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四章 同命相连

  我始终看不懂徐福刻在脸上的愧疚,我试想是因为在他眼中看见的是秦皇而不是我,祭宫一役他算是弑君谋反罪不可赦,如今再见到我有愧疚之感在所难免。

  不过我很清楚我不是嬴政,至少现在不是,我让徐福起来,在他的面前我都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我试图设身处地站在嬴政的角度来看待对面的徐福,若是嬴政在此他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萧连山告诉过我,在南山之巅嬴政帝星入世,魏雍见到他曾想过自决于嬴政面前,连魏雍这样的人都忌惮嬴政的手段,不想落到嬴政之手,若是嬴政在此,徐福怕是难逃一死。

  徐福站起身,表情波澜不惊,似乎对于任何结果他都能接受,我看着他若有所思的问,曾经刀兵相向你死我活,为什么会把至关重要的随侯珠交给我,相信芈子栖把随侯珠交给他的时候一定叮嘱过,这四件神器被我得到的后果。

  徐福的回答比我想象中要简单,本来是我的东西,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嬴政入世天命难欺,又岂是他四人可随意阻止的,徐福回答的随意,可我知道他还有其他话没说出来,不过在他脸上看见的坦诚倒是让我有些疑惑,好像是一种释然如同他所悟的道,似乎什么都看透,什么也放下。

  我想起徐福留给我的那四句签文,问徐福雁来嘹呖黄花发,是否就是暗示在越人坟的明十四陵,徐福点头直言秦一手把九天隐龙决的法力封印在越人坟其中一处悬棺之中,我问徐福可知具体在什么地方,徐福摇头,此事事关重大,秦一手向来谨慎,他也不知道确切的位置。

  旁边的顾连城和岚清也跟着徐福站起身,我看了看岚清,忽然明白些什么,越千玲,被岚清收养的越千玲,我的目光重新回到徐福的身上。

  “越千玲是你收养的!”我一本正经的问。

  徐福点头,告诉我越千玲的命格千年难遇,阴年阴月阴时所生,而且最特别的是,她拥有和芈子栖一样的七窍玲珑心,徐福说他观天象知道此女降世,必克至亲,他赶去的时候越千玲父母双亡,徐福知道越千玲的命格是唯一可以承载芈子栖的,若是七窍玲珑心全通,此女非同小可。

  徐福说到这里停顿一下,告诉我,当时他确定越千玲的命格后,就隐约感觉嬴政会随着越千玲一同降世,因为芈子栖和嬴政有千年宿命,不可能只有一人入世,可他怎么也找不到嬴政转世的婴儿。

  徐福说若是芈子栖和嬴政重回六道再世为人,两人若不想见只会富贵双全平平安安过完一生,最后寿终正寝并不会发生什么,徐福不想越千玲沾染道法,若留在身边怕是会激起越千玲对前世的感应,所以让岚清代为抚养远离玄门。

  徐福对我说话的时候虽然是站着,但他的头始终埋的很低,听到这里我有些疑惑,问徐福既然能推算出芈子栖降世,为什么就推算不出我?

  徐福回答正因为当时他没推算出应该和芈子栖一同降世的嬴政,所以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越千玲到底是不是芈子栖转世,直到南山之巅帝星入世,徐福遥看天象才大吃一惊,知道自己之前的设想是对的,他赶去南山的时候让他意想不到的居然会遇到秦一手,到那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推算不出来降世的嬴政。

  “秦一手的想法估计应该和你差不多,他从来没对我提及过关于玄门道法半个字,若不是机缘巧合或许我真会终老于山中。”我喃喃自语的说。

  “秦皇怕是低估了秦一手。”

  “……”

  徐福抬起头双眼炯炯有神不过依旧谦逊平静的对我说。

  “安平公主座下四名弟子各有死命,都不相同,我之前不知道秦一手的是什么,不过在南山之巅见到他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

  我眉头一皱连忙追问徐福明白了什么,徐福说秦一手是师兄,也是他们四人中最老城的一个,他见到秦一手的时候,秦一手只告诉他一句话,天命难欺。

  徐福说他把越千玲交给岚清隐姓埋名不想让人知道,事实上不过是掩耳盗铃,秦一手怕是一早就知道,为此徐福特意敢去我曾经住过的山中,站在高出发现秦一手隐世千年,并不是随意选的地方,秦一手特意选了一处伏羲之地,徐福说到这里我多少有些明白,伏羲之地就是天赐之脉,神力和人力皆不可乱。

