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六章 滴水不漏

  这就是我来龙虎山的目的,只不过结果比我想的要简单,是太过简单,我都有些不相信会这么轻松得到,我迟疑的拿起手边的玉圭,慢慢抚摸这温凉的玉面,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引我来此,就是为了把玉圭交给我?”

  我到现在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看徐福的眼神很是茫然,徐福退了回去站着的距离是标准的君臣之距,他摇着头。

  “龙虎山根本没有玉圭。”

  “……”

  我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徐福这话的意思,再看看手中的玉圭,迟疑了良久才诧异的问,既然龙虎山没有玉圭,那我手里的是何物?

  徐福回答是玉圭。

  我再次不知所措,他前后矛盾的回答让我大为不解,徐福埋着头解释给我听,这玉圭在寻常人之手就紧紧是古玉之圭,充其量也就价值连城,可若在秦皇之手,就是能封赦孤绝之地亡魂的凭证。

  我恍然大悟明白徐福话中的意思,事实上我之前有想过,既然魏雍一心想要芈子栖重回人世,他又知道其中一份法力在祭宫,而开启祭宫除了我之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这玉圭,魏雍知道玉圭在龙虎山,这千年他不来拿,偏偏要等到现在。

  想必他和越雷霆一样,即便能登上龙虎山也知道拿走玉圭也于事无补,所以他才会等到今天。

  “我四人本各有死命,不过都有一条共同的使命,就是我四人齐聚龙虎山,等秦皇再持这玉圭之日。”

  徐福终于让我明白这龙虎山所谓二十年一界的玄门比试真正的目的,有徐福相守的玉圭普通玄门之人又怎么能拿的手,其实一切都不过是借口,真正的目的是在等嬴政。

  魏雍要等一个拥有七窍玲珑心能承载芈子栖命格的人,只有这样被释放出来的法力才会被吸收,这是芈子栖重回人世的关键,但缺一不可的是祭宫之中的法力,没有嬴政打不开祭宫,所以才有了我的存在,我和越千玲缺一不可,而我的目的就是让这普通的玉圭重新具备拥有封赦亡魂的能力。

  我笑了,把手中的玉圭放在一边,本来我遇到所有的事都严丝合缝,没有丝毫破绽,可唯独这一件似乎主动权怎么看都在我手中,我不想越千玲有危险,只要不让她聚齐七份法力便可,我若不去祭宫相信没有谁能逼我,就如同这玉圭,即便在我手,我不读出上面篆刻的道咒也只会是一件普通玉圭。

  不过这种轻松仅仅维系了很短的时间,徐福声音低沉的告诉我,让我现在想想魏雍发动五帝嗜魂阵真正的目的和作用,我忽然意识到一直在乎魏雍开启幽冥之路的后果,但忽略了之前他布置的五帝嗜魂阵,虽然五岳四灵已俱镇守四方,可那只不过是防止幽冥之路的办法,但是五帝嗜魂阵已经被魏雍埋血万骨山,发动是在所难免的事。

  魏雍如此心思缜密的人,而且秋诺和那人也都高深莫测,他们都不会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既然五帝嗜魂阵不是为了开始幽冥之路做准备,那魏雍发动这先天杀阵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的目光重新回到徐福的身上,他既然这样问我一定知道其中的原因,徐福沉默了片刻告诉我,魏雍发动五帝嗜魂阵,怨气冲天人世必招天谴,到时候生灵涂炭哀鸿遍野,这些我都知道,我用龙角号推算后事的时候就看到过。

  徐福直言不讳,我能选择破三曲真境是为了防止幽冥之路的开启,说明我想救天下苍生,即便是出于私念顾忌身边人的安危,那只能说明我在乎这些人和事。

  “魏雍……他是想让我阻止五帝嗜魂阵!”徐福说到这里我恍然大悟,若这先天杀阵发动,我身边的这些人恐怕也是在劫难逃,魏雍知道我担心这些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势必会想办法阻止。

  可我还是不明白这和我用不用玉圭有什么关系。

  “秦皇现在可否敢登泰山斗天?”

