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帝王之命

  我连忙摇摇头谦逊的笑着说。

  “我是运气好,让我蒙对了,铁口直断什么的太抬举了。”

  燕同寿端起茶杯,表情和颜悦色,连口气也柔和了许多。

  “我这个老东西虚长你几岁,叫你一声雁回,你不会介意吧。”

  “您老怎么顺口,就怎么叫。”我不卑不亢的回答。

  “刚才多有冒犯,你是真人不露相,我燕六指在命理相术这行当也混了几十年,真正能算的上铁口直断的人,非你莫属,这杯茶我敬你,算是我这老东西有眼无珠,看走了眼。”

  我连忙端起面前的茶杯谦和的说。

  “您老是前辈,哪有给我这个晚辈敬茶的道理,先给您陪个不是。”

  “好,好,好。”燕同寿笑颜逐开点着头称许的说。“胜而不骄,礼数有加,难得难得,你这个后生不简单。”

  越千玲看我三言两语,就让刚才凶神恶煞要砍要杀的燕同寿和茶摊里的人心悦诚服,在我耳边小声说。

  “平时见你话少,没想到你这张嘴还真挺能说,这样也能让你说的通。”

  燕同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表情还是有些疑惑,迟疑了半天才不解的说。

  “我研究命理天数几十年,你才20岁,你年纪轻轻怎么就能看懂这么多,莫非家中有行家高人?”

  “呵呵,您老太抬举了,我这哪儿算懂,在您面前就是班门弄斧,让您老笑话了。”我淡淡一笑,顺水推舟往燕同寿茶杯里斟茶。“这方面的书倒是看过一些,只能是入门,您老才是行家,如果不是您老封山,哪儿还轮到我在这儿大言不惭。”

  “书上能教你的都是些什么破玩意,我才不相信,你是从书上学来的,深藏不露,深藏不露啊,我这老东西,今天是看走眼了,你都算是入门,那我这几十年岂不是成了骗子,哈哈”燕同寿刚惭愧的干笑两声,忽然笑声戛然而止,面色紧张而兴奋,口都慢慢张大。

  我发现燕同寿已经抓住我的手,顺着手臂一直往头上摸。

  燕同寿的表情越来越奇怪,动作也在加快,很用力,但指头似乎很有目的性,全落在我的骨头上,70多的人,手上的力度一点都不比寻常人小,按的我全身都快散架。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才发现燕同寿的双手如同铁钳,牢牢的抓着我,半点也动弹不了。

  “不要动,奇了!奇了!”燕同寿一边摸嘴里一边小声说。

  我也有些奇怪,看见燕同寿专心致志,和越千玲面面相惧的对视一眼,不敢说话。

  燕同寿一直摸到我的额头,胸口不停的起伏,呼吸明显加重,目光有些恍惚,干瘪的嘴角蠕动几下,缓缓深吸了口气,才坐回到椅子上。

  “幸好好几十年前就收山了,否则今天,还要在你小子身上折寿三年。”

  燕同寿话一说出口,所有的人都惊讶万分,越千玲抬着头好奇的问。

  “您这是说什么呢?”

  “小丫头,你还真有眼光,哈哈。”燕同寿意味深长的对越千玲笑了笑。“小丫头,这小伙子不错,刚才试了试他,临危不乱,处变不惊,更重要的是有情有义,你还没男朋友吧,就找他吧,没错的,听我燕六指这一句话,你要是跟了他,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越千玲一愣,脸红的发烫,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

  “谁……谁要他做男朋友,一天到晚装神弄鬼的,好好的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知道刚才我在干什么吗?”燕同寿笑眯眯的问我。

  “您老在摸骨。”我沉稳的说。

  “对!摸骨定命!一命二运三风水,四修阴德五读书,我燕六指的名号就是靠这个混来的,正所谓‘命穷累死鬼’,从古到今,有多少人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命而庸碌无为,有多少人知道了自己的命却不愿意改动铸下大错,甚至丢了性命!”

