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章 同门之谊

  我眉头一皱,魏雍所说的话我有些听不懂,祭宫一役,他四人伏击嬴政是弑君谋逆,在当时是万死不辞株连九族的死罪,魏雍说他们四人是罪人,也理所应当,可是魏雍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在这件事上的错误,更不可能当着我的面承认。

  那他口中所谓的罪人又指的是什么,事实上到现在我也不清楚祭宫之中到底发生过什么事,魏雍应该不会告诉我,徐福除了愧疚和懊悔,对于此事也只字不提,就连秦一手完全在我面前彻底的回避。

  “何错之有?”徐福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抬头和魏雍对视。“你我都是学道之人,天命难欺这四个字应该比谁都要了解,同样天命所归和大势所趋也非人力能阻,试问一句,你可曾想过,我四人是在逆天而行!”

  “徐师兄……你。”魏雍的脸上已经看不见平静,深邃的目光中透着尖锐的决绝。“敢问徐师兄一句,在我面前的是大楚家仆徐福,还是亡秦之臣徐福?”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大势所趋的意思,大楚早就注定要灭亡,秦帝崛起是天命所归,楚人灭国江山四裂,可其他六国有何尝不是一样,年年征战民不聊生,哀鸿遍野难道就是你所期望看见的?”徐福心平气和看着魏雍从容不迫的回答。“秦皇扫六合平天下,四海归心万民敬仰,国泰民安不正是天下苍生所期盼的,你我学道善字为先,仁义在心,非要看见万民于水火人间地狱才是你所谓的对?”

  “暴秦灭楚国都破城之日,是谁下令屠尽全城,满城枯骨的景象如今历历在目,想不到徐师兄居然已经忘的干干净净。”魏雍如今已是气愤填膺,冷冷的看着徐福大声说。“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是烙在每个楚人血液之中的誓言和仇恨,在下千年不敢忘记丝毫,徐师兄在这龙虎山清修悟道,真是令人刮目相看,连国仇家恨都能忘的干干净净。”

  他们争辩的事似乎离我太遥远和不相干,可是我很不喜欢魏雍如今咄咄逼人的样子。

  “屠一城,一国归降,满城枯骨却换来一国城民性命,死万人和死百万人,你如何抉择?”

  这话不是我说的,我是把嬴政告诉过我的话从口中说出来而已,话音一落几乎庭院中三个人同时看向我,魏雍脸上写着愤怒,徐福下意识埋着头样子是恭敬和赞同,而秦一手站在我身后,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秦皇文韬武略又岂止我等常人能企及一二,秦皇昔年不惜背负千古暴君之名平定天下,屠戮军民威慑天下虽不是王道所为,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秦皇实则就是救天下万民,罪臣悟道千年才明白这个道理。”

  徐福说的诚恳,事实上我对嬴政的界定很长一段时间也都在暴君这两个字上,魂游虚空中和他一席话后才慢慢有些改观,可我还是认为是嬴政粉饰太平给自己找的借口和理由,但没想到徐福居然能认同。

  “看来我已经不能再叫你师兄了。”魏雍阴冷的看着徐福声音很低沉。“你身为大楚家仆肩负复国之任,如今卖主求荣是不义,公主对你推崇有加,你口口声声称他为秦皇,乱臣贼子你徐福是不仁,大楚臣民以骨堆城国仇家恨你忘的干干净净是不善,徐福,你罔顾在这龙虎山千年悟道,居然还满口仁义道德,向你这样的人,我耻于和你是同门。”

  魏雍的希望的目光从徐福脸上收回来,结果已经显而易见,徐福没打算帮他,这样看起来,我曾认为极其艰难的玄门比试似乎变得简单和轻松。

  魏雍一人我都没放在眼中,何况他现在要面对的已经不再是我一个人,他向我走了一步,在他手中有寒光闪现,很古朴的青铜剑,我看着有些眼熟,如果没猜错那就应该是四件法器中最后的一件。

  昊穹剑。

  魏雍的法器,第一次看见他拿出法器,如今恐怕他也心知肚明,要对付的已经不再只有我一个人,魏雍拿出昊穹剑的时候,徐福也向前走了一步,不偏不倚刚好挡在魏雍和我两人之间。

