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零二章 人心更险

  我的迟疑和茫然让我不知所措,徐福见我没有动静,加重语气再说了一次,魏雍如今额头上的冷汗已经聚集成豆大,不知道他是怕徐福的决绝还是怕和我之间的恩怨。

  我想了半天还是坚决的摇头,一本正经的对徐福说。

  “我和魏雍之间的林林总总,我希望靠自己来解决清楚,不想连累无辜的人,你心意雁回领下,可为除魏雍妄断他人无辜性命,雁回实难做到。”

  “无辜……这里还有谁敢扪心自问配的起无辜两字。”徐福不能让魏雍松脱开,所以必须全力以赴,可他越是发力从他伤口留出的鲜血越多,我知道他已经是拼尽全力的在坚持,如今的声音也不在温文儒雅。“秦皇文韬武略昔年气概何在,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屠一城换一国之安定,秦皇千年前就深知这个道理,怎么如今却不明白,何况徐福本是万死之罪,如今也算是罪有应得,徐福心甘情愿,死我一人换苍生安平,秦皇还有何可犹豫。”

  徐福说到最后声音已经有些断断续续,我再次面临抉择,可惜这和我根深蒂固的道义完全背道而驰,秦一手从小就教我以善为本,徐福有没有罪我不知道,即便是有那也是千年前的事,何况我不是嬴政,将罪之事还容不得我定夺,在我眼中魏雍死千次不足为惜,可要牵连无辜的徐福,我怎么也做不到。

  但是这的确是除掉魏雍最好的时间,他是一切的始作俑者,若是能在龙虎山了结所有的事,不过是对我自己还是这天下悠悠万民,都是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

  我焦急的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忽然想起身后的秦一手,我的对错和善恶评判标准都是他教我的,此刻我想知道他会给我什么样的建议,我转头去看秦一手,转身的时候太急促,身后的秦一手离我很近,我的肩膀无意中碰到他的身体。

  秦一手居然向后退了一步,脸色有些痛苦,手捂着胸双目紧皱,我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是这个表情,我转身的时候力度并不大,何况他也非普通人,连忙担心的去问他怎么了。

  我完全是处于担心和紧张,把手伸到秦一手的胸前,拨开他的衣裳,仅看了一眼我整个人彻底的僵硬在原地。

  秦一手还没来得及遮挡的胸前一个淤青的掌印赫然于我眼前。

  那不是普通的掌印,因为以秦一手的道法修为,能在他胸口留下这样印记的人寥寥无几,我脑子里突然有些混乱,能伤秦一手的人我数都能数出来,不过很巧合的是,几天前越千玲在形势危急的情况下激发了她身体中芈子栖的法力,打伤了潜入我们房间的人。

  根据越千玲她们的描述,越千玲的掌印也应该是伤在秦一手这个位置,从我来到这庭院后,秦一手说话很少,我一直认为这至关重要的玄门比试让他全神贯注,现在才明白是因为他胸口的伤。

  看的出这一掌让他伤的不清,即便是多说一句话的气力都没有,我思绪混乱的抬起头,此刻我已经不关心魏雍的生死,我只想听秦一手给我一个解释。

  和他对视的那一刻,我发现那是我从来没有看过的眼神,他漆黑的瞳孔向无尽的深渊,我轻易的就淹没在里面,深邃的眼神透着我从来没有察觉过的皎洁,等我想开口问什么的时候。

  我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庭院的石墙上,我听见肋骨断裂的声音,身体已经无法移动丝毫,断裂的肋骨应该就插在我心肺之中,丝毫的动弹都会撕心裂肺。

  我用手艰难吃力的支撑起身体,不是为了逞强,我只是想确定这一掌打伤我的那个人,我已经无法开口说完,一张口就是满口的鲜血涌出,我咬着牙才能抬起头。

  秦一手还是捂着胸口,七煞剑指决被他掐在手心,他很平淡的看着我,让我想起他断我指头时候的表情,和现在如出一辙。

  只是如今的秦一手我已经完全看不懂,那不是我认识和了解的那个人,或者说我从来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透过我最相信的人,我甚至毫无防备的去面对他,以至于他可以轻轻松松击中我致命的要害,而且这一掌他没有丝毫的留情,他应该是伤的太重,难以运用全部的道法,否则我相信他一定不会保留丝毫。

  他是想用道法碎我心脉,他本可以做到的,不过我解开越人坟里的法力封印,我身上有护身法界的事或许秦一手没有料到,否则我现在应该是地上一具尸体。

  但即便如此我的伤已经太重,徐福都惊讶突如其来的变故,甚至回头去看我,他和魏雍斗法,而他本身也虚弱不堪,被我这么一分神,制约控制魏雍的法力一松动,魏雍立刻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双手持昊穹剑全力攻出,徐福抵挡不住,手中金色符箓被剑尖穿透,法力被破自己深受其害被反噬,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震飞出去。

  徐福就躺在我不远的地方,气若悬丝命在旦夕,可还是向我爬来,试图从地上扶起我,眼睛看着秦一手,嘴角蠕动半天才艰难的问出三个字。

  “为……为什……么?”

