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一章 万法宗坛

  天师府的万法宗坛实则是二门院内的一间四合院,寓意万神集聚之所,红墙绿瓦,油漆雕画,脊兽腾飞,门悬万法宗坛一匾,院内建殿三座,正殿五间,朝院门居中而立,阶前置一九龙三脚焚香大炉鼎,东西二殿,合面而建。

  院中十字甬道,珍花异木,松柏长青,千龄罗汉松二本,一雄一雌,盘根错节,叶翠葱郁,并列峰冠,稀贵罕见,使万法宗坛的四合院,显得格外肃穆威严。

  我去的时候是夜晚,万法宗坛宽敞的殿前广场能容下几百人,二十年一届的玄门盛会,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向来顶礼膜拜般观赏玄门最高道法比试的同道中人应该挤满这里才对。

  可我去的时候,这万法宗坛要比天师府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安静,一路上除了带路的道士外,我再没有见过其他人,就连带路的道士也停在万法宗坛外面,我信步走进去,这样的安排倒也不奇怪,能走到这里的玄门之人又岂会是随随便便可以抛头露面大庭广众之下放手一搏的。

  对于其他人来说知道最后的结果就行了,至于过程除了参加比试的人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我进去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魏雍,和我估计的一样,他身边站立的是古啸天,一个可以让他稳操胜券的人,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我不是第一个来的人,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个,至少除了魏雍之外,我还没有看见其他人。

  魏雍和古啸天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他的眼睛依旧深邃,古啸天即便是坐着给人的感觉也是霸气十足,整个人像一把剑,一把永远不会被折断的剑,他身边被布包裹的东西我当然知道是什么,锋芒毕露威慑天下的兵器,或许只有藏在布袋中才能隐藏其光芒,即便如此我也隐约能感觉到从那布袋中透出的寒冷。

  徐福还是一身黄色道袍,他是一个人来的,身边我没看见岚清和顾连城,事实上这样的场合,他们的确不会有资格来,徐福手中的托盘里放着我曾经认为至关重要的玉圭,虽然现在其作用和效果都变了,可这玉圭的分量却一点没变轻,反而是更重。

  徐福就把玉圭放在殿前的香案上,按照比试的规则,登上龙虎山的人相互斗法,胜者最后和徐福相比,若胜则拥有玉圭,很简单易懂的规则,不过现在似乎变的更简单。

  我的目光看着门口,猜想着还有谁会从那道门中进来,心里暗暗在想,秋诺和那人会不会来,除了我认识的这些人,还有谁能登顶龙虎山,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场比试本身就已经失去了意义,我必须拿到玉圭,这是提前就安排好的事,不过不是我安排的,我依旧是棋局中的棋子,我存在的目的是为了用玉圭封赦秦始皇陵外的百万亡魂。

  在我做到这一点之前,相信不会有谁和我争着玉圭,至于我做我该做的事以后,才是魏雍动手的时候,这也是他带古啸天来的原因,就算他在道法上杀不了我,古啸天要我的命简直易如反掌。

  还有徐福,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他的用意和目的,作为四大弟子之一,显而易见他应该是和魏雍站在一同阵线上才对,所以当徐福进来的时候,一直安坐于椅子上的魏雍很客气的站了起来。

  “徐师弟,当年一别已有千载,听闻徐师弟修道于龙虎山,清修之所一直不敢惊扰,今日按照约定齐聚此地,再见徐师弟依旧是超凡脱俗,风采不减当年。”

  “魏师兄客气,你我各守其命,千载重复本应再如当年彻夜把酒言欢,只是愚弟清修已久,红尘俗事怕是忘的差不多了,招待不周之处还望魏师兄见谅。”徐福说的客气,而且连态度都极其谦逊。

  只不过这种谦逊的让我这个外人都感觉有些莫名的疏远,好像他是在刻意和魏雍保持这距离,这不是千年时间所产生的距离,而是一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隔绝,他们两个人虽然站的很近,但两人的心分明就是咫尺天涯。

  我能看出和听出徐福的话中之意,魏雍当然也可以,所以他现在看徐福的表情有些奇异,从容的一笑目光落在旁边的玉圭之上。

  “徐师弟如今大道独行,早已超凡脱俗,自然不是我所能达到的境界,只不过你我都有死命在身,就怕徐师弟在这龙虎山静修千载,都忘了这凡世的约定。”

