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零七章 执子之手

  我丢掉手中断裂的昊穹剑,避开芈子栖的目光,那眼神我见过,我在祭宫用匕首穿透她胸口那一刻,她也是这样看着我,穆汐雪在我手中挣脱,她向来有分寸,在芈子栖面前被我这样牵手,她似乎过不了自己心中的坎,她的指尖在我手心寸寸滑落,我下意识的握紧,似乎那是我如今唯一能握住的东西。

  这细微的动作落在对面芈子栖眼中变成幽怨的冷笑,我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在她面前牵着其他女人的手,而且是如此从容和淡定。

  “子栖敢问陛下一句,若是我和她命悬一线,陛下只能救一人,陛下当选何人之手?”

  她的声音缓慢黯然,这不是她的个性,从不会在我面前问出如此僭越的问题,她的肆无忌惮让我有些无力,说到底她再厉害终究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

  曾经她不会这样问我,因为答案她心知肚明,即便是我也不会有丝毫的迟疑,可现在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她,穆汐雪还在死命的想要从我手中挣脱,她不是怕芈子栖,她是不想我为难。

  是固执还是负气,或许是真的做出选择。

  我反而把她的手握的更紧,芈子栖笑很凄然,缓慢走向我,一颦一笑还是我熟悉的样子,只不过我很清楚那已经不是我认识的芈子栖。

  “陛下说用万世天命换子栖安平,此话可是一诺?”

  “君无戏言!”

  “子栖不要陛下万世天命,若要子栖安好,陛下只需为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芈子栖蹲在地上拾起我丢掉的昊穹剑,轻柔的递到我面前,笑魇如花。

  “杀了她!”

  我一怔,看着她递过来的断剑,她是认真的,可是我的手却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

  “陛下曾经屠戮一城不过是长袖一挥,如今为子栖杀一人却意犹未尽,子栖敢问陛下,是子栖变了,还是陛下变了?”

  穆汐雪终于还是挣脱从我手中挣脱,她去抢芈子栖的断剑,君无戏言,芈子栖把我逼到进退两难的地步,我知道穆汐雪想干什么,她能为我静守千年无怨无悔,为了成全我她应该会在所不惜。

  若她的存在是解决一切事情的根源,那所有的一切就变的简单,我和芈子栖如今也不会形如陌路般相对而视,可穆汐雪想的很简单,不是她的愚钝,而是即便有丝毫的机会,她都想要留给我,所以她甚至没有半点犹豫的拿起断剑向颈脖抹去。

  芈子栖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本来就是一个能谋算一切的人,我知道,只不过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她在笑,充满胜利的微笑,优雅的挂在嘴角,上翘的弧度都向是经过精心的计算,多一丝狂妄,少一丝寡淡,在记忆中芈子栖做任何一件事都如同她现在的笑容,永远是最完美的让人无可挑剔。

  不过这一次她的微笑有些瑕疵,至少没有以往的明媚,她的目光落在我的手上,我没有回头,在穆汐雪抢过断裂的昊穹剑打算自刎的那刻,我用手握住剑刃,这让穆汐雪始料未及,她太用力剑刃从我手中抹出一条血红,我非但没松口反而握的更紧。

  “他救你回来不容易,你在朕面前死过一次,朕不想再看见第二次!”

  我这话是对穆汐雪在说,可亦然也是在对芈子栖说,同样的一句话,她们应该能听出不同的意思,穆汐雪那握住剑柄纤长白皙的手一抖,松开的时候我依旧牢牢把昊穹剑抓在手中,她撕开衣衫轻盈的从我手中取走断剑,什么也没说给我包扎着伤口,有炙热而温暖的东西滴落在我手臂上,我似乎感觉不到疼痛。

  芈子栖上翘的嘴角僵硬的收起,抬头看我满眼的落魄和空洞。

  “陛下说千秋万代,江山社稷从未期许分毫,子栖相信,陛下说以万世天命换子栖安排,子栖也相信,可是这些子栖并不想要,因为在陛下心中江山也好,天命也罢,都敌不过你身边的这个人,子栖再敢问陛下一句,可曾负过子栖?”

  芈子栖话音一落,她单章掐指决,穆汐雪就在离她近在咫尺的地方,我太了解她,她曾经什么都与世无争,那是因为她太在意独一无二,事实上我的确让她做到,她拥有的一切包括我在内都是任何人无法得到的。

  芈子栖出手的瞬间,我的手也跟着抬起来,我清楚穆汐雪绝对不会在我面前,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芈子栖相抗,何况她还远不是芈子栖的对手。

  我的道法掌印打在芈子栖的后背,在她击中穆汐雪之前,她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她还没有拥有所有的法力,我的掌印击中她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过她把自己的后背完全裸露在我的掌印之中,或许是她不相信我会出手伤她,千年前在祭宫之中也是这样,更或者是她太相信我断不会因为其他女子如此对她。

  芈子栖一个人默不作声的站在对面,我暗暗叹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面前我永远是这样乏力和颓然,她用指尖轻轻抹去嘴角渗出的血渍,凄然的惨笑,把指尖那抹血红伸在身前。

  “子栖只不过是想试试……陛下现在可回子栖一句,你我二人谁负了谁?”

