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五章 玉圭的作用

  越千玲是徐福收养的,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不想越千玲沾染玄门道法以至于唤起对前世芈子栖的感应,所以才交给岚清隐姓埋名的抚养,徐福这样做是在避免芈子栖重回人世,这倒是和我之前对于他四人的推断大相径庭。

  可徐福不置可否的承认,是他引导我去的三曲真境,我看了看旁边的岚清,她对越千玲的敢去毋容置疑,毕竟是母亲,即便越千玲不是她亲身的,可看得出她灌注在越千玲身上的爱没有半点瑕疵。

  “你可知道越千玲和芈子栖不可能同时存在,越拥有芈子栖法力越多,她就越危险,等到她的七窍玲珑心全被芈子栖的法力开启时,这世上就再无越千玲?”我看着徐福声音冰冷的问。

  我这话实际上也是说给岚清听的,我是担心她到现在并不清楚事情的严重,谁知道岚清的反应很平静,像是早就清楚这样的结果。

  徐福态度还是尤为的恭敬,没有避讳依旧诚恳的回答我,那五份法力本是用来封印秦始皇陵,也就是祭宫,我破解五岳真形图,唤齐那五份法力镇守四方,虽然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被开启五窍,但祭宫的封印已消除,现在再也没有谁可以阻止我重回祭宫。

  又是一个让我回祭宫的人,那是秦一手千方百计阻止我去的地方,徐福说的话秋诺之前也说过,这一切像是环环相扣的机关,牵一发动全身,这点上徐福和秋诺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在促使和安排我回祭宫的条件和时机。

  而我之前见到魏雍的时候,他似乎只在意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被开启多少,我隐约感觉有两方人在角力,各有各的目的,而我就是他们双方取胜的关键所在,我是棋子,这一点我早就习以为常,可如今看来,我居然是博弈两方共同拥有的棋子,在攻守之中我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可悲的事,到现在我都不明白这场博弈最后输赢的结果会是什么,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清楚,作为棋子的后果往往是被舍弃和牺牲。

  徐福很明显没有和魏雍或者还有秦一手同气连枝,甚至可以说背道而驰,分明有些阻碍他们达成目的的意思在里面,我有些疑惑的问徐福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徐福的头埋的更低,声音低沉的回答,千年前他错过一次,悟道千年也难辞其咎,不想再重蹈覆辙再错一次,我淡淡一笑,问他千年前做错过什么,那让他执念千年到如今还追悔莫及,徐福叹气表情有些犹豫,看他的样子还没想好怎么对我说。

  我也没去追究,早已经习惯走一步算一步,事实上我从来都没有看透前面任何一件事,忽然想起魏雍见我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我的手指在琴弦上滑动,单一的琴音划破寂静的夜空,我突然单刀直入很直接的问。

  “玉圭是玄门信物,得玉圭者能号令天下玄门同道,以你道行绝对不会拘于权势之事,这玉圭在龙虎山千年,想必都是由你在看守,你不会执念一块没有意义的玉圭,如今魏雍都上龙虎山,势在必得想要拿走这玉圭,我之前一直以为玉圭有开始幽冥之路的作用,不过看来是错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玉圭真正的用途。”

  “开幽冥之路又岂是我辈能做到的事,斗转乾坤借用阴阳两界之力需要极高的道法,想必世间只有两人能做到。”徐福心气平和的回答我的问题。“一人便是秦皇,另一人是精通龙甲神章的安平公主。”

  “这么说魏雍一直没有能力开启幽冥之路?”

  “莫说他没能力,若是穆师妹还在,合我四人之力相信在玄门无人可敌,但若要使想开幽冥之路那也只是妄想而已。”

  我的指头随意的敲击着琴弦,听徐福说的真切不过细细回想也并非妄言,在弦台宫嬴政开启幽冥之力都力不从心,更何况区区一个魏雍,徐福说的没错,即便芈子栖座下四名弟子合力怕也是痴人说梦。

  秋诺之所以可以利用魏雍,正是抓住他想救回芈子栖的想法,魏雍为此不惜发动五帝嗜魂阵,既然徐福都知道他们没这个能力,那魏雍不可能不清楚,若是他早知道这一切,为什么还会被秋诺所摆布。

  “魏雍知道他没有开启幽冥之路的能力?”我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

  “他心思缜密怎么会不知道,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安平公主重回人世并不需要开启幽冥之路,魏雍发动五帝嗜魂阵的根本目的并不是幽冥之路!”

