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六章 阴箭

  从水晶龙口进入是一条深不见底的甬道,我们手里的火光只能照亮我们前方不远的地方,那漆黑中会出现什么没有人会知道,不过从甬道的方向看,我们是平行于仙水岩在穿行。

  我每一步都极为的小心,用如履薄冰一点也不为过,这甬道大约有三米多高,并排能容下三人通过,为了安全,我让其他人一字竖着排开,之间保持相应的距离,万一有突发的情况还能应对。

  大约走了一炷香的功夫,这漫长的涌动消失在火光之中,我们身在何处没有人知道,也不敢多说话,怕是惊扰了什么,我给萧连山递眼色,他把带在身上用于探路的石子扔了出去。

  小小的撞击声在黑暗中回荡,从这回音看这里的空间不会太小,我们一直沿着仙水岩的长平久安台在平行的向前,若是我没估计错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在这山脉的最深沉。

  没有像外面用于照明的油火,对于黑暗最原始的恐惧在我们每个人心中蔓延,我们只能看见脚下几米的地方,毫无目的和方向的摸索着向前。

  走了没多远,越千玲突然蹲在地上,让我把火把拿过去,她摸着地面的石板,用指头敲击了几下,说这石板的材质和这龙虎山的丹霞山地貌完全不一样,不是这里的石材,这种石板在明代多用于铺设道路,在墓地尤为长见,一般是用作神道的铺设。

  越千玲让我一直沿着这条石板路走,常理上这神道的尽头一般是主墓室,可这里不是陵墓,铺设神道一定是有其他用意。

  果然没走多久,我就看看神道两边耸立的石雕,左右两边分别是十二生肖和文武百官的石像,我让其他人不要随意的触碰,以免触发隐藏的机关,我在心里暗暗数着十二生肖,当数完最后一个,再往前走就没有石像出现。

  提心吊胆的往前,火光照亮了台阶,我低头一看是汉白玉的,我小心翼翼慢慢一步一步往上走,最终这台阶把我们带到一处平台上,前面有一处香案,整整齐齐放着文房四宝。

  我们没有人说话,这里太安静,以至于掉一根针的响动都会被听见,我迟疑了一下,走到香案前,拿起上面的毛笔崭新如初,宣纸裹卷在一起,我在香案上缓缓展开空白无字,砚台中的居然不是墨汁,而是朱砂,也不知道是怎么保存到现在,居然一点都没有干涸。

  我拿着火把在这平台上走了一圈,这是一处四四方方由汉白玉搭建而成的平台,雕饰以貔貅和虎狼为主,很明显这平台主武,但具体的作用我不得而知。

  除了我们上来的路之外没有其他的通道,我让萧连山往下扔一颗石子,从回响可以听出平台下面少说也有十几米。

  萧连山正想说话,忽然看见闻卓的手抬起,示意他安静,仔细的好像在听着什么,这密闭的黑暗中对声音的辨识似乎会格外敏感,我们都侧耳去听,叶轻语试图站到闻卓的位置,应该是想知道他听到了什么。

  叶轻语手中拿着火把,刚走到闻卓的身边,闻卓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熊熊燃烧的火把上,脸色一惊,一把推开叶轻语,从她手中抢过火把,我们都没反应过来闻卓突如其来的的举动,叶轻语退了几步好在被越千玲搀扶住,正想质问闻卓。

  当!

  一只黑箭猝不及防的从黑暗中穿透出来,不偏不倚的射中火把,若是之前叶轻语还站在这里,这箭会刚好射中她的胸口。

  有箭射来,而且是寻着火光的方向,说明这不是机关,既然能判别方向这箭就是有人射过来,我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惟独没有想过这尘封几百年的地方,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人。

  我和萧连山挡在前面,闻卓叫着我的名字,很惊讶的看着手中的火把,那只穿透在火把上的黑箭,居然在开始慢慢的淡化,整个箭身腾起一团黑雾,箭就在我们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若不是火把上的箭孔,都很难相信有箭射来过。

