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五章 合玉杯的秘密

  上龙虎山的路果然变得畅通无阻,我们手中的文牒一路上所过道观无不受到极其尊贵的待遇,想必是因为三曲真境的事已经传了出去,本来一直提心吊胆每走一步如履薄冰,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光是我,其他人也一样似乎还有些不适应。

  若要是闯剩下的六洞估计少说也要十多天的时间,我们离开无量观不到两天就登上了龙虎山,这次征途的终点就是素有仙都之称的天师府。

  天师府依山带水,气势雄伟,建筑辉宏,全部雕花镂刻,米红细漆,古色古香,一派仙气,府内豫樟成林,古木参天,浓荫散绿,昔有仙都,南国第一家之称。

  天师府远比我想象中要大,和其他人一样第一次来这里,果真不负道家祖庭之名,刚到府门就看见,十几根大木柱,六扇三开大门,中门正上方悬天师府直匾一块,金光夺目,雄伟不凡。

  往里走是二门,面阔三间,进深三间,东西耳房各一间,较头门矮三尺,红墙绿瓦,脊兽腾飞,十二根大木柱设门六扇三道,中门上端悬直匾一块,上书敕灵旨三个金字,前两柱挂有黑底金字抱柱对联,上联道高龙虎伏,下联德重鬼神钦,十八般古代兵器金光银闪并列两旁,显得十分威严。

  进入二门有一大院,院内合抱樟树十余株,枝叶繁茂,十分葱翠。

  再往里走就是正府,各种殿堂神位不计其数,毕竟是二十年一次的玄门盛典,我们到天师府的时候,这里早已是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全是来一睹这空前盛会的玄门中人。

  我们本安排在后院的灵芝园,问道路的道长,到现在一共有多少参加比试的人登顶,道长告诉说我们居然是第一个到龙虎山的,本以为在这里会遇到魏雍,之前我是躲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倒是特别想见见他,很想看看他再次看见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们随着道长往前走,这灵芝园据他说是掌教天师特意安排我们休息的地方,顺后厅东西门而进便是灵芝园的八卦门,门上方置有双龙戏珠一图,工艺精巧,观者赞叹不绝。

  灵芝园面不阔,是一小院,可道士告诉我们,此地是掌教天师内室散步的地方,种有奇花异草,金桂银桂,四季飘香,两侧是干净宽敞的厢房,推开窗户不远处就是百花池,池周也是奇花异草,水碧花香鱼摆尾,垂柳曲桥湖心亭,池畔南岸,古木浓荫,白鹤盘旋,百鸟歌鸣。

  好一处人间仙境般的地方,大家都对着灵芝园赞不绝口,龙虎山的掌教天师从我们上山开始一路都在从旁提点,到了这里我还真想见见这位天师,问道长可否引荐,谁知道道长告诉我们天师闭关修道,怕是要等到比试当日才会出关。

  比试是下个月初一,距今还有七天的时间,若是这样我们倒是可以养精蓄锐以逸待劳,何况这灵芝园幽静刚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的闲暇想想其他事情,不过有这样想法的或许只有我一个人。

  顾安琪拖着萧连山游历龙虎山的风光,越千玲也一同被顾安琪拉去,本来还有叶轻语的,可上了龙虎山后,闻卓就成了最憋屈的人,被叶轻语寸步不离的守在身边,用叶轻语的话说,这龙虎山妖精多,放闻卓一个人出去指不定会被妖精咬,闻卓一脸尴尬的惨笑,规规矩矩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所有人都出去游玩,灵芝园就剩下我一个人倒也清净,或许是因为想的和担心的事太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很难安稳的入眠,到了这里很久没睡的如此踏实。

  我拿出越雷霆交给我的英雄合玉杯,一直没有时间也静不下心来琢磨这事关重大的东西,不过前前后后也研究过很久,可惜也没发现什么端倪,这合玉杯能被秦一手保存下来,说明和之前的九龙公道杯不一样,线索就应该在这合玉杯之上才对。

  不过我没在上面上到半个字,至于上面的纹路和图案,也都寻常可见,这器物虽然价值连城,但我怎么也看不出其中所隐藏的明十四陵线索。

  推门进来的是萧连山,闻卓跟在后面,我很意外这个时间他们应该还在天师府游玩才对,今天明显回来早了,闻卓直挺挺的倒在床上,空洞的眼神看着屋顶,似乎有很深的感悟般,自言自语的说。

  “找知道这样,我宁愿过了三曲,然后咱们接着闯六洞。”

