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章 半颗谷钉

  “呵呵,真的很厚,也很重。”我笑着对姜教授说。

  “是不是真的?”越千玲在我耳边小声问。

  “真的假的又怎么样,反正你也不买,看看就行了。”我小声嘀咕。

  “你到底说不说?”越千玲一急紧紧抓着我胳膊。

  “你轻点,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陈何体统,何况男女授受不亲,你也算读过书的人,怎么这个都不懂。”我用力搬着越千玲的手,口里抱怨的说。

  “哟,现在跟我提男女授受不亲了,你当初跑进我浴室的时候,没见你这么正义凛然啊。”

  越千玲戳到我的痛处,我立马低着头尴尬的说。

  “断人财路,杀人父母,这是规矩,你非要逼我干什么啊。”

  “那你不说了是吧?”

  我坚决的点点头。

  越千玲也不和我计较,松开我胳膊,对着摊主说。

  “这玉璧我买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越千玲的身上,又是一片哗然,五万元钱可是一个天文数字,没想到一个女孩张开就要买,我知道越千玲没开玩笑,对别人来说五万元是天文数字,可对她来说真不算回事。

  我连忙拖着越千玲就往外走,越千玲不依不饶的甩开我的手。

  “我就要买,怎么了。”

  “难道这位小姐喜欢,既然姜教授估的价是五万,我也不多要,像这样的物件绝对不止值这个价。”摊主听说有越千玲要买,也心平气和的说。

  “千玲,我知道你一向喜欢玉器,这玉璧的确是块好东西,以你的经济实力,买下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当收藏也好,当投资也好,都是不错的选择。”姜教授知道越千玲家境殷实,笑了笑点着头说。

  越千玲拧着头挑衅的冲我笑着。

  “喂,我可真买了。”

  我咬着牙,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白了她一眼。

  “假的!”

  围了好几圈的人群被我“假的”这两字,如同被点燃的炸药桶,一下炸开了锅,七嘴八舌议论着,纷纷看着我。

  姜教授也愣了一下,这才明白为什么越千玲一直催促这我看玉璧,连忙问我。

  “这玉璧过你手就半分钟不到,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越千玲后来才告诉我,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是平时,姜教授说这玉璧是真的,她想都不会想,可看见我一直默不作声,心里很没底气,我说出是假的,她心里却暗暗高兴,姜教授在考古研究所专攻玉器鉴定,可算的上玉器鉴定的泰斗,人称姜一眼!

  就是说他看玉器只需要看一眼,就能辨别真伪。

  如今我跳出来说是假的,这分明是向权威挑战,这个场面一直是她很期望看见的,越雷霆天天在她面前说我这好那好,天上有地上无似的,如今和姜一眼耗上了,就等着看我笑话。

  “你别说一个假的就完事了啊,总得有一个原因吧?”越千玲火上浇油的笑着说。

  我看懂了越千玲脸上笑容的意思,无力的拿起玉璧,走到姜教授身边。

  “我就是瞎猜的,您老眼力好,看看这儿。”

  姜教授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低头去看玉璧上我指着的地方,脸色越来越黯淡,重重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丢人啊,丢人啊,居然看漏了这个。”姜教授痛心疾首的说。

  越千玲没搞明白为什么前一刻姜教授还信心满满,多看了一眼就变成这样。

  “姜教授,这玉璧到底是不是真的?”人群中有人好奇的问。

  “哎……打眼了,对不住大家,这……这是假的!”姜教授低着头说。

  摊主听他这么一说终于坐不住了,急急忙忙站起来,紧张的说。

  “怎……怎么会是假的呢,我找人专门验过,千真万确的真货,我可是花了一万多元钱买的啊,姜……姜教授,您得给我说清楚。”

  越千玲重新拿起玉璧,诧异的看着我说。

  “到底什么地方有问题?”