  难怪徐福只能推算出降世的芈子栖,而推算不出我,如此看来,秦一手并不想别人知道我的存在,可我回想刚才徐福告诉我低估秦一手的话,疑惑的问他是为什么。

  徐福摇头否定了我的想法,秦一手并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存在,而是担心有人知道会从中作梗,秦一手等候千年所肩负的死命,就是等待一个可以承载嬴政命格的人。

  我一愣,对于徐福所说半天没反应过来,这话在三曲真境中秋诺也曾提及过,若这是真的,那之前我对秦一手所有的认识都全是错的。

  到现在我脑子里又开始混乱,我不知道该相信谁,我抬头问徐福,秦一手为什么要这样做?徐福的回答让我瞠目结舌,他说秦一手在等我和越千玲相遇的那一天。

  徐福说过,若是我和越千玲这世永不相见的话,那只会平平安安过完一生,若是想见必定会导致芈子栖和嬴政入世,事实上现在我细细回想从我被断指开始到遇到越千玲,似乎正是秦一手的安排,是他一步一步把我推进这漩涡之中。

  我揉着额头只感觉手心有些冰冷,建立在我认识之中的记忆和感知正在一点点崩塌,所有的一切都开始于我见到越千玲,然后一同寻找虚无缥缈的明十四陵,本来一座传闻中的宝藏却隐藏着匪夷所思的秘密,最后我们找到了宝藏,而本以为是一切的终点,却仅仅是所有事情的起点。

  在南山之巅秦一手放我入世,告诉我存在的目的是阻止魏雍,那个时候我把一切都想的简单,甚至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在我自废道法之后魏雍居然会放过我,就算是为了引出秦一手,可越千玲他居然也放了,当时根本没去细想,如今回想起来,似乎这些都是经过安排好的,在我入世的时候,越千玲会在我身边,秦一手让我去找无心人,他瞒天过海救了我的命,可越千玲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真正开启了七窍玲珑心,芈子栖随之和我一起入世。

  魏雍和秦一手!

  他们策划了所有的一切,想到最后我嘴角抽动一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推想出来的这个结果。

  魏雍做这一切我还能理解是为了芈子栖重回人世,可秦一手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从我所知道的事情来看,这本来就不符合常理,芈子栖千方百计才封印嬴政,就是不先看见嬴政乱世,在祭宫中和她一起伏击嬴政的正好是他四人,按理说他们应该殚精竭虑防止重蹈覆辙才对,为什么秦一手会处心积虑让嬴政重回人世……

  不!是芈子栖,秦一手所做的一切目的和魏雍是一样的,可结果在越千玲成为芈子栖的同时,我也会成为嬴政,千年前的宿命会再次上演,毫无意义的事他们做这么多又有何用。

  徐福告诉我或许有些事是可以改变的,我突然想起在魔镜中嬴政给我看的那把匕首,和他胸口的伤疤,我下意识低头去看自己胸口的胎记,芈子栖才是真正玄门第一人,她若要想封印或者除掉嬴政并不是什么难事,用不着以命封印。

  想到这里我眉头皱的更紧,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四人是想让千年前的事再发生一次,不过这一次芈子栖会活下来,而嬴政会被彻底的封印或者诛杀,怎么看都是皆大欢喜的结果。

  若是这样徐福的所作所为也容易理解,他给我随侯珠不过是想让我早点变成嬴政而已,不过他要隐藏越千玲的举动我就不明白了,按理说他四人应该是同心同力才对,不对,是三人,穆汐雪不在其中,以她对嬴政的情深意重,断不会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想到这里我的面色变的冷静,看着对面的徐福冷冷的问。

  “你留下四句签文,不……还有这龙虎山所谓的三曲九洞,或许在你眼中,你早就知道我到无量观登天王塔会重现三曲真境,没有什么试炼,你只不过想提示我如何最快的破解五岳真形图。”

  徐福没有回答,默默的点着头,一时间我的思绪更加的混乱,逼我去唤齐藏于五岳中芈子栖法力的是那个人,而徐福的目的也一样,很明显秋诺在利用魏雍去完成某种事,一直神秘莫测的黄爷怎么看都和这四人不在一条阵线之上,这四人的目的我还能想明白,可秋诺和那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