  我扫视庭院中的每一个人,最终还是抬头和芈子栖对视,,很多话本应该是千年前告诉她的,尘封千年我都没想到还能和她重逢,我脑海里记忆的片段一直都是模糊不清,总是很难把所有的事情连贯起来,直到折断昊穹剑的那刻,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才真正的拼接在一起,不过依旧很凌乱和短促,我真正全部的记忆一直被尘封于祭宫之中,那是秦一手他们最不希望我拥有的东西。

  甚至是以前那些随着四件神器所唤醒的部分记忆大多也是被刻意篡改过,不过现在我终于想起很多事。

  朕何尝负过你,我负手而立声音很平静,初识你于咸阳,楚君示好派公主与朕联姻,知道朕为什么把你冷落后宫三年不见吗?我一边说一边看向言西月,用手指着他继续说下去,你只知道他重法典掌刑狱,殊不知朕委他丞相之职最根本的原因是他除了朕从不相信任何人,特别是敌国的人,一个非大秦之人能坐上丞相之位,他的本事远不止你所想,别忘了,他同样也是楚国的人,你主仆五人入秦之日,你五人底细巨细无遗已经呈在朕面前。

  你先祖本事楚国皇室,前秦和楚交战死于乱军之中,其他四人和秦各有渊源,但都是精挑细选恨秦入骨之人,你五人不是和亲,是行刺朕,本来入秦之日便是你五人断命之时,你可知道言西月在你入秦銮驾必经之路上已布下刀斧手,朕本来是见不到你的。

  陛下从一开始就知道……芈子栖有些恍惚,转头看了还跪在地上的言西月一眼,问什么路上没有动手?

  楚君之量又岂非能与朕相提并论,送一介女子持秦,他还不如燕子丹磊落,荆轲图穷匕见还有胆量和朕生死相搏,楚君行径和狗盗鼠偷之辈有何差异,朕只是好奇,何样女子能有如此气概明知有去无回还敢慷慨赴义。

  朕策马相随赶至驿站,于山顶观望,山风吹帘朕在銮驾之中见你侧脸,那是朕第一次见你,出水芙蓉清新无瑕,如此红颜朕都为之心动,不忍见你成为万刀之下的香魂。

  你入后宫朕冷落你三年,原想是让你亲眼看看朕的所作所为,可是暴戾顽劣残暴不仁,朕以为时间能平息你的仇恨,三年后朕去见你,只字不提只想坦诚相交,朕掏肺腑于你,你问朕谁负了谁,子栖,你告诉朕,从一开始是谁负了谁?

  芈子栖没有回答,事实上我相信她也无言以对,以为隐瞒至今都不为我察觉的秘密,原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的一清二楚,我没等她的回答继续说下去。

  朕和你朝夕相对,身边不带近卫一兵一卒,给了你下手的机会,你没行刺朕,朕也从未问过你,今日既然开诚布公,朕也问你一句,你是真不想杀朕了,还是你没找到万无一失的机会?

  没有找到机会!

  芈子栖决绝的回答,我摇头无力的声音透着哀伤,你这又是何必,难道真要朕恨你才满意,你何尝又没有机会,寝宫你于朕共栖一床同被而眠,朕知道你枕下尖匕在藏,朕合眼难眠,你亦然一样,朕等了你一晚,直到天明你也未曾有谋逆之举,这还不是机会吗?难道是你也知道朕没有睡?

  芈子栖的嘴角蠕动,眼中有泪光泛起,她不用回答,人情冷暖我孰能不知,那晚我握着她的手,就如同之前我握着穆汐雪的一样,那不是仇人该有的温暖,透着羞涩和眷恋,那一刻我是欣慰的,江山再美不及你在朕心中半点柔情。

  陛下或许把她想的太好!

  言西月埋头声音低沉的对我说,我回头去看他,问言西月何出此言,他向来懂规矩,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更重要的是,什么时候不说话。

  臣担心殿下安危,在殿前布置神箭手,她若有谋逆之意,怕匕首都拿不出来,就会当场毙命,而且……

  而且你还吩咐秦军在楚边境集结,若是子栖动手,你便下令屠城片甲不留,可是这样?我打断言西月的话威严的反问,言西月头埋的更低,诚恳的回答,臣不过是担心陛下安危。

0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一百零七章 执子之手”

  1. 回复 2017/04/02

    匿名

    烂货还有脸说别人相负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