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九章 混元五帝法界

  这些石俑变成没有生气的石头后,矗立在这空旷浩大的石洞之内除了壮观剩下的也仅仅只是壮观,我收回凌乱的思绪,在火光中向石俑深处走去,耳边所萦绕的共鸣声渐渐开始越发响亮和清晰。

  在四个将军石俑的拱护中,我看见一处特别的祭台,红色的封印珠就安安静静的放在上面,周围几百年的尘埃覆盖着整个祭台,唯独那封印珠依旧光彩照人,珠身上流动的色彩令人炫目。

  我向那封印珠走去,身后的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来,像是一种极其庄严神圣的时刻,一个只属于我的时刻,我把封印珠握在手中迟疑了片刻,四件神器我现在就差魏雍的昊穹剑,惊世骇俗的九天隐龙决就剩下魏雍这最后一块拼图。

  站在这祭台上回想起很多事,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昨天,最苦的时候是认识萧连山卖劳力的时候,可那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因为简单,所有的一切甚至都不用去想,一门心思的只为了吃饱。

  而如今这才短短的几年,我什么都没学会,只是懂得了什么叫沧桑,那是需要时间沉淀才会拥有的一种品质,可对于我来说,沧桑没刻在我的脸上,而是刻在我心里,知道的越多学到的越多,我发现我的心境就越老。

  后悔?

  不!

  我曾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每一处的答复都是一如既往的肯定,我抬头去看对面的那些人,有生死与共的朋友,有能牵手白头的挚爱,没有什么天下苍山的宏愿,更没有君临天下的欲望,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他们。

  为此我无怨无悔。

  我淡淡一笑,握碎手中的封印珠,上面流动的色彩随即化作一圈红色的光晕包围在我身体四周,我下意识的闭目张开双手,体内的九天隐龙决法力像是被唤醒,恣意的在我奇经八脉中涌动,最后汇聚在一起,直至那光晕渐渐暗淡消失,完整的又慢慢潜藏下去。

  很短暂的一个过程,甚至没有什么特别震撼的地方,不过或许只有我最清楚,这些由嬴政元阳封印的法力,我吸取的越多,所拥有的嬴政元阳也越多。

  我越来越像他,就如同心境,我早已不是几年前懵懵懂懂的那个秦雁回,那份沧桑应该是属于曾经的他才对,不过现在也变成我的,即便是简简单单站在这里,我也会下意识的把单手背负在身后。

  前一刻我看这些石俑还是单纯的石头,如今落在我眼中已变成百万虎狼,可以横扫天下乃至三界的大军,我细细搓揉着手中的碎末,散落在地上,动作缓慢而沉稳,大有天地在我心,万物皆为我用的意境。

  好在这些元阳中不拥有嬴政的记忆,若是连这些我都承载的话,我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峥!

  一声龙吟。

  这是利剑出鞘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石头中格外的清晰,我侧头看去,闻卓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顺势拔出叶轻语手中的雷影,本来就是他所锻造的神兵,或许只有在他手中才能运用的出神入化,剑作龙吟,雷影上的青冥之光环绕着不断交织的电闪,闻卓就站在我对面几步的距离。

  这一剑他是刺向我的,而且是全力以赴的一剑,从他拔出叶轻语手中雷影到向我刺来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直到剑已经快刺到我胸前,其他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闻卓这一剑雷霆万钧,真正的雷霆万钧,剑锋所过之处两边的石俑都纷纷炸裂,他是把所有的道法都灌注在这雷影之上,那是三十六天天罡雷部的法力,何况若是他在神尊之位本就是司生死之权的人。

  不是没有人阻止他,实在是太快,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我甚至都没听见其他人的惊呼,可我没有动,即便那一剑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我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倒不是我有多自信可以躲过这一剑,而是我根本没想过要躲,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和曾经生死与共,他们心中最相信的人是我,而我亦然一样,站在我面前的只有朋友,没有刀兵相向的敌人,对于朋友我从来不会迟疑和怀疑。

  对于闻卓,我只记住他说过的那四个字,永不相负,字字千斤就烙印在我心中,他是玩世不恭的人,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承诺毋容置疑,就如同我会毫不防备的把后背交给萧连山一般。

  当!

  一声势大力沉的撞击声,闻卓的剑停在我胸口近在咫尺的地方,事实上并非是他收剑,闻卓这一剑是全力以赴,直到那声音响起,其他人才反应过来,都惊慌失色的惊呼。

  闻卓甚至还在用力,可剑尖就停在那里丝毫都无法前行,撞击声中一道淡蓝色的光晕慢慢从剑尖撞击的地方显现出来,越来越明显,直到最后完全把我包裹在其中。

  三山五岳朝拱!