  “又是算命,能不能讲点有科学根据的,命这个东西太玄乎了,反正我认为,命在自己的手中,真正能改变命运的只有自己。”越千玲瞟了我一眼满不在乎的说。

  “汉初三杰之一的韩信就是知命不改的典型,他精通将兵之道,不懂明哲保身,才奇人欲杀,骨傲世难容,被吕后斩于未央宫,临刑忆蒯通,悔之晚矣!如果当年听从蒯通的话,非但不会命丧妇人之手,还能问鼎天下,这就是知命不改的下场!”燕同寿侃侃而谈。

  “韩信是功高盖主,又不知道功成身退,是怕他造反才杀了他,怎么能说是他的命。”越千玲小声嘀咕。

  “还有那些不知命,生得懵懵懂懂,死得窝窝囊囊,其中一些现在所谓的不相信的临死前还埋怨天道不公,他们不想想自己一生的所作所为是否合乎天道?他们不懂得天道其实就是命,和命抗争,九死一生!可惜这世间知道的人太少了,有些就是知道了也死不悔改,可悲可叹呀!”燕同寿用一种别样的目光看着我说。

  “呵呵,您,您老该不会是在说我吧?”我尴尬的笑了笑问。

  “你?!哈哈哈,再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说你半句啊。”燕同寿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心有余悸的说。“我刚才是摸骨定命,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

  “那您老给我定的什么命?”

  “给你定命?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和胆子,你的命是天定的!别说是定命,就是摸了你的骨,我燕同寿的阳寿就得短三年!幸好我收山了,不然,我那三年阳寿可折在这个小子手里了。”

  我想起秦一手和顾安琪都曾经也这样说过,很好奇的笑起来。

  越千玲虽然不相信命理天数,不过看燕同寿说的有模有样,也忍不住问。

  “为什么他的命您定不了?”

  “你别动我再摸摸你后脑勺。”

  我把头伸了过去,燕同寿一边摸一边闭目掐指,口里算着些什么,眼睛慢慢睁开,脸上越来越红润光亮,整个人好像特别的兴奋紧张。

  “我给人摸骨定命几十年,摸过多少人的骨我都不记得了,可,可从来没摸到你这样的,值了,这辈子我燕六指值了。”

  “他……的骨头长的很好?”越千玲看燕同寿越说越玄乎,本来就是急性子,连忙追问。

  “岂止是好,可以说是罕见,我给他算过,子午相冲为伤官见官,水伤官为子民,子旺代表子民的数量,子午相冲说明这个朝代的皇帝是至高无上的,当皇帝就是天意。”燕同寿再次打量我,惊喜的说。“而他的骨相,又是难得一见的日月龙虎骨,你们看,雁回的天庭左右,下以眉头上半指起,上至发际之百会动脉止,显然为两根玉柱,亦为日月角骨,此骨长大,则为创业之帝王格。”

  “就,就他这个样子,还,还是帝王格?”越千玲皱着眉头认认真真看看我,诧异的说。

  “太巨文解天阴天凤天,阳门曲神巫煞虚阁寿,天太文擎火封龙,同阴昌羊星诰池。”燕同寿一本正经很确定的对越千玲说。“雁回是罕见的帝王命格,他这命格万里无一,如生在古时候必定君临天下。”

  越千玲听的目瞪口呆,苦笑着摇摇头,白了我一眼。

  “你要真是帝王,那就真没天理了。”

  “雁回,我多嘴送你一句话,听不听在你自己,你的命太硬,我说太多会遭天谴的。”燕同寿收起刚才兴奋的笑容心平气和的说。

  “您老请说。”

  “你命是天定,无人可改,也无人敢改,但是运势却由你而定,你骨相虽好,可髌骨嶙峋,鼻骨高耸,前途会坎坷难行,注定会遇到无数凶险,所以你以后遇事多谨慎,提防小人暗算。”

  我虽然对命理天数所知甚深,但医者不自医,从来没给自己看过面相,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看相,上次顾安琪说到一半就欲言又止,现在听燕同寿这么一说才明白,因为是帝王命格,所以顾安琪不敢说。

  不过燕同寿最后一句话分明是话中有话,只是我没听太明白,我还想再问清楚,燕同寿点到即止。

  我也不勉强,端起茶杯正想感谢燕同寿,发现燕同寿忽然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的手。

  “雁回,你……你这手指怎么断了一截?”

  “哦,在家不听话,被我家老头家砍掉了。”我神情黯然的说。

  燕同寿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慢慢笑起来。

  “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一刀砍的好,虽然你前程凶险,不过就因为这一刀,你却能否极泰来,有凶无险,能砍这一刀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帝王之命”

  1. 回复 2014/04/29

    凡夫俗子

    秦哥先不急卖色

  2. 回复 2015/05/31

    秦哥

    别闹,我像卖色的人吗?王叔你昨晚钱没给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