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四章 石洞中的败笔

  萧连山这一次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未雨绸缪的带上了干粮,不过现在这些干粮已经不重要,被叶轻语随意的放在一边,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装干粮的袋子。

  这应该是萧连山做对的第二件事,现在连他自己都笑起来,他没有办法把水扔到水晶龙上,可当他看着叶轻语在他面前把袋子系拢的时候,他也明白是什么意思,用这袋子装水在捆绑好后,重量和石子相差不多,扔到水晶龙上对于萧连山来说易如反掌。

  萧连山满脸自信,让他学易学还真是难为他,不过对于这些事萧连山到是轻车熟路,他拿着火把原路返回,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包装满水的袋子。

  我们都退开,萧连山退后一步抬手用力扔出去,水袋轻而易举的击中对面的水晶龙,撞击力让水晶的棱角划破了水袋,泸溪河的河水浇洒在龙身之上。

  我们都全神贯注有些兴奋和紧张的注视着对面的水晶龙,静静等待着将会出现的变化或者是显示出来的东西,石洞中异常的安静,过了很久时间,洒落在水晶龙上的河水沿着龙身慢慢流淌,直至最后从水晶的棱角尖一滴滴掉落在地面。

  若是非要说有什么变化,我相信只有我们看见地上的那滩水渍,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东西显现出来。

  我们推断潜龙勿用的含义就是困龙得水,而如今水也有了,可没有等到我们期望中的变化,我开始有些质疑我们的推断到底是否正确。

  萧连山说可能是水不够,或者是他没扔对正确的地方,他再去试试,被闻卓拉了回来,摇头说,若是有用哪怕一滴水也能行,既然没反应就不需要再试了,应该是某个地方被我们忽略。

  越千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走到顾安琪身边问她没记住的卦象,顾安琪重新说了一遍。

  龙腾活理闲沙漠,曾受虾戏在人间,已到雷声风雨至,五湖四海都平安。

  越千玲对易学的认识好不了萧连山多少,不过至少她还能从字面上领悟这卦象的意思,龙腾活理闲沙漠是指龙被困,和这山壁中的水晶龙的处境大同小异,这卦象的关键在第三句,已到雷声风雨至,越千玲说我之前说过,困龙若得到雷电之雨便可一飞冲天,雨就是水的意思,差的是雷电。

  “要不……你召点雷下来试试。”越千玲看着闻卓一本正经的问。

  闻卓和越千玲对视,沉默了半天忽然转头看我。

  “恐怕这事麻烦了。”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困龙得水中的困龙是蛟龙,而蛟龙遇水必定会兴风作浪后再冲九霄,而所谓的雷电之雨是从天而降,兴江河湖海。”闻卓说到这里重新去看看那水晶龙,深吸一口气低沉的说。“这里的所谓困龙得水,怕丁点水是不够的。”

  “那……那要多少水?”

  “龙游深渊翻江倒海,要想此龙脱困……”闻卓搓揉着下巴一本正经的回答。“怕是要水过其首!”

  “水过其首?!”顾安琪一怔目瞪口呆的去看对面的水晶龙,吃惊的说。“就是说……要用水淹没这石洞?!”

  虽然听上去匪夷所思,不过闻卓说的没错,断卦也正是这个意思,已到雷声风雨至,风雨既来必定先落于龙首,在这里的意思正是闻卓所说水过其首。

  如今石洞中除了萧连山失望的叹息声外,其他人都陷入了无语的沉默,大家重新坐回到柴火旁边,就算是我们知道水过其首是破解这里的办法,但要做到这一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首先我们在山壁之中,从仙水岩外面目测长平久安台的高度少说也有一百多米,也就意味着距离我们最近的泸溪河在百米之外,泸溪河的水位是不可能到达这里,否则整个龙虎山有一半会被淹没,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第二种是萧连山设想的,我们自己想办法提水上来淹没这里,这是一个极其愚笨的办法,不过的确有可行性,但是要用水填满这石洞虽然不是不可能,但需要的人力和时间绝对不是我们这六个人能完成的,而且即便我们能做到,困龙是得水了,可我们在这全是水的石洞里面又能坚持多久。