  “那是什么?”

  徐福犹豫了片刻,重重叹了口气还是说了出来,芈子栖的法力一共分成七份,其中五份锁困于祭宫之中,也就是被我在五岳唤齐让越千玲拥有的那五份,还剩下两份,一份芈子栖交给了她最信任的人妥善保管。

  芈子栖最信任的人……这个人本应该是嬴政才对,可在祭宫两人以命相搏,所以保管这份法力的不应该是嬴政,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这个人会是谁,看徐福的表情不应该是他,穆汐雪临死之前也没提及过半个字,以她对嬴政的情义绝对不会隐瞒,那剩下的就只有魏雍和秦一手,这两人都有极大的可能。

  不过这只是我片面的猜想,徐福到现在都没说出这个人是谁,到不是他有些隐瞒,看的出他未必也清楚,或许除了芈子栖下面的四大弟子之外还有其他人也说不一定。

  还有一份呢?

  在祭宫用于封印嬴政。

  我听到徐福这话顿时有些大吃一惊,芈子栖封印嬴政仅仅只用了七份法力其中之一就做到了,嬴政的威烈和道法我亲眼见过,也就是说嬴政连芈子栖十之一二都比不过,我眉头微微一皱,如此强大的道法怎么会最后会用命来封印嬴政呢?

  我没有去打断徐福的话,让他继续说下去,徐福告诉我,若是能聚齐这七份法力,开启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芈子栖就会占据越千玲的身体重回人世。

  徐福说了这么多,我虽然担心越千玲的安危,不过当听到最后一份法力在祭宫的时候,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秦始皇陵只有我一个人能开启,若是我不去的话,那越千玲永远也不会有危险,若是这样我反而放心了不少。

  “既然魏雍知道无力开启幽冥之路,那他还上龙虎山势在必得拿玉圭干什么?”我的思绪回到之前的疑惑上。

  “魏雍想要开启的不是幽冥之路,而是祭宫!”

  当!

  我的手指猛然抽搐,牵动琴弦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大惊失色的去看徐福,声音有些颤抖。

  “你……你是说除了我之外,玉圭也能开启祭宫?!”

  徐福点头很从容的回答我,祭宫的确只有我一个人,也是唯一可以开启的人,祭宫以宝石为天水银为河,宝石为天代表九天神尊镇守此地,水银为河是为了阻隔阴阳两界,元神困于祭宫人界,外面再用万千兵马俑护其四周,再附亡魂永守此地,生人勿近。

  徐福说祭宫是孤绝之地,即便再强的道法,若入祭宫必先过秦兵俑,可这些兵俑拥有杀伐六道人界万物之力,就是说只要沦为人道的人若是靠近杀无赦,而且在这些兵俑之前道法无任何效果。

  唯一能驱使这些秦俑的只有嬴政,还有就是嬴政曾经封赦这些亡魂的玉圭。

  玉圭……封赦亡魂,我忽然想起霍谦带我看过的那些秦俑,其中那四一幅浮雕壁画之中,嬴政手中所持的不是太阿和玉玺,这是一块玉圭,可惜我没有嬴政的记忆,也不知道这玉圭的用途,连忙追问徐福玉圭的来历。

  徐福告诉我,在嬴政扫六合平天下后,将摧城拔寨麾下百万亡魂用玉圭封赦,安奉于幽冥再等君皇召唤,以玉圭为凭听其号令。

  我有些诧异,大为不解的问徐福,既然这玉圭是嬴政所物,而且至关重要,又怎么会遗落在龙虎山?说到这里我想起越雷霆,唯一打败过徐福的人,可他并没有带走玉圭,虽然我不知道越雷霆的渊源,但他多半也知道玉圭的用途,他居然对玉圭不感兴趣。

  我想到这里,看见一抹柔和的淡白之光在徐福手中乍现,一块和田玉的玉圭出现在他手中,这玉圭应该就是他告诉我的,嬴政用来封赦孤绝之地亡魂的凭证。

  而魏雍就是想得到这玉圭来开启祭宫,如今徐福慢慢向前一步,恭敬的放在我面前的琴几旁,上面有雕刻的篆书铭文,在月光下清晰可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