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八章 千古一战

  我忽然想起越雷霆用的那张弓,难怪古啸天仅仅看了一眼就猜到他是谁,越雷霆张弓时我隐约听见龙吟之声,当时形势危急也未曾细想,其实我早该想到,那是龙舌弓,和古啸天的玄铁弓一样,是旷世之弓。

  若是越千玲也在这里,不知道她现在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我跟随三年的人居然曾经也叱咤风云,纵横驰聘一生未逢敌手,难怪古啸天会和他惺惺相惜,这两人都是鹤立鸡群之辈。

  越雷霆因为之前一直要顾及我的安危,所以古啸天攻而他一直处于守,如今方天画戟一出,他整个人就如同变了一般,再不是我心目中那个视财如命大大咧咧的越雷霆,双目如电气势裂天,方天画戟在他之手犹如天神下凡,可惜没目的他昔年风采,只记得传闻中,他应该是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龙舌弓箭随身,手持方天画戟,坐下嘶风神骏,那该是何等威风的样子。

  越雷霆双手一曲,大喊一声石破天惊,双手用力向上一举,古啸天压下来的虎头盘龙戟被推了回去,他一直在防守,如今由守转攻气势如虹,不落分毫下风,双手舞动方天画戟,杀意四起风顺戟动片刻间庭院风生四起,越雷霆身动如雷,大有破万军之势,步步生威,方天画戟在他手中犹如虎啸龙吟势不可挡。

  方天两字,直如愁云惨淡,龙战于野,流星赶月,白虹贯日,在越雷霆之手舞动的密不透风,月色之下方天画戟宛如条条杀意正起的狂龙,水银泻地般向古啸天攻去。

  古啸天号称千古无二,靠的就是世人难以企及的神勇,盘龙戟没有那么多花俏的招式,每一招都力破千军,越雷霆攻上来,古啸天不退反进,持盘龙戟迎敌,两人都是身经百战的猛将,武力神勇都平分秋色,兵器相交声声都铿锵有力,每一次交织在一起,我的耳膜都随之隐隐作痛。

  他们两人几乎是只攻不守,就连我这个外行都能看出他们两人各自的破绽和命门,可是就是这么清晰的破绽,明明就在那里,越雷霆和古啸天都无法做到一击必中,因为都是全力以赴的攻击,每一招都是致命的杀招,破绽越多反而就不再是破绽,即便是能察觉到,但在双方如此强烈的攻势之下,根本不能随心所欲有丝毫差池的分心去考虑这些破绽。

  结果和我想的一样,越雷霆欺身靠近古啸天,一肘击中古啸天的胸部,可同时他自己的胸部也被古啸天一拳打中,两人同时纷纷向后退了几步。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并没有结束,我甚至都没有看见他们两人的喘息,起伏缓慢的胸口逐渐两人即便是全力以赴也游刃有余,越雷霆缓缓抬起手在颈部触摸一下,他的手落下来的时候,我看见指尖一抹触目惊心的腥红。

  他的颈部有一道伤口,几乎是擦这血管过去,若是再深半毫相信他就命在旦夕,果真是神勇无匹的霸王,一生难逢敌手的越雷霆居然会被伤到,而且还是伤在致命的位置。

  越雷霆低头去看指尖的血迹,如今他的双眼似乎比这血还有红,我看见他的眉间靠在一起,两腮在上下移动,他应该是在咬牙,我第一次看见越雷霆生气的样子,不是他装给别人看的生气,那是一种被血腥所激发出的暴戾,他本就是一个习惯了血腥之气的人,这样的味道越是浓烈,他反而越是兴奋,可如今他是真正的狂暴了,手上的青筋暴露,方天画戟被他握的更紧,抬起的戟尖在月光下折射这银光。

  不过此刻有一抹血红沾染在上面,我眉头一皱,下意识向古啸天看过去,他们都是不知畏惧的人,如今他的目光也落在越雷霆方天画戟上的点点殷红之上,古啸天下意识低头,我看见他胸口的衣裳被划破一道裂开,有血从里面渗透出来,染红了破裂的衣裳。

  还在和越雷霆一样,伤口并不深,虽是皮外伤但能在西楚霸王的胸口留下这道伤痕的人,我想古啸天怕是都没有想到,他用手抹了一把胸口,和越雷霆的动作一样,抬手看了看,我猜想这千年来古啸天应该还是第一次被人所伤。

  我看见他居然笑了,而且是看着手中自己的血迹在笑,不过笑意极其的冰冷,甚至比他手中的虎头盘龙戟还渗人骨髓,像是一种自嘲或者更像是愤怒。

  他们两人都是习惯血雨腥风的人,或许没有什么比血的刺激能让他们兴奋和狂躁的东西,特别是对手留在自己身上的伤口,那是一种挑衅和不屑,可这两样我相信是他们最无法容忍的东西。

  “好!”

