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二章 随侯珠

  顾连城的沉稳很少见,他让我想起言西月,同样的儒雅和淡定,不管什么时候见到他总是一身得体的衣衫,不轻浮也不寒酸,他应该是一个很注重细节的人,所以在他身上找不出一丝可以挑剔的地方。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顾连城在泡茶,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多余的表情,甚至都没有说话,只是抬手示意我可以坐下,我把手中的项链放在桌上,然后推到他面前。

  顾连城居然都没去看一眼,把一杯茶递了过来。

  “我该怎么称呼你好呢?”

  “姓顾,名连城。”他很平静的回答,桌上珠子散发的绿光映射在他脸上柔和光洁。

  不可否则顾连城的从容和举手投足的确有几分宗师的味道,到如今我对这个人的所有了解都来源于顾安琪的口中,玄学泰斗宗师级的人物,能被邀请上龙虎山评判二十年一界的玄门盛会,顾连城给人的感觉除了沉着之外就是谦逊,他口中说的客气,不过有此殊荣的人又岂会是靠谦逊还来的。

  我把他曾经交给我的三曲九洞地图拿出来,和绿珠一样放在他的面前。

  “安琪……安琪是你亲身的女儿?”我问这奇怪的问题,不过我相信顾连城明白我的意思。

  顾连城点头,看的出他不是习惯说谎的人,至少现在对我是诚恳的。

  “三曲九洞生死不论,虎毒不食子,安琪既然是你亲身女儿,你居然就不担心她会在这三曲九洞遭遇不测?”

  “安琪玄学造诣不低,加以时日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自小有卫道之志,不经磨砺又岂会傲于风雪独香来。”顾连城端起茶杯浅品一口后,看了我一眼平静的回答。“何况有秦皇在旁相护,她经历的只不过是惊何来险一说。”

  “你果真一早就知道我是谁。”我淡淡一笑,目光落在那绿珠之上。“这么说你是有意让我上龙虎山的?”

  “安琪回来告诉我,明十四陵真的存在,而且她还找到了大爷海的明十四陵,不过我知道当时她并不知道那明十四陵里面真正的秘密,更不知道其实她找到的只不过是四座中的其中之一。”顾连城不置可否不过从他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意外的表情。“明十四陵的设计和封印都是用秦皇元阳,所以能找到和开启的也只有秦皇,我以为是机缘巧合就让安琪献盒于龙,若是能解开其中奥秘,那安琪遇到的便是重回六道的秦皇。”

  “这么说后面发生的事早就在你预料之中。”

  “你既然是秦皇,找到本来就属于你的东西又有什么值得惊奇。”

  我端起茶杯看了顾连城一眼若有所思的说。

  “知道明十四陵的人寥寥无几,但知道真相的人却只有四个,这珠子顾安琪说是你给他的?”

  顾连城点头表情依旧很从容平静。

  “你可知道这珠子是什么?”我笑着问。

  “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随珠和璧都是秦皇至宝,我又怎么会不认识。”顾连城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这光彩照人的明珠就是随侯珠!”

  我把魏雍见我的事告诉了顾连城,魏雍那一掌印之所以没伤到萧连山,是因为他被随侯珠所克制,随侯珠是四件神器之一,不生不灭除我之外无人能开启,魏雍拿一掌击碎包裹在外面的金箔,随侯珠随之再现人世,里面强大的法力和嬴政的元阳就是逼退魏雍的原因。

  顾连城安静的听着我说的话,没插一句话进来,我喝茶的时候忽然想起我在魔障之地中见到的嬴政,他当时告诉过我,随侯珠一直都在我身边,我得到是早晚的事,当时没有细想,可怎么也没料到,一直苦苦追寻的神器竟然一直都被顾安琪戴在身上。

  “我该怎么称呼你才对呢?”当我说完这些后,我再一次重复最开始的那一句话。

  “姓顾,名连城。”

  我的眉头微微一皱,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知道明十四陵真正秘密和我身份的人只有芈子栖的四大弟子,魏雍的昊天剑,秦一手的八龙抱珠,穆汐雪的纯金卧虎兵符。

