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章 单刀赴会

  我曾经疑惑似乎童子钓鱼砚远比童子钓文砚这个名字更加贴切才对,可是在上官婉儿演示了这砚台的神奇之处后,才知道童子钓文砚这个名字是多么准确。

  闻卓和萧连山都见识过这方砚台的奇妙之处,可惜砚台里面没有墨汁,无法给越千玲她们演示,我把这砚台的原理和传承告诉她们,这是大唐时候的贡品,可制作这砚台的人巧夺天工在里面设置了机关,砚台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底座,就是砚台本身,而另一部分是垂钓的孩童,把要书写的文字雕刻在特定大小的刻片上,放入孩童之中后会封闭,如果强行打开里面的刻片也会粉碎,要想让孩童把字写出来就必须要下面的底座。

  当孩童插入底座后机关就会启动,应该和现在配钥匙的仿形原理差不多,机关带到钓具在刻片上滑动,钓具就变成一只笔,把刻片上的内容写出来。

  这砚台一共只有两方,其中一方在武则天手中,而另一方出现在朱元璋留下的黄绢上,不言而喻最后朱元璋得到了另一方童子钓文砚。

  也就是我们眼前所看到的这一方,而另一座明十四陵的线索就藏在童子身体中的刻片上,和合玉杯一样,朱元璋想要把这些承载线索的物件传承下去,可他能想到的事,秦一手又怎么会想不到,最终还是被秦一手收为己用。

  或许是这满城尽带黄金甲可以操控阴箭的石俑让秦一手太放心,事实上还真没有谁能在这里全身而退,我是一个例外,但越雷霆绝对没这本事,所以秦一手才会和他达成这个交易,即便是把合玉杯交个越雷霆,他就是能找到这里,也不会活着离开。

  只是秦一手没有想到,越雷霆居然会把合玉杯交给我,交给一个唯一能进来这里的人。

  同样的道理,既然是一个万无一失生人勿进的地方,把另一座明十四陵的线索也保存在这里当然是最好的地点。

  我让越千玲把这方砚台收藏好,就算我们知道了最后一座明十四陵的线索,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研究砚台中的秘密,当务之急是龙虎山的玄门比试。

  我们原路返回,离开的时候闻卓忽然拉着我,一本正经的说,这些石俑我虽然能控制,可能操控阴箭是凶物,就这样留下怕是不妥,万一被人驾驭,拿这些就不是普普通通是石俑,放出去必定是一场浩劫。

  闻卓的意思我懂,他想毁掉这里,事实上我也有这个想法,这些石俑仅仅只是一部分被秦俑所操控其威力就不容小觑,倘若都装上能借用阴阳两界之力的秦俑,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想了想还是摇了摇,毁掉这里容易,可是石俑并不难做,要多少就能做多少,关键是那些秦俑,那才是关键所在,毁掉这里只不过治标不治本,找到剩下的秦俑销毁掉才是最彻底的办法。

  否则就算我们毁掉这里,倘若有人有心想利用那些秦俑达到某种目的,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满城尽带黄金甲。

  闻卓想想我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朝闻卓点点头,他心领神会一个人重新走回到我们最开始站立的点将台上,我让其他人都退到甬道中去。

  我们在远处看着点将台上的闻卓,他竖两指并于右拳虎口,口中默念道咒两指缓缓向左移动,随着两指的滑动闻卓的金锏慢慢出现在他右手之中。

  等金锏被祭出,闻卓独立点将台,两指竖立于眉间,但是金锏举天,口中大声念出天罡雷部的地煞奔雷神咒。

  天雷天中起,地雷地中行,神雷动五岳,震定乾坤四海腾,今日召汝,速来现形,密行五阙号,霹雳借神威,神符所到处,万邪不敢生。急急如律令。

  闻卓召唤的是地雷,咒完雷至在这石洞万雷奔腾,他手中金锏引雷而下,千万电闪以闻卓为中心,一圈圈密集的向四周扩散劈下,顿时整个石洞山崩地裂般,雷电所到之处那些石俑纷纷炸开四分五裂,仅仅是片刻功夫,所有的石俑全都一片狼藉支离破碎的碎成一地。

  等闻卓从点将台下来的时候,之前这令人叹为观止堪比秦始皇陵兵马俑的石俑兵阵已经荡然无存,地雷除邪魔,地雷之下邪物无所遁形所以这石洞中,不光是石俑,就连那些未安装完的秦俑也全部被销毁。

