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九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闻卓身上,他说萧连山的话提醒了他,特别是黄金甲三个字,闻卓一边说一边从旁边摘来一朵黄色野菊,告诉我们,第一次他和我还有萧连山上越人坟山顶,漫山遍野姹紫嫣红开遍野花,但大多都是他手中拿着的这种黄色野菊。

  萧连山点点头,问闻卓这和黄金甲有什么关系,闻卓不慌不忙的回答,若是他没估计错,这图案还差文字,闻卓这话也是我一直在想的,没有文字仅仅一幅图根本无从下手,叶轻语说每处地方都找过,一个字都没有。

  闻卓翘起嘴角平静的回答,其实是有的,不过是在图案之中,越千玲毕竟是学考古的,听完闻卓的话,很快反应过来眼睛一亮。

  “你想到的可是朱元璋的咏菊?”

  闻卓笑着点头,朱元璋的咏菊我知道,一想果真是如此,不过其他人对历史方面的事相知没我们这么多,萧连山急着追问咏菊是什么。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朱元璋虽然出身低贱学问也不高,不过看一个人的诗也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和志向,朱元璋这首咏菊虽然称不上前古绝句,但舍我其谁的帝王之气满满的从字里行间透出来。

  朱元璋明是咏菊,实则是以借用菊花标榜自己,诗的原意是,别人意气风发的时候他选择了韬光养晦养精蓄锐,这一段应该是说朱元璋还是无名小卒跟随郭子兴南征北伐的时候,等到一切时机成熟,他便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说朱元璋灭元建立大明。

  遍身穿就黄金甲不正是图中朱元璋的穿戴,闻卓说出的咏菊印证了图中人物的衣着,萧连山想了半天,和他一样茫然的还有叶轻语,都异口同声的问,这咏菊和明十四陵有什么关系?

  闻卓一愣,很快摊着手不以为然的说,我只知道朱元璋所提到的黄金甲的诗句,至于和明十四陵有什么关联就不得而知了,我细细推算这诗中每一句话,的确发现似乎和这里龙虎山的悬棺真没有什么联系,我皱着眉头深吸一口气。

  顾安琪在这个时候伸手指着掠过山巅的那行大雁问,就算这咏菊和这图案有关,可文字中并没有提到大雁之类的,而且为什么会出现不对称的九只和八只呢,顾安琪还是在纠结这九和八出现在这里的用意。

  “九!八……黄金甲!”越千玲慢慢举起手指放在嘴边,想了半天忽然若有所思的问。“朱元璋的诗里只提到遍身穿就黄金甲,可这漫山的金甲护卫却没提及,似乎用咏菊来描述这图案有些牵强附会。”

  “那朱元璋还有没有写过其他关于黄金甲的诗?”叶轻语很认真的问。

  越千玲摇摇头,闻卓在旁边笑着挑逗叶轻语,朱元璋打天下还成,你让他写诗还不如让他攻城,能写出来已经很不错了,还指望他能写一本太祖诗集……

  “九、八……黄金甲。”我重复着之前越千玲说过的话,忽然打断了闻卓的话,来回走了几步后意味深长的说。“朱元璋没写过,可还有其他人写过。”

  “写过什么?”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黄巢的不第后赋菊!”越千玲兴奋异常的大声说。“我怎么忘了还有这个,九和八是日子,也是在用金甲暗示黄巢的不第后赋菊,看来朱元璋也算是豁达,这事他作为君王居然也能承认。”

  萧连山问我们这两首诗怎么很像,到底有什么关联,越千玲告诉他,黄巢是唐末义军领袖为一介落第武子,后能创金甲百万之众攻陷唐都,称大齐皇帝,乃是一雄杰也,而朱元璋对此人推崇有加,事实上朱元璋的咏菊完全是借鉴了黄巢的那著名的不第后赋菊,不过算不得是抄袭,因为朱元璋看重的是黄巢的气势和志向,事实上,这两人最后一人登基成为九五之尊,而另一人落草为寇,成王败寇这四个字在这两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而朱元璋留在合玉杯上的线索,所需要搭配的文字正是黄巢的不第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指的就是图中那上九下八的大雁,大雁南飞正是秋季,和第一句不谋而合,而我们来到这里的时间也刚好是诗中所指的季节。