  至于随侯珠是我最后一件要找寻的神器,如今就摆放在我的面前,而坐在我对面的人就是这神器的拥有者,可他告诉我,他叫顾连城,这不是我想要听见的名字,不过我却看不出顾连城脸上有丝毫的掩饰和隐瞒。

  事实上到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带走神器的四人从某种程度上说和我,不对,和嬴政应该是站在对立面才对,他们的存在是不想嬴政重新找回神器上所灌注的通天彻地神通。

  顾连城若真是那人,他知道我是谁,怎么会把至关重要的神器就放在我身边,我想着这些没有头绪的答案的疑惑,身后的门被推开,没有敲门声,能在顾连城这里来去自如的人,甚至顾连城都没有回避的人,我很好奇会是谁。

  我听见轻柔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似乎有些熟悉,我没有回头,静静等待着这人出现在我面前,等到来人坐到我旁边的时候,我的手一抖瞠目结舌的看着对面的人,半天才说出话来。

  “岚姨?!”

  岚清浅笑依旧风华绝代,她和顾连城是同门,出现在这里本来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和她失散这么久,越雷霆已经让我匪夷所思,如今看见岚清,我除了叫她名字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千玲可好?”

  我点着头像是回到她的亦园,第一次见到她时候的一切如同发生在昨天。

  “这孩子吃了不少苦,如今也磨砺的差不多了,多亏身边有你一路扶持,我把千玲交给你总算是没看错人。”

  岚清的声音很平缓,没有太多重逢的喜悦,从她脸上我甚至看不出一丝惊喜,就如同她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我问岚清在大爷海后,她不是被魏雍所控制,辗转落入古啸天之手,怎么会出现在龙虎山,岚清说是她师尊出手相救,至于古啸天那儿发生的事岚清只字不提。

  我说回去带越千玲来见她,从失散后越千玲一直担心她的安危,岚清笑着点头说她心里明白,不过让我暂时不要告诉越千玲见过她,这龙虎山上风云际会会发生很多事,都会和她有关,岚清说希望看见越千玲真正的成熟起来,她出现反而会让越千玲有所顾忌。

  风云际会这四个字,魏雍也曾说过,似乎都是在暗示这龙虎山会发生我意想不到的事,不过岚清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让越千玲见到岚清,她会很高兴不过会少几分坚强,后面的事我不知道深浅和吉凶,我需要的恰恰就是她的坚强。

  我问起越雷霆的时候,岚清的脸色有些改变,越雷霆也在龙虎山,不过看岚清的样子,并不想让我提及他,我有些诧异岚清的反应,顾连城笑着给岚清倒茶,宽慰的说。

  “他也不是有心瞒你,若不是他,你又怎么会安然无恙的在这里。”

  我一愣,之前岚清说是她师尊从魏雍手中救了她,怎么会又扯到越雷霆的身上。

  “我和他夫妻一场,本以为同生共死肝胆相照,想不到这几十年我自以为最了解和熟悉的人,其实我一点都不清楚,他装的挺像,若不是我在清风庵偏殿无意看见那画像,他还不知道要瞒我多久。”

  听岚清这么说,想必她也知道越雷霆非同寻常,我好奇的问既然是她师尊救了她,这么又和越雷霆有关系,岚清告诉我,越雷霆在我们去大爷海之前就见过她师尊,并早就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他要留在古啸天身边,似乎还有其他事要处理,而岚清气愤的就是越雷霆这么大的事也未事先告诉过她,其实她并不担心什么,只是越雷霆把越千玲推到风口浪尖,让她一个人承受这么多风浪,岚清想起于心不忍把一切都归咎于越雷霆的身上。

  “岚姨……越千玲不是你所生,她的身世你知道?”我试探的问。

  岚清的回答很简单,越千玲是谁并不重要,在她眼里越千玲只不过是他从小养大的女儿,不管她是谁,对于岚清来说,她拥有都是越千玲。

  我是被秦一手所收养,是因为他知道我能承载嬴政的帝命,而越千玲也非同寻常,阴年阴月阴时所生得天独厚的命格,既然是岚清和越雷霆收养长大,我想问她是怎么找到越千玲的,岚清的回答让我有些疑惑,把襁褓中的越千玲交个岚清抚养的是她的师尊。

  我还想要问什么,顾连城拿起桌上的随侯珠递到我手中。

  “这东西现在是你的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