  “这……这是什么箭,居然还能消失?”萧连山侧着头问。

  我眉头皱起,不过闻卓似乎有些不敢确定,迟疑了片刻,慢慢伸出手指,靠近还未完全散去的黑雾,触碰的那一刻一抹白霜附着在闻卓的手指上,好在闻卓早有准备,伸出去的手指掐着冥火决,看见那白霜大吃一惊,连忙启咒在指尖召唤三昧冥火,虽然那白霜在三昧冥火中被燃烧干净,不过看闻卓的表情就知道刚才有多凶险,他一直咬着牙,额头渗出细细的冷汗,胸口起伏很大,他到现在虽然没说什么,不过看得出他心惊胆战,以至于要靠深呼吸来平息。

  是阴箭!

  闻卓用自己的身体证实了我和他的猜想,萧连山听见这两个字,不以为然的问什么是阴箭,顾安琪的理解估计和其他人一样,来至阴间的箭,萧连山说既然是阴间的箭有什么好害怕,他好歹也是阴将,十方鬼众都怕他,区区一支阴箭何足挂齿,何况闻卓和我道法了得,怎么会忌惮这东西。

  闻卓到现在才平息下来,看了萧连山一眼,摇着头面色凝重,最后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对于阴箭或许我没他知道的详细,我只不过是在三曲真境中的一曲心镜里见到过而已。

  阴箭,不是来至阴间的箭,而是阴阳箭,借阴阳两界之力幻化而成,下可除魔上可诛神,闻卓心有余悸的对我们说,三界本不互通,各有其特有的能力,幽冥的寒阴和阳世的灼阳这两种力量交汇在一起的炼化而成的箭被称为阴箭,可拥有这样能操控阴阳两界之力的人需要极强的法力。

  闻卓说到这里抬头看我一眼继续说,他之所以知道这阴箭的存在,是因为他曾经经历过,我知道他是在说昔年泰山斗天的嬴政,我在心镜中看见过,嬴政所驱使的百万亡魂之所以能所向披靡摧枯拉朽攻入九天之上,靠的就是这阴阳之力炼化出来的兵器。

  很显然拥有这样能力的人,闻卓只见过嬴政,而且似乎他也是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可如今这幽暗的地方,谁还会向我们射来阴箭。

  我正想到这里,忽然发现手中的火把火势在向后偏移,有风声从我耳边划过,很轻微和细弱,可这里不应该有风才对,闻卓向那黑暗望去,手再次慢慢太起来,这一次不用他提醒,我也能听见声音。

  有点像下雨之前的风声,虽然没那么凛冽但这流动的气息中似乎充斥着萧杀的寒凉,我隐约还能听见细小而尖锐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快速的划破这黑暗。

  破空声!

  我突然想起古啸天射出的箭,他力拔山兮气盖世,弯弓搭箭而出的离弦之箭就是发出这样的声音,不过我听到的声音远比古啸天箭下所发出的要响亮,时间越长那声音越清晰,而且越密集。

  不是一支箭!

  我虽然在黑暗中看不见什么,但到现在已经听懂这声音意味着什么,闻卓的表情和我如出一辙,阴箭下可除魔上可诛神,被阴箭所伤绝对没有任何办法能救回来,嬴政斗天死在阴箭之下的神兵神将不计其数,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又岂能抵挡的住。

  黑暗中的声音如今变得清晰而尖锐,那不是一支箭所能发出的声响,而是无数支箭所组成的箭雨,是不是阴箭已经不重要,从这声响就能听出,从黑暗中向我们射来的箭雨铺天盖地,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我们就站在这毫无遮挡的平台上,已经退无可退,而且从这破空声响亮的程度来看,我们周围百米之内都被这箭雨所覆盖。

  这不是机关,而是有人在黑暗中看着我们,并时时刻刻守卫着这里,任何侵入者都必死无疑,我之前只是惊讶这尘封几百年的地方居然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不过现在让我更加吃惊的是,这黑暗中注视着我们的恐怕不止一个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