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四章 魔障之地

  嬴政把事情说的浅显易懂,可听他说的每一句话,似乎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被预先设定好的一样,只不过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嬴政所谓的结束是指的什么意思。

  我所触及的事越多,在这扑朔迷离的漩涡中就陷入越多,似乎一切都是茫然的混沌,没有一件我能看的通透。

  “朕可曾加害于你?”

  嬴政忽然若有所思的问我,这个问题我没曾想过,他一直是我意识中最强劲的对手和敌人,我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在与之对抗,可他这问题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扪心自问这场我所设想的博弈中,似乎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那个被我设定为邪恶残暴的王者似乎自始至终都没和我有过半点争锋。

  我有些迟疑的摇头,嬴政再问一句。

  “既然朕不曾加害于你,为何你会如此忌惮和害怕朕?”

  “我……我没有忌惮过你,更没有害怕过你。”我的回答似乎连我自己都听的出没多少底气。

  “三曲中的魔镜是一个人魔障所化而成,你进入其中看到的只会是困扰你的心魔,也是你最害怕的东西,又岂能容你辩驳,朕不予你为敌,你亦是朕,你居然最害怕的人是自己……”

  “你是不曾加害我,可你加害天下苍生,你所作所为罄竹难书,就算我忌惮你,但是我从未怕过你。”我深吸一口气理直气壮地回答。

  嬴政再次笑了,很少看见他的笑,而且我第一次听见他的笑声,骄傲和自信,不过充满着对我的不屑一顾。

  “你说朕加害苍生,何人所言,何书所撰,你又是何眼所见,你答的上来朕自灭于你面前。”

  嬴政一连三个问题,本来我能轻易的回答出来,可是仔细一想,那些回答似乎在此地显得尤为的单薄和苍白,我没经历过又怎么知道真假,就连我最相信的秦一手,他告诉我的事,曾经我深信不疑,可现在我也不敢肯定

  嬴政显然很满意我如今的表情和迟疑,他说我现在总算是比以前,懵懵懂懂不知所谓好多了,算是明白点了。

  “你冒然进三曲魔镜,你可知道魔障之地,进来容易出去难。”

  “要怎么样才能出去?”我抬头问。

  “离开魔障之地办法是有很多,不过你估计是出不去了。”嬴政高傲的抬起头,不怒自威双目如剑。“看着你现在的样子,让朕想起昔年朕进三曲魔镜的时候。”

  “出不去?!”我大吃一惊有些慌乱的问。“你……你也来过……”

  我只问到一半就停止,这三曲真境是芈子栖为嬴政所创,为试炼之地,嬴政从一个普通人到欲统三界的王者,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这里学会的,这三曲魔境他当然也经历过。

  “你在这魔障之地看见了什么?”我忽然一本正经的问,我虽然没指望嬴政会回到我,可我很想知道他心中最害怕的是什么。

  “朕自己!”

  嬴政没有半点隐晦和思索的回答出来,只不过答案让我有些瞠目结舌,嬴政居然看见的也是自己,他没有必要在我面前隐瞒,就如同秋诺不会在我面前说谎一样,那完全没必要。

  “为……为什么是你自己?”

  “朕有鸿途志,天下纷乱民不聊生,朕欲统江山,可惜有心无力,幸得龙甲神章,习得其中旷世通天彻地之神通,朕在这三曲真境中最后一道试炼就是这三曲魔镜。”嬴政冷冷的声音传来,每一个字我都听的透彻。“朕在魔障之地见到朕自己,不过是曾经的朕,虽然踌躇满志,可平庸、怯懦还有软弱,朕和你不一样,朕看见自己是因为朕害怕浑浑噩噩了此残生,平庸、怯懦还有软弱就是朕最害怕的事。”

  “那……那你是怎么离开这魔障之地的?”

  “朕杀了曾经的自己!”

  我听完目瞪口呆,嬴政之前说过我离不开这里,我现在明白他这话中的深意,嬴政再次地断绝了自己的软弱和怯懦,等他离开魔障之地后嬴政已经是一个不会再柔软不堪的君王,所以他能杀伐四方横扫六合。

  可是我虽然口中一直强调我不害怕嬴政,事实上我心知肚明,我是害怕他的,很可笑的是,他就是我,我居然会害怕自己的强大,离开这魔障之地唯一的办法,就是打败自己最害怕的人或事。

  我要离开这里就必须先打败嬴政。

  这就是嬴政为什么会告诉我,我是离不开此地的原因,因为现在的我又岂能是嬴政的对手。

  我本以为嬴政会很骄傲,可等我抬头的时候忽然发现他脸上居然有一丝惆怅的表情,他看我的眼神没有了之前的凌厉,变得有些缓和。

  “朕杀掉了自己的软弱和怯懦,朕想当王者,想当被千古传诵的帝王,朕做到了,不过可惜朕在这魔障之地也丢失了一样东西。”

  “你……你丢失了什么?”我现在似乎都有些忘记我来这里的目的,和他心平气和的交谈。

  “你!”

