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九章 英雄

  对于玄门道法我可能算是入门了,其中细节一目了然,到古啸天和越雷霆比拼的是武力和招式,个中玄机要领悟就不是那么容易,古啸天是重伤了越雷霆,胜负的天平已经向他倾斜,两个武力旗鼓相当的人被穿身而过,怕是没有什么胜负悬念。

  魏雍的笑很轻松,可古啸天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丝毫胜者的样子,一片死灰,我不明白越雷霆明明有机会躲为什么不退反进,还乱了方寸似的向前一步,甚至是有些故意要让古啸天的盘龙戟穿透他右胸一样。

  可等越雷霆的右手把方天画戟抬起来的时候,我终于瞠目结舌的明白了他的意思,而对面魏雍轻松的微笑瞬间凝固在脸上。

  这要从古啸天的面相说起,我居然忽略了这一点,古啸天又是铁面剑眉,铁面者,神气里若铁色也,剑眉者,棱骨起如刀剑也,有此相的人主杀伐果断摄令四方莫敢不从。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他的眉骨,异于常人的高耸,有此眉骨者勇猛过人口不言败而且只知进不知退。

  古啸天和越雷霆都是身经百战的猛将,他们手中兵器已经运用的出神入化,每一招的力度角度甚至是长短都在潜移默化中计算的恰到好处,就如同古啸天抓住越雷霆胸口稍纵即逝的破绽,刺透越雷霆右胸的这一戟。

  进可重伤越雷霆,可惜没有退,在他两人的眼中都容不下一个退字,一击必中是他们二人与生俱来的自信和骄傲,事实上古啸天的确是做到了。

  不过越雷霆却向前走了一步,仅仅是那一小步,却打乱了古啸天所有的计算,我终于领悟到古啸天脸上死灰的表情意味着什么,若是我这一戟应该是单手刺出,手臂和盘龙戟是一条直线,因为盘龙戟穿透越雷霆的身体,所以他们两人的距离太近。

  越雷霆举起方天画戟的时候,古啸天本能的想要收回盘龙戟护守,可他的手臂如今是弯曲的,因为越雷霆上前一步,他持盘龙戟的手并没有按照他的计算弯曲伸展出去,而如今要收回来就变成一件极其困难的事,两个旗鼓相当平分秋色的猛将决斗,任何的失误和迟疑都会是致命的。

  越雷霆顺势倾尽全力攻出,方天画戟应声稳稳的穿透古啸天的右胸,戟尖同样从他的后背透出来,庭院中蔓延的杀意中开始有血的腥味在弥漫,我知道他两人今日一战一定会惊天动地,但怎么也没料到会如此惨烈。

  最让我吃惊的是越雷霆,秋诺曾经告诉过我,他是一个心思缜密滴水不漏的人,武夫无谋似乎说的并不是他,越雷霆的胆色和心机绝对比的上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那是需要多大的自信才能做到的,因为只要差之毫厘他就会是古啸天盘龙戟下的亡魂,越雷霆是在用命谋算这场比试。

  虽然从场面上看,他二人到最后还是平分秋色,可我相信庭院中任何人都知道,事实上越雷霆是赢了。

  我在身后看着依旧挺拔如剑的越雷霆,忽然有些感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管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至少现在他是为了我,他用最简单直接也是代价最大的办法帮了我。

  因为若论神勇他两人应该旗鼓相当,可真正谈及武力,我相信古啸天更胜一筹,越雷霆应该也知道这一点,若是比拼下去,他早晚会落败,他是唯一能和古啸天抗衡的人,他若一输龙虎山的玄门比试就真的不用再比了。

  古啸天应该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心无顾忌,可是越雷霆谋算了古啸天的面相,知进不知退,古啸天不会给自己留退路,这也是越雷霆唯一的机会,古啸天可以重伤他,而他也能重伤古啸天。

  两人都持戟站立,各自的兵器还镶嵌在对方的身体中,他们都是不惧生死的人,对于疼痛向来不会流露在表情之中,古啸天的脸有些阴沉,如今的结果不是他所料想的。

  所谓的英雄,胜败往往不是最重要的,反而是气概和品性,想必这是魏雍一生,即便是苟活千年也无法领悟的东西,古啸天慢慢在嘴角露出笑容,自嘲的微笑中透着信服。

  “我输了!”

