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一章 万岁君王只钓龙

  越千玲也有些犹豫,毕竟是野史对于一个学考古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异端邪说,若是之前相信她一定会嗤之以鼻,不过或许是这些年的经历,让她和我一样,都应了武则天那句话,历史永远是王者在书写,一纸史书寥寥数笔又能记载下多少真假。

  越千玲告诉我们,太祖朱元璋钓不到鱼露出不悦之色,解缙觉察到毕恭毕敬的对朱元璋所,鱼虽小可也懂礼节,朱元璋不解问他何出此言,解缙号称大明第一才子,诗词双绝,从容对答如流。

  数尺丝纶落水中,金钩一抛荡无踪。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

  我一愣,和我有同样表情的还有闻卓,他从上面的岩石上跳下来,二话没说直接走到萧连山和叶轻语拿着的合玉杯前,看了片刻嘴角缓缓翘起来。

  我也淡淡一笑,终于明白这图案的意思,如此看来这段野史未必是道听途说,数尺丝纶落水中,正如同图案之上随着颜色变化而看似锦缎般流淌的泸溪河。

  如今的水势波涛汹涌奔流不息,刚好印证了金钩一抛荡无踪,我们之间一直疑惑在此地垂钓根本没有任何收获,不正好就是第三句中的凡鱼不敢朝天子。

  而最后一句万岁君王只钓龙,顾安琪听我解读完前面三句后,抿着嘴不解的问,难道朱元璋在这里是为了钓龙,顾安琪说到这里,其他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越千玲指尖上趾高气昂盘绕着的烛九阴上,我知道他们心有余悸在海底碣石宫所遭遇的一切,指不定这处明十四陵里面还有什么凶险的东西守护着。

  闻卓很轻松的笑了笑,不以为然的反问顾安琪,万岁君王只钓龙,这龙在什么地方,顾安琪不假思索的回答。

  “在水下……”

  顾安琪只说到一半就停在,口慢慢张开,我看见其他人都和她是一样的反应,然后欣喜若狂的说,我们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悬壁上,想着怎么去悬壁,先入为主的也认为入口也会在悬壁之上。

  而最后这一句话刚好告诉了我们入口的位置。

  万岁君王只钓龙,龙在深渊所谓潜龙勿用,入口不是在上面,而是在朱元璋垂钓的河下。

  若是要钓龙必须先下龙潭,图案中朱元璋独钓泸溪河要传递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们这些人里面水性最好的是萧连山,我们还在沉浸在发现入口的喜悦中,回头的时候看见萧连山把衣服和鞋都脱好了。

  虽然知道了入口的位置,但是这泸溪河如今河讯让萧连山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萧连山蹲在河边往身上浇水来适应温度,一脸不在乎的说,这泸溪河能有多凶险,再宽再深比这凶险的他都游过,何况道士说再过几天这里会被淹没,现在下去是最好的时机,而且比试也没几天时机了,错过了就没机会了。

  萧连山说的这些我都懂,对于危险他总是身先士卒,我亲手把绳子绑在他身上,什么也没有说只拍了拍他的肩膀,其他人都叮嘱萧连山要小心千万别勉强,若是找不到就上来,顾安琪抱着萧连山的衣服,口中虽然没说话不过眼神比我们谁都要担心和紧张。

  我把绳子一头固定在岩石上,我和闻卓紧紧拽着绳子,萧连山深吸一口气在我们面前消失在川流不息的泸溪河中,我和闻卓松动着手中的绳子,从长度来看萧连山下潜的深度已经不浅。

  在没有其他辅助工具的情况下,全屏萧连山一口气下去寻找入口,而且这也是我们的推断,至于入口到底是不是在下面,怕只有等到萧连山上来才知道,这么急的水流若是稍有闪失,撞击到水底的岩石上会致命的。

  在岸边上的人都没有说话,大家安静的注视着水面,我手中的绳子不再延伸,已经好半天没有动静,我在心里暗暗计算着萧连山下去的时间,若是超过我预先设定好的极限,不管什么结果我都会把他拉上来。

  就连一直吊儿郎当的闻卓此刻都是一脸严肃,萧连山已经下去很久,顾安琪早就站立不稳,闻卓发现不对劲,我和他正打算拉动手中的绳子,就看见萧连山从水面探出了头,我闭着眼睛长松了一口气。

  萧连山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见他平安我们大家都高兴,不过到现在没有人说话,既然萧连山安然无恙,我们关心的就是另一件事,都很期待的看着他。

  直到萧连山露出憨憨的笑容,指着身下的水说。

  “这地方还真奇怪,上面看着水势可凶,潜下去后才发现,下面的水流平滑的很,应该是特意挑选的,我查看过了,在前面水中有一条横石刚好阻挡和延缓了水流……”

  “没人问你这些,下面有什么?”闻卓都听的着急,笑着打断萧连山的话。

  “有入口!”