  “我……”我一愣瞪大眼睛表情很惊讶,怎么也没想到嬴政的回答居然是这个。

  “你的纯真和情义还有本质,朕曾经也曾有过,可惜朕杀掉了自己的同时,也杀掉了原本的这一切。”

  嬴政说到这里,我看见他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刀刃向着我,透着摄人心魄的寒冷,慢慢向我刺过来,我没有躲避,若嬴政要我的命,又岂是我能躲的过的。

  果然当匕首刺到我面前的时候,嬴政一反手匕首放在了我的面前。

  “冥冥之中好像一切都是注定好的,这魔障之地任何人进来都不可能有机会出去,除非打败自己最害怕的人或事,只不过既然自己都害怕又何来勇气面对,朕昔年能离开这里,是因为朕无所畏惧,试问天下有几人能做到这一点。”

  我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匕首上,刀刃上的寒光反射在我眼睛里,我忽然若有所思的说。

  “你之前说我会拿回魏雍的九天隐龙决,就算得到随候珠也是早晚的事……你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你知道我也能离开这里。”

  嬴政的目光亦落在我面前的匕首上,声音又恢复了骄傲。

  “朕的一切你早晚都会拥有,可惜你有的朕再也不会找回来,朕羡慕你!”

  我再次一愣,根本想不到嬴政会说出这样的话,完全是和我在推心置腹的交谈,嬴政看着匕首最后一眼,当着我的面转过身去,他的背脊对着我,完全没有丝毫的防备。

  “你早晚会成为朕,你本身就是朕,昔年朕断了你身上那份本应该引以为傲的东西,如今朕在你身上又找回来,要离开魔障之地,就必须打败你最害怕的人……”

  嬴政的话只说到一半,可另一半我心知肚明,他是让我如同昔年他杀掉自己的软弱一样杀掉面前的他,嬴政转过身去是想告诉我,他心甘情愿也应了他那句从不与我为敌的话。

  我迟疑的拿起匕首,刀尖离他只有几寸的距离,他若不抵抗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我若刺出他亦然会死在我面前,我拿着手中的匕首忽然发现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我居然找不到一个杀他的理由。

  手中的匕首最终放了回去,嬴政这个时候转过身,威严的表情中透着高高在上的不可一世,不过如今变得有些平静。

  “你不想离开此地?”

  “想,但我不会杀一个……”

  后面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无辜?手无寸铁?没有恩怨……

  到最后我想到了害怕,我顿时豁然开朗,我不会杀一个我不害怕的人,嬴政满意的点头。

  “这就是三曲魔镜对你的试炼,朕有万世天命又岂是你能所杀,你若持刀弑君,那只说明你心中对朕依旧有顾忌,结果是你会被永远困在此地,朕不会再给一个怕自己的人机会,你放下的不是匕首,是你的执念,犹如朕昔年在此灭了自己的软弱一般,你如今已经断了自己的魔障,你走吧,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

  我还想再说什么,忽然眼前再次被那耀眼的白光所包围,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重新回到镜子面前,一切好像是没有发生过,可是当我站在此地,我真的如同嬴政一般,心中无所畏惧。

  我转身离开天王塔,等我走出三曲真境的时候,那空间消失在天王塔的顶层,我下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围上来,问我在上面遇到了什么事,我笑着回答,我打败了自己。

  天机或许是没想到我还能从里面出来,先是震惊了片刻后,很快眼神中充满了心悦诚服的崇敬,双手把文牒送到我手中。

  “秦居士破三曲真境当世无双,龙虎山试炼到此为止,明日各位居士可直接上龙虎山,一路再无险阻,比试之日,贫道定在天师府静候秦居士风采。”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六十四章 魔障之地”

  1. 回复 2016/07/16

    秦雁回

    还有谁,出来

  2. 回复 2017/06/24

    伤恋丶

    嬴政:我杀了那个懦弱的我
    雁回:我不会杀一个我不害怕的人

  3. 回复 2017/08/16

    ..

    爱死嬴政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