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三章 追悔莫及

  四件遗落的神器里面承载着嬴政旷世道法,如今我手中握着随侯珠,那小小的明珠犹如千斤,若再拿回魏雍的昊穹剑,我就能拥有嬴政所有的法力和元阳,我本来还想再问些什么,忽然窗外有琴音传来,苍古灵动,声声入耳似乎尤为的熟悉。

  我被那琴声所吸引,都忘记我来这里的目的,那声音像是在牵引着我,拿着随侯珠我站起身随着琴音走去,坐在旁边的顾连城和岚清也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我推门而出沿着小径向前,月光皎洁照亮了观星台,观星台建在天师府私第后厅西墙外的邻屋顶部,从后厅西厢房登梯穿墙而至,建筑简陋,三面窗明,是天师观察南星北斗,测定天机之所。

  琴音就是从观星台传来,我拾阶而上在高耸的平台上见一黄袍道长盘膝于琴前,琴几上的香炉香烟缭绕,那琴声空旷舒柔时而悠扬婉转时而雷霆万钧,道长抚琴全神贯注,我走到面前也并未停顿。

  我坐到道长的对面,闭目凝神那琴音居然有让我坐忘之效,等到一曲操罢,我才睁开眼,这一曲悠长那香炉中香烟已断,想必我坐在此地已经很久,不过入冥想只感觉是片刻的功夫。

  “居士好定力,一曲至终未见居士有所毫动,听琴能入境居士大道独行。”

  “道长客气,这曲能让人坐忘空为,道长的道法也非比寻常。”

  “居士说笑了,贫道不过是滥竽充数,若论操琴贫道又岂能登大雅之堂,曾闻旷世琴音绕梁三日而不绝,堪称天籁,贫道与之相比自惭形愧不值一提。”黄衣道士胡须而笑对着我说。

  对面的道士抬头我才看清楚他的样子,青须黑发丹眼剑眉,一身潇洒之气淋漓尽致,颇有看破世事仙风道骨的风采。

  刚才那一曲惊世骇俗,让我都心悦诚服,可他居然说不值一提,我不免有些好奇。

  “不知道长曾闻何曲,能令道长赞不绝口。”

  “一曲高低在乎于琴本身和操琴之人,贫道这琴贱,操出来的曲当然也贱,居士要听天籁之音倒是不难,贫道以琴会知音,居士能来此想必也是懂琴之人,贫道这琴音拙贱怕是污了居士的双耳。”

  “道长言重,只是一时听的入神,道长所说,不知道什么样的琴才能操出天籁之音?”

  “当然是秦皇你的于归和君悦,两琴合奏宛如天籁,琴台双音绕梁传为咸阳佳话。”黄裳道士脱口而出边说边站起身。“虎恋高山别有机,众人目下尚狐疑,雁来嘹呖黄花发,此际声名达帝畿……秦皇到此,已经应了贫道这四句签文中最后一句。

  我猛然抬起头,重新打量对面的黄裳道士,此际声名达帝畿,我原以为是说在龙虎山最后我会功成名就,因此而名扬天下的意思,看来我是想错了,是这琴声,我闻琴而至,最后一句说的就是这观星台。

  这四句签文是龙虎山掌教天师给我留下的,对面的道士又怎么会知道,而且他说出于归和君悦,称我为秦皇,他不是随意在此地操琴,他是在等我,他又是谁。

  我正想问,忽然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看见顾连城和岚清也来的这观星台,他们的表情很恭敬,不过不是对我,齐齐跪下。

  “弟子恭迎师尊出关。”

  我大吃一惊,站在我对面的居然是顾连城和岚清口中所说师尊,岚清说是此人从魏雍手中救了她,能在魏雍手里救人,我一直想知道还有何人有如此本事。

  我嘴角一蠕动极其震惊的看着对面的道士。

  “你……你是龙虎山掌教天师?”

  “贫道闲云野鹤,在秦皇面前断不敢当这天师两字。”道士说的真切,没有半点矫揉作态。

  “你……你为什么叫我秦皇?”

  道士的目光落在我手中握着的项链上,从我指缝中透出的绿光在这月夜之中分外耀眼明亮。

  “随侯珠上有秦皇法力和元阳,除了秦皇无人能开启,秦皇既已得随侯珠,贫道庆幸能物归原主。”道士抬手态度谦逊的对我说。“请秦皇开启随后珠。”

  我等到现在也没开启随侯珠是因为我想见到带走这神器的人,对面站着的居然是龙虎山掌教天师,唯一只有越雷霆战胜过的人,而且还是顾连城和岚清的师尊,他似乎对所有的事都很了解。

  我迟疑了一下,四件神器只有我才能破除,我把随侯珠握于掌心,运起九天隐龙决,用力一握,那传世的宝珠在我手中碎成一团粉末,耀眼的绿光随之消失,不过一道白色的光晕从破碎的随侯珠中绽放出来,围绕在我身边,我不由自主的摊开双手,只感觉体力潜藏的力量再次在涌动,和那光晕似乎在相互辉映和吸引,那光晕猛然变亮然后刹那间穿透进我身体中,我深吸一口气,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等身体中涌动的力量慢慢平息,我依旧站在原地,是秦雁回,很奇怪并不是嬴政,之前我破掉八龙抱珠和纯金卧虎兵符时,因为其中强大的法力能唤醒嬴政短暂的占据我的身体,可这一次没有。

