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七章 方天画戟

  所有对于西楚霸王的认识都源于纷乱杂多的书籍之中,若是要归纳总结当然莫过于羽之神勇,千古无二这八个字,不过或许大多数人,至少在前一刻我也一样,对于这个名垂千古的霸王界定永远都脱离不了武夫的范畴。

  他没有输给过任何人,而是天怒人怨输给了天意,古啸天曾经在我面前毫不避讳的这样说,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他说的话和他的人一样武断,不过现在我已经不再这样想。

  我看着他手中那支漆黑的箭,论武力他力拔山兮气盖世,论智谋怕是不输张良和范增,论胆色更是无人能及,越雷霆的面色沉重,五箭破敌,而且破的是霸王这等武力足以让他傲视群雄,可惜他应该和我想的一样,古啸天最厉害的不是他的神勇,而是他的心智。

  那六支箭都不是真正的杀招,看的出从一开始古啸天应该就知道以越雷霆的本事,即便只有五箭也能救的了我,所谓以静制动后发先至,越雷霆的确是做到了,可惜古啸天抢占先机,每一步都是提前算计好的,他诱使越雷霆先发一箭,如今被他握在手中的漆黑之箭,箭尖的寒光落在我们眼中,那才是真正致命而且无可阻挡的杀招。

  我见识过越雷霆单手接住古啸天金箭,也不是全没办法,可惜他离我的距离虽不远,但我绝对相信这个距离他快不过古啸天从玄铁弓射出来势大力沉的箭,恐怕越雷霆还未动身,箭已经穿透我身体。

  事实上如今我已经听见玄铁弓弦满张的声音,夜风袭过吹进我衣裳,秋夜寒凉可远不及我此刻心中的冰冷,古啸天甚至可以从容的选择他需要穿透我身体的部位,或许是这庭院太过寂静,我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快速而惶恐透着无奈的惋惜。

  箭弦震荡的声音后,我听见更强力的破空声,古啸天的箭已离弦,不过我忽然发现那一刹那越雷霆也动了,动作甚至比古啸天还要快速和敏捷,不过他的人并没有过来,而是一把抓起放在他旁边的布袋,里面包裹的是什么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但是从长度看我猜想应该是件兵器。

  越雷霆把手中布袋猛然扔向我,从布袋穿透气息的声响听来,里面的东西尤为的沉重,那只是电火花石之间发生的事,一眨眼的瞬间,我只听见一声沉闷而坚实的声音,布袋宛如定海神针般不偏不倚的插在我的面前。

  叮!

  紧接着是一声破损的声音,从我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古啸天射向我的箭,刚好撞击在我面前竖立的布袋上。

  眉心,依旧是眉心,古啸天这一箭没有给我留丝毫余地的选择了我的眉心,若不是有面前的布袋所阻挡,我相信此刻我应该随着这势大力沉的漆黑之箭踉踉跄跄被穿脑而过钉在后面的院墙上。

  漆黑的箭穿透了布袋,可再无法穿透里面的东西,箭没有被折断,直到箭掉落在我面前,我才看清楚,之前我听见的那一声碎裂的声音来至于箭尖,透着动人心魄寒气的乌黑箭尖如今碎的四分五裂,我虽然不清楚这箭尖的材质,可即便是所寻常普通的铁,能就这样撞击碎裂,足可见古啸天这一箭用了多大的力气。

  但现在更让我好奇和惊讶的是那布袋里包裹着的东西,纹丝不动的矗立在我面前,末端深深没入青石板之中,我下意识的偏着头,之前被箭尖穿破的布孔之中即便是在明月的照射之下依旧一片漆黑。

  古啸天身经百战看得出任何时刻也能做到处变不惊,即便是这稳操胜券的一箭被越雷霆挡住,也没有丝毫的迟疑,他的目标是我,明确而简单,在箭掉落地上的那一刻,古啸天提起手旁的布袋如同越雷霆之前的动作一样,向我扔过来。

  他射箭,越雷霆扔布袋,箭落,古啸天身动,这一系列的动作都不是断裂的,一气呵成之间没有丝毫停顿,我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感觉只不过在呼吸之间,古啸天扔过来的布袋已经离我不远。

  古啸天的人随着布袋是一起动的,像他这般年纪给人的感觉除了苍老更多的只会让人联想到迟暮,可这些东西在古啸天身上是看不见的,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他的人和飞袭过来的布袋几乎是同样的快和敏捷。

  在月光中我只能看见他那双透着无尽杀意的双瞳,专注而决绝的注视着我,古啸天在冲上来的那一刻,一把抓住布袋的尾端,他的人动作和速度甚至比他扔出的布袋还要快,大喊一声,单手猛然向前用力。

