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六章 武无第二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手,在古啸天举起玄铁弓的瞬间,越雷霆手中的弓也举了起来,两人一上来都是同时在箭弦上扣住三支箭,满弓而出,两人从弯弓搭箭到箭矢离弦而出动作一气呵成,仅仅不过是瞬间发生的事。

  古啸天玄铁弓的威力我见识过,两人相隔距离并不远,以古啸天百步穿杨的箭术,这么近的距离要命中目标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两边的箭都势大力沉,势如破竹般向对方飞射而去。

  越雷霆和古啸天的箭已离弦,两人居然都没有移动身体,看的出这是一种对自己极其自信的表现,我们其他人除了看见他们弯弓搭箭的动作外,因为速度太快,根本看不见弓箭离弦以后射出的轨迹。

  那本就是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等我反应过来,只听见寂静的庭院中响起一声沉重而响亮的撞击中。

  各自射出三支箭,却只有一声撞击声。

  在声音停滞的那一刻,左右对射的六支箭掉落在古啸天和越雷霆两人的中间,第一次这三支箭他们两人都在相互试图,从箭掉落的顺序看,应该是上中下各一支,古啸天的箭术我心知肚明,能把秋诺的九条软鞭准确无误的穿射在岩石之中,足见他有箭无虚发的本事,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越雷霆。

  他居然在箭术方面和古啸天不分上下,不管是力度还是准确都掐捏的恰到好处,他两人之所以没有移动,是因为箭离弦的那一刻,就知道这三支箭会相撞在一起。

  两人这等箭术若是对射根本分不出高下,所以第二次弯弓搭箭的时候,古啸天把剩下的六支箭全扣在箭弦之上,越雷霆的动作也亦然一样,两人根本不需要是判断谁先先谁后,都是一种征战多年的习惯,不过越雷霆似乎总是比古啸天要慢一点,虽然仅仅是瞬间的事,可生死相搏占尽先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千钧一发之际丝毫的迟疑都带来致命的后果。

  古啸天的箭尖是对着越雷霆,在松开手的刹那间,忽然玄铁弓一偏,越雷霆虽然比古啸天慢了一些,但完全没想到古啸天会把箭尖指向另一边,等越雷霆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所有的动作都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从越雷霆的弓上第一支箭已经向古啸天射去。

  而古啸天的目标并不是越雷霆,而是我。

  在古啸天松开手后,六支金箭在黑夜之中犹如六条金龙向近在咫尺的我飞射而来,势大力沉势如破竹,六支箭几乎覆盖了我全身所有致命的地方,甚至连我可以闪避的退路都计算在里面,我向任何一方退闪都逃不过这六支可破磐石的利箭。

  越雷霆虽然比古啸天要慢,但反应却很快,他箭弦上剩下的五支箭没有丝毫迟疑的也向我射来,我突然明白越雷霆为什么会比古啸天慢,他早就担心古啸天会向我发动突如其来的攻击,他慢是在给自己留缓冲的余地,同时也是为了保护我。

  他想到了这一点,只不过应该是没有想到古啸天会把剩下的六支箭全射向我,这不光是一场武力的比试,更是一场智力的角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越雷霆已经输了这场比试。

  因为他来这里的目的显而易见并不是想和古啸天争个高下,他是想保我周全,古啸天六支箭想置我于死地,甚至都不去防备越雷霆,可见他的目的有多明确,而越雷霆顾忌的太多,不但要保护我,而且还要防备古啸天,两边分神又如何能全力以赴,何况他两人单从箭术上看,都是出类拔萃之人,我相信越雷霆能在同等的条件下和古啸天旗鼓相当,但是五支箭要阻挡西楚霸王的六箭,似乎能做到的人……

  古啸天用自己引导越雷霆先发一箭,看得出他早将生死置之度外,若论输赢,越雷霆即便一箭穿心赢了古啸天,可是我必定会是古啸天箭下亡魂,越雷霆赢了一场较量却输了这场比试。

  想到这里我心里都有些发凉,不是因为那射来的金箭,而是古啸天的谋略和决绝,他想要我的命已经达到不惜自己性命的程度。

  我根本看不清向我射来的箭矢,唯独能听见箭矢快速穿破气流的破空声,如果运气好只会有一支箭穿透我的身体,当然是从我致命的部位穿透过去,若是越雷霆的五箭稍有差池,那我就不知道最终我身上会插着几支金箭,不过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一箭和六箭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差别。

  当!

