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零三章 庭院琴音

  哀莫大于心死,我失去了一直在支撑我坚持到现在的所有动力,我仰天躺在地上,心碎的疼痛远多于身体的伤痛,徐福居然还能站起来,偏偏倒到阻挡在魏雍的前面,他已经不可能也没能力阻挡什么,直到最后我听见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罪臣尽忠,先走一步,黄泉地府为秦皇开路。

  秦一手背对着我,我不知道他是不愿意看见我的结局,还是不屑去看到,月色下魏雍手中的昊穹剑寒意阵阵,走近徐福的时候,徐福抬起一只手抵挡在魏雍的胸前,他整个人都在虚弱的颤抖,软绵无力的向后推着魏雍,我看不出有什么气力,魏雍居然向后退了一小半步。

  徐福落在他眼中已经是废人,魏雍甚至都不屑再开启五兽七星法界,如同普通人一样任凭徐福的推攘。

  “你背信弃义有此下场是咎由自取,念着同门之谊我送你上路定会干净利落。”魏雍向后退一步,再漫不经心的走向前,反复好几次,如同在戏弄徐福,语气透着得意。

  “退……退下!”我用力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今日我怕是离不开这庭院了,不想再因为我徒添一条性命。

  “罪臣不退,愿与秦皇共赴幽冥。”徐福同样艰难的回答。

  “你若还当我是秦皇,就再……再听一次君皇之命。”

  “臣本有万死之罪,不担心再多一条罔顾皇命,秦皇厚德不想让我受牵连,可道不同不相为谋,徐福即便是退,他们又岂会留我于世。”

  我不再去要去徐福做什么,他说的很对,今日这里发生的一切,相信秦一手不会让其他人知道,我本来还想问出一个答案,可看着他在月色中朦胧阴暗的背影,知道他根本没打算再告诉我什么。

  魏雍现在显然是以胜利者的姿态面对徐福,或许在他眼中,徐福如今只不过是在劫难逃的老鼠,而他却是随时可以判定生死的猫,他想看徐福精疲力竭的样子,不过最终耐心还是在一进一退中消磨干净。

  他手中的昊穹剑已经举了起来,我在徐福背后正好可以看见魏雍的表情,深邃而狡黠,我相信下一刻我会看见剑尖从徐福的后背透出来,事到如今我心中唯一庆幸的是其他人没有来,或许天亮的时候他们在这庭院中发现我冰凉的身体时一定会很难过,不过也许这样的结局并不是最坏的,我是所有危险的根源,若是没有我的存在,他们或许反而会很平安。

  魏雍的昊穹剑向后蓄力,可久久没有向前刺出,倒不是魏雍还有多少犹豫,而是这庭院里所有人都愣在原地,包括已经心如死灰的我。

  悠扬的琴声传来,婉转灵动苍古无华,却声声入耳挥散不去,琴声时而缓慢悠闲时而亢进激发,月下靡靡之音宛如天籁,这庭院中的死寂被这琴声撩拨的荡然无存。

  所有人都向琴声传来的方向望过去,那是庭院中一个月光照射不到的角落,一处凉亭中放有琴存放于此,想必是徐福独自操琴之地,来到这庭院这么久,我居然没有发现还有人在这黑暗的角落,几时来的不知道,来了多久更不清楚。

  庭院中四人可以说在道法上都算的上登峰造极,有人就在近在咫尺的角落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琴声从容淡静给人一种祥和宁静的感觉,我心中有些疑惑,这琴声太熟悉我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见过。

  被魏雍一种戏耍的徐福忽然儒雅的笑起来,他居然还有气力笑,而且笑的心悦诚服,看着那黑暗的角落爽朗的说。

  “千年清修唯有这古琴相伴,音律之事曾向你讨教,当年你孜孜不倦教导至今铭记于心,可惜徐福愚笨,操琴千年终是不及你十之一二,如今再听绕梁之音,即便相隔千载依旧感觉恍如隔世,当年之情之景历历在目。”

  我看见此刻魏雍的表情很奇怪,没有了之前的得意,向他如此狡黠的人也会有慌乱的时候,不过眼中透着不确定的疑惑,秦一手已经把头转向那阴暗的角落,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多少我还是能看出一丝震惊。

  月色东移之前遮挡在边缘处的云层渐渐消散,明亮的月光开始一点点散落向那庭院的角落,在光线之中角落的庭院渐渐开始出现在我们的眼中。

  我首先看到的是两只白皙纤长的手,娴熟灵动的拨动着琴弦,天籁之音便是从这双手的指尖流动出来,直到月色把整个庭院都照亮,那一刻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坐在亭中操琴的人。

  亭中女子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如玉脂般的肌肤,温柔绰约,脱俗清雅。

  穆汐雪!

