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七章 万千兵俑

  闻卓在我身边大声说,阴箭无人能敌,在这里若是有人能抵挡,只有他送给叶轻语的金甲,而另一个就是曾经驾驭阴箭的人。

  他说的是我,确切的说应该是嬴政,闻卓说他用道法布下结界也无济于事,阴箭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说专门是为了克制神力,下可灭魔上可诛神,真正的用途就是为了和九天神众对抗,他的道法源于前世,虽无神力但追根溯源还是属于三十六天的法力,若是之前尚有抗衡之力,现在怕是一箭都承受不起。

  阴有六神,阳有六神。杳冥之祖,天地之精。吾奉帝敕,急与子庚。奋怒电露,山岳摧倾,持符墨火急前去,不得暂停,疾。

  电光火石之间我不敢有半点迟疑,掐阴阳混沌共济指决,念出九天隐龙决的道咒,在平台上结下护体法罩,我道咒刚一念完,嗖的一声,一支黑箭从黑暗中穿透先来,撞击在法罩上面,这是在海底金宫能护佑整个碣石宫的法罩,当时为了不让金宫淹没于海底,我用此法罩阻隔海水都得心应手。

  可如今仅仅是一支箭,我们所有人都看见箭尖所撞击的地方出现一道细细的裂痕,虽然无法穿透法罩幻化成一道黑雾而去,不过就连我在内,都开始不约而同往后退,这是一种本能的回避,虽然在这平台上我们已经退无可退。

  顷刻间漫天的黑雨落下,那是无数支我们根本数不清的阴箭所组成的箭雨,我用毕生道法凝结而成的法罩抵挡着阴箭的攻袭,我们从法罩中看出去,密不透风数之不清的阴箭接连不断的从黑暗中穿透出来,每一处撞击在法罩之上都会留下一道裂痕。

  我知道那黑暗中有人,而且不止一个,但从现在这没有停歇意思的箭雨看,怕远不止几个人那么简单。

  我们除了能听见阴箭撞击在法罩上尖锐的声音,剩下的只能看见幻化成黑雾的阴箭,仅仅是片刻的时间,整个平台周围本身就笼罩在黑暗之中,如今再加上这黑如墨汁的黑雾,我们完全被包裹在其中。

  这阵箭雨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其实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我甚至都不知道下一秒这法罩会不会崩裂,不过这已经是早晚的事,因为护佑在我们外面的法罩如今在承受箭雨的攻袭后,完全松动出无数道无法修复的裂痕。

  黑暗中又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我心有余悸的看着四周,虽然什么也看不见,闻卓脸上是少有的凝重,对于这阴箭他应该不会陌生,我们这些人中,知道其威力和真正见识过的人怕也只有他了。

  “这里是朱元璋的明十四陵?”闻卓突然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看其他人都不明白闻卓这话的意思,不过我心里很清楚,朱元璋留下线索无非是想让后世帝王找到这里,可如今我不再这么想,即便大明后世帝君聪慧过人,能解开之前所有的机关到达这里也说明不了什么。

  因为就算是九五之尊的帝王,又岂能抵挡的住这漫天箭雨,换句话说不管谁找到这里结果也是死路一条,朱元璋留下一个会让后世子孙断命的地方,这就是闻卓想不通的问题。

  我眉头一皱,口中喃喃自语,这里是明十四陵,不过或许并不是朱元璋的,而是秦一手的!

  明十四陵存在的目的是封印九天隐龙决的法力,秦一手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来这里,格杀勿论怕是留给这黑暗中看不见的最后一道命令。

  “哥,你听!”

  萧连山抬手指着前方警戒的对我说,整齐如一的声音在我们四方同时响起,像是什么东西被拉动,我茫然的环顾四周,深吸一口气声音多少有些发凉。

  这是强弩拉弦的声音,四面八方都是。

  第一波箭雨已经让我用毕生道法结下的法罩支离破碎,我心里很清楚莫要说第二波攻袭来的箭雨,怕是再多一箭都承受不起。

  一抹火光从远处的黑暗中绽放,在这幽暗的空间中格外的醒目,我们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火光从一点开始慢慢向四周蔓延,像一条被唤醒的火龙,不对,是八条。

  以那最初的火光为中心,有八条火龙在我们眼前开始快速的燃烧,随着火光的延伸,我们慢慢开始张开嘴,随着火光的明亮黑暗逐渐在我们眼前消失,直至那八条火龙都汇聚到我们所站立的平台四周,第一次看清这里所有的一切。