  我抬起双手低头去看,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肯定的告诉过我,我早晚会是嬴政,之前我还信誓旦旦的坚持不可能发生,不过现在我已经不再这么想,只所以这一次嬴政没有如期而至,是因为我亦然正慢慢变成他,之前的嬴政和秦雁回正在随着拥有的九天隐龙决慢慢潜移默化的融合成一个人,我拥有的法力和嬴政的元阳越多,我变成嬴政的程度也越多。

  可惜的是,我拥有了法力和他的元阳,但我却没有他之前的记忆,我很奇怪嬴政的记忆怎么没有和他的元阳以及法力一起尘封在四件神器之中。

  我没有去看其他人,目光落在道士刚才所弹的琴上,缓步走过去,盘膝坐下,摊开双手放在琴弦之上,若论琴道,道士堪称出类拔萃,不过可惜我听过穆汐雪的天籁之音,相比起来道士的琴技似乎是差了些。

  我的手指弯曲,一声空灵之音撩破夜空,我的双手停顿在琴弦上,我不懂如何弹琴,可如今手指很轻盈的开始在琴弦上拨动,好像是水到渠成般,我知道如何把这七弦琴弹出惊世骇俗的音律,那不是记忆,那是一种潜移默化的熟悉和习惯。

  我依稀记得这些音律是穆汐雪教我的,琴音所至绵绵不绝,开始还有些迟钝,随着琴音的撩拨,我的指尖越发熟悉的拨动着每一根并不熟知的琴弦。

  当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夜空中的时候,对面的黄裳道士双膝跪于我面前。

  “大秦罪臣徐福,迎秦皇万世之尊!”

  在我碎掉随侯珠拥有里面的法力,再盘膝坐到琴几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随侯珠和其他三件神器一样,都是至关重要的宝物,秦一手他四人各带走一件,分隔四方就是不想让我聚齐这四件神器。

  他们每人都有芈子栖的死命,以至于最后穆汐雪不得以死来成全嬴政,如此重要的东西,却出现在顾安琪的身上,而且还是顾连城给她的保平安之物,所以我一直坚信顾连城就是四大弟子中的徐福。

  我连问了他两次,顾连城都给了我意外回答,直到我见到他们口中所提及的师尊,不用说这项链是他们师尊给顾连城的,就如同他算到要献盒于龙一样,当然也能算到顾安琪会遇到我,而我最终会发现在顾安琪身上的随侯珠。

  徐福就跪在我面前,魏雍把我当宿敌跪在我面前也不会甘心,那是迫于嬴政的威烈,而秦一手是跪的无奈,只有穆汐雪是心甘情愿,不过最终还是兑现了她的死命。

  可徐福跪在我面前,我却从他脸上看到了愧疚。

  这不是我所预料到的,而且现在拥有我身体的并不是嬴政,他远不至于害怕我,事实上我能看出徐福表情中没有被胁迫的臣服,他的头埋的很低,他也应该身有死命,至于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很相信,他绝对不会把所保管的神器拱手送给他曾经想要弑杀的君皇,可联想所有的一切,顾安琪说她一直都带着这随侯珠,徐福知道她会遇见我,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徐福就想让我得到随侯珠,这一点和他的身份完全背道而驰。

  “为什么会想把随侯珠献给我?”我俯视着跪在面前的徐福问。

  “罪臣一生无愧于秦皇,唯独只做错过一件事,罪臣在龙虎山悟道千年,方知罪不可赦,追悔莫及一直等帝星入世。”徐福埋着头毕恭毕敬的回答。

17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七十三章 追悔莫及”

  1. 回复 2014/04/01

    师尊

    跪求更新

  2. 回复 2014/04/01

    赢政

    速度更啊!

  3. 回复 2014/04/02

    帝星入世

    继续说下去

  4. 回复 2014/04/02

    好邪恶

    快更新啊!!!!!!!!

  5. 回复 2014/04/02

    Anonymous

    更新吧

  6. 回复 2014/04/03

    奥斯卡

    得!追没了给,加油啊

  7. 回复 2014/04/04

    胖子

    作者!做什么事都要讲个信誉,更新是你想咋的就咋的呀,看来你也水平到此了,不期望你更新了我也不看了,看看我发过的3次评语吧,希望你有收获,文笔你还欠火候,不想多说了努力吧。

  8. 回复 2014/04/04

    赢政

    还有更没有

  9. 回复 2014/04/04

    曹操

    吾乃魏雍,备,你可知~

  10. 回复 2014/04/04

    君不见

    怎么还不更?不会是个坑吧

  11. 回复 2014/04/04

    Anonymous

    还没更呢?

  12. 回复 2014/04/05

    啊木

    一般是什么时候更新啊 感觉最近都没更了

  13. 回复 2014/04/05

    满满的爱

    咋啦,这是不更啦?

  14. 回复 2014/04/05

    天真

    啊啊啊啊啊快更!!!

  15. 回复 2014/04/05

    彦回

    跪求更新

  16. 回复 2014/04/05

    路人甲

    不更新了?

  17. 回复 2017/03/01

    蕭連山

    你居然把我的定情之物給捏碎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