  古啸天笑了半天只从口中说出这一个字,可我心知肚明,这个好字意味着什么,而对面的越雷霆居然脸上浮现着和他一样的冷笑,随手一甩,指尖上的血迹洒落在地上。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光是我,庭院里其他人也都这样在做,不要去招惹别激怒的人,何况是两个曾经杀人如麻刀头舔血的人。

  这一次古啸天先出虎头盘龙戟,依旧只攻不守,越雷霆没有丝毫怯弱挺戟而上,这可能算的上是旷世一战,两人双眼都是血红,势均力敌胜负往往就在一招之间。

  羽之神勇,千古无二。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后世大有好事者评价这两人高低,如今亲眼所见,高下已经不再那么重要,这等气势和武力怕是世间罕有,能见一次已是三生有幸。

  两人戟尖寒光闪现,犹如在这月夜之中盛开的朵朵梨花,四处满溢的全是令人窒息的寒凉和杀意,虎头盘龙戟和方天画戟浮光掠影般交织在一起,我们已经完全看不见他们两人,只能看见不断闪现的戟光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

  兵器撞击的声音不断在庭院响起,到后来越雷霆的身形逐渐开始慢下来,而古啸天手中的盘龙戟却依旧滴水不漏龙蛇飞舞,他两人本是绝世猛将,若是一慢必会处于下风,这也是我开始替越雷霆担心的地方。

  他二人都有破绽而且都是致命的,可因为双方兵器运用得心应手,而且快若雷霆,所以基本是有破绽对方也难攻袭进来,可如今越雷霆一慢,留给古啸天的机会就太多了。

  我还没想完,果然越雷霆胸口命门大开,古啸天身经百战又岂能会放过这稍纵即逝的机会,盘龙戟毫不犹豫直刺,犹如白蛇吐信,蛟龙出水,气势雄奇,若高峰万丈,直欲刺破苍穹。

  我心中暗惊,越雷霆即便是收回方天画戟也来不及阻挡,我正心惊胆战的蠕动嘴角,忽然看见越雷霆不退反进,竟然还上去一步,完全是迎着古啸天的盘龙戟去的。

  我知道越雷霆也是不惧生死的人,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在生死相搏的时候乱了方寸,他这一步完全是放弃了防守,任由古啸天随意的刺击。

  我听见戟尖穿透骨肉的声音,我站在越雷霆的后面,清楚的看见古啸天的盘龙戟尖从越雷霆的右背穿透出来,对面的魏雍嘴角慢慢翘起,似乎这样的结果对于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他或许担心过越雷霆会阻碍他的计划,可如今胜负一分,没有了越雷霆克制的古啸天,在这庭院中他才是最强大的人。

  此刻我担心的已经不是胜负和输赢,而是越雷霆,不管他是谁,即便他曾经处心积虑安排一切想要我的命,但很奇怪我从来没有埋怨过他半句甚至一丝念头都没有过。

  不可否认认识越雷霆那三年或许是我最开心的三年,因为他我认识了很多人,特别是越千玲,我不知道如何把这样的结果告诉她,古啸天的盘龙戟下岂有完人,何况穿透越雷霆后背的戟尖,就在我眼前触目惊心的滴落着鲜血。

  魏雍的确可以笑了,我蠕动着嘴角担心紧张的看向越雷霆那边,按理说胜负一分古啸天应该很从容才对,可我惊讶的发现,古啸天此刻的表情是震惊和惶恐,这不是该出现在西楚霸王脸上的表情,除非他看见或者意识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我看不见越雷霆的脸,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应该会很痛,虽然他们都是不畏生死的人,但对于胜负和荣誉的看重在他们眼里是不可或缺的,如今他被古啸天的盘龙戟穿透身体。

  可我眉头却开始慢慢皱起,我听见越雷霆的笑声,这一次不是阴冷的挑衅和不屑,而是透着欢愉和满足,那是胜者才该拥有的笑声,在我看来应该是属于古啸天的,可如今却从越雷霆口中发出来,而我清楚的看见古啸天苍白的脸如同一张白纸。

5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九十八章 千古一战”

  1. 回复 2014/08/27

    酱油哥

    从这故事来分析,关公战秦琼不是传说啊。。。。。。

    • 回复 2014/10/02

      陳十二爺

      所以張飛打岳飛,也是很合理的。

  2. 回复 2014/10/02

    陳十二爺

    所以張飛打岳飛….也是很合理的。

  3. 回复 2014/10/02

    陳十二爺

    所以張飛打岳飛,也是很合理的。

  4. 回复 2016/08/07

    无趣

    吕布怎能和项羽比,,差评,

    • 回复 2017/06/01

      匿名

      人家比的不是人品比的是武力

  5. 回复 2017/06/26

    伤恋

    吕布知道一直耗下去项羽必胜,所以让项羽刺伤右胸,而自己掌握主权。

  6. 回复 2018/08/12

    天道无情道有情

    把秦王写成傻子了,太烂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