  月色之下,一抹精炼的银光破袋而出,宛如一条白龙月下啸天,不关是古啸天的人和他手中的虎头盘龙戟,就连他身边的气流都随着在向我涌动,虎头盘龙戟破袋而出的那一刻,秋夜冷远不如这戟上万千杀意冷,冰凉的寒意四处漫溢透着极重的血腥和杀意,我在古啸天眼中看到嗜血的暴戾之气。

  这是真正斩兵杀将的武器,上面凝聚太多血腥和亡魂,或许任何人拿着这样的兵器也承受不住上面的怨念,可古啸天拿在手中心安理得,似乎他早已习惯了这种血腥和杀戮。

  我本能的想向后退,可这一切就发生在瞬间,我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已经看见古啸天的戟尖离我近在咫尺,向我涌动过来的气息并非只有一股,在古啸天破袋出戟的时候,越雷霆几乎是和他同时一起动的,我们三人之间相隔的距离一样,越雷霆宛如电闪奔袭而至,在古啸天的盘龙戟刺来的瞬间,用力一掌推开我,那插入青石板之中纹丝不动的布袋被他稳稳的提起来。

  千钧一发之际,盘龙戟不偏不倚刚好刺到,越雷霆把布袋横身于胸前,我听见一声沉重而有力的金属撞击声,古啸天单手持戟,大有开天破地之势,即便是戟尖撞击在布袋之上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越雷霆虽然挡住古啸天这一击,可力量太大,他整个人都被古啸天推着退后一步才站稳。

  越雷霆右腿向后一弓,彻底抵挡住古啸天的攻势,两人势均力敌的僵持在一起,盘龙戟划破在布袋身上变成尖锐刺耳的声音,我看见古啸天本是单手,如今双手握盘龙戟,猛然转身整个人凭空跃起,势大力沉的一招霸王劈山重重的向越雷霆压下去,看得出这一招古啸天是全力以赴,犹如泰山压顶势不可挡,越雷霆也没有闪避的意思,弓步一收顺势贴近身去,在古啸天的盘龙戟落下来那一刻,两手举布袋,硬生生的去接他雷霆万钧的一招。

  当!

  巨大的声响在寂静的庭院中回响,撞击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耳鸣隐隐发痛,虽没有道法那种石破天惊的威力,不过他们两人单是寻常武力比拼,这一攻一守所产生的冲击力竟然连这庭院之中的花草树木都为之震荡。

  我看见越雷霆两脚之下的青石板纷纷裂开,可见古啸天这霸王劈山的力量有多惊人,可越雷霆的身体居然没有丝毫摇晃,举着布袋的手犹如铁钳纹丝不动。

  在古啸天的盘龙戟击中越雷霆手中布袋的那一刻,强大的冲击力和震荡,瞬间就震碎了布袋,随着波及的力量,支离破碎的布袋在两人之间飞舞散开。

  又是一抹精银之光在月色中绽放,更为明亮和皎洁,和古啸天手中的盘龙戟的寒光交织在一起,双芒辉映毫不逊色,整个庭院片刻间就充斥在这两抹银光的萧杀之气中。

  我被越雷霆推到一边,我猜到他手中的布袋里面应该是他的兵器,只是如今完完全全看清楚后,口慢慢长大,不光是我,庭院中其他人几乎都和我一样是同样的表情,我相信此刻最震惊的那个人应该不是我,事实上越雷霆布袋被震碎后银光乍现那一刻,魏雍整个人惊讶万分的看过来,或许他对着兵器比谁都应该了解才对。

  魏雍怕是一直都不知道越雷霆的身份,至少从他的表情我就可以肯定这一点,我忽然想到白厌,看来用这东西的人怕不止我一个,事实上怕是除了魏雍,没有谁知道越雷霆真正的样子。

  和古啸天一样,越雷霆用的兵器也是戟,历史上善用戟的武将屈指可数,当然古啸天算一个,他手中的虎头盘龙戟又名天龙破城戟,昔年他持着天龙破城戟,在数十万铁阵之中,如入无人之境,让风云变色,那是何等的英雄气概!

  而越雷霆手中的戟一侧有月牙形利刃通过两枚小枝与枪尖相连,可刺可砍,分为单耳和双耳,单耳一般叫做青龙戟。

  越雷霆手中的戟是双耳。

  方天画戟!

  这是不常见的兵器,因使用方天画戟者必须力大,戟法精湛,当然也有哗众取宠之辈使用,可大多都是贻笑大方,能和古啸天势均力敌抗衡到现在平分秋色的使用方天画戟的人,我能想到的怕只有一个。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九十七章 方天画戟”

  1. 回复 2014/05/01

    无名

    果然是吕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