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舔舐着有些干燥的嘴唇,我承认此刻我心中的悸动和紧张,天际中不断响起的雷声越发密集,像是知道我打算会做什么一样,那会是一场旷世的大战,江山血染已经不值一提,我要这三界都臣服于我脚下。

  我笑了,一种很自信和骄傲的笑,远比魏雍甚至任何人要高傲,如同在嬴政脸上看见过的笑容,那一刻就连秦一手整个人身体都颤抖一下,魏雍惶恐的有些坐立不安,他们似乎知道我这笑容意味着什么。

  我另一只手已经拿出了传国玺,昔年嬴政泰山斗天的法器,千年前的场景或许会在这龙虎山重新上演一次,唯一不同的是,不会再有功亏一篑。

  我把玉玺放在手心之中慢慢托起,中指上还未干涸的血渍侵染在上面,即便是丁点也足够,传国玺通体变成红色,像是感应到大战在即的暗涌,已经停滞的风再次随着传国玺的出现而狂风大作。

  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抬起头,站在原地仰望天际,旁边的秦一手嘴角蠕动是想要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他很清楚,如今的我已经不是一句话能阻止的。

  “帝玺在此,秦皇亲临,千年伐天胜负已分,今世安平国泰民安,五帝嗜魂扰乱人世非人祸,乃有人乱世,若遭天谴实为天之不公,今帝再唤虎狼大军,平天谴帝自收回伐天之命,三界皆安,若冥顽不灵执意天谴于世,帝亲挥军百万血染九天!”

  我话音一落,天际一声巨雷荡天,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直直劈在我手中的玉圭之上,浓重的阴气被彻底激发出来,电闪被玉圭完全吸收进去,通体散发着动人心魄的黑光,笼罩在整个庭院之中,然后我猛然举起玉圭,一道势不可挡的黑气从玉圭之中波涛汹涌般源源不断涌现出来,犹如一条冲天黑龙瞬间吞噬掉电闪,像天际呼啸而去,巨大大黑龙平地而起势如破竹般直上九天。

  一直冲入在我们头顶盘旋的血云中心,如同要撕裂整个天际一般,转动的血云突然戛然而止,冲天的阴气在血云中间越聚越多,还在从我手中的玉圭中源源不断的涌出,直至最后在天际汇集成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球。

  封赦九天!

  我仰头大喊一声。

  那巨大的黑色圆球应声爆裂而开,向四周快速而强力的扩散,相连在一起的血云瞬间被冲击的荡然无存,夜幕之中看不见一丝云层,之前被遮盖的明月如今皎洁的像一个玉盘挂在天际。

  天谴前兆的血云已经散去,魏雍精心筹谋的五帝嗜魂阵已经被破去,天际之中再也没有雷声响起,一切又恢复了安全,收回天谴要么我挥军百万血染九天,孰轻孰重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众当然会权衡,千年前那一场旷世的伐天之站,单凭嬴政一己之力已经让泰山下被镇压多少神兵神将,而如今我虽然没有嬴政那通天彻地的完整法力,但是我却拥有那攻无不克的百万亡魂不死大军。

  若是千年前泰山之巅发生的事再经历一次,结果显而易见,我手中的玉圭上浓重的黑色在慢慢消失,最后玉圭又变成温润的淡白色,看来这场迫在眉睫的大战已经告终。

  我看看手中的玉圭,眉头微微皱起,有一件事我突然想不明白,嬴政既然拥有这样的法器,他平定三界指日可待,他又何必要修建祭宫,什么开启幽冥之路的说法似乎在我如今看来是极其荒谬和多此一举,我在心里暗暗问自己,千年前嬴政为什么不用这玉圭呢?

  我回过头的时候,看见秦一手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相信之前那一幕一定让他心惊胆战,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我最终是选择了前者,倒不是我真有坐地成佛普度众生的宏愿。

  事实上我第一个想法是荡平三界,一统为皇。

  可在我开口的那一刻,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三曲真镜中,在一曲心镜里见到的那些场景,萧连山和顾安琪携手到老,闻卓和叶轻语终成眷属。

  最后是越千玲,我记起她一个人留在山里落寞孤寂的背影,她坚守了自己的承诺,她的身边是应该有我的,生死与共风雨同舟的一路走过来,我相信最后陪在她身边平平淡淡终老山林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而且我也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或许这龙虎山就是一切事情终结的地方,只要我还能从这万法宗坛再此走出去,相信一切都会在这里尘埃落定。