  我惊愣了半天,她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她的心脉断在我手中,是我亲手把她埋在桃园之中,她是已死的人,若真是她那也应该是她的魂魄在对。

  其他人都和我有同样的表情,穆汐雪双手轻轻按在琴弦之上,天籁之音戛然而止,她笑宛如三月桃花,能轻易把人淹没在其中。

  “徐师兄客气,汐雪操琴因心中有情,终是脱不了凡尘俗世,琴落于心只待知音近,汐雪的琴为一人而操,所以心若旁骛,徐师兄独操古琴早已进空忘之境,以道悟琴,声声皆为大道,又岂是汐雪所能比。”

  “徐福惭愧,穆师妹自谦了,心若无情又岂能悟道,万物皆有情,大道便在其中,穆师妹情独于心,万物皆于你心,论道论情,徐福万般不及。”徐福很诚恳的笑着回答。

  “你……你是人是鬼?”魏雍皱着眉头犹豫不决的问了一句。

  穆汐雪的目光移向魏雍,很平静的嫣然一笑,从容不迫的回答。

  “汐雪是人是鬼魏师兄如此在意?心中有鬼,人便是鬼,心中坦荡又岂怕鬼魅魍魉,魏师兄与其在意汐雪是人是鬼,还不如汐雪反问一句,师兄你心中可是坦荡?”

  魏雍被穆汐雪这话问的哑口无言,或许是穆汐雪出现的太突然,而且她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让魏雍刹那间乱了方寸,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很快又平息下来,手中的昊穹剑举起。

  “装神弄鬼,如今大势已定,你是人是鬼也翻不起什么浪,徐师兄之前还想效仿你羽化阴阳,我先送他下去,你的事我们慢慢再说。”

  魏雍的剑猛然向徐福刺去,我看见剑身上的光芒,魏雍在上面灌注了法力,他不仅仅是想杀掉徐福,他要徐福魂飞魄散,可惜我虽然近在咫尺已经无力阻挡。

  庭院中一声厚重的琴音再次响起,我寻声看过去,穆汐雪单手反向,一指勾起一弦弹出,魏雍的剑尖离徐福只有半寸的距离,整个人突然踉踉跄跄被震退好几步,就连手中的昊穹剑也没拿稳,掉落在地上,他是被穆汐雪的琴音震退的。

  我大吃一惊,我是亲眼看见穆汐雪死在怀中,当年芈子栖四大弟子中,论道法恐怕没人能比过最后悟出所有九天隐龙决的穆汐雪,可是人鬼殊途,她若是亡魂根本不再具有道法之力,更不可有震退魏雍。

  魏雍明显气息被震乱,半天没有调息回来,脸色苍白的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穆汐雪慢慢站起身,从庭院角落中走了出来,月光柔和的照亮庭院,落在穆汐雪的身上向是有一层薄薄的银纱覆盖在她身上。

  我的目光落在穆汐雪的身后,那是一条纤长的影子,随着她的人在移动和延伸,慢慢向魏雍侵袭而去,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把魏雍笼罩在里面。

  只有人才会有影子!

  那一刻魏雍面色彻底一片苍白,嘴角蠕动几下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秦一手离开转身向庭院外走去,不管他有没有受伤,相信在这庭院里没有人会是穆汐雪的对手,我看见秦一手停在庭院的门口,然后一步一步向后退,如今的他同样也被阴影所笼罩,似乎有人从那门口进来,我看不见秦一手的脸,不知道如今他是什么样的表情,不过从他后退的步伐看,进来的那人足以让他心惊胆战。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言西月似乎永远都是同样一副表情,他的儒雅和温润和徐福的不一样,徐福应该是悟道千年慢慢心如止水才会这样,而言西月的儒雅应该是与生俱来的,就如同刻在他的骨子里,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流露无遗。

  “都说月黑风高杀人夜,今晚月明星疏……两位都是大秦之臣,居然敢谋逆帝皇。”言西月每进一步,秦一手就往后退一步,那是一种发至心底的恐慌。“我这辈子,就成了两件事,第一件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第二件,乱世用重典,如何处罚犯错的人,我洋洋洒洒可以写下万言,在下不杀人,可死在我手上的怕是不会比你们二位少,既然两位都是大秦的人,那我还是按照律法来处置。”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一百零三章 庭院琴音”

  1. 回复 2016/07/18

    秦魏秦徐

    你俩什么鬼?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