  古啸天被誉为王不过霸,意思是说天下王者都敌不过他这个西楚霸王,他一生从不言败,即便是四面楚歌天要亡他,古啸天都不曾说过一个败字,如今他对越雷霆心悦诚服的说出来,很洒脱和从容。

  “霸王神勇何败之有,在下偷巧不过是胜之不武,若论输赢唯霸王一人持牛耳。”越雷霆不骄不躁语气诚恳。

  “认识你这么久,今日才知道你的分量,是我看走了眼,若早知道羽这千年也不会孤清。”古啸天淡淡一笑霸气十足。“疆场无生死,没有胜之不武这说法,只有输赢,我穿透你左胸,是因为你只有那一处破绽,若是你命门大开,我会毫不犹豫的刺穿你的心脏。”

  古啸天即便伤的如此之重可说话的声音依旧中气十足,胜负已分他说的话也光明磊落,没有丝毫隐瞒晦涩。

  “可你不一样,我盘龙戟持出,已无回旋余地,胸前命门全留给你,你完全可以选择刺透我心脏的……”古啸天即便是说出自己的失败也看不出他脸上的懊悔,一副顶天立地的样子。“你却没打算要我的命。”

  “你我都是曾经叱咤风云的人,隐姓埋名这么多年,什么都不怕,和你一样怕一个孤清,血腥之事不想再沾染,何况知己难求,剩下的日子漫长,若是你不在了,漫漫长夜连一个对饮的人都没有。”

  越雷霆浅然一笑声音依旧是豪气干云,我从身后看着他的背影,鲜血不断从他身体中涌出来,衣衫血染一大片触目惊心的血红。

  两人几乎是同时收戟,我能清楚听见戟尖从骨头中拔出的声音,两人居然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下,古啸天转过头去看魏雍。

  “该做的我都做了,如今我是帮不了你,好自为之。”

  越雷霆提方天画戟也转头看我,面色安详从容不迫的说。

  “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

  我点点头下意识想去搀扶越雷霆,被他抬手制止,忽然大大咧咧的笑了笑。

  “怎么?这点伤就替我担心啊,萧连山那话怎么说来着,蚊子叮了一口,痒的很,哈哈哈……哦,回去别告诉千玲这些事,她想的多知道了难免伤心。”

  我愣在原地点头,看见古啸天向越雷霆走过去,两人对视一笑,相互搀扶,他们眼中只能看到对方,再也看不见其他人。

  “玄门的事还是留给玄门中人自己解决,你我武夫搀和这个干什么,我在龙虎山当年埋藏兵器,还藏了几坛酒,你要还能挺的住,今晚我们就不醉不归。”

  “我是没问题,就怕你这伤能不能坚持。”

  “哈哈哈,担心好你自己,我就算不能,今日也要舍命陪君子。”

  古啸天和越雷霆两人一步一步向庭院外走去,他们身后是一路长长的血渍,落在地上犹如朵朵盛开的桃花,落在我心里却只有两个字。

  英雄!

  等到他二人离开,庭院中其他人的目光重新回到我的身子,确切的说是我手中的玉圭,我又变回了被关注的焦点,魏雍向前慢慢走了一步,目光在秦一手和徐福两人脸上各自停顿了片刻

  最终落在徐福的脸上,他不会把希望寄托在秦一手的身子,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秦一手也算的上居功至伟,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他都会站在我这边。

  现在剩下的关键是徐福,他是能左右这场比试胜负的人,魏雍脸上的表情很客气。

  “徐师兄德才兼备,我四人中论道法唯徐师兄独占鳌头,昔年我四人里,公主对徐师兄推崇有加,今日若徐师兄你我二人联手,公主重回人世之日指日可待,不知徐师兄意下如何?”

  “在这龙虎山悟道千年,什么都没悟出来,就是把之前做过的事林林总总反复想了无数次。”徐福以道家之礼对魏雍稽礼,声音平和的问。“有一事愚兄鲁钝,我四人之中就数你八面玲珑聪慧过人,一直想当面请教指点。”

  “……”魏雍见徐福答非所问,愣了片刻,淡淡一笑回答。“徐师兄客气,指教二字怕是担不起,徐师兄请讲?”

  “昔年我们所作所为真的是对的吗?”

  “……”魏雍这一次愣的时间更长,他或许是没想到徐福会问出这个问题,听徐福的口气,就如同那日他第一次见我时一样,充满了愧疚和懊悔,但我相信,这绝对不是现在魏雍想要听见的。“徐师兄何出此言,祭宫一战你我都算是罪人,如今可以将功补过,更应该同气连枝匡扶大业才对,借问徐师兄一句,我们何错之有?”

0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九十九章 英雄”

  1. 回复 2017/06/26

    无名氏

    荆轲又如何是项羽能比的呢。荆轲还学会了九天隐龙决,比道法都不会输于场上任何一人。敢于行刺嬴政的人,又岂会是一介武夫?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