  很难用言语描绘我们现在的心情,似乎让我想起几年前和大家一起找到大爷海的明十四陵时候一样,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入口果然是在水下面,这到是和朱元璋乖张的性格不谋而合,谁会想到他会把悬壁中明十四陵的入口安排在水下面。

  听萧连山的描述似乎水下没我预计的危险,闻卓第二个下去,我让三个女生随后在萧连山的保护下一同潜入的水底,绳子留在岸边我怕引起别人注意,毕竟这明十四陵至关重要,而且这龙虎山上我看不透的人和事太多,何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我又不是没遇到过,所以在我下去之前我解开了固定在岩石上的绳子,等我下去的时候没留下丝毫蛛丝马迹。

  和萧连山说的一样,水下的水流平缓了很多,感觉不到在水面上铺天盖地的冲击力,可以从容的辨别方向不太费劲的跟随萧连山向水底游去,萧连山拨开一处茂密水草,露出一条幽深的水道,我们穿过水道后一直向前游动,我感觉在慢慢上浮,直到我和萧连山先后露出水面,其他人都等在岸边。

  闻卓点燃了火把,这是一处并不大的石洞,我根据之前游动的方向判断,我们如今就在仙水岩之中,入口的设计其实很简单,不过是先从仙水岩向下以U形挖掘通道,入口和泸溪河相连。

  越千玲说这个设计在古墓中经常被采用,主要是为了防盗,不过这处入口的设计远不止我们看见的这么简单,和泸溪河的河讯有莫大的关系,其实在河底被水草所遮挡的入口,周围的岩石是活动的,被机关所牵引,原理如同千斤顶,当河讯没来的时候,机关中没有水渗入,原先的河底入口会被巨大厚重的岩石所封闭,等到河讯一到,水位高涨时,河水流入机关产生的压力会开启原先封闭入口的石门。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久以来,一直没有人发现这隐藏于河底的秘密,没有谁会在河讯的时候下潜,当然也更不会发现被开启的入口。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这也是朱元璋用黄巢的诗文来注解合玉杯上图案的用意,其中第一句待到秋来九月八,实则是要传递开启明十四陵唯一可行的时间。

  闻卓手中的火把照亮了这石洞,一行台阶一直向上蔓延,最后消失在黑暗中,仙水岩的地貌是龙虎山典型的丹霞山地貌,挖掘相对比较容易,不过在山中修建这样的工程难度可想而知,除了拥有一切的帝王估计旁人很难做到。

  闻卓拿着火把走在最前面,我们都坚信,这台阶的尽头等待着我们的就是期盼已久的另一座明十四陵,我走在最后面,拿着另一个火把,火光中台阶像是没有终点的在延长,不过从陡峭的角度看,是带着我们向长平久安台的方向而去,这说明我们之前的推断是完全正确的。

  在这密闭幽暗的空间,时间的概念就慢慢变的模糊,我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发现我前面的人都停了下来,我知道应该是到了,我有些紧张的登上最后一节台阶。

  其他人都站在前面,没有人说话,我慢慢走了出去,这里的空间大的多,以至于我和闻卓手中的火把都难以把这里全部照亮,顾安琪在旁边发现了应该是留下来用于照明的油,我点燃石壁凹槽中的油,随着火光快速的蔓延,我们终于看清楚如今所站的地方。

  这是一个更加硕大和空旷的石洞,很明显是精心安排在这里,顶部有白皙的光亮在闪动,让我想起其他人给我描述的秦始皇陵中的宝石为天,这里虽然比不上那样的奢华,但这白色亮闪的顶部仔细一看,竟然是水晶拼接而成。

  当火光蔓延到最后,我们大家都瞠目结舌的半天没说出话,在我们对面是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