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六章 个中高手

  那图案是一座山,和这华夏万千名山大川如出一辙,不过萧连山看了没多久就认了出来。

  这是龙虎山!

  事实上他说的没错,因为这倒影出来的图案巧夺天工雕工精湛,整个龙虎山被刻画的巨细无遗,我们甚至能分别清风庵以及这天师府。

  其中一座明十四陵就在龙虎山,我记得越雷霆也说过,秦一手在龙虎山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本来找到合玉杯上的线索应该很高兴才对,但是这种欣喜很快就被萧连山不合时宜的话打断。

  “这龙虎山多大啊,咋没说藏在什么地方?”

  我们这才意识到萧连山所说的问题,在图案上除了能看清楚是龙虎山,但却没有任何标示,这偌大的龙虎山什么地方都有可能是藏明十四陵的地方,这线索就算知道也如同不知道一样。

  闻卓接过我手中的合玉杯,对着阳光转动一圈还是摇摇头,这线索留的也太空泛了,除了一座群山外再无其他东西,唯一特别的地方是在龙虎山一处山峰之上有一行飞鸟掠过,可以清楚的辨别出来,上面有七只鸟,下面有四只。

  我让萧连山找来纸笔,按照那图案的样子勾画在纸上,知道明十四陵在龙虎山总算是有进展,留着这图在身边,指不定运气好能有所发现,当然,我知道我运气向来都不好。

  第二天他们又被那帮女生拖出去,越千玲原本是打我主意的,我拿出那图一本正经的说还是趁着现在清净好好想想,闻卓看着我手中的图肠子都悔青了,那眼神分明在说,怎么就没想到把这图拿到手当免死金牌,在一脸的惶恐中和无语的闻卓消失在我视线中。

  我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在里面,不过这种高兴很快就被那怎么看也毫无头绪的图案所清扫的干干净净,我在房中整整琢磨了一整天,直到他们两人筋疲力尽的回来,我也没从图案中看出丁点有用的东西。

  他们两人已经不想和我说话,看样子是累的不行,闻卓回来倒头就睡,萧连山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不敢去招惹他们,生怕他们会把气都撒在我身上,不过从萧连山回来这一会,我就听见他唉声叹气好几次,每一次我刚集中精神,就被他传来的叹气声打断。

  我放下手中的图案,皱着眉头去看他,萧连山一向没心没肺,天塌下当被子盖的人,似乎永远和烦恼不沾边,从来没见到他有烦心的事,我忍不住正想问。

  “男人叹气无非两种事,要么为了钱,要么为了情。”闻卓闭着眼睛在床上意味深长的说。“你不贪权势,贪财就更无从说起,你既然不是为了钱,那就是为了情。”

  闻卓分析的头头是道,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一样,不过看萧连山的表情,我就知道闻卓说的没错,萧连山忽然来了精神,坐到闻卓的床边笑嘻嘻的说。

  “这方面你是经验多,给我支支招。”

  闻卓眉头一皱翻过身去不想理他,萧连山一愣知道说错话刺到闻卓伤心处,一脸憨笑的说,你是长情讨人喜欢,不像我榆木疙瘩,你就当是教教我,事成了我记你一辈子好。

  还是这话中听,我在旁边都想笑,萧连山这么口拙的人,什么样的事居然能把他逼成油嘴滑舌了,闻卓一听也高兴了,翻身起来趾高气昂的一抬手,萧连山心领神会像是开窍似的,连忙把水递到闻卓面前。

  “只要和情有关的,你算是问对人了,说吧,什么事。”闻卓喝了一口心满意足的问。

  “连山,你和安琪挺好的,怎么会沾上一个情字,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么烦心?”我在一旁也好奇的问。

  “昨天我跟着安琪出去,她去找她爸,我估计顾连城不待见我,反正和我说话很少,我当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在旁边听安琪和她爸闲聊,结果无意中听顾连城说起,安琪三天后是她生日……”

  “我知道了,你是烦心她过生日你送什么好,对不对!”闻卓打断萧连山的话很肯定的问。

  萧连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住对闻卓点头,我想了想若有所思的问。

  “顾连城还说过其他什么吗?”

