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五章 霸王举鼎

  古啸天的存在是最不确定的因素,一个曾经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霸王,这庭院里的人加在一起怕是古啸天连包裹在布袋中的兵器都不用拿出来。

  我了解的魏雍是一个相信自己远比相信他人要多,他从来都不会把希望和机会寄托在别人的身上,这一次也不例外,这也是他带古啸天来的目的,到如今最为公平公正的玄门比试已经没有任何章法可言,规则也变得不重要,魏雍想要的是结果,而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就在这庭院里除掉我。

  古啸天要杀人或许还会给自己找一个借口和理由,即便是牵强附会的,不过杀我他一个都不需要,亡秦必楚这四个字应该就刻在他骨髓之中,溶入他的血液即便是千年的消磨我猜他杀掉我是唯一不会让他犹豫的。

  天师府的万法宗坛,阶前置一九龙三脚焚香大炉鼎,古啸天过来的时候两手什么也没拿,就停在大鼎旁边,围绕着走了一圈,弯曲的指节在大鼎上敲击几下,传来厚实的回响声。

  这焚香大鼎为青铜失蜡法精铸,整体造型优美、雕镌俊秀、华丽、雄伟颅内冒出馨霭青烟,香雾盘旋缭绕,缥缈四周,从鼎身的光滑程度看,放在这里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古啸天最后停立在大鼎一侧,正好面对着我,胸口的起伏很平和,然后整个人慢慢蹲下去,一只手握于鼎足之上,先是试了一下,大鼎纹丝不动。

  古啸天松开手随意的搓揉几下后,再次握了过去,这一次他的炯炯有神的双目瞬间透出无可匹敌的霸气,那只手如同铁钳般镶嵌在鼎足之上,从古啸天敲击的回音看,这是实心青铜大鼎,齐重量不言而喻,我听见大鼎在地上移动的声音,然后整个鼎身有些倾斜的慢慢离开地面。

  我知道古啸天是谁,相信其他人也应该不会陌生,他能做到这一点似乎也不会让人有太多的惊讶,事实上我见过他举起石狮的样子,只不过这青铜大鼎远比那石狮要重的多。

  霸王举鼎。

  古啸天面无表情,甚至都没描写出有多吃力的样子,就在我面前缓缓的把那青铜鼎举了起来,或许是他的样子太轻松,我都有些不确定这大鼎的重量,直到听见石板碎裂的声音。

  我低头看见古啸天脚下青石板上裂开的细细裂痕,随着大鼎的举高,那裂痕碎裂的程度越多,安静的庭院中这裂痕的声音变得清晰,每一次碎裂的声音似乎已经不完成是裂在青石板上,而是裂在每个人的心底。

  等到古啸天彻底把大鼎举过头顶的那一刻,庭院中每一个人都无不为之动容,我面前的这个看上去有些苍老不堪的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千古无二的神勇,他的霸气与生俱来不需要描绘和装饰,满溢在他的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不怒自威令人折服的威严。

  这就是能人所不能,英雄造时势的西楚霸王,可惜这样一个神勇无匹的人居然会是我的对手,而是是一个想要我命的对手,更麻烦的是,在他面前我甚至连抗衡的丝毫能力都没有。

  古啸天单手一曲,把那大鼎向我扔过来,我和他的距离相隔不是太近,大鼎犹如泰山压顶般砸下来,我要躲开也不是难事,不过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古啸天是在宣示他的力量,我躲开这大鼎容易,可在这庭院中要躲开古啸天就是痴人说梦。

  何况我相信古啸天这大鼎砸下来的目标不是我,如果我猜错的话,这场比试到这里也就算结束了,大鼎带着强势的下坠向我掉落下来,刚好挡住我对面的明月,我整个人被阴霾所笼罩,随之而来的还有能雷霆万钧般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若是这大鼎砸在我身上,我会成为地上一滩肉泥,我看着大鼎向我落下,与其说是我处变不惊的沉稳,还不如说是孤注一掷的赌博,我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直到那阴霾近在咫尺的压迫过来。

  我蠕动着喉结,嘴唇有些干燥,可始终没有眨动一下眼睛,所以如今我能清楚的看见这焚香大鼎的结构。

  鼎身之上均布六组卷云饕餮纹装饰套兽,勾头图案为莲花,滴水图案为荷叶,造型生动逼真,上方为左右对称立凤,中间牡丹花纹挂落,开间正对后面框内为云地、灵芝花和凸翔凤图案,凹凸有致,层次分明,突显华丽雄伟。