  徐福没有回答,和魏雍一样随着他的目光看向玉圭,我看见他默默叹息一下,有些无力也透着无奈。

  按照规矩香案上那一柱香燃尽的时候也是这次参加比试结束的时候,若是在这之前没从外面那扇门进来就没有资格参加比试,到现在我还是有意无意的瞟着门口,魏雍能来在我意料之中,我还想知道除了他之外谁还会来。

  徐福坐回到正中的椅子上闭目凝神,再也没和魏雍说话,魏雍很平静的喝着茶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他看上去远比我要轻松,到现在在他脸上也看不出一丝紧迫的表情。

  门外传来脚步声,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我下意识向门口看去,这脚步声听上去很熟悉,每一步都信心满满,和古啸天一样,只有极其自信而且自负的人才会拥有这样的脚步声,向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担心别人的提防,因为在他们眼里除了能看见自己外,再也看不见其他任何人,或者说也看不起其他任何人。

  越雷霆走进来,边走边拍着身上的泥土,好像在龙虎山重遇到他之后,越雷霆就如同天天睡在坟墓中一般,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但他身上的泥土分明有墓地里的夯土石灰。

  越雷霆进来的时候,古啸天睁开了眼睛,或许在这万法宗坛中唯一能让他在意的也只有越雷霆,我记起越雷霆单手握着古啸天金箭的那一刻,到底要多大的力气和胆量才能接住霸王的箭。

  越雷霆嘴里嘀咕着我听不清的话,进来后甚至都没去看过其他人一眼,对直走到我的旁边坐下,他手中同样也拿着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长度和对面的古啸天一样,越雷霆随意的放在一边,不过我看见古啸天的眼中已经完全没有随意。

  “妈的,记性真是不行了,找了好多天才找到。”越雷霆端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好像他眼里只能看见我。“还好赶上了,雁回,你说我是不是越活越笨了,自己埋的东西都能忘埋什么地方。”

  这就是为什么闻卓让我一个人来的原因,一方只能有两人参加,闻卓的道法出类拔萃,带他来我当然会事半功倍,可是还有一个古啸天的存在,一个完全不惧怕道法而且神勇天下无二的人,我带再厉害的道法高手来也无济于事。

  闻卓是让我把另一个位置留给可以和古啸天抗衡的人。

  虎威难犯堪比项籍。

  闻卓要让我等的就是旁边的越雷霆,我当然知道他会来,在河边越雷霆给古啸天说过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有越雷霆在,古啸天就不再是这里只手遮天的人,而我的对手就只剩下对面的魏雍。

  当然,或者还要加上徐福。

  香案上的香已经快燃烧到尽头,门外再没有脚步声传来,我开始渐渐失去仅存的好奇心,玄门博大精深,可真正能窥其精要的凤毛麟角,若是说当今玄门高手,想必如今坐在这庭院中的人都是数一数二的。

  我在等着香的熄灭,也在等着那扇门的关闭,同时也在等待一场生死未知的比试,我承认现在我做不到心如止水,这点上我远比对面的魏雍要差,至少到现在他的表情依旧是从容不迫,而徐福自从闭目凝神后我就再没见他动过。

  越雷霆喝完自己的茶,问都没问就端起我的,和我认识的越雷霆一样,性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大大咧咧不知道惧怕的人,之前我是认为越雷霆是争强斗狠所以胆子大,不过现在隐约感觉我想法是错的,他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胆色,那不是仅仅靠胆量就能拥有的气势,那是经历过无数风浪后沉淀下来的习惯。

  我重新去看那支香,在熄灭的最后一刻,我又听见了那扇门外的脚步声。

  我好奇的往过去,进来的会是谁,秋诺,那个人……

  在我眼中或许如今这庭院中坐着的都是棋子,只不过各自有不同的目的,我希望在今天能见到操作这一切的人,若是结束,我真的希望所有的一切就在这庭院中尘埃落定。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九十一章 万法宗坛”

  1. 回复 2014/04/11

    越雷霆

    我不是黄爷!
    如果你们非得问我叫什么。
    我会说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