  “我……我也是这样想的。”萧连山居然是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在旁边附和。

  我放下手中的合玉杯忍不住笑了,问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闻卓重重叹口气,声音很深沉的回答,闯六洞就是再凶险那也能随心所欲,可如今在叶轻语面前头不能抬高,否则就是看妖精,声音不能大,否则就是在抱怨,声音也不能小,否则就是默认,闻卓说最后他选择低头不说话,叶轻语说他这是无声的反抗,闻卓说他现在终于体会什么叫欲哭无泪这四个字,总之一句话,在叶轻语面前他随时随地才是真正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远比闯六洞要凶险。

  我差点没被闻卓满满沧桑的话把肚子笑痛,边笑边问萧连山,闻卓算是罪有应得,可他怎么也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萧连山揉着脚很惊讶的对我说,之前破地镜穿行在五岳,登那么高的山也没见累过,可这几天陪着顾安琪她们在这个天师府转悠,也不知道她们哪儿来的精力,一处接着一处的逛都不停下了歇息的,萧连山实在想不通急行军他都会知道累,陪顾安琪游玩为什么会如此耗费精力。

  他们两个多半是半路当了逃兵折回来,萧连山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主意多半是闻卓出的,他一个人是不敢在叶轻语面前多说什么,拖上萧连山两人也算是有照应了。

  这种事我是帮不了他们,让他们先好好休息一下,比试还有些日子,这苦日子估计他们还要熬下去。

  他们两人很明显能听出我语气中的幸灾乐祸,我笑着把注意力又重新转移到我手中的合玉杯上,冥思苦想了半天,若线索就在这杯上,要怎么才能显现出来,我甚至对这灯火以及放在水中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闻卓见我一直把弄手中的合玉杯,从床上起来坐到我对面,用指头弹了弹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问我有什么发现,我无奈的摇摇头,闻卓慵懒的趴在桌子上。

  “朱元璋怎么会把线索留在合玉杯上?”

  “这个我也想过,应该和合玉杯的寓意有关,合玉杯左鹰又熊,寓意英雄,是不是说只有顶天立地的英雄才能找到明十四陵。”我摊着手回答。

  闻卓慵懒的翘起嘴角懒洋洋的说。

  “看来你也比我们好不到什么地方去,关在这屋子里脑子都快想坏了,你才真该出去走走才对,怎么可能要英雄才能找到,朱元璋留下线索的时候,怎么会知道最后这杯子会落在谁人的手上。”

  我一脸苦笑,事实上我也发现我最近的思绪不太冷静,若是之前断不会有这么差强人意的想法。

  萧连山躺在床上漫不经心的说。

  “不是说这杯子是朱重八大婚时候用的嘛,该不会和大婚有关吧。”

  闻卓忽然直起身,眼神中又恢复了他的聪慧,回头看了萧连山一眼,从我手中接过合玉杯,口中反复喃喃自语,和大婚有关……

  我看他这个样子,闻卓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我顺着萧连山的思路重新去想,自言自语的说,英雄合玉杯和大婚能有什么关系?

  “英雄合玉杯在大婚中是用来做什么的?”萧连山见我和闻卓都愣住,不以为然的再问一句。

  合玉杯是用来喝交杯酒,寓意百年好合,我刚回答完,闻卓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然后再看看手里的杯子。

  “喝交杯酒的器物,手中有杯无酒那这合玉杯能有什么用。”

  我顿时眼睛一亮,一直关注这合玉杯的一切,却忽略了杯子的用途,拍醒旁边的萧连山让他出去找点酒回来,我把合玉杯重新擦洗干净,萧连山找了半天拿出我们之前在天师亭拿到的酒壶。

  我把酒倒入到合玉杯中,对着窗外让阳光透过杯身,白皙的合玉杯中泛起酒波,我们透过光线惊讶的发现,在杯身的外层一幅图案缓缓透射出来。

  这合玉杯的工艺应该是由两层玉石组合而成,中间镂空雕刻图案,当杯子倒满酒,酒会渗透入我们看不见的机关之中,被酒充盈的图案在光线下就会显现出来。

4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六十五章 合玉杯的秘密”

  1. 回复 2014/12/23

    秦雁回

    我是傻逼
    我TM啥也不知道

  2. 回复 2016/07/16

    萧连山

    和女人逛山真累~

  3. 回复 2017/01/23

    各种坑

    酒会渗透入我们看不见的机关之中,被酒充盈的图案在光线下就会显现出来。
    堂堂大明朝就已经有纳米技术了么?科技越来越退步了。

  4. 回复 2017/10/13

    剧透!

    有些章节,发现萧连山有意无意的帮了破解线索,难道他还有身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