  徐福的话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从来没想过这事,何况我也有自知之明,以我现在的法力斗天那只会是一个笑话,我摇头,但很肯定的告诉徐福,不是不敢,若斗天能平息天谴,我绝对敢再登泰山。

  徐福满意的点点头,回答说,现在的我还没有完全拥有所有的法力,所以也没有能力斗天,而天谴是九天神尊责罚人界之力,非人为可阻,而魏雍已经祭阵,这先天杀阵发动在所难免,若真有人能阻止,那也只能是我。

  我连忙追问如何才能阻止这已经发动的五帝嗜魂阵,徐福没有说话,目光落在我手旁的玉圭之上,我下意识的也看过去,眉头一皱。

  “难道要阻止五帝嗜魂阵要靠这玉圭?”

  “昔年秦皇就是靠这玉圭封赦亡魂,借用阴阳两界之力于泰山封退九天神众,其威力可见一斑,秦皇如今虽然没有封退九天神众之力,但是若再祭玉圭,那百万能借用阴阳两界之力的亡魂会再听命于秦皇麾下。”

  “不可能,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让我再祭这玉圭!”我脸色一沉决绝的回答。

  “这就是魏雍聪明的地方,他似乎没给秦皇留下选择的余地。”徐福的头埋的更低,好半天才低声的说出来。

  我心里暗暗一惊,与其说是魏雍聪明,还不如说是他身后一直在操作他的人聪明,果然一切都是安排的严丝合缝滴水不漏,就如同逼我去三曲真境破解五岳真形图一样,我去不去根本容不得我自己选择,现在这玉圭更是如此。

  我若是不管不问放任自流,那魏雍的五帝嗜魂阵会招来天谴,到时候我身边的人没有一个能躲的了,我若是阻止的话,这玉圭会再具有开启祭宫的能力,到时候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会再被冲开一窍,还剩下最后一份法力我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我若是要保护越千玲,这祭宫之中的法力是我唯一能控制的事,可如今我再一次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我看见一旁的岚清忧心忡忡一直没有说话,不过对于这个结果似乎她早知道,徐福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让我先阻止五帝嗜魂阵,这对于越千玲来说太过凶险,我把最后也是唯一的主动权也要交出去。

  “岚姨,你也是这样想的吗?”我把问题交给她,想看看她有什么打算。

  “没有谁比我更疼千玲,我知道这样做很冒险,但是若你不这样,千玲还是在劫难逃,至少现在能救千玲,后面的事只有从长计议。”

  徐福见我良久没有说话,埋着头谦逊的说。

  “不管怎么样,秦皇都务必先要拿到这玉圭,罪臣怕是无力和魏雍一决高下,若是这玉圭落入魏雍只手,这场浩劫就真没人能阻止了。”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站起身,徐福是让我再祭玉圭,他的目的和魏雍是相同的,不过看岚清对他的态度,徐福的出发点似乎真的很简单,这也是他千方百计告诉我藏在越人坟明十四陵的原因。

  打败魏雍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什么难事,我担心的是他身后的人,那些谋算这一切的人,当务之急我必须先找到越人坟中封印的法力。

  回去的时候我路过徐福身边,忽然停在他旁边面无表情的问,即便我再启玉圭,阻止了这先天杀阵,可玉圭在我手,魏雍想要拿到就必须先赢我,你们四大弟子齐集龙虎山,怕等的就是我再祭玉圭之日。

  “千年前你们在祭宫伏击嬴政,最终力战不敌。”我冷冷一笑瞟了徐福一眼。“如今在这龙虎山穆汐雪仙游不与你们为伍,你三人看来是打算好要在这龙虎山在上演一次对决吧,不过这一次你们的目标是我,比起嬴政,你三人合力对付我似乎要轻松的多吧。”

  “罪臣万死,不过从未有过弑君谋逆之举,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至于将来……秦皇登龙虎山必定风云际会,罪臣没奢望还有将来!”徐福听完噗通再次跪于我脚下,声音诚恳,但现在我听出来依旧是满怀愧疚,对于这愧疚我始终有些听不懂。

  徐福的话让我有些诧异,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可以在我面前刻意隐瞒,他居然说从未弑君谋逆,看他的样子,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可若他没有在祭宫和其他三人伏击嬴政,那深埋于地底的祭宫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秦一手告诉我的,可如今我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