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七章 越人坟

  闻卓现在看我的眼神都在喷火,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发现屋子里多了好几块木头,闻卓一个人坐在桌子边,拿着刻刀茫然的雕刻着,萧连山不合时宜的问他这又是打算送给谁的。

  闻卓盯着我没好气的回答,叶轻语说既然他会雕刻,就让他一次刻个够,我一边倒水一边笑着说闻卓是咎由自取,闻卓就差没把手里的刻刀扔过来了。

  萧连山说他一个大男人去摘花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让我和闻卓去陪他,我笑嘻嘻的对闻卓说,这么多木头一时半会也刻不完,还不如和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回来接着继续慢慢刻。

  闻卓估计想杀我的心都有了,扔下手中的刻刀欲哭无泪的跟在我们后面,现在是秋季正是山花浪漫的季节,不过萧连山说的也没错,几个男人摘花是有些别扭,所以我们一直往后山走,搞的如同做贼似的。

  一直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这里是一处不知名的山,漫山姹紫嫣红开遍各色花草,在屋里关了几天难得出来走动,除了愁眉苦脸的闻卓,我和萧连山的心情尤为的好。

  沿着山间小路一直向上,等我们到了山顶,就连闻卓也被这花草锦簇的山巅之景所吸引,山顶开着金黄色的野花,叫不上名,不过铺满了整个山顶,金黄的一片夹杂着扑鼻的花香,倒是一处令人心旷神怡的地方,我心里想着若是有时间一定带越千玲来这里,她一定会喜欢的。

  萧连山不一会就捧着一大把野花回来,闻卓就看了一眼,就把萧连山手中的话扔在地上,让他用点心,就算是摘花也要选着好看的摘,总不能向萧连山现在这样,随便摘一把,全是金黄色的,这季节菊花就是金黄色,用菊花送顾安琪怕是不吉利吧。

  萧连山想想也对,虽然闻卓最近惨的很,不过这方面萧连山都认识到,似乎闻卓远比我要厉害的多,忽然听见有人经过的声音,看见一道士穿行而过,萧连山一把将手中的野花藏在身后,道士对我们稽礼,我们还礼后,忽然怕忘了这山头,客气的问那道士,这地方叫什么。

  “越人坟。”

  那道士的回答让我多少有些意外,这好好的一座山居然有这样一个不吉利的名字,道士见我们没其他事问转身告辞下山,我诧异的看看四周,这里是道家祖庭,有仙都之称,怎么会有这样忌讳的山名,而且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乱葬岗之类的坟丘,好好的一座山,就因为这名字黯然失色,怕是越千玲知道这山名,说什么也不会来。

  闻卓慵懒的坐在山崖边上,忽然头也没回的问。

  “你是不是该去见见顾连城了,他既然事先就知道我们会登顶龙虎山,给你地图不过是想我们这一路顺畅点,既然已经上来,你就不好奇他有什么目的?”

  原来闻卓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以他的聪明绝对会想到的,我点点头若有所思的回答,顾连城既然有意想让我们上山,那我们是谁想必他心里也一清二楚,既然我们已经到了龙虎山,他若是有目的,应该来找我才对,我现在贸然去见他,反而让他有所防备,就等着吧,该来的早晚要来,就是不知道他是敌是友。

  闻卓回头去看看还在埋头认真摘花的萧连山,压低声音说,顾安琪什么都不知道,而这顾连城又黑白难分,若是黑的,我担心萧连山会有麻烦,而且你怎么面对顾安琪。

  这个我不是没有想过,所以一直忧心忡忡,到现在我已经很难简单去辨别好坏,就连最简单的对错和善恶在我心中都变得扑朔迷离。

  我默不作声的深吸一口气,忽然几声鸟鸣穿来,我们纷纷抬起头去,一行大雁人字形慢慢向我们飞来,因为这里山势较高,站在这里就感觉大雁从我们头顶掠过。

  “大雁……”萧连山忽然在我们身后疑惑的问。“在鬼帝殿,崔甲三人给你的木盒里不是有一句雁来……雁来后面是什么来着?”

