸口的印记,都是那匕首留下的,这本来没有任何问题,但嬴政刚才短短两句话,让我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嬴政杀人也好封印人也罢,以他的法力何须用兵刃。

  同样的道理,芈子栖要对付嬴政当然也不需要,我所知道的是秦一手告诉我的,秦一手!又是他……我突然想到秋诺那句让我怎么也想不通的话,芈子栖要封印嬴政根本不需要以命相封,就更谈不上兵刃穿心之事。

  我知道的越多,越是发现秦一手曾经告诉过我那些不太真实,我急切的想知道在祭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嬴政重新穿戴好衣衫。

  “朕不能告诉你,祭宫被封印千年,连同一起被尘封的也有你想追寻的真相,你想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待你回到祭宫的时候你自然会清楚。”

  我的眉头皱的更深,又是一个让我重回祭宫的人,似乎所有困扰我的疑惑,答案都在那神秘的祭宫之中,我每次想到秦一手的决绝时,就很坚定的告诉自己,永远不会去那个地方,可现在这种坚定第一次出现了松动的裂痕,那祭宫中似乎藏着解开所有一切秘密的关键,秦一手千方百计阻止我去祭宫,似乎是不想让我知道真相。

  “朕的元阳和法力都藏于四件神器之中,你尽得其二,看样子魏雍大限不远,他所拥有的九天隐龙决早晚都会被你所取。”嬴政的声音高傲的让我无法去直视他的目光。“剩下的就只有随候珠,不过携带此物之人就在你身边,想必你得到也是早晚的事。”

  “随候珠就在我身边?!”我大吃一惊的问。

  “龙虎山一役你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剩下的就只有两座被秦一手封印法力的地方,自然有人会引你去解开。”嬴政没有理会我的疑问威严的说。“等到你做完这一切,我相信时间也不会太久了,到时候你自然会去祭宫,一切的事从那里开始,最后也只会在那里结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