  第二句我花开后百花杀,本来之前我也没想明白这一句的意思,可看到叶轻语的时候突然想起她之前问我们河底是什么的事,这泸溪河因为河讯突至,水位高涨因此淹没原本姹紫嫣红五颜六色的各种野花,也就是之前叶轻语在河边看到泸溪河中好似在流动的色带,至于我花开后,知道应该是野菊。

  我正在想着前面的我花开后这几个字的意思,越千玲忽然指着我们不远处的悬壁大声欣喜的让我们看,悬壁下方有一处裂缝,细长延伸,从这些裂缝中盛开着黄色的野菊,因为距离地面也有十几米,想要采摘是不可能的,而上面的山崖向前突起能遮挡风雨,想必这生长在裂缝中茂盛的黄色野菊经久不衰已经盛开了几百年之久。

  河边有道士取水经过,见我们手舞足蹈兴奋异常的抬头看着那盛开的野菊,犹如一条黄色的丝带挂在悬壁上格外的醒目,道士以为我们是游山居士,对我们稽礼客气的说,我们所看到的那道裂缝仙人指,远看起还真像是仙人神力在悬壁中划出的指印。

  道士说每逢这个季节上旬,只要这仙人指中野菊盛开便是泸溪河涨水奔流之时,高涨的水位会淹没原有草地上的各色野花,唯独剩下仙人指中的野菊独傲群芳,之所以叫仙人指,是说仙人的提点指示,看见悬壁黄花开便要小心泸溪河的水势。

  听到这里我淡淡一笑,和第二句我花开后百花杀如出一辙。

  至于第三句冲天香阵透长安,前面的意思我到是能理解,冲天香阵无疑就是说这悬壁上茂密的野菊,因为在悬壁上傲放,所以香味四溢下面是闻不到,只会向上散发,也就是冲天的意思。

  可透长安这三个字又把我难住,黄巢写这句是暗指剑指大唐都城,有推翻唐朝取而代之的意思,可用在这里的作用我就不得而知,取水的道士礼貌的对我们稽礼后告辞,我忽然叫住他,客气的问,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和长安两个字有关?

  道士想了想对我摇头,我有些失望的皱着眉头,道士刚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指着仙水岩正中的一处平台让我看,那是在仙水岩中间部位突兀出来的一处并不大的石台,因为居于正中位置,所以也是这仙水岩最陡峭的地方,上不能上,下也不能下。

  “居士所问长安一事贫道在龙虎山修道多年也未曾听闻,不过居士所看那处平台,只有仙人能上,坐于其上参悟大道,因此被称为长平久安仙人座,而下面仙人指中盛开的野菊也被称为仙花,是用来供奉仙人座上的仙人。”

  长平久安!

  我猛然抬起头去看道士所指的仙人座,长平久安取前后两字刚好就是长安,第三句话的意思我顿时明白,冲天香阵透长安,这一句其实已经告诉了我们明十四陵在这悬壁上确切的位置。

  正是那突兀出来的仙人座,等道士离开后,大家都兴高采烈的为意外收获高兴,闻卓好半天没有说话,一个人坐在岩石上抬着头漫不经心的问。

  “这仙人座估计也就一张椅子大小,你们该不指望明十四陵就在仙人座上吧?”

  闻卓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醒了我,根据提示明十四陵的位置就应该是仙人座,可是那里并没有岩洞,一面很平整严实的石壁,我眉头一皱若有所思的说。

  “难道……难道明十四陵在这仙水岩的里面?!”

  闻卓还是比较认同我这个观点,对于仙人座就是明十四陵确切的位置也肯定我的推断,由此可见明十四陵的确在仙水岩山体之内。

  闻卓说到这里沉默了半天,似乎怕打击到我们,一脸放荡不羁的微笑挂在嘴角问,既然找到明十四陵的位置,可怎么进去呢,入口在什么地方,若是在山体之中,那这悬壁上数以百计的悬棺岩洞每一个都有可能是入口,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等于又回到了原点。

  再者,还有最后一句满城尽带黄金甲,这一句是什么意思,不会前面三句就把所有事情交代完,这最后一句一定还有其他含义。

  最后,闻卓指着合玉杯很无奈的笑着问,坐在泸溪河边独钓的朱元璋又是为了说明什么。

  闻卓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可没有一个我能回答上来,或许是太兴奋,我都忽略了这些事情,虽然找到明十四陵确切的位置,但若是解不开闻卓问的这些问题怕还是进不到里面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