  回到天师府已经是晚上,等在门口的道士看上去比我们还要着急,见我们一个个浑身湿漉漉的回头,先是一愣也不好多问什么,因为不知道确切的时间,我问道士距离比试还有多久。

  道士稽礼很焦急的回答,比试就在明天,因为我们离开天师府好几天,一直不见回来,道士担心我们赶不上比试正心急如焚的等着我们。

  比试是明天,我都愣了片刻,还好事情顺利,若是再耽误一天怕是赶不上了,好在比试之前解开了法力封印,也算是多了一分胜算。

  我客气的对道士还礼,告之明日我们会按时参加,道士抬头看看我们回答,比试安排在明天晚上,地点是天师府的万法宗坛。

  道士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再次看看我们。

  “龙虎山二十年一届的玄门比试,按规矩每一方只能出两人参加比试,各位居士明日比试只能去两人,谁去谁留还望各位居士权衡定夺。”

  道士说完转身离去,我们回到厢房都一言不发,我原以为只要上山就可以参加比试,可去的只有两人,我们这些人里面,我是必须要去的,剩下的五人里面还要有一个人和我一起。

  不用说最合适的人选应该是闻卓,有他帮我会事半功倍,论法力我们六人里面现在最高深的应该是越千玲,她在拥有那五份芈子栖法力后已经高深莫测,可她并不能融会贯通的驾驭,何况能过三曲九洞登龙虎山的都是道法高手。

  胜负往往都是在一招之间,她虽然厉害但是不能随心所欲控制她拥有的法力,而且我发现几乎所有的事都和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不想越千玲以身犯险。

  我的目光落在闻卓的身上,有一种期望和恳切,按理说闻卓听到我要去幽冥拿大悲金锡杖都没犹豫过的人,到现在我和他也算是生死与共,他断不会拒绝。

  可闻卓居然在对我摇头,而且很坚决的样子,嘴角挂着不羁的笑容。

  “这一次我不能陪你去了,帝王,这比试怕是要你一个人参加。”

  萧连山一听拍着桌子就站起身,毫不犹豫的大声说。

  “哥,我和你去,不就是比试嘛,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怕这比试。”

  “我都说了,这比试要他一个人去,我不去,你同样也不能去。”

  闻卓笑着但样子很认真,我知道他的性子是游戏人间什么都不会在意,不过我更知道闻卓绝对是一个知道轻重的人,这个时候他不会随随便便乱说话。

  叶轻语都看不下去,坐到闻卓身边瞪了他一眼。

  “你不是挺有能耐的吗,他为你可以两肋插刀,现在关键时候你居然让他一个人去,你……你这个人还真是薄情寡义啊。”

  “你为什么不陪我去?”我知道闻卓的认知中没有害怕两个字,他不去一定有他的原因,我疑惑的问。

  “我害怕。”闻卓的回答让我目瞪口呆,这完全不该是他说出的话。

  “你还是不是男人,有什么好害怕的,你害怕,我不怕,你不去,我去。”萧连山豪气干云义正言辞的问。“……你下幽冥你都不怕,你这会怕什么?”

  “我害怕去了也帮不上忙。”

  “你和我哥道法都很厉害,我们这些人里就数你最能帮上忙了,你去了怎么会没用,你就是找借口。”萧连山有些不解的问。

  “我们这几个人里面,加上刚借口法力封印的帝王。”闻卓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特意看了我一眼。“谁能赢古啸天?”

  房间里顿时一片沉寂,我一直在想着魏雍还有秋诺,甚至还有那个神秘莫测的黄爷,竟然忘了还有一个不被道法所伤,又能力拔山兮气盖世,神勇无匹千古无二的古啸天。

  一方只能有两人参加,不用说魏雍带上的一定是古啸天,这是一个可以让他稳操胜券的人,想到这里我忽然明白闻卓让我一个人去的意思,深吸一口气苦笑着说。

  “闻卓说的对,我一个人去,你们去了也帮不上忙。”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九十章 单刀赴会”

  1. 回复 2014/04/06

    今天晚上没得看了

  2. 回复 2014/04/06

    大白菜

    你需要来点红牛或士力架什么的,速度更新!!!!!!!!!!!!!!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