  我指着玉璧边缘的一处地方让她看,越千玲低头仔细看了半天才发现,玉璧边缘处有一个谷钉只有一半。

  “谷钉只有一半……这……这和真假有什么关系吗?”越千玲还是不太明白。

  “有什么关系?!”姜教授一脸严肃的说。“关系大的去了,就没这么做的,做工的人,绝不会弄出半颗钉出来。”

  “可能是工艺有偏差而已,也不能就单凭这个断定是假的啊?”越千玲依旧不解的问。

  “这是宋代仿汉代的玉璧,工艺上已经相当成熟,所以说绝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瑕疵。”姜教授语重心长的解释。

  摊主头上直冒冷汗,手抖的不行,慌慌张张的说。

  “姜教授,您老给看仔细了,您可别吓我啊,会不会真是误差而已。”

  “这不可能有什么误差的,古人在制玉上是非常严谨的,不会马马虎虎的随意加工,像这种谷钉的排列是很规矩的,按照正规的作法,空间应该是算好的,玉璧直径是多少,可以做多少颗,这些在做之前都要做到心里有数,绝不可能出现半颗的现象,这很明显是后人在制作过程中算计不足,造成的失误。”我看摊主着急的样子,叹了口气在旁边小声说。

  听我这么一说,围着的人轰然散开,没有半点同情和留恋,鬼市向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这玉璧即便再好看,只要是假的,就和这鬼市里成千上万的物件一样,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

  摊主瘫软的倒坐在地上,眼睛呆呆看着眼前的玉璧,样子有些让人不忍。

  “真可怜,看样子他也是被人骗了,一万多元钱买了假货,哎……”越千玲很伤感的说。

  我低着头把她往外拖,没好气的说。

  “断人财路,杀人父母,都告诉过你,行有行规,观而不语,你现在可怜他有什么用,如果不是你,他会这样吗?”

  “可……可东西就是假的啊,假东西总不能拿出来骗人吧。”越千玲偏着头不服气的说。

  “这是鬼市,看眼睛吃饭的地方,没有强买强卖,也没有欺行霸市,生意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断玉真假唯眼力而已,眼力不到,以真为假,以假为真,乃是常事,与人无尤。”

  越千玲刚想辩驳,姜教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这鬼市满目疮痍,醒者笑醉者,醉者笑醒者,醒醉各自乐,黑白共乾坤。”姜教授叹了口气低沉的说。“千玲,很多事不是对和错,真和假这么简单,雁回说的不错,今天是我打眼,但你逼雁回众目睽睽之下说出真伪,的确乱了这里的规矩。”

  越千玲听平时忠厚老实而且学富五车的姜教授都这样说,红着脸低头不说话。

  “雁回,器鉴定这行当我混了一辈子,人称姜一眼,惭愧啊,今天如果不是你,我这名声可就毁在自己手里了,看了几十年还不如你一眼,什么狗屁姜一眼,呵呵,还是后生可畏。”姜教授神情黯然的摇着头说。

  “姜教授,您千万别这么说,人鉴玉三分准,玉鉴人百分百,能不能断玉真伪是小事,像您这样这么大的头衔,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承认自己打眼,您才是真正的高风亮节。”我连忙干笑两声谦虚的说。

  姜教授欣慰的拍拍我肩膀,意味深长的对越千玲说。

  “千玲,看玉你可能比过我,不过看人嘛,呵呵,我这老东西甘拜下风,你找到这么好的男朋……哦,不对,应该是朋友,呵呵,你眼光独到啊,好好把握,这小伙真不错。”

  “姜教授,反正您也是一个人来逛鬼市,要不和我们一起吧。”越千玲红着脸岔开话题。

  “呵呵,好当然是好啊,就是不知道我这个老头子会不会打扰你们两人。”姜教授欲言又止的笑着说。

  “瞧您老说的话,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有您在给我补补课,我的论文一定能发表,平时别人请您老上节课可是要花真金白银的,我这不是捡了大便宜嘛。”越千玲仰着头笑着说。

4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三十章 半颗谷钉”

  1. 回复 2014/09/08

    三粉

    能不能不把女的写的那么蠢 看的我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2. 回复 2014/09/26

    Anonymous

    真烦这女的,千万别凑成一对,比较适合萧连山

  3. 回复 2014/12/08

    叫兽

    赔我一晚,论文好说

  4. 回复 2016/07/05

    千玲

    毕竟我不是人民币,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