  这也是我想问的,我已经不在乎输赢,不在乎什么天下苍生,什么都不在乎,我只想听见秦一手给我一个解释。

  秦一手面无表情眼睛中流露着我看不懂的眼神,声音和陌生和疏远。

  “我教会你很多事,可是有一件忘了教给你,今日就算我教你最后一次。”

  我说不出话,到现在我都不相信伤我的人是他,确切的说是想要我的命,我扶着石墙颤巍巍的站起身,我听不见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我只听见心碎的声音。

  秦一手冷冷的看着我,沉默了半天淡淡的说。

  “华山险,人心更险,冰霜薄,人情更薄!”

  我不相信这是从秦一手口中说出来的话,我只想他随便找一个理由来搪塞我,哪怕是编造一个骗我也好,可他没有,他很从容的承认让我那一刻心彻底的一片冰凉。

  他断我一指我没恨过他,即便如今他想断我的命,我还是没有丝毫怨恨,我只想要一个解释,一个理由,一个让我相信养育我二十几年的人处心积虑想害我的理由,否则就算我今天死在这里也不会闭眼。

  魏雍收起昊穹剑到现在脸上还是写满心有余悸,气喘吁吁的走到秦一手面前,他们本是该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如今却极其自然的站在一起,而且我发现魏雍在秦一手面前忽然变的恭敬。

  “您也真能等,若是再不出手,我怕是要被徐福耗死在这里。”

  “亏你还八面玲珑,徐师兄的道法深浅你又不是不知,除掉他容易,可徐师兄既然想当绊脚石,怕是你移不开的。”秦一手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徐福很镇定的说。“不让你多消耗徐师兄的法力,我伤势太重帮不上忙,仅存的这点法力若不善加利用又岂能事半功倍。”

  “你们……你们早就谋算好一切……”徐福脸色苍白的断断续续说。

  魏雍从地上捡起我掉落的玉圭交到秦一手的手中,他看了看,极其冷峻的目光看向我,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秦一手今晚一直都选择站在我身后,他在等机会,等一个能一招制敌控制一切的机会,当然,他很清楚我绝对不会防备他,所以他真正的目标不是我,而是徐福,若是他没有伤,和魏雍联手徐福怕不是他二人对手,可是还有一个我,更重要的是,秦一手被越千玲所伤,芈子栖七份法力越千玲尽得其中五份,秦一手恐怕也没有料到越千玲会激发出芈子栖的法力,被重伤后他和魏雍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我和徐福的对手。

  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想再去想这些事,我只是想秦一手能告诉我一个答案,可看他的样子并没有这个打算。

  秦一手把目光从我身上收回来,没有丝毫的留恋,把玉圭放在身上转身的时候,魏雍若有所思的问。

  “您看他们两人怎么处理?”

  “徐师兄既然想羽化阴阳,好歹同门一场,你就代为成全。”秦一手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语气很决绝的背对着我对魏雍说。“我记得曾经说过,世间再无秦雁回,你难道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魏雍笑了很得意的笑容挂在他嘴角,当听到秦一手对魏雍说的这句话,我身体一软整个人倒在地上,不是惧怕和怯弱,而是心彻底的死灰,我对他建立的所以情义和信任顷刻间全部的倒塌,我能承受输赢,甚至是生死,但我绝对承受不起背叛,而且是我最信任的人。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一百零二章 人心更险”

  1. 回复 2015/07/10

    路人甲

    虽然是为了情节发展,但能更笨一点吗?把后背留给自己开始怀疑的人

  2. 回复 2016/07/18

    秦一手

    我说过再次相見兵刃相向,教你二十年白活了

  3. 回复 2017/05/25

    匿名

    秦一手不是师兄么

  4. 回复 2017/06/26

    路人乙

    怀疑是怀疑,但是改变不了主角对他的感情,这是一种感情大于理智的做法。主角之所以不是嬴政,就是因为雁回还相信着感情至上。

  5. 回复 2017/06/26

    路人乙

    不得不说,你们的吐槽真是没水准

  6. 回复 2017/06/26

    路人乙

    没水准就算了,语气还冲得不行

  7. 回复 2018/08/12

    匿名

    越写越烂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