  “我们已经错过一次,何必要再执迷不悟,天命难欺,你所作所为终究是逆天而行,千年前你我做不到,现在你认为有这个可能?”徐福还在试图劝说魏雍。

  “这么说,我和杀了这暴君,必须想赢过你是吗?”魏雍根本没有去理会徐福的话,一本正经的问。

  “你我有同门之谊,我不想和你交手,都是苟活千年的人,如今穆师妹已经不在了,这世上的故交就只剩下你们两位,你又何必放不下执念。”徐福叹了口气声音很黯然。

  “同门之谊……呵呵。”魏雍冷笑一声轻蔑的看了看面前的徐福。“在下心意已决,千年不改,你多说无益,若你还念半点同门之谊,你想清修不问世事,在下永不打扰,你现在让开便可,若是你眼中只剩下秦皇……公主说我四人之中论道法你独占鳌头,今日就讨教讨教。”

  徐福没有回答,他的双手低垂,只不过两手的手指已经各自夹住一张金色的符箓,符箓的颜色代表了持有者的道法。

  符箓的颜色有金色、银色、紫色、蓝色、黄色五类,金色符箓威力最大,同时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银色次之,紫色、蓝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黄色,这也是最普通的符箓。

  大部分道士由于悟性一般,终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黄色符箓的道行上,如若强行施展高级的符箓,大部分情况下由于法力不足而无法施展,若是机缘巧合施展成功也会遭到符箓法力的疯狂反噬,轻者经脉错乱、半身不遂,重者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我见过秦一手所用的符箓是银色,可见他都无法驾驭金色的符箓,而徐福用的却是金色的符箓,他虽然没有只言片语,但已经用行动告诉了魏雍他最后的决定。

  看来徐福的道法并不像他人这般谦逊,即便是魏雍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金色符箓上,眼角也有一丝慌乱一闪而过,魏雍忽然若有所思的问。

  “你所用道法何人所传?”

  “安平公主。”

  “你本是公主座下弟子,如今用公主所传之法,来阻碍公主入世,如此不仁不义的事情,怕是配不上你这天师二字吧。”

  “不用劳烦你操心,都说你八面玲珑心思缜密,我既然能这样做,又岂会不知道你会这样问。”徐福面无表情,两指夹起金色符箓贴在自己左肩之上,凭空画符,我看他所画的符心中大吃一惊,正想要阻止,徐福没有丝毫犹豫,两指点符,肩头的金色符箓燃起,徐福随即大喊一声。

  破!

  爆炸声从徐福的肩头传来,在夜风中飘舞的全是血雾,我站在徐福的身后,只感觉脸上有细细的暖流散落下来,用手一摸全是血。

  徐福的左手至肩膀处被活生生炸裂掉落在地上,血如泉涌般从断臂不断向外冒出来,落在他黄色的道袍上,浸透的鲜血如同墨汁般恣意的扩散,看的人触目惊心。

  “公主对在下有再造之恩,今日断一臂还主仆之情,悟道千年只悟出两个字,一个对,一个错,徐福今日所做之事问心无愧,善念在心可对日月,你若能胜我,徐福避世龙虎山不再过问世事,你若今日败于我手,徐福对的起天下苍生,至于公主,自古忠孝难两全,徐福当你面效仿穆师妹羽化阴阳!”

  我见过徐福也就两次,给我的感觉是谦逊平和,温文如玉的一个人,没想到他居然性子这么刚烈,就连对面的魏雍也对此无不动容。

  魏雍看看地上残缺的手臂,向他这样自负的人如今眼中也充满了一丝钦佩,不过终究是敌不过他的决绝。

  “好,你说天命难欺,今日你我就拭目以待,看看纠结谁在逆天而行。”

  魏雍举起昊穹剑,我耳边响起九天隐龙决的共鸣声,我忽然想起什么,魏雍应该是知道他自己在徐福面前没有胜算,所以逼徐福这样做,事实上徐福早就想好了会有这个处境。

  到是魏雍,他用的是嬴政的九天隐龙决,却口口声声要杀我,而我亦然就是嬴政,他用仁义逼徐福断手,那他用九天隐龙决又该如何,我正想开口,就被秦一手从后面拉住。

  “徐师兄是厚德之人,你指望宁可我负天下人,天下人不可负我的魏雍和徐师兄一样那就是太高估魏雍了,他是枭雄,只有英雄才会知道仁义两字怎么写,他不会,也永远不想会。”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一百章 同门之谊”

  1. 回复 2014/04/26

    小皮鞭甩起来

    又没啦,等更等更

  2. 回复 2016/07/18

    秦雁回

    看不出来这徐福这么烈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