  这就是闻卓所说的麻烦事,破解此地的唯一办法也是我们根本做不到的办法,大家无言以对气氛有些颓然,和之前所有我们遇到的困境都不一样,再艰难也能有办法解决,但从未遇到无能为力的事。

  不过我还是有些想不通,就算我们做不到,相信其他人也做不到,朱元璋这个机关设计的厉害,但若是到这里的是大明后世帝王,该用什么办法通过呢,所以除了我们所想到的两种方式外,一定还有其他的通过这里的办法,只不过如今我们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

  面前的柴火慢慢火势微弱,萧连山再去找来一些枯烂的木材架在上面,思绪太凌乱一时半会静不下来,也想不出有意义的事,我再次闭目调息,可脑子里全是卦辞和卦象以及那张牙舞爪巨大的水晶龙。

  一直处于假寐状态的我,不知道过了多久,被拉拽醒过来,看见闻卓用手在推摇我,他手中拿着一截烧红的木材,在维护这我们面前的柴火。

  “我们来这里你估计有多久了?”闻卓一本正经的问我。

  在这封闭的空间中时间变成很模糊的概念,我无法具体的回答闻卓,不过从身上衣服干硬的程度看,不会太短,我问闻卓怎么突然问这个。

  闻卓把手中燃烧的木材交给我认真的说,这石洞虽然宽敞,可四周一直点燃着油火,他用手中的木材测试过,一根木材完全烧毁大约需要三十分钟甚至更长,而我们面前的柴火一直没熄灭过,由此可见我们来石洞至少快一天时间了。

  “你感觉到呼吸不畅或者空气越来越稀薄吗?”闻卓若有所思的问我。

  他的话突然提醒了我,看看这四周一直燃烧的油火,到现在依旧火势很旺盛,而我们是在山体之内,这石洞密闭的空间中最欠缺的就是空气,闻卓推断出时间,出入应该不会太大,若是按照这石洞空间来计算,里面的空气早该燃烧殆尽才对。

  想到这里我忽然看见面前的柴火在轻微的摇曳。

  有风!

  这石洞不是完全密闭的,就如同当年修建这里的时候,一定会留下通风的地方,否则人在里面一定会窒息,正因为有风所以这里的空气是流动,因此油火才没有熄灭的一直燃烧。

  我慢慢站起身按照柴火摇曳的方向,向相反的地方走去,这个细节一直是我之前忽略掉的,从来没考虑过这密闭的石洞还有会通风口的存在。

  越千玲想了想告诉我们,在修建大型陵墓或者宝藏的时候,为了修建的需求会预留下通风口,不过在工程完工后,这些通风口都会被闭合,以免这些通风设施留下蛛丝马迹让人窥探到其中的秘密。

  而在这石洞中留下通风口很明显不合常规,多半是工程失误,我一边小心翼翼全神贯注的寻找,一边摇头,明十四陵对朱元璋来说至关重要,他怎么会在一座关系到大明社稷安危的事情上留下纰漏和失误,若不是失误,那就是有其他的用途。

  当我慢慢走过一处石壁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向后退了一步,把脸贴在石壁上,这处地方的温度分明比其他石壁要冰凉,我让闻卓把燃烧的木材递给我,把木材靠近那处石壁,上面的火光顿时不断的舞动漂移。

  我淡淡一笑,这里有风进来,我用指头敲击石壁,回响果然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我用手清理干净这石壁上的尘埃,在火光中很清楚的看见细细的缝隙,在旁边有一处细微凹陷下去的地方和其他石壁颜色以及形状都格格不入,我慢慢把手指按上去,有松动的感觉,应该是触动的机关,我让其他人都退后,连我也不知道按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等我确定其他人都离我很远,我深吸一口气按下手指下端的石壁,那处有缝隙的山岩如同一道窗户神奇的在我面前自动的打开,一阵风从外面吹袭而至,夹杂着尘封几百年的灰尘,我眼睛都没睁开,等到这些灰尘被吹散,清新的空气从这裸露出的地方流动进来,和煦的山风迎面吹来我不由自主的大口呼吸。

  这是一个并不大的空洞,由山壁中的机关所阻格,大小能容下一个人的头部进出,很明显如此巧妙的设计应该和这石洞是一起规划好的,朱元璋居然在他如此看重的明十四陵里面留下这么大的空隙,难道他就不担心会被人从中发现山体里面的秘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