  在连续五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中,我还听见一声嗖的声响,一只金箭就贴着我耳边呼啸穿过,重重的穿透在我身后的院墙之中,只有半截露在外面,箭可没石,这箭应该是向我眉间射来,若是射中我应该是穿脑而过才对。

  此刻我手心全是冷汗,缓缓转头向侧面的院墙看过去,五支乌黑的箭穿透在院墙之中,每一支箭尖都钉在一支金箭的正中,古啸天向我射来的金箭横着被撞击后横着镶嵌在院墙之中,可见越雷霆的箭术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那么短的时间这么近的距离,后发制人竟然可以一箭不差的射飞古啸天先发的六箭。

  镶嵌在墙上的金箭其中一支只有半截,剩下的箭尖前端部分掉落在我面前,我只知道越雷霆帮我挡住了古啸天雷霆万钧的六支金箭,但至于他只用了五支箭是如何坐到的就完全不清楚。

  我茫然的低头看掉落在我面前的断箭,忽然听见对面古啸天心悦诚服的声音,被人射断势在必得的六箭,而且越雷霆还少用了一支就做到,古啸天非但没有诧异反而显得对越雷霆的佩服,我甚至从他声音中还听出一丝胜券在握的高傲。

  “之前羽在清风庵看见那句虎威难犯堪比项籍时,心有不甘不以为然,如今你这五箭破敌让羽心悦诚服。”

  “霸王言重,在下侥幸偷巧而已。”

  越雷霆的回答不卑不亢,不过我惊奇的发现此刻他的面色尤为的凝重,还透着一丝焦虑和不安,越雷霆明明救了我,在箭术上完全可以说和古啸天并驾齐驱,甚至五箭破敌在我看来还胜古啸天一筹,可越雷霆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疆场搏生死,又岂有侥幸两字,你那六箭不管是时机、力度还有快慢都把握的恰到好处,羽自问不如。”

  古啸天的声音沉稳恳切,没有半点恭维之意,能让千古无二的霸王心悦诚服的人试问这世间怕是少之又少。

  越雷霆没有回答,我看见他紧握着手中的弓,不过动作除了孔武有力之外,剩下的仅仅是懊悔和无奈。

  “你前四支箭先发,射飞我的四支金箭,你手中还剩一箭,而我有两箭呼啸而至,分别一箭在他眉心,一箭在他胸口,我知道你会回箭去救他,特意连发六箭,前面四箭其实是诱你出箭,真正的杀招就是最后这上下两箭,距离和高度都不一样,但速度一样,以你的箭术我当然相信你会射中其中一支,但另一支你断不会有办法。”

  越雷霆面色凝重,古啸天句句真切的心悦诚服,而他没有半点想要说话的意思,我在等着古啸天把话说完,我也很想知道,越雷霆一支箭是如何破掉古啸天这上下两箭的。

  “你听金箭破空之声,就能判断出我出箭的强弱和部位,你用剩下一箭先断我射向他胸口的那箭,折断的箭上扬不偏不倚刚好能击中射向他眉心的金箭箭尾,因此改变这支箭的方向,所谓艺高人胆大,你非但掐捏时机和力度都丝毫不差,甚至连角度都计算在里面,试问能射出这一箭的人世间绝无仅有,羽心悦诚服!”

  听完古啸天的解释,我目瞪口呆的去看越雷霆,如此大大咧咧的一个人,竟然能在电光火石之间把这么多因素都考虑进去,到底要有多深厚的箭术才能做到这一点。

  可即便是这样越雷霆一点也没有胜利的喜悦,我忽然想起了什么,古啸天怎么还会安然无恙的说话,越雷霆破他金箭只用了五支,而另一支是我看见射向古啸天的……

  我心中猛然一惊,转头向古啸天看去,他缓缓抬起的手中如今正握着一支漆黑的箭,就如同越雷霆在河边接住他的金箭一样,他同样也单手接住了越雷霆的箭。

  只不过意义和结果完全不一样,我突然明白越雷霆脸上凝重表情的含义,他能计算出箭术的强弱和力度甚至是角度,可他忘了计算古啸天这个人,他才是真正最可怕的箭。

  如今唯一一支箭还在古啸天手中,而越雷霆已经没有可以再帮我抵挡的箭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