  我的手低垂下来的时候,我看见魏雍站起身,就连一直心如止水坦然冥想的徐福也睁开了眼睛,他们的目光都落在我手中的玉圭之上,秦一手刚放松的表情如今又严峻起来。

  在之前这仅仅是一个价值连城的玉圭,可如今已经变成拥有可以召唤不死大军的凭证,嬴政的元阳就灌注在其中,即便握着玉圭的人不是我和嬴政,只要懂的这玉圭的用法都能赦令。

  而这庭院中站着的三个人似乎都具备这样的能力,我本不相信宿命,可现在慢慢多少有些认同,千年前在祭宫伏击嬴政的是他们,而如今在这龙虎山,千年后要对我下手的亦然还是他们。

  我似乎在唤醒这玉圭后,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魏雍要的是我手里的玉圭,他如今要做的很简单,除掉我得到玉圭,便可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和能力,不管他想做什么相信也没有人能阻止。

  魏雍的目光从之前的惧怕变成现在的深邃,我甚至从中还能看出一丝嘲笑和蔑视,应该是对我之前的选择,我本来有机会力挽狂澜操控一切,可我居然放弃了这样的能力,我第一次不会用,以后更不会用,既然这玉圭在我手中发挥不出威力,那对于魏雍来说,我对他就已经不再有任何的危险。

  “魏师兄就是拿到玉圭又能如何,秦始皇陵外面镇守的百万亡魂虽然可以听命于你,可你别忘了,开启秦始皇陵只有一人能做到。”徐福忽然在我旁边很安静的对魏雍说。“魏师兄此刻若是弑君皇,怕就再也开启不了秦始皇陵。”

  “徐师弟担心的是,不过玉圭在他手就是暴殄天物,与其留在他手里浪费,还不如我们拿过来。”魏雍淡淡一笑胸有成竹的把目光从徐福身上移动到我这边。“何况每一个人都有弱点,而这位欲要成佛行善的秦皇有什么弱点我心知肚明,我从来没担心过秦始皇陵的开启,因为他早晚都会去,不为其他就为了他身边那些太多的牵挂,说到底,你这性格根本不配当帝皇。”

  魏雍直言不讳,没有半点隐晦的意思,不过他一句也没说错过,我的弱点魏雍清楚,甚至我自己都清楚,可惜牵挂太多顾忌也越多,所以魏雍不会怕我。

  魏雍和徐福还有秦一手三人按照品字形站立,若是穆汐雪还在的话,相信站在我身后的应该是她,不知道千年前在祭宫之中他们四人伏击嬴政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位置,不过看得出他们之间相当默契,每一个人距离我的距离都潜移默化的像是计算好的。

  魏雍不用说,他是这三人里目的最明确的,他和我一样,都想在龙虎山上了结一切,这万法宗坛最终我和他之间这一次注定只会有一个人活着走出去,看魏雍的表情,似乎这个人是他的几率要大的多。

  秦一手会帮我,可惜从道法修为上看,他不是魏雍的对手,不过若是我和秦一手两人连手,以我如今的道法修为,相信魏雍也抵挡不住。

  现在的关键就落在徐福的身上,之前他在我面前的愧疚如今我还记得,他若选择站在我这一边,那魏雍就彻底没有胜算,单他一人之力,想要和我们三人一决高下那就是痴人说梦。

  可如果徐福和魏雍联手,到至今我没见过徐福的道法深浅,不过能成为掌教天师,就连秦一手也说过,四名弟子中论天资和聪慧当属穆汐雪,她能参悟全部的九天隐龙决可见秦一手所言非虚。

  而论道法造诣就是徐福,当时四人之中他是最强的,想到这里,我转头去看徐福,他的选择将会直接决定这场比试的结果。

  当然我没有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事实上秦一手能来,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运,我早就做好单枪匹马面对魏雍和其他人的打算,徐福的反应很奇怪,没有看任何人,唯独看向一直大大咧咧坐在一边的越雷霆。

  唯一胜过掌教天师的人!

  庭院中比试还没有开始,剑拔弩张的萧杀之气已经开始不断暗涌,魏雍也看了越雷霆一眼,居然慢慢重新坐了回去,手指在椅子的扶手上有节律的敲击。

  我看见古啸天慢慢走了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