  “没有……有我也不知道,我离的远,也不敢靠过去,反正我感觉自己像多余的,安琪说我想太多了。”萧连山摇头回答。

  我慢慢点点头,顾连城给我的感觉一直不太好,虽然给了我过三曲九洞的地图,但我总是隐约感觉这人隐藏着什么,反正看不透,我们上龙虎山这两天,他也没出现过,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我虽然没告诉过其他人,但一直放在心里。

  三曲九洞有多凶险顾连城不可能不知道,可顾安琪跟我们一起闯三曲九洞顾连城居然没有半句阻止的话,难道他一点都不担心顾安琪的安危,要知道这三曲九洞生死不论,万一有什么闪失就阴阳两隔,不过看顾连城对安琪明显慈爱有加,如此看来这只说明顾连城一早就知道我们会登顶龙虎山,而且还是有惊无险,所以他才不担心顾安琪的安危,可问题是他是如何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的思绪被闻卓的话打断,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告诉萧连山,顾安琪既然喜欢游历河山,说明物质欲不强,喜欢精神层面的礼物,何况她家也算富甲一方,送再金贵的东西顾安琪也不是没有见过。

  萧连山心悦诚服的点头,全神贯注的听着,似乎怕是漏了闻卓所说的每一个字。

  “精神层面的东西……那是什么?”

  “指望你卿卿我我估计比铁树开花还难,所以我也不打算让你以话感人,打死你也听不到你一句情话,就算说出来也感觉别扭。”闻卓摇头晃脑样子很得意。

  “连山别听他乱教你,安琪看上的就是你的本分,花哨了反而就不是你了,你怎么想就这么做,越真实越好,闻卓真那么厉害……”我在旁边笑着拍萧连山的肩膀。“你没见这几天谁最惨吗?”

  萧连山一向对我言听计从的,可这一次他没有之前的反应,而是往闻卓身边坐的更近。

  “本分也不能当饭吃不是,说好听是本分,说不好听就是笨,估计顾连城就是嫌我笨,何况闻卓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哥,你都知道送千玲铜镜,你看千玲把铜镜当宝贝似的,我认识安琪都快五年了,第一次从东西总要特别点的吧。”

  “开窍了。”闻卓愉快的摸摸萧连山的头,乐呵呵的笑着,回头瞟我一眼。“帝王,你是美人在怀,坐着说话腰不痛,你可别看了第一次送的礼物,意义大着呢。”

  “你给我出出主意,我送什么好?”萧连山现在已经完全对闻卓言听计从。

  闻卓的指头在膝盖上敲击几下,喃喃自语。

  “精神层面的……若没在这山上还好说,一时半会还真不容易,不过这龙虎山什么不多,有一样东西多,你就地取材,女人抵挡不住这东西的。”

  “是什么?”

  “花,龙虎山上野花多,你去挑选一簇野花,要好看的啊,五颜六色一把送到顾安琪面前,一定要说是你亲手给她摘的。”闻卓一边说一边在想,看上去的确很专业的样子。“哦,帝王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安琪就是看上你的本分,太花哨了不行,你一定要给她说,没什么能送她的,就这花配她,就这样,安琪不感动你来找我,给你做牛做马都成。”

  “野花?!这就成了?”这个结果似乎比萧连山想的要简单,以至于他有些不敢相信。

  闻卓很肯定的点头,拍着胸脯给萧连山保证,我忽然笑了,意味深长的问。

  “对了,你一般第一次送礼物都送什么东西?”

  “这个怎么可能都一样,性格和爱好不同的,送的东西也不同,我送的太多了,都记不起来了。”闻卓很得意的笑着不假思索的回答。

  “太多没事啊,说一个近点的,你见陆青眉第一次送的是什么?”我的样子很好奇。

  闻卓嘴角翘起,样子尤为的兴奋和满足,甚至还有些陶醉。

  “别看陆青眉长的倾国倾城,她外表强势,可内心似水柔软的很,向她这样的女人,送给她的东西一定要独一无二,送她花就没任何作用了。”

  “你到底送的什么啊?”我急切的问。

  “我用楠木亲手雕刻了她的人偶,呵呵,独一无二了吧。”

  我愉快的笑着,萧连山的头埋的很低,我和萧连山坐在闻卓的对面,刚好可以看见门口,叶轻语走进来的时候,闻卓正说的眉飞色舞。

  “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啊。”

  叶轻语冰冷的声音从闻卓身后穿来的时候,我喜笑颜开的看见闻卓的笑容瞬间凝固在嘴角,面色惊恐不知所措,那眼神充满了对我和萧连山无奈的求助。

  我拉着萧连山出去走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边走一边对萧连山笑着说,懂的多未必是好事,因为麻烦也多,闻卓听我这话才反应过来,是我挖的坑故意让进来的叶轻语听见,在身后大声喊着我名字,现在轮到我得意的大笑。

3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六十六章 个中高手”

  1. 回复 2016/06/19

    顾连城

    你是黄爷

  2. 回复 2016/07/16

    闻卓

    秦雁回,你特么老坑我

  3. 回复 2017/10/28

    秦雁回

    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