  雁来嘹呖黄花发。

  我抬头看着那高飞的大雁漫不经心的回答。

  “雁来……黄花……”

  萧连山在口中喃喃自语,我和闻卓猛然一愣,相互对视一眼,回头去看萧连山,他用手指着头顶飞过的大雁,雁来,再低头指着山顶的金黄野花,黄花发。

  “图!把你的图那出来。”闻卓从地上快速站起来急切的对我说。

  我拿出临摹下来的图案,闻卓一边看上面一边和这里对比,最后很惊讶的说。

  “图中飞鸟过山,而所过的山不正是我们如今所站立的地方。”

  雁来嘹呖黄花发,我一直在想着这句话的意思,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简单,大雁南飞的时候黄花遍地的地方,可这是龙虎山掌教天师给我的签文,而闻卓手中的图是藏明十四陵的线索。

  一图一文。

  闻卓和我顿时恍然大悟,雁来嘹呖黄花发是提示这图的文字,我越发好奇这龙虎山的掌教天师,这原本是两件毫不相干的事,这天师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么说……明十四陵就在这山上?”萧连山很惊讶的问。

  如果我们推断的没错,的确是这个结果,可在山顶找寻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人为挖掘过的迹象,至于入口就更无从谈起,闻卓说既然是明十四陵就不会埋藏的这么简单,这图中一定还有其他意思。

  配合雁来嘹呖黄花发这句签文,图中所指的应该就是这山,可那一行掠过的飞鸟是什么意思还是不得而知,从图中意境看,所画飞鸟应该就是南方的大雁,可大雁又能代表什么呢。

  “哥,刚才那道士不是说这山叫越人坟嘛,说明这山头上一定有坟墓,指不定明十四陵就藏在坟里呢。”

  萧连山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惜那道士已经下山,现在想找一个人问也找不到,不过这里既然是道家祖庭,风水堪舆之术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就算是有坟墓也会遵照阴宅风水入土按照,我根据这里的地势和风水很快就算出此山风水俱佳的几处位置。

  可是等我们一一勘察,在这些阴宅风水很好的地方,并没发现墓穴,剩下最后一处,我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上面,又回到山顶,走了几步发现前面是悬崖。

  闻卓掐指重新推算,出来的结果和我算的一样,闻卓皱着眉头很诧异的说。

  “我怎么算出来,墓穴在山中啊?”

  “这很正常,我们之前在大爷海找到的明十四陵,就是朱重八把一座山都挖空了。”萧连山一本正经的回答。

  我摇摇头,如此浩大的工程,又要掩人耳目怕只有大爷海这样人迹罕至的地方才能施工,最后还要坑杀所有徭役,不过这龙虎山是道家祖庭,朱元璋既然深信风水之说,断不敢在道家祖庭动土,至于杀人就更谈不上了。

  不过很肯定明十四陵就在此山,闻卓和我推断的最后一处风水之地不约而同的指向悬崖下面,这一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而且好好一座山居然叫越人坟,可半个坟丘我都没找到,这山名也太诡异突兀。

  闻卓口中反复念着越人坟三个字,忽然慢慢走到悬崖边上,把头探了出去,这里青山环抱,碧水环绕,宁静幽美诸峰峭拔陡险,岩壁光滑平展,下面是一条蜿蜒溪河。

  “山环水抱之地必是下葬之所,越人坟……”闻卓慢慢抬起头兴奋的看着我。“我知道明十四陵藏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地方?”萧连山扔掉手中摘的野花紧张的追问。

  “龙虎山被誉为道家祖庭,称之为仙都,而古人有弥高者以为至孝,高葬者必有好报之说,这里之所以被称为越人坟,是因为满山都是越人坟墓。”闻卓慢慢翘起嘴角若有所思的回答。

  “满山都是坟墓?我……我怎么没看见?”萧连山诧异的问。

  “龙虎山是道家祖庭,但还有一样东西冠绝天下。”闻卓心平气和的回答。

  我已经知道闻卓所说的是什么,和他一样站在悬崖边上往下看,虽然我们所站立的位置什么都看不到,但我知道这龙虎山的明十四陵藏在这山中什么地方。

  “还有什么东西冠绝天下?”萧连山不住的追问。

  我指着身下的悬崖和闻卓对视一眼,轻松的回答。

  “龙虎山的崖墓,这里之所以叫越人坟,是因为我们所站立的这悬壁下面有数值不清的悬棺,而明十四陵就藏在其中一处悬壁之中。”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