  这里远比大爷海的明十四陵大的多,第一处大爷海的明十四陵不过是挖空了一座山,而这里是挖通了仙水岩所在的山脉。

  放眼望去火光完全淹没在刺眼的金黄之中。

  我张着嘴慢慢转动着身体,到现在终于明白黄巢那一首千古名句中的最后一句。

  满城尽带黄金甲。

  平台四周被数之不清的金甲兵勇所包围,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火光映射在他们身上的金甲上,反射的金光让这里更加明亮。

  前一排是弓弩然后是重甲戈兵再往后是铁骑,再往后……

  我已经看不见了,实在是太多,这里的兵勇按照行军的阵法所布置,有条不紊蓄势待发。

  越千玲瞠目结舌的看着,甚至都忘记了危险,一个人走到平台边,认真看了半天后,惊讶的只说了三个字。

  兵马俑?!

  顾安琪和叶轻语都去看过举世闻名的兵马俑,听越千玲这么一说,都好奇的走上前,顾安琪看了一会摇着头,说她见到的兵马俑和这里不太一样啊。

  叶轻语也有同样的感觉,至少服饰就不同,这里的兵勇是大明兵甲装备,并不是秦代的,越千玲很惊讶的回答,不是服饰的问题,而是布局,她参与过兵马俑的考古,目前挖掘发现的仅仅是一部分,曾经通过已出土的兵马俑复原全部,出来的设想图就和我们如今看见的八九不离十。

  越千玲很肯定的告诉我们,已经出土的兵马俑只不是冰山一角,而真正的全貌就是如今我们所看见的,听到这里我眉头皱的更紧,朱元璋并不知道兵马俑的布局,想必这一切都是秦一手安排的。

  可他为什么要按照兵马俑的布局布置这里。

  更让我想不通的是,平台下面的并非是真正的人,而是石俑,只不过如今像是有了生命般,灵活自如的操纵着兵器。

  徐福告诉过我守护在秦始皇陵周围的百万兵马俑都是亡魂附身,而这些亡魂非比寻常,并非一般阴兵,而是拥有阴阳两界之力的亡魂,如同那阴箭一样一旦唤醒有毁天灭地的能力。

  可我透过火光看平台下的这些穿大明铠甲的石俑虽然的确是如同越千玲所说的那样,按照秦始皇陵兵马俑的布局摆设,但是这些石俑并不是被亡魂附身的个体,他们向是在被什么操作,动作虽然整齐如一,但明显看的出很呆滞和机械。

  可即便如此这满城尽带黄金甲,单单是他们前方箭弩阵的威力就不容小觑,之前我用毕生道法结出的法罩仅仅只抵挡了一方的箭雨,如今我们四周箭阵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万箭齐发。

  若是这一波箭雨下来……

  我都没去想后果,因为我们再也不可能有后来。

  这法罩是抵御不了第二波的攻击,即便我再重新结下法罩结果也一样,想到这里我手下浸出冷汗,闻卓走到我身边若有所思的说。

  “用这么多石俑守护这里未免有些夸张,这些石俑的存在一定还有其他目的,布置这里的人或许还会再次来,难道他就不怕反受其害?”

  我一愣想到了秦一手,闻卓所说的也不无道理,若是仅仅为了阻止有人到这里,区区一方箭阵足矣,就连我们都躲不过去,试想还有多少人能全身而退。

  秦一手放置这么多石俑应该另有打算才对,可如果到这里的人是他,这些石俑不可能辨认出谁是谁,只会把所有入侵这里的任何人屠戮殆尽,那秦一手会用什么办法来控制这些石俑。

  想到这里我的目光落在平台的香案上,上面摆放的文房四宝,和这剑拔弩张的石洞格格不入,我心急如焚的走过去,如今每一秒对我来说都至关重要。

  我在香案上展开保存完好的宣纸,干净的纸面,崭新的毛笔,红若似血的朱砂,这些东西留在这里一定有用,可到底作用是什么?

  文房四宝是用来书写,留下的是朱砂而不是墨汁,说明所书写的东西需要用朱砂来完成,我拿起那崭新的笔,下意识去沾染血红的朱砂,笔悬停在宣纸上,暗暗问着自己,若现在我是秦一手,他又会在这上面写下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