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五章 水淹龙首

  事实上这处石洞并不需要留下通风口,这个设计越千玲说的没错,从古墓或者宝藏的安全性上看完全是一处败笔,我一时也很难明白朱元璋留下这个的用途。

  我想了想小心翼翼把头从裸露的石窗里面探出去,我们所在的位置果然就是那道士所说的长平久安台,我的头伸在山岩外面,这里距离地面大约估计有两百多米,而从下面往上看,只能看见长平久安台和我的人头。

  我忽然恍然大悟,为什么这里叫仙人台,应该是修建这里的时候,有人和我一样把头伸在外面,而这龙虎山修道之士偶见,误以为是有人独坐于长平久安台上,久而久之传闻慢慢被丰富和完善,因为没有谁能上到哪里去,更不可能坐在上面,因此都认为坐在上面的是仙人。

  从这里望出去可以把仙水岩周边的一切尽收眼底,仙水岩下的泸溪河从这个高度俯视宛如一条镶嵌在群山之中的玉带,阳光照耀在上面水面波光粼粼,更像是一条游动的白龙,风光如画不由让人感叹,差一点都忘了我来这里的目的。

  我把头从石窗缩回来,或许是因为有清新的空气流动进来,我现在的心情和思绪都恢复了平静,在其他地方我也认真查找过,除了这一处通风口外再没有其他的。

  朱元璋留下这个到底有什么用?

  我重新坐回到柴火旁边,忘这那通风口冥思苦想半天,若是无心之失那这么大一处空隙完全就是败笔,越千玲坐在我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石窗,忽然像是想到什么,猛然站起身,让我们把柴火熄灭。

  不关是柴火,还有那些点燃的油火,那些凹槽和我们之前看见的不一样,居然有闭合的机关,当一层石板从凹槽边伸展出来,熊熊燃烧的油火很快就被隔绝在密不透风的石板下面,等到萧连山踩灭掉地上的柴火,整个石洞再一次陷入一片幽暗的漆黑。

  一抹光线从被开启的通风口中透进来,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石洞中格外醒目明亮,光线就落在我们身边不远的地方,越千玲欣喜若狂的说,朱元璋留下这通风口不是为了通风,而是光线!

  光线所指的地方就是可以行走的安全路径。

  这样的机关设计在考古文献中经常会看到,越千玲的想法又点燃了我们的希望,不过这需要极长的时间,光线的移动是随着阳光的转移,事实上之前在探索明十四陵的过程中,类似的机关设计我们也遇到过,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漆黑的石洞中安静的等待和记下光线移动的路径。

  果然如同越千玲所设想的那样,从外面透进来的光线在我们的注视下缓缓的移动,慢慢向那水晶龙的方向延伸过去,我在心里想过这仙水岩的方位,面东背西,从刚才我探出头时候看见的阳光不难知道,这是清晨,我们运气还真不错,因为如果越千玲推断是正确的,这石窗只会再清晨日出的时候会有光线照射进来,并伴随着太阳升起而移动,一旦错过怕是要等第二天,而对于我们来说,目前最欠缺的就是时间。

  光线已经延伸到我们不敢触及的地方,萧连山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完全忘记之前这石洞机关被触发时候的惊心动魄,闻卓已经很久没说话了,低着头玩弄着手中的木材,像是在想什么。

  经过上次的危险,顾安琪说什么也不让萧连山再以身犯险,萧连山也知道这石洞里的机关不是闹着玩的,而且所有的一切都是基于越千玲还没有验证的推断上。

  我让萧连山再去找大石头扔到光线所指的地方试试,当第一块石头砸在地面时除了沉重的撞击声外,机关并没有触发。

  从之前我们试探的结果看,前面通道的机关是随意安置,我让萧连山再试一次,萧连山如今也变得谨慎,等了片刻直到那光线慢慢向前延伸一段距离后,萧连山手中第二块石头准确无误的扔到光线所照射的位置。

  峥!