  这是护身的结界,就如同魏雍的七星五兽结界还有秦一手的漫天华盖,这是需要千年道行修为才能炼化的结界,闻卓也有,就是他的金甲,不过他送给了叶轻语。

  而我的混元五帝结界,这原本应该是嬴政的法界才对,在我解开封印的法力后,随着道法的大增护身法界也被激发出来。

  “之前还能和你并驾齐驱,现在你已经是一骑绝尘。”闻卓收起雷影背在身后嘴角缓缓翘起邪笑。“帝王,你如今的本事也不用让人担心,等你学完九天隐龙决估计放眼天下你就算第一人了。”

  闻卓这一剑是在试我解开法力封印后,如今的道行修为,以闻卓倾尽全力石破天惊的一剑居然都无法穿透我的护身法界,我只知道在解开封印后法力大增,但闻卓若是不试这一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道行修为居然一下提升了这么多。

  萧连山之前还惊慌失色,听见我和闻卓的对话才明白是虚惊一场,接过闻卓手中的雷影,脸上的憨直之气如今变成幼稚的好奇,居然拿着剑尖又来刺我。

  估计他是想再看看我的护身法界,可奇怪的事萧连山手中的剑刺过来,缓慢而谨慎,似乎是怕伤到我,比起闻卓雷霆万钧全力以赴的一剑,萧连山手中的旷世神兵简直就如同一把玩具,毫无威力可言。

  可是就是这没有丝毫威胁的玩具如今正不偏不倚的抵在我胸口,若是萧连山再一用力,剑尖会轻而易举的没入我的胸口,混元五帝结界没有出现,这让闻卓和我都有些诧异。

  萧连山甚至回头去问闻卓,他是怎么做到的?

  闻卓看着我一脸茫然,问题当然不会在闻卓身上,应该是我才对,我虽然拥有了法界可还没有融会贯通,做不到随心所欲,真正的法界应该如同魏雍和秦一手那样,由心所发,根本不需要刻意的驾驭,就好像之前闻卓那毫无预兆倾尽全力刺来的一剑,我甚至都没有去想过,就能激发出来,完全是一种随心发动,在千钧一发之际可以呼之欲出的本能。

  萧连山那一剑我感觉不到危险,所以也激发不出结界,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释。

  越千玲没好气的推开闻卓和萧连山,白了他们一眼,一把夺过雷影还给叶轻语,在嘴里嘀咕什么不好试拿这个试,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比试的时间迫在眉睫,既然我们已经达到目的,应该趁早赶回去。

  我点点头这里的石俑虽然已经没什么危险,不过身在这万千石俑之中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自在,我刚离开放封印珠的祭台,忽然祭台上之前安放封印珠的汉白玉支台缓缓沉下。

  我应该是触动了什么机关,顿时紧张的警戒四周,闻卓还有萧连山和我组成一个圈,把越千玲她们挡在身后,我的目光一直落在沉下去的支台上,等它重新升起的时候,上面多了一方砚台。

  我先是眉头一皱,迟疑了片刻后重新回到祭台上,支台上那砚台我仅看了一眼,身后的越千玲兴奋的指着砚台声音都有些激动。

  “这是……这是我们在弦台宫得到的锦缎上看见的那方砚台!”

  我当然认得,而且还见过,在武则天那儿我已经见过这方砚台,和眼前的这一方一模一样,有一孩童坐于树桩之上,手持钓具专心致志在砚台中垂钓,人物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砚台犹如一潭秋水,孩童在湖边垂钓。

  这是一方造型工艺都堪称完美的砚台,砚台边上垂钓的孩童和钓具都于所画砚台浑然天成,不难看出这两者是用同样的材质所做,要雕刻出如此栩栩如生的人物和精细的钓具,这应该是一方澄泥砚,而只有澄泥砚才能达到这样的要求,因为澄泥砚其精于雕琢,泽若美玉,储墨不耗,积墨不腐,冬不冻,夏不枯,写字作画虫不蛀。

  我记得上官婉儿告诉过我,这砚台叫童子钓文砚,按照砚台的款识,以砚台为湖水,而插笔放墨的地方做成一个巧妙的孩童垂钓样式,就连手中的钓具也惟妙惟肖,细细的鱼线垂落于砚台中的墨汁中,犹如在湖边垂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