  我能看的这么清楚,因为大鼎就在我的面前,没有掉落下来而是悬停在距离我三寸的地方,我还是下意识的舔舐干涸的嘴唇,大鼎挡住了我全部的视线,其他人如今是什么表情我看不见,我侧头的时候唯一能看见的人是越雷霆。

  虎威难犯堪比项籍。

  我开始对这句话或多或少有些领悟,目光落在越雷霆的脸上,比起霸气越雷霆差古啸天不止丁点,可若论及神勇,越雷霆如今足以让我瞠目结舌,他右脚向后微微退了半步,在大鼎掉落下来的瞬间,同样也是伸出一只手,硬生生稳稳的接住古啸天扔过来的大鼎。

  力拔山兮气盖世,古啸天的力量毋容置疑,可他举起的大鼎是静止不动的,而越雷霆接住的是掉落下来有强烈加速和冲击力的大鼎,论力量和难度越雷霆要高出很多。

  “退到一边去,这不是你掐几个指头比划比划就能分胜负的事。”

  越雷霆和我对视声音很严峻,即便他接住大鼎,可看得出对于古啸天他没有丝毫轻敌的意思,我向后退了几步,直到越雷霆不再看我,看着他如今挺拔似剑的背影,我开始好奇他到底是谁。

  越雷霆放下手中的大鼎,动作很轻缓,像是生怕放的太重砸坏的青石板,再没多看我一样,目光落在古啸天的身上。

  “今日有幸与霸王交手,是在下三生有幸,疆场无生死你我都是沙场杀兵斩将之人,玄门之事本不该你我插手,既然霸王想趟这浑水,在下也只有舍命相陪。”

  “越雷霆,上次在河边你单手接我一箭,我还当是你侥幸而成,如今你单手接鼎,看来我是小看了你,孤寂千年也未动干戈,难得有一决高下之人,今日你我战个痛快,生死不论输赢立见。”

  “请!”

  古啸天随手拿出玄铁弓,箭袋之中九支金箭在月光之下光彩照人。

  “羽征战沙场,此弓从不离身,你也非泛泛之辈,今日你我难免一场恶战,不如先从弓矢开始,你我各自对射九箭,成王败寇,胜者为王,你意下如何?”

  越雷霆没有回答,拿起他手旁的布袋,很沉稳的取下来,一展弯弓出现在他手中,那是一把漆黑的弓,就连箭弦都是漆黑,两条盘龙左右盘绕在箭身之上,箭袋之中的箭矢,箭尖乌黑光亮月光映射在上面更是寒气逼人。

  古啸天的目光就落在越雷霆手中的弓箭之上,仅仅看了一眼,眉头就微微一皱,然后重新抬头去打量越雷霆,半天才说出话来。

  “原来是你……难怪,难怪……”

  古啸天忽然霸气十足的笑起来,没有娇柔作态完全是发自肺腑的惺惺相惜,他这性子我到是喜欢,跟了越雷霆三年,其实他和古啸天这两人身上的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羽之一生大小战役不下百场,若非天要亡羽,自问难逢敌手,你也是鹤立鸡群之人,论及神勇你我各有千秋,若不是今日各为其主,你我定能是莫逆之交,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今日你我较量在所难免,生死不论,胜负不谈,若是你死于羽之手中,每年清明,羽定携清酒一壶在你坟前相陪。”

  “好!”越雷霆虽不及古啸天霸气遮天,但依旧是豪气干云,论及生死之事也回答的畅快淋漓。“霸王此言真切,若是命断霸王之手算是幸事一件,若是今日侥幸离开此地的是在下,清明时节,霸王坟前绝对不会孤清,定陪霸王一醉方休。”

  这两人的眼中只能看见对方,完全忽略了这庭院里的其他人,就连我都有些被他们的话干扰,论及生死今日可以如此坦然,而且句句肺腑没有丝毫做作,听古啸天的话,他从越雷霆手中的弓已经认出越雷霆是谁,到底什么样的人能让神勇无匹千古无二的古啸天片刻间就能推心置腹。

  我还在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越雷霆已经走到了古啸天的对面,两人持弓而立,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不过除了他们面容的苍老,相信没有谁敢怀疑他们那颗永远热血沸腾的心。

  突然真想越千玲也能在这里,如同是她看见越雷霆如今这威风凛凛的样子,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跟了越雷霆三年,我以为已经很了解他,忽然发现我其实一点都不了解眼前这个和西楚霸王交手也从容不迫胸有成竹的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