  石壁中粗大的铁刺瞬间穿刺而出,左右两边严丝合缝的交汇在一起,第二块石头触发了机关,如是站在光线所指的位置必定当场毙命。

  “帝王,你之前能找到明十四陵,说明你心思缜密才对,呵呵,你居然还会和她们试这个。”闻卓放荡不羁的笑声从黑暗中传来。“越千玲说光线所指的路径是安全的,你这脑子这么好用,应该能想到这话有问题啊。”

  在黑暗中其他人看不见我脸色失望的表情,直到闻卓的声音传来,越千玲在我旁边问闻卓有什么问题,我忽然重重的叹了口气,看来是我太心急,居然这么浅显易懂的事情都没意识到。

  那光线是根据阳光高低来移动,太阳东升西降的轨迹恒古不变,也就是说这光线的路径也是一样,光线不会曲折,只会是一条直线,按照越千玲的说法,这光线会从我们面前直直的延伸到水晶龙面前。

  若这就是安全的通道,那根本不需要光线的指引,我把这事想的太简单,闻卓继续在黑暗中说,到现在还有一样东西我们一直没有关注过,我抬起头知道他所说的是我们头顶上的水晶顶。

  水晶龙巨大的龙口是通向后面的通道,中间由不可避挡密不透风的铁刺机关所阻隔,地上的文字是暗示这水晶龙需要困龙得水,而留下的通风口不是指示安全路径的用途。

  闻卓说石洞中这些已有的东西不会无缘无故的存在,每一样都应该有其用途,我们目前只知道困龙得水,就是要水过龙头,要想解开这里的机关,第一步应该是把石洞中所有的东西都联系在一起。

  对于水晶顶让我想到的只有传闻中秦始皇陵的宝石为天,可出现在这里若也是寓意天际的意思未免有些不伦不类。

  水晶龙、水晶顶还有开启的通风口,以及那一句潜龙勿用引申出来的困龙得水,这几件事物之间如同闻卓提出的疑问,到底有什么联系,要如何才能把这些东西都串联在一起。

  我一边想一边来回走洞,或许是在黑暗中人会本能的选择光明的地方,我不知不觉又走到有光线透进来的石窗边上,再一次把头探了出去,仙水岩下的泸溪河在阳光中波光粼粼,像是游动的锦缎,如同一条蜿蜒盘旋的白龙游过群山峻岭之间。

  水晶龙的龙头在百米高的山壁之中,龙身和龙尾在泸溪河水位之下,困龙得水,困住这水晶龙的是这仙水岩,能让此龙脱困的无疑就是这泸溪河。

  水过龙首,我口中暗暗反复念着这不可思议也完成不了事,要让泸溪河的水淹没过水晶龙的龙首,我从高处看下去,这么高的距离,怎么可能做的……

  我身体忽然抽动一下,猛然回过头去看那悬挂在石洞顶部的水晶顶,再把目光落在对面的水晶龙身上,我站在的地方光线把我脸上的表情照的清清楚楚,估计其他人都能看的清楚。

  “镜子!我知道那铜镜你一直都从不离身的带着,拿给我。”我伸出手,大声对越千玲说。

  黑暗中越千玲把铜镜递到我手中,闻卓的声音再次传来。

  “呵呵,还是差了一点,帝王就是帝王,这一次我又没你想的快。”

  我淡淡一笑,不过依旧有些紧张,听的出闻卓应该和我想的是一样的,我把镜子伸出通风口调试着方位,慢慢牵引着镜子上所折射的光线一点一点移动。

  当那光线最终照射到水晶顶的瞬间,整个水晶顶犹如一个巨大而明亮的玉盘,镜子所折射的光线其实并不强烈,但在这水晶顶的聚集和放大中变的异常耀眼。

  这些光线在水晶顶的转换下一道强烈的白光直射我们对面的水晶龙,整个龙身顿时光洁照人,由水晶打磨而成的每一块龙鳞都闪闪发光,投射在我们面前的地上,由于吸收的光线不同,龙鳞的折射出来的倒影也不同,由明亮和灰暗两种颜色组成,整整齐齐的铺满了整个地面。

  我的嘴角也慢慢上翘,不用说安全的通道就在这两种不同色差的龙鳞倒影之中,萧连山用石头试探很快证明颜色明亮的龙鳞倒影就是安全的通道,而灰暗的会触动机关。

  我终于明白这石洞之中所有存在的东西之间的联系,为什么要选用水晶,因为其有极好的折光性和聚光性,这是这石洞机关的关键所在,而困龙得水,闻卓说的没错,必须要水过龙首,但这里并非指的是真正的水,而是光线,我用铜镜折射下面的泸溪河投射到水晶顶上,经过反射的光线照到水晶龙身上。

  波光粼粼的泸溪河如今淹没水晶龙,而这些光线会照亮整个龙身,龙鳞由水晶打磨而成,每一处龙鳞都是经过精心的拼接,吸收的光线不一样倒影的明亮程度也不一样。

  这一次我没让萧连山抢在我前面身先士卒,很自信都踩着明亮的龙鳞倒影走过去,直到登上水晶龙张开的巨大龙